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 悲催的河神2(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姑娘并不理会她,兀自往里屋走去,小小的步伐从容而平缓。

小男孩叫壮子,并不是因他长的壮,相反,因为是龙凤胎,他不比虎丫壮实,十分的瘦弱,村长怕养不活,所以才会给他起名叫壮子。

此刻壮子见小姑娘并不理他,便迈着小短腿,飞快的朝着小姑娘追了过来,到了小姑娘身后,他猛然伸出双手大力向着小姑娘的后背一推。

哪知,小姑娘就仿佛是身后长了眼睛,也没见她怎么动,只觉她的脚步轻轻一飘,便躲闪到了一旁,而壮子因为用力过猛,前面突然一空,整个人就向前扑了出去。

壮子整个小身子都摔爬在地上,哇的一声,凄厉的大哭声便响彻屋顶,他边哭边抬起头,嘴巴上血肉模糊。

虎丫还在吃煮鸡蛋,此刻她已经吓傻了,看着壮子嘴上的血,也张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嘴巴里还满满塞着一口鸡蛋,蛋黄和蛋清的碎沫不断往下掉。

村长婆娘此刻早就吓的魂不附体,她见壮子满嘴的血,那血还不断往外涌,就扑到壮子跟前抱住他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着壮子的名字。

小姑娘偏头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继续不紧不慢的朝着里屋走去了。

村长婆娘嗓门儿大,哭声很快就传出了屋子,村长一脸凝重,心思重重的走到院门外,就听到了他家哭声一片,婆娘的,孩子的,又听他婆娘嘴里喊着壮子的名字,脸色不禁微微的一变,便大步朝屋里走去了。

一见屋中情形,村长的脸色就是大变,他忙一把抱起壮子,吩咐他婆娘去拿水和布巾,一番擦洗,才发现壮子只是摔破了嘴唇上的皮,另外摔掉了一颗门牙,那牙本就该换了。

壮子大概是哭累了,抽抽搭搭的便偎在他娘怀里安静了下来。

虎丫此刻也安静了下来。

但是村长婆娘却开始絮叨起来,她的脸色有些扭曲,“都是青瞳那个傻丫把壮子害成这样的,我们壮子长的眉清目秀,这要是摔破了相,长大以后还怎么讨媳妇?”

说着青瞳,村长婆娘的语气里透出一丝恨意,之前,她明明看到那小丫头脚步奇怪的挪动了一下,然后就让壮子扑了空,她要是不躲,壮子怎么会摔倒受伤?

村长眉头紧锁,此刻猛地抬头看了他婆娘一眼,“不许说青瞳的不是,让人听到怎么说咱们。”

村长婆娘正想反驳,但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出奇的沉默了。

村长点燃烟杆子吸了一口烟,片刻后,他突然说,“大秃子家里的闺女昨个晚上死了。”

村长婆娘一听,整个人都懵了,片刻后,她猛地跳了起来,“啥?”

她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村长,“孩他爹,你刚说啥?”

村长也就三十来岁,但此刻他双眉紧蹙,贫穷的生活让他看起来格外苍老,他看了他婆娘一眼,吐出一口烟雾,重复道:“大秃子家的闺女昨个晚上死了,吃了毒花自杀死的,听她娘说,是害怕祭河神,就偷偷吃毒花自杀了。”

村长婆娘呆呆的,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好半天才失神的喃喃道:“那可咋整啊,村子里现在根本就没有其他合适的女娃了啊,除了大秃子家的春丫儿,就剩下咱们家的……”

说着,她扭头看向了一旁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虎丫。

虎丫虽然在玩,但也将爹娘的话听在了耳中,她知道爹娘说的是什么,春丫儿死了,那祭河神的童女就没有了,她和春丫儿只差一岁,春丫儿八岁,正是时候,可是春丫没了,她已经七岁了,可以顶替上的。

去年祭河神,就是因为没有八岁的女娃,才让另一个七岁的女娃顶上的……

想到这里,虎丫一愣,然后就哇地一声哭了,哭声比之前壮子的还要响亮。

“爹,娘,我不要祭河神,我不要,哇哇——”她一边哭一边喊,眼中满是恐惧,他见过河神的,长的十分可怕,它把童男和童女都吃掉了。

村长的脸色一变,村长婆娘也忙扑到虎丫身边,将她的嘴巴捂上了,然后心疼的低哄着,“不会让咱们虎丫祭河神的,不会的啊,虎丫可是娘的宝贝呢,娘怎么会舍的让虎丫祭河神呢,咱家不是还有傻丫吗?”

