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 上房揭瓦/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山的势力在几位老祖的尽数复活之下,迅速分化成两派。

卡诺为首的激进一派。

以及圣母和卡琳为首的主和一派。

当然,在万年之前,一祖乃是主和一派的真正领头人,只是万年前,一祖过早殒落,他殒落在二祖和四祖的联手暗算之下。

只是如今,一祖并没有出现在圣山。

圣母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统领了圣山万年之久后,那些族人们中,竟然有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卡诺,在他们的心中,都是赞成侵略天元大陆的,他们都准备着向天元大陆举起屠刀。

只有一少部分的族人,他们选择了圣母一派。

看着对面黑压压的卡诺一派,圣母和三祖的心情,都无比沉重。

可是,就在这时,卡诺和四祖对视一眼,二人的眼中都闪过彼此都懂的冷酷之色。

四祖卡罗的外表,是一名高壮黝黑的三眼族汉子,只是,他的双眼和第三眼之中,都是冰冷一片,只要对上他的目光,仿佛都能被他眼中的冰冷所冻结。

这个人浑身由内而外,都透着极致的冰冷。

此时,卡罗看着对面圣母身后的族人们,他开口,声音和他的眼神一样冰冷,听着他的声音,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你们都是我三眼族的子民,你们真的要跟在圣母的身后,自取灭亡吗?”

圣母身后的那些三眼族人们闻言,都默默的低下了头,他们不喜欢杀戮,不喜欢侵略,他们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居于一隅他们也愿意,他们不想被别人侵略,也不想侵略别人。

见这些人不说话,只是垂下头,但他们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卡罗冰冷的神色更加的冰冷了几分,他面无表情,冷冷道:“既然如此,那就杀了他们吧。我们三眼族不需要这样愚昧又懦弱的子民。”

他平淡而冰冷的声音透出无穷杀机,令得圣母和她身后的族人们,纷纷震惊的抬起了头,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卡罗。

卡罗眼中的冰冷不减反增,他身后的那些族人们,此刻眼中也都流露出浓郁的杀机,他们看着对面昔日的族人,眼中有复杂,也有不屑。

观念的不同,有时候,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就如卡诺一派和圣母一派,他们分明是身为同族,可是就因为彼此间观念的不同,造成了他们同族相残的残酷局面。

是以,当卡诺一派的族人,向着圣母一派的族人们举起屠刀时,就注定了他们不能共生。

圣母一派不得不反抗。

同族相残,在圣母看来,这才是极其愚蠢的做法。

“他们,都是我族的异类,他们懦弱,可笑,可悲,杀了他们,我们三眼族才能真正的崛起,我们三眼族没有他们这样无用的族人。”

卡诺冷笑着,指挥着族人们挥刀杀戮。

圣母一派,连连败退,渐渐的,他们被逼出圣山。

可是卡诺的杀戮并不停止。

卡诺,卡罗,以及其他几位老祖,他们站在圣山之巅,看着山下的杀戮,他们的眼中都是噬血和残忍,突然,几位老祖们的目光同时一凝,他们的目光齐齐的看向了战场中的一个小小身影。

那个身影太小了,就像一个小团子,他混迹在一伙大人之中,手中握着一把小号弯刀,显的那样的独特清奇。

他凶残的挥舞着弯刀,不断的杀戮,有好几个成年的勇士,都被他斩杀,他的小嘴抿成一条直线,眼神里毫无情绪。

“那个小不点,几岁了?他竟比那些个半大少年还要勇猛?”四祖卡罗赞赏的目光落在战场中的那个小团子身影上。

十二老祖闻言,便哈哈笑了,“那是卡利的重孙子,那小子今年还不到四岁,他是我们族中千年难得一见的小天才,他的天赋和勇猛,是同龄孩子们中最优秀的。”

卡诺和卡罗都看向七祖,赞叹道:“卡利,你的好后代啊,那个孩子,真的很出色,或许,他比诺拉更加出色。”

七祖眼中漾起自豪的神色,但他依旧谦逊的说:“二殿下,四殿下,布沙怎么能和诺拉小殿下比呢?诺拉小殿下才是我们三眼族千年来的第一人,布沙他还太小了。”

“哦,那个小不点叫做布沙吗?”卡诺笑着道,“卡利,你也别谦虚,诺拉三岁的时候,可没有小布沙这样勇猛,这小子好好培养,长大了一定是我们三眼族最厉害的勇士,诺拉虽然也很厉害,但是他短时间内毕竟不能回来我们族中。”

诺拉,是卡诺的孙子,七年前,十岁的诺拉被送到了人族转世,如今,诺拉的身份,是潜伏在人族中的重要卧底。

诺拉的转世,甚至连圣母也不知道,那是由卡诺的儿子在秘密的进行。

除了诺拉,现在三眼族中又出了一个小布沙,这对于三眼族来说,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大事。

