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悲催的河神3/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长一听现在就要,忙道:“河神稍候,小人这就去叫人出来。”

村长不敢抬头,说完就不断的磕头,过了片刻,听到河神嘶哑的声音又传来,“去吧。”

村长这才慌忙起身,飞快回了屋里,让他婆娘给青瞳换衣。

小姑娘在睡梦里睡的正香,猛不防被人吵醒,一醒来,她就看到村长婆娘在她身上一阵折腾,原来是给她换了一身新衣。

她也没反抗,任由对方给她换好衣服,感觉着周围空气里浓郁的水汽,她眸光一闪,心知定是河神来了。

但是,不自是出于什么原因,她并不惧怕那所谓的河神,很是坦然从容的任由村长牵着她朝外走去。

外面,红雪已经被送来了,他不再穿着打补丁的衣服,而是换了一身水蓝色的棉布小褂和小裤,脚上也换了一双新布鞋。

此刻他就站在河神面前,正仰着小脸,默默的盯着那团黑影打量,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陈狗剩早就吓的魂飞魄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河神藏在那团黑影里,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娃儿,这个小娃儿的胆子可真是大,居然敢盯着他直看,不像以往那些孩子,看见他就吓的哇哇大哭。

正在这时,村长也领着青瞳过来了,红雪一转头,果然看到了也被换上了一身新衣的小姑娘,他盯着村长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丝浓郁的戾气。然后他上前一把握住花青瞳的手,“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小姑娘回头,眸光温和的看了红雪一眼,只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神情极为平淡。

然后,红雪和青瞳都仰头好奇的看着那团黑影。

村长又跪了下去,瑟瑟的不敢抬头。

“今年的小娃儿真有趣!”见两个小娃儿一直都盯着自己看,黑影不禁发出兴味的声音,黑雾突然向着两个小娃儿袭卷而来,瞬