“傻丫?青瞳?”虎丫不哭了,眨着满是泪水的眼睛看着村长婆娘。

村长婆娘重重的点头,“对,就是青瞳那个傻丫,有她在,咱们虎丫不用祭河神的,不用啊,虎丫不哭了。”

村长婆娘轻声哄着虎丫,村长默默吸了一口烟,没说话,当年之所以养了那个女娃娃,就是为了今天。

小姑娘躺在里屋里,听着外头村长一家的说话声,虽然村长婆娘压低了声音,但她还是听到了。可她依旧面无表情,仿佛不明白即将被祭河神的人,是她自己。

她发了一会儿呆,就闭上眼睛睡着了,睡的很香,因为只要一睡着,她的梦里就会出现一些人,一些场景,让她格外的觉得温暖和怀恋,可是只要一醒来,她就什么也记不得了,脑海里空空的,心里很闷很难受。

她不爱说话,因为她知道,她不属于这里。

除了发呆,她最爱做的事就是睡觉,在梦里,有一个属于她的世界。

红石村为了风调雨顺,每年都会往通天河里送一对童男童女,因为,那是河神的要求,若是他们不送,那么河神就会给整个村子带来毁灭般的灾难,整个村子的人都活不了。

几十年前,红石村因为没有合适的童男童女,便怀着侥幸的心理,没有给河神献出童男童女,所以,河神生气了,便发大水淹了大半个村子,又吃了许多人,活下来的人苦苦哀求,发誓以后再也不敢耽误河神的童男童女,这才保住了一部分村民的性命。

河神还特意留了一些青壮年男女,让他们繁衍后代。

几十年过去了,红石村的人不断繁衍,每一家每一户,总会多生几个孩子,而每一家的孩子中,就会有一个是专门儿为河神准备的。

村长家也不例外,虎丫和壮子一出生,壮子几乎就是被认定的童男了,但是偏偏过了不久,红雪那个孩子就从天而降了。

当时村长的喜悦简直不能形容,他将红雪养在了陈狗剩家里,陈狗剩家里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过了祭河神的年龄,如今,只等着红雪长大后,让他代替壮子去祭河神。

谁知,又过了不久,又有一个女娃娃也从天而降了,这下好了,村长直接将那女娃娃养了起来,只等她长大,代替虎丫去祭河神。

而今年祭河神的日子又快要到了。

“这段时间给青瞳那傻丫吃的好一点儿,养的嫩一些,再做上一身新衣裳,河神应该快来了。”

村长抽完烟,将烟杆子别到了腰上,低沉的叮嘱他婆娘。

村长婆娘一听要给傻丫吃好的,还要准备新衣裳就有点肉疼,但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家虎丫,村长婆娘就没说啥,新衣裳肯定是要准备的,不然河神不喜恐会发怒,而且童女太瘦河神也会不满,看来,这段时间她的确是要给那傻丫补补了。

另一边,陈狗剩家里,陈狗剩的婆娘这几日天天变着法儿的给红雪做好吃的,一大早,还把家里一只不下蛋了的老母鸡给宰了。

红雪看在眼中,该吃就吃,只是眼中偶尔会闪过嗜血的红芒。

村子里没有八岁的男童,而其人家里因为前几年都陆续献出了适龄的孩子,就不用再献出自家的孩子了,今年,轮到了村长家献出男童了,当然,村长家是不会把自家的壮子祭给河神的,那就只有他了……

这个村子的人很贫穷,很可怜,但是也很可恨。

陈狗剩一家虽然养大了红雪,红雪也聪慧可爱,但是他们对红雪真的是没有太多感情,想较于全村的安然,牺牲一个红雪,真的不算什么。

时间一眨眼就过了一个月。

这天夜里,通天河突然发出轰鸣的巨浪翻涌声,潮湿的水气不断向着整个红石村蔓延而来,村民们都在半夜被惊醒,被吓的哭泣的孩子们被父母死死的捂紧嘴巴,生怕他们的哭声会惹来河神的觊觎。

村长顾不得穿好衣服,赤着脚丫子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果然看见村口的上空飘着一团黑影。

村长跪倒在地,不敢抬头,只是一直用力的磕头,“河神息怒,河神息怒,童男和童女已经准备好了,您何时要,我们就何时给您献上。”

“本神现在就要,人在哪儿?”那团黑影里发出嘶哑低沉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