405 花青瞳的小星星/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待姬泓夜回答,他又接着道:“我们都是魔祖分身,不能自相残杀,前世我杀了华君弦,受到的反噬简直无法承受。”

姬泓夜拧眉,“你是说,华君弦也是我们的兄弟之一?”

“应该是。”

“看来有空要回东大陆一趟。”姬泓夜沉吟道。

“前世那种诡异的情况,随着她的重生,就都被打破了,这一世,我们都没有走前世的老路,可我隐隐有种感觉,我们依旧还处在一个樊笼之中,只是,我们现在根本看不到那诡异的存在是什么。”

“不论是什么,我都会保护好她无恙,这一点,无人能够左右。”姬泓夜冷声说道。

“所以,我想守在她的身边,无论发生什么,这一世,都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左右我伤害他。”司玄低喃道。

姬泓夜略一沉吟,“我觉得,我们应该快点找到他们,只有我们十人齐聚,才有足够的力量应对那未知的存在。”

“要找他其他兄弟不难,就先回东大陆找华君弦吧,奇怪的是,我竟然无法判断他是哪位兄弟。”司玄的声音低沉了下去。

“短时间内,我恐怕不能离开瞳瞳身边,我不能再扔下她一个人,再过不久,她应该就要生产了,我必须陪在她身边。”姬泓夜的神情渐渐柔和了下来。

司玄默默看了他一会儿,冷哂一声,“你可真好运。”

说罢,他转身默默走开了。

姬泓夜面色凝重的看着他的背影,缓了缓神色,缓缓往回走。

花青瞳被几个小家伙气的不轻,同时她开始反思,对于几个小家伙,他们的确是应该展开一些教育了。

姬泓夜回去的时候,花青瞳正在沉思,见她想的入神,连他回来都没有发现,姬泓夜抿唇一笑,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温柔的抚摸她的肚子。

她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大多时候都在睡,此时也安静的很,姬泓夜不由暗想,瞳瞳不会到现在还以为肚子里的是两个女娃娃吧?

他默默想着,额头不禁就冒出一层冷汗,他试探着开口,“瞳瞳,有没有给孩子们想好名字?”

花青瞳回神,看着他摇了摇头,“还没有呢,不如你来想吧,想两个秀气好听的名字。”

秀气好听……

姬泓夜在心里泪流满面,看样子,瞳瞳还是认为这俩小子是女娃娃。

“咯咯,我们都是女娃娃!”

“女娃娃!”

突然,两个声音同时在传入他的脑海。

姬泓夜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瞪大一双桃花眼眸,紧紧盯着的花青瞳的肚子,用意念传过去的声音有些艰涩的问:“你们……刚才……说、什、么?”

“女娃娃!”

“我们是乖巧听话的女娃娃。”

姬泓夜:……要吐血。

姬泓夜观察了一下花青瞳的神色,发现她没有发现他在和孩子们交流,于是他便问:“你们俩个没跟父王开玩笑吧?你们不是女娃娃,是男娃娃啊。”

“我们是女娃娃啊。”

“父王笨笨,咯咯,我们是娘亲瞳瞳最喜欢的女娃娃呀。”

噗——

姬泓夜觉得他真要吐血了。

“酒窝,你怎么了?”花青瞳疑惑地看着姬泓夜一脸快哭的表情。

“没,没什么……”姬泓夜忙收敛表情,连连摇头,“我只是太感动了……”

花青瞳闻言,也柔和了神色,现在,她再也不会忧虑酒窝会和她抢小宝宝了。

“天儿长大了,他很乖,你和他好好相处,他一定会喜欢你的。”想了想,花青瞳说道,放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让姬泓夜接近天儿的,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她再也没有别的顾虑。

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眸子,不去想肚子里那两个令他糟心的小家伙,姬泓夜的心里,此刻满满的都是甜蜜和幸福。

他眸中溢出璀璨的星芒,温柔的将花青瞳拥进怀中,花青瞳还有些别扭,但是迟疑了一下,也反手环抱住了他,姬泓夜的眼中闪过巨大的惊喜。

两个人静静相拥,花青瞳巴眨着眼睛,心中对这个男人除了信任,更多了一些让她说不出来的情绪,她想,那应该就是喜欢吧?

