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 圣山之变/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邪魅青年继续道:“这是好事啊,父王应该高兴,从前父王和另三位王叔不是还把妹妹配给了黑天魔君吗?这吞天魔君可是十魔君之首,比黑天魔君更能号召十魔君,妹妹嫁给他,不是正好称了父王的意?

再说了,把妹妹嫁给吞天魔君,不比送给葬海血魔更有价值吗?”

白鸟亲王转身,瞪着那邪魅的青年,“在你心里,为父就是那种为利势图的人?”

邪魅青年惊讶的眨了眨眼睛,虽然他没说话,但意味却十分明显,分明是在无声的问,难道不是吗?

白鸟亲王再次被气到。

似乎是嫌白鸟亲王气的还不够狠,邪魅青年又道:“父王是在担心妹妹已经和父王你离了心,即便是嫁给了吞天魔君,也不会给您带来好处吗?这个我可以去劝说妹妹啊,她毕竟是您的女儿不是吗?”

白鸟亲王不仅没有喜色,反而越发脸色铁青,他咬牙问,“你还在记恨当年那件事?”

当年,白鸟亲王把自己的儿子送进了暗卫营,让他小小年纪就经历生死,完全不顾他的意愿,后来他因残酷的训练而重伤险死,白鸟认定了他已是废人一个,便物尽其用,将他送给了地海炎魔。

那上古炎魔非男非女,却喜好男色,白鸟亲王为了拉拢上古炎魔,便将自己的儿子送了出去,没想到,这个儿子倔的很,宁死不从,自尽于炎魔地海。

只是前段时间,这个儿子从东大陆回来了。他竟是从东大陆活着回来了!

“怎会?我怎么敢记恨父王呢。”邪魅青年淡笑,下垂的眼睑淡漠。

白鸟亲王看着那张淡漠的脸庞,深吸了一口气,甩袖愤怒转身。

花城锣鼓喧天,一片喜庆,看着那高大威武的吞天魔君和白鸟郡主从高空缓缓飞过,他们过所之处,鲜花纷飞,三拜天地之后,便欲礼成,突然,白鸟亲王大喝一声:“等等!”

邪魅青年的嘴角,顿时勾起嘲讽的笑容,他微笑着看着白鸟青王。

白鸟亲王怒瞪了他一眼,朝着白凤铃和花紫宸走去。

欢闹的人群在这一刻都安静了下来,朝着白鸟亲王看去,白凤铃自然也看了过去,她的唇角掀起桀骜的孤度,笑容冰冷。

“哟?这不是白鸟亲王吗?”白凤铃出声嘲讽,“没想到您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啊,只是不知您打断我们礼成是为什么?难不成是想要什么好处?我可说好了,不可能的哦。”

白鸟亲王脸色阴沉,不论她如何嘲讽,他都不为所动,他瞪着白凤铃和花紫宸,“不拜父母,如何算得礼成?”

“拜父母?”白凤铃惊讶的看着他,“你觉得你配做我的父亲吗?那个谁——血魔,你出来,你来说说我父王当初对我做了什么?他有没有资格受我和紫宸一拜?”

葬海血魔站在人群中,面色阴沉,他自然不会站出来说话,掺和进这场父女之争中。

“白凤铃,你确定不拜本王?”白鸟亲王咬牙切齿的询问。

白凤铃只是冷笑,花紫宸看了眼白凤铃,又看了看白鸟亲王,突然开口,“凤铃,拜他。”

白凤铃脸色一垮,“不拜。”

她别开脸,眼中一片淡漠。她绝对不会拜他,哪怕他的确是她的生身父亲,可是他的所做所为,早就让她寒心,在他把她当作工具送给血魔九死一生的时候,她就发誓,她再也不会认他做父亲。

花紫宸看了一眼白凤铃,眸中九个瞳孔突然飞快转动,最后,他默默的看了眼满脸绝决的白凤铃,又看向面色阴沉的白鸟亲王,迈步走出,朝着白鸟亲王便跪了下去。

一拜,二拜,三拜……九拜!

白凤铃整个人都呆住了,片刻,反应过来,她脸色铁青,“紫宸,你——”

白凤铃万分不解,也整个人都懵了,她觉得,白鸟亲王不配受她和花紫宸一拜,更何况,花紫宸还拜了九拜,不是一拜,不是三拜,而是九拜!