不压于三眼族攻下一座人族的城池。

优秀的后代,才是一个族群繁衍兴盛的重中之重。

纵然是卡诺和卡罗这样的人,他们也对优秀的后辈十分欣赏珍爱。

七祖为自己的小孙子感到骄傲,小布沙的母亲也是一名勇士,三年多前,他的母亲在训练中突然分娩,生下了小布沙。

果然,这个小子出生后,比他的父母更加优秀。

同族相残,圣母一派很快就放弃抵抗,因为持续下去,他们的人迟早会被卡诺的人屠杀光。

所以,圣母和三祖,六祖,十一老祖四人,带着族人们开始疯狂的逃命。

他们被彻底的赶出了圣山。

但是,卡诺一派的人,显然是要赶尽杀绝的,他们容不下主和一派。

“一个族群想要的兴盛,首先这个族群必须要只有一个声音,因为,只有大家都有着同样的志向,才能将所有力量,凝聚在一起。

而圣母他们的存在,只是会分散我们的力量,会成为我们族群中的害虫和异类,所以,他们一定要死光光,万年前的悲剧,绝对不能再重复,我们要在最开始,就肃清我们内部的异类,只有这样,胜利才会属于我们。”

卡诺望着山脚下狼狈逃窜的圣母一派族人,冷冷的说道。

“不错。”四祖点头。

其他老祖虽然都没说话,但是他们却都默默点头,不错,他们三眼族不需要和他们异心的同族。

圣母和三祖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卡诺他们疯了,他们是要杀光我们,他们这一次,是铁了心要在最开始就除去我们。”

圣母的脸色苍白而复杂,她保护着族人们拼命的往着远处奔逃,但是,离开了圣山,他们又能去往哪里呢?

卡诺一派的人越来越近,眼看他们就要被包围,圣母等人的脸色,都无比的凝重,这样杀下去,他们只有全军覆没。

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圣萝,把大帝天礼还我,我能击退他们!”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威严而低沉。

圣母和卡琳同时转头朝那男人看去,只见花正义正神色冷然的看着她们。

他的身边,朱正德的脸色也十分凝重。

圣母当初将他抓来了中央大陆,还夺走了他的三颗天算子,甚至,她从他手中夺走了东大陆的命脉,大帝的第一天礼,水仙。

花正义只是一个凡人,这些年,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沧桑的痕迹,被圣母压迫的这些年,并没有磨去他的威严和冷漠,只是他的身形比从前单薄瘦削了些。

圣母和三祖都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他们之间的关系太复杂了。

三祖是西门清雨,西门清雨是花正义的妻子。

而圣母,她的那缕恶念,化身崔姨娘,曾是花正义的宠物。

而最不可在此提及的是,圣母的人族身份,曾是大帝的西后。

只是此时此刻,夫不是夫,妻不是妻,妾不是妾。

他们是立场有些诡异的人,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但却有着极为紧密的关系,难以描述。

他们的神色在这一刻都十分复杂。

但是,他们的处境并不容许他们迟疑太久,在短暂的犹豫中,圣母毫不犹豫的将水仙交了出来。

花正义看着水仙花的虚影落到自己手中,眼神之中不禁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他掌管这朵水仙多年,他和它,都守护着东大陆,守护着大帝留给他们的责任。

他对这朵水仙虚影,有着极深厚的感情,他深深的凝视了它一瞬,便驱动水仙,小小的水仙花,迅速变大,成为夺命的利器。

它并非真正的水仙,它只是水仙的一抹虚影,但纵然是一抹虚影,也是无比的恐怖,毕竟,它是大帝的第一天礼。

水仙虚影在虚空里扎根,所有逼近他们的三眼族,都被水仙或吞噬,或绞杀。

站在圣坛山之巅的卡诺几人,在看到水仙出现的时候,脸色猛地大变。

“那个该死的凡人!”十二老祖双眼愤恨的盯着花正义和水仙花虚影,他从前只当花正义是圣母的男宠,可没想到,这个人类居然还有这种大杀器。

“他是君临留下的守护者,又是君临!”卡诺咬牙切齿。

“快走!”水仙虚影逼退了无数朝他们包围过来的敌人,花正义大吼一声,撕裂空间,带着圣母等人转眼消失在圣山。

卡诺等人的脸色瞬间阴沉至极!

……

远在东大陆的花城中,依然一派祥和欢庆,花城初建,许多秩序和规则都在慢慢的建立当中,生活在里面的人,也在慢慢的磨合,慢慢的适应全新的生存规则。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又是三个月过去。

姬金阳和姬紫月已经是四个月的小宝宝了,四个月的他们,生长的比寻常婴儿更加强壮厉害,他们开始在花城各个地方飞来飞去。

因为,他们的身后都长出了一对小翅膀,那是魔祖之翼。

不过,他们所过之处,定会引起人们的落慌而逃。

没错,就是落、慌、而、逃!