“哎呀,好挤。”

“就是,好挤,父王抱的太紧了。”

两个人抱的正投入,突然,两道幼嫩的声音同时在二人脑海之中回响起来。

花青瞳面瘫的脸顿时就红了,她忙推姬泓夜,姬泓夜也忙松开花青瞳,两人对视一眼,眼神都十分无奈。

花青瞳突然想到了她在花丛里看到的事情,“哥哥和白姑娘心悦彼此。”

姬泓夜一愣,然后笑了,“那是好事啊。”

“是好事。不过阿蓝和厄珞也在一起了,我很担心阿蓝,就怕厄珞哪天一生气把她给吃掉。”

姬泓夜额头滑下两根黑线,“瞳瞳啊,爱一个人,是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对方的。”

花青瞳一愣,眼神有些发呆。

姬泓夜宠溺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总之,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花青瞳沉默了一阵儿,终于放宽了心,她又说:“那你说,哥哥和白姑娘什么时候成亲啊?”

“这个好说,去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

我刚进门来的花紫宸和白凤铃,正好听到他们的话,白凤铃淡定了很多,佯装若无其事。

花紫宸牵着她的手,大方的走了进去。

姬泓夜顿时笑出了声,“老大,白鸟郡主,你们什么时候成亲?瞳瞳想知道。”

白凤铃没好气的白了姬泓夜一眼,走到花青瞳对面坐了下来,花紫宸也坐了下来,“我们打算在花城成亲,时间……就等瞳瞳生完孩子吧。”

花青瞳眼睛一亮,她离生产只有不到两个月了。

就在这时,脚步匆匆在外间响起,姜凡的声音响了起来,“公主,出事了。”

花青瞳一听,脸色不禁一变,“出了什么事?”她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姜凡走了进来,压低了声音道:“尼娜生产了,生了一个女儿。”

尼娜?花青瞳略略一想,就想起尼娜是一名三眼族矿奴,她早先就肚子大了,没想到是今天生产了。事实上,矿奴中的怀着身子的女矿奴并不只尼娜一人。

“这是好事啊。”花青瞳看着姜凡。

“好事是好事,就是,恰逢颜城主和万象宫的四位殿主都在,所以,他们看到了那个三眼族婴儿,怀疑了尼娜的身份,他们略一试探,尼娜就显了真身。”

姜凡无奈的道,“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春殿主心思转的快,出手就发出威压,令得所有三眼族矿奴,如今都显出了真身……”

花紫宸和姬泓夜以及白凤铃都惊讶的看着花青瞳,他们到是没有细瞧过那些人,只是听说他们都是瞳瞳带回来的,所以便没有仔细看过,没想到,他们的身份,竟是三眼族。

花青瞳缓缓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凝重,身份被发现了,这下可就有些麻烦了。

姬泓夜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扶住花青瞳,安慰道:“瞳瞳,别担心,事情会解决的,有我呢。”

花青瞳僵硬的点了点头,看看花紫宸,又看看姬泓夜,又看看白凤铃。

“别看了,我们快些去看看他们吧。”花紫宸催促。

一行人往外走去,到了一众矿奴们居住的地方,花青瞳就看到尼娜的院子围满了人,一众三眼族都显出了真身,看到她来,他们都愧疚又忧虑的看了过来,神色中带着一些仓惶和无措。

不知是谁带头,他们都朝她一言不发的跪了下来。

花青瞳看了他们一眼,冷冷道:“你们跪什么?都起来,你们又没有做错什么。”

一众三眼族矿奴都抬起头,愧疚的看着花青瞳,“主人,我们给您添麻烦了。”

“从我把你们带出来的那天起,我就不怕你们会给我带来麻烦。”花青瞳斩钉截铁的说道。

三眼族们闻言默默的湿润了眼眶,又听话的站起了身。

花青瞳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也许不知道,我的娘亲,也是一名三眼族呢。”

一众三眼族们蓦地瞪大了眼睛,连姜凡和古桑都惊讶万分的看着她。

“哟,小丫头底气很足嘛。”春殿主戏谑的声音传了来。

夏殿主和冬殿主都沉默的看着她,眼神有些质疑。

花青瞳冷冷的瞪了春殿主一眼,无视了夏殿主和冬殿主,朝着尼娜的屋中走去。

新建的屋子宽敞明亮,尼娜抱着新出生的孩子,惊惶的坐在床上,花青瞳一进来,她就要起身行礼。

花青瞳忙制止了她,“你躺下吧,刚生产完躺着休息才好。”