“花紫宸,你你你——你为什么?”白凤铃心中的震惊和不解无以复加,心中也气闷的无以复加。

白鸟亲王板着脸在原地受了花紫宸九拜之礼,这才愤怒的瞪了白凤铃一眼,转身离去。

“凤铃,别生气,他毕竟是你的父王,你现在不要多想,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为何拜他。”花紫宸握住白凤铃的手,柔声安慰。

那邪魅青年这时走上前,他将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二人,狭长的眸子凝望着白凤铃,“凤铃,哥哥为你高兴。”

白凤铃看着他,眼眶一红。

花青瞳和姬泓夜站在一旁,突然看到这个邪魅青年,二人都是一愣,因为,这个人他们都认识。

东大陆,第一杀手组织秋风楼的楼主,白海棠。

他的天礼乃是一株滴血海棠,乃是杀人利器。

当初花青瞳被白海棠的属下绑架过,那人的天礼乃是一棵大松树,后来阴差阳错的,花青瞳还救过那大松树一次,说起来,花青瞳与秋风楼,还是颇有些缘份的。

白海棠却是并不意外花青瞳的身份,见她和姬泓夜都看了过来,他不禁邪魅一笑,他还是一身青衣书生的打扮,看起来文弱,但却邪肆至极。

“原来秋风楼主白海棠,竟是白鸟世子白海棠。”姬泓夜淡淡道。

白海棠轻轻一笑,“黑天魔君,失敬了,公主殿下,从前是在下失礼了。”

“白鸟世子不必见外,你是我嫂子的哥哥,我们自然就不是外人了,何况,你的属下大松树还欠我一次救命恩情,你们秋风楼的令牌,好像我身上也有一块,回头我还打算拿着它去跟大松树要几颗松子吃。”

花青瞳十分高兴的说道。

白海棠勾唇一笑,“秋风楼我已全部交给了你口中的大松树,若有机会回东大陆,公主和黑天魔君不如去秋风楼看看。”

花青瞳倒是不意外,堂堂白鸟世子,自然不会在意东大陆的一个杀手组织,他要回中央大陆,把秋风楼送给别人也是自然。

礼成之后,花城便开始大摆宴席,喜庆的气氛在整个花城蔓延。

而与此同时,三眼族却正在发生着万年来的第一场巨变。

圣山,盘踞在中洲一隅,虽是一隅,但也无穷之大。

“拜见二祖,四祖,五祖,七祖,九祖,十祖,十二祖。”圣山之巅,以二祖为首,六位三眼族的至高强者沉默而立,他们的脚下,无数三眼族人激动跪拜。

几位老祖复活,就意味着三眼族又一个鼎盛时代的来临。

“五祖,十祖,你们当真要跟他们一起吗?”圣母脸色苍白至极,她望着山巅之上的五祖和十祖。

五祖是一名形容美艳的女子,万年前,她和圣母有着一样的目标和想法,她们都讨厌暴力和压迫,她们不想把别人加诸在三眼族身上的悲哀加诸在别人的身上,他们不想当那寻夺别人生存权力的刽子手。

十祖虽是男子,可他也同样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们认为,与天元大陆原住民和平同处,并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万年后的今天,不论是五祖还是十祖,他们都站在了卡诺的阵营。

如今,只有三祖,六祖,十一老祖依然还坚持着初心。

只是他们这方的力量,依旧弱于卡诺一方。

卡诺嘲讽的看着圣母和三祖,“你们那愚蠢的思想,万年了还是没改,你们真是三眼族中的败类,你们忘了,想要生存,不论是在宇宙中,还是天元大陆,只有强者才能活的有尊严,只要我们够强,那些原住民,就会匍匐在我们的脚下,对他们或仁慈或残酷,都是我们自己说了算。再过万年之后,人们会说,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人,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撰写!”

圣母冷冷的道,“不,卡诺,侵略者永远都是侵略者,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真相永远不会被埋没。”

突然,一旁的三祖说:“二哥,你的第三眼呢?”

卡诺的神情突然一冷,“三妹,你如此关心我的第三眼,是想把你的第三眼借给我吗?”

“我倒是想把自己的第三眼借给二哥你,只是,二哥你能用得了吗?”三祖面色平静。

卡琳的第三眼,蕴含祝福之力,而卡诺的第三眼,在万年的岁月中,早就变成了怨毒之源。

二者根本不能共融。

卡诺突然笑了,他看着卡琳,“三妹,你知道我的第三眼在哪儿吗?我的第三眼,可是看到了你生的女儿,哦,就是大帝血脉,她将要做什么了啊,哈哈,真是有趣!三妹,你猜猜她要做什么?”

卡琳的脸色一变,眼底突然蔓上浓浓的忧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