为什么是落慌而逃,而不是热情围观呢?

这就要从第一次他们会飞时说起,一伙矿奴们无比稀罕的将他们围观了,矿奴们对花青瞳的孩子自然是万分喜欢,他们对这两个小家伙同样有着特别的感情。

他们还未出生时,他们就遇到了花青瞳,虽然那时他们还在花青瞳的肚子里,但是,他们对这两个小家伙,却是有着十分的亲切和宠溺。

因而,当他们第一次看到两个小家伙飞出来后,他们几乎是毫无防备,又饱含宠溺的将他们包围了。

孰不知,那却是他们灾难的开始。

最先接近两个小家伙的矿奴,被两个小家伙用法力把裤子脱了。

下身凉飕飕的矿奴呆愣了一眨眼的功夫,然后就双手捂着某处,光腚逃走了。

其他的矿奴和魔卫们还不待反应,就均觉得下身一凉,接着是上身也一凉,然后,万人的裸奔大戏就在花城上演了。

那天的情形,简直惨不忍堵。

花青瞳和姬泓夜知道后,简直就是出离愤怒。

将两个小家伙抓回去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两个小家伙当时简直就是满脸的委屈和懵逼,他们不明白,明明父王很喜欢让娘亲瞳瞳变光光,娘亲瞳瞳也不反对生气的呀,为什么他们把别人脱光光了,父王和娘亲瞳瞳要这么生气?

他们无辜又不解,迷茫极了。

他们明明很乖,还做了父王和娘亲瞳瞳都喜欢的事呀!

后来,他们再也不去脱光别人的衣服了。

没几天,他们看到了父王在给娘亲瞳瞳修剪头发。

两个小家伙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默默看着,当时,娘亲瞳瞳很高兴的。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眼中均都闪过明亮的神色,原来,脱光别人的衣服是不对的,给人修剪头发才是对的呀,那他们可以去帮别人修剪头发,让娘亲瞳瞳和父王夸奖他们呀。

他们想了起来,六舅舅和十舅舅的头发很长很长,他们一定是因为没有人帮他们修剪头发的原故,所以头发才会那么长的。

当夜,两个小家伙就飞了出去,来到了东月千辰的房间。

他们也学着父王给娘亲瞳瞳修头发的样子,给睡梦中的东月千辰也修起头发来。

东月千辰睡的很香,一头长及脚裸的头发被一绺一绺地削落在地。

但是,东月千辰的头发真是太长了,他们累的都满头大汗了,还是没能将东月千辰的头发修剪好。

但是,为了让父王和娘亲瞳瞳高兴,他们不怕累!

他们都是乖巧懂事的好宝宝!

他们一定要帮六舅舅把头发修剪好。

两小家伙对视一眼,眼神十分坚定。

他们不怕苦,不怕累,认真将东月千辰的柔顺的头发剪下了一大堆。

片刻后,他们看着东月千辰头上七长八短,而且光了好几片的头皮,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终于修好了!

他们高兴的对视一眼,然后从窗户飞了出去,往苏七香的房间去了。

睡梦中的东月千辰翻了个身,对于自己的遭遇毫无所觉。

苏七香是个极爱美的人,但是,他的睡相实在不怎么好,看着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十舅舅,两个小家伙忍住疲惫,小脸严肃的开始了‘工作’。

虽然他们很累,但是只要一想到明天父王和娘亲瞳瞳都会夸讲他们,他们就充满了干劲儿!

于是,你一下,我一下,一下,一下,又一下,很快,苏七香那头乌黑滑溜的头发,就统统被剔光了。

两个小家伙眨眨眼,觉得十舅舅光溜溜的头很有意思,四只小手探上去摸了好几把,然后扭着小身子,十分愉快的飞走了。

第二天清晨,苏七香的惨叫险些将花青瞳的宫殿震塌。

苏七香抱着大光头,气势汹汹的冲进了花青瞳的房间,“十二,黑天魔君,你们给我个交待,看看你们儿子干的好事!”

对于爱美的他来说,头发被剪光了,简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十哥哥,你的头发没了,怎么能怪我儿子呢?”花青瞳从睡梦中被惊醒,一边揉眼睛,一边说。

苏七香更加愤怒了,他咬牙切齿,杀气腾腾,反手拿出一块尿布,“我有物证,从我头发堆里找到的。”

那是姬金阳不慎掉落的。

花青瞳看着苏七香手里的那块尿布,目瞪口呆。

“十二,这下你不能狡辩了吧?”苏七香一边磨牙一边冷笑。

花青瞳盯着那块尿布,面瘫着脸,两眼发懵。

就在这时,一头披头撒发的身影从门口经过,又很快折了回来,“见鬼了见鬼了,我的头发,到底是谁把我的头发剪成这样?”