柔软干净的被褥,本来应该使尼娜安心舒适的受人照顾,可是此刻,她却惶惶不安,伤心地道:“主人,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花青瞳让她躺了下去,斥道,“你乱想什么呢,你没有错,你有了女儿,这是好事。你什么都不必操心,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说完,她看见了她怀中的小小婴儿。

刚出生的小婴儿双眼紧闭,眉心的第三目也闭合着,皮肤比人族的小婴儿略黑,她瘦瘦小小的,也不哭,很是乖巧,小嘴不时吮吸一下,似想含住些什么。

花青瞳的目光不禁就柔和了,喜欢的戳了戳小家伙的脸,然后身后就传来欠揍的声音。

“小丫头果然对三眼族情有独钟啊。”春殿主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花青瞳愤怒的转身,见春殿主果然站在门口。

她唤了两个三眼族女子进来照顾尼娜,自己则大步走了出来,气呼呼的双手插腰,怒视春殿主,“春殿主,你是不是不跟我找茬就不痛快?”

春殿主一愣,然后哈哈大笑,“没有啊,我哪里是在跟你找茬,你这儿的人,竟然都是三眼族,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件小事,这黑压压一片,足有万人之多吧,丫头,你把他们带进人族的地盘里生活,你知道这件事一但传出去,后果有多严重吗?”

花青瞳沉默,看了一眼那些人,道:“他们跟别的三眼族不一样。”

人群中,众人都眼神复杂的看着她,留在花城的,都是花青瞳的亲近之人,质疑的神色到是不多,只是大家的目光都很惊讶。

“公主,这件事由我来说。”姜凡站了出来。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姜凡看了眼四周,定了定神道:“鄙人姜凡,前安城城主……”

此言一出,众人均是大惊吃一惊,安城城主?他竟然安城城主!

姜凡接着,便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

“我们被困在那个地方,与外界隔绝,生不如死,那些三眼族,世世代代,受人奴役,要不是公主救了我们,我们现在还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永无止境的挖矿。

我们不论是人族还是三族,不论我们曾经的身份是什么,现在,我们唯一的主人,只是公主。除了她,没有任何人可以驱使我们。”

众人眼中充满了惊愕,世上,竟然有那样与外隔绝的地方?

“这件事我们也和十二亲身经历了,桃源村是一个黑暗的地方,但那里更是一个封印的牢笼,里面封印着我们不知身份的人。总之,这些三眼族不会对人族造成任可危害,他们只是想安生度日而已。”盘银之和苏七香也站出来道。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们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想在这里做客的,大可以现在就离去。”姬泓夜发话,淡漠的声音不容任何人质疑。

“对,不想在这里做客的人,现在就离去,我花城就是容纳了三眼族人,这没什么好藏着掩着的,花城是我的,也是他们的。”花青瞳冷冷接道。

“哈,我们也没说不想在这里做客,这里修炼资源这么好,本殿主也不想走,啊哈哈……”春殿主一边尴尬的笑,一边打量花青瞳。

花青瞳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重重的冷哼一声。

夏殿主和冬殿主对视一眼,都保持了沉默。

姬泓夜默默握住花青瞳的手,安慰道:“瞳瞳,你迟早要面对这些,有我在,不怕的。”

“这妹夫还是挺可靠的。”君泱摸着下巴说道。

“哼,勉强入眼。”君泽冷哼一声,语气里满是不满,所有和他抢妹妹的人,他都不怎么喜欢的起来。

“真威风啊!”君泽身后传来小姑娘惊叹的的声音,君泽一回头,就见北鸿娇满眼羡慕的看着花青瞳。

见他看过去,北鸿娇一缩脖子,闭嘴了。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但花青瞳知道,之所以这么轻易就过去,是因为这座城中到底还是没有外人,更没有居心险恶之人。

花青瞳知道,这件事,迟早都是一个隐患,她的心中再次升起了危机感,她想变的更强,只有更强,才能不惧一切风雨。

只是,她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早该突破了,但是不知为何,却总是迟迟没有动静,哪怕是她参悟了阵之传承,又炼化了锁天河,明明是到了可以幻化出星辰的时候了,但就是没有动静,这让她心中隐隐的焦虑越发的放大了些。

时间一晃就是两个月过去,这天中午,花青瞳刚吃过午饭,就忽觉肚子传来一阵疼痛。

倒不是很疼,只是,相较于从前的毫无感觉,这突然的疼痛就显的十分突兀。

花青瞳微微瞪大眼睛,一把揪住了身边姬泓夜的衣袖,面瘫的脸上流露出明显的紧张。

她有过生天儿的经历,此时自然是明白,她这是要生了。

姬泓夜见她如此,又见她一手捂着肚子,顿时会意过来。

他一把将花青瞳抱起,放在了一旁大床上,紧紧握住她的手,“瞳瞳别怕,有我在。”

花青瞳先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眼睛分外明亮坚定。

姬泓夜吩咐了守在门外的人去准备热水,也没有再唤旁的人,就这样静静守在花青瞳的身边,等着孩子出生。

要出生的,是他的血脉,没有什么比他更能让两个孩子轻松的出生了。

花青瞳要生孩子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花城,君泽,君泱,君湘,花紫宸白凤铃,姜凡和古桑,以及一群矿奴和魔卫们,几个小家伙们,所有人,都全部围在了门外。

君踏天小脸崩的紧紧的,两个小拳头也握的紧紧的。他不禁想到了自己出生的时候,自己出生的时候,娘亲瞳瞳还在逃命呢。

当时娘亲瞳瞳在一个山洞里将他生了出来,他虽然有着意识,却帮不了娘亲瞳瞳太多,只能努力的往外钻,然后,父王就出现了,只是,那时娘亲瞳瞳已经昏迷,所以不知道而已。

现在的情况比他出生的时候要好很多,有父王,娘亲瞳瞳不会受苦的吧?

他们这些人都围在外面,屏息凝神的小心等待着,里面一直很安静,没有传出一丝动静。

君泽双眉紧蹙,抬脚就往里走,见他往里走,君踏天忙也跟着往里走。

“太子殿下,你还是别进去了,有老七在,不会有事的。”花紫宸忙上前拦住他,他这张冷脸进去,不是吓人的吗?

万一老七被他吓的紧张,岂不是适得其反?

君泽虽然很不乐意,但还是止了步,又退回了原地。

屋里,姬泓夜和花青瞳自然不知外面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孩子们还没到要正式出来的时候,只是她有些轻微的疼。

花青瞳躺在床上,紧张和姬泓夜大眼瞪小眼。

两个不约而同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姬泓夜说,“要不,瞳瞳你喝杯水润润嗓子?”

“……好。”花青瞳应道。

姬泓夜去端了水过来,花青瞳正要喝,脸色突然一变,“不喝了,孩子要出来。”

姬泓夜手一抖,水杯了掉在了地上,忙输入柔和的力量到花青瞳体内。

有了他输入的力量,花青瞳顿时感觉轻松舒服许多,以至于,第一个孩子出来的时候,她几乎没有什么感觉。

姬泓夜一会儿看看花青瞳,一会儿又看看那个出来后就睁开眼睛望着他的小东西。

一双耀眼的金色眼眸,与他的一模一样。

姬泓夜的心一下就激动起来,手也微微发抖,但是,第二个孩子的头也已经出来了。

姬泓夜嘴里喃喃道:“瞳瞳,已经出来一个了,第二个也马上就出来了。”

“什么?”花青瞳一懵,她都没有多少感觉。

姬泓夜见她脸色并不苍白,虽然脸上有些细汗,但一点也不痛苦,精神也好的很,甚至还有力气去瞅生出来的小家伙。

姬泓夜忙摁住她,“瞳瞳,专心。”

姬泓夜不断将自己的气息输入花青瞳的肚子,因此,有他的气息牵引,第二个小家伙也顺利轻松的出生了。

第二个小家伙出来后,小家伙第一时间就睁开眼睛努力往起爬,精神好的不行。

看着那双幽紫色的瞳孔,甚至是眸底排列不一的九个瞳孔,姬泓夜轻轻啧了一声,这个小家伙的眼睛,随了吞天。

两个孩子的胎衣也出来后,姬泓夜才真正轻松下来,然后,他看了一眼眼神着急的花青瞳,和同样扭着小身子往花青瞳怀里爬的两个小家伙,心道,虽然不是女娃娃,但总归是自己生的,瞳瞳一定会喜欢的,一定会的……吧……

姬泓夜深吸一口气,正要将两个小家伙抱起来放进花青瞳的怀里,突然,两个小家伙的身上,都发出光芒。

金眼睛的那个,浑身金光耀眼,宛如一轮小太阳一般火热刺目,而紫眼睛那个,紫光盈盈,宛如一轮幽静的紫月悬天。

姬泓夜一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正要对花青瞳说什么,突然,花青瞳的身体已经在一团洁白的光芒包裹中飘然而起。

她的身体飘到了半空中,从平躺改为凌空站立,洁白柔和的光芒包裹在她的身体周围,她长发披散,双眼不知几时紧紧闭合,纵使她此刻一丝不挂,但在那洁白光芒的包裹下,却反而越发显得圣洁美丽。

“瞳瞳!”姬泓夜惊的站了起来,就在她想朝着花青瞳扑去时,花青瞳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浓郁而强大的天之力漩涡。

在那漩涡中,两轮星辰一前一后相继出现。

姬泓夜怔在原地,瞳瞳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她居然在这个时候幻化了星辰。他的眼中浮现巨大的惊喜。

那两轮星辰,应该是日和月,一轮为金色,一轮为紫色。

金色的耀如金阳,紫色的幽若紫月。

姬泓夜心中的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他失神的看着那两轮星辰,似乎,那两轮星辰有着生命,连接着什么。

“咯咯咯……”

“哇哇哇……”

突然,两道幼嫩的声音响起,姬泓夜回头一看,两个小家伙,已经化作一金色一紫色两道流光,分别与花青瞳身后的两轮星辰融合在一起。

姬泓夜清晰的看到,两个小家伙,就在那两轮星辰里欢快的打滚玩耍,咯咯的笑声,从中传出。

姬泓夜怔怔的看着,眼眶突然有些湿润,难怪之前瞳瞳迟迟不能突破,原来,竟是因为她的星辰还没有出世。

这种骨肉相融的感觉,让他的心,感动的颤抖,感动的想要落泪。

完美境强者的星辰,和他们的天礼一样重要,都是天眷者生命的一部分,而那两个孩子,也许是母子亲情,竟然使得他们成为了她的两轮星辰,当然,他们现在还是两颗小星星。

若有着一日他们成长起来,将是多么的强大?

这母子三人,更比寻常母子那般不可分割,不论走到哪里,他们都能感应彼此。

两个小家伙大概是玩尽兴了,纷纷又飞了出来,齐齐朝着姬泓夜扑来。

姬泓夜忙张开怀抱接住他们,看着两张笑眯了眼的皱巴巴红通通的小脸儿,眼中流露出大大的赞赏之色,“好小子们,你们有心机,成了你们娘亲的小星星,就算不是女娃娃,她也会很爱很爱你们的……”

“哇哇哇——”金眼睛不乐意地朝他挥起了小拳头。

“哇哇哇——”紫眼睛也伸出小手使劲儿的捏他的脸。

“臭小子们!”姬泓夜顿时哭笑不得,什么意思嘛,听不懂。

“我们是女娃娃!”

“女娃娃呀!”

两个灵魂意念同时传入他的脑海中。

姬泓夜顿时就是身子一僵,他没看错啊,刚才他们生出来的时候,他看的不能更清楚,分明是男娃娃啊。

他不信邪,提着两个小子又看了一眼,是男娃娃没错啊?

于是,他的身体更僵硬了,到底是为什么,他们会认为自己是女娃娃的?

------题外话------

昕玥格的新文在pk啦,美人们快去围观么么啾~

《农门辣女:媒婆俏当家》

本是漂亮小白领,突然变成又胖又丑农家女,沈瑶发誓:就算丑,也定要当最有钱的丑胖子!

从此,调教干娘变身美食家,种种喜果换成白花花大银子;

顺便戴上红花穿起红袍,扭着小腰当起说媒拉纤小媒婆:

东家姑娘美,西家小伙帅,红线一牵,洞房一进,媒人礼哗啦啦进了兜兜里。

**

夜黑风高热被窝,沈瑶数着银子唱小曲儿:媒婆好媒婆俏,能挣钱来能泡哥儿~相公,来洞房!

**

纯纯的种田挣钱文,无宫斗无权谋,温馨甜宠,轻松欢快,欢迎姑娘跳坑宠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