东月千辰顶着狗啃似的发型冲了进来,一见苏七香顶着一个大光头,他顿时瞪大了眼睛,捧腹大笑。

苏七香则看着他恐怖的狗啃式发型,也同样笑的直不起腰。

两个人就指着对方极尽嘲笑起来,但是笑罢,他们双双转头,用凶狠的眼神盯着姬泓夜和花青瞳。

花青瞳和姬泓夜只能埋头受气,被两人好一番迁怒数落。

后来,花青瞳和姬泓夜毫无疑问将两个小家伙抓来教训了。

两个小家伙明白了,不经过别人的同意,就剪掉别人的头发,是不对的,所以,娘亲瞳瞳和父王很生气!

他们两个蔫头耷脑了好一阵儿,只到他们看见碧云每日都在用法力搬砖修建房屋,于是,小家伙们终于又想到了可以让娘亲瞳瞳和父王高兴的办法,他们,也要帮碧去搬砖!

但是最终,他们没有搬砖,而是去揭瓦了。

他们把花青瞳宫殿上面的瓦片,揭了下来,搬给了碧云。

花青瞳一出门,就看到门口围满了人,热闹非常,见她出来,众人都眼神十分复杂的看着她,她心中顿时感觉到不妙,走出来抬头一看,两个小东西正在:上、房、揭、瓦!

花青瞳的面瘫脸,顿时绿了。

将两个小家伙抓了回去,听他们的解释,花青瞳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只能忍住流泪的心情,耐心的给他们讲道理。

姬泓夜在旁一脸惊恐,这俩小子,咋这么恐怖?也太不给自己皮肉争气了啊!

再后来,花青瞳早晨起来的时候发现,她的头发被绑在床头上,她起不来了,只能铁青着脸呼唤身边的姬泓夜,“酒窝,快帮我把头发解开!”

姬泓夜睁开眼要起来,结果发现,他的头发也被绑在了床头上。

两人愤怒的转头看向床内侧的两个小家伙,“为什么把我们的头发绑在床头上?”姬泓夜咬牙切齿的问。

姬金阳作为哥哥,让着弟弟,所以姬紫月邀功地说:“父王,你昨天不是和娘亲瞳瞳说悄悄话了吗?你想抱着娘亲瞳瞳不起床,可是,天亮了所有人都要起床呀,所以,我和哥哥想到了帮父王和娘亲瞳瞳不用起床的办法呀!”

他骄傲的挺了挺小身板,眼睛亮晶晶,一闪一闪,像小星星一样明亮。

看着那张纯稚的小脸,他们是出于多么美好的心意啊!

但是,他们好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场啊。

后来的事情一桩接一桩,以至于,新出生的两个小家伙,成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

当花青瞳看到躺在襁褓中吃手手的塗一修时,花青瞳激动的眼睛都湿润了,“大哥哥,无瑕表姐,我们——”

“不换!”仿佛知道花青瞳要说什么,西门无瑕宝贝地抱住她家儿子,然后同情的看着花青瞳。

从前,她觉得塗一竺就够糟心了,但是现在,她觉得塗一竺也不那么令她心塞了。

最起码,塗一竺是干坏事没原因,她该揍就揍,一点也不冤枉她!

可是,花青瞳这俩小子,桩桩件件都是出于‘正当理由’,让人打也不得,骂也不得,真是令人无奈至极。

塗兮羽也十分同情的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蔫头耷脑的走了去,她看了眼自己住的宫殿,果断拐了个弯,不想回去了,就让酒窝一个人哄孩子吧,她,暂时不想回去!

姬泓夜苦不堪言,一连几天之后,他终于想到了好办法。

他将两个孩子抱去了秋殿主处,一脸郑重的说:“秋殿主,我和瞳瞳要回东大陆一趟,如今天元大陆的形势十分诡异,我们要早点找到其他兄弟,所以,孩子就先拜托给您了。”

说完,也不等秋殿主回应,姬泓夜就匆匆离开了。

花青瞳躲在门后偷偷的看着秋殿主将孩子抱在怀里,两个孩子听懂了姬泓夜的话,父王和娘亲瞳瞳有事要离开,他们要乖乖的听殿主爷爷的话!

嗯,他们会很乖,他们一直都很‘乖’。

花青瞳见两个小家伙眼睛明亮的窝在秋殿主怀里,心中松了口气,一转身,也悄悄溜了。

------题外话------

哦哈哈哈哈~这两只的调皮属性,早就突显出来了,当初把老宫主的胡子和眉毛绑起来就是一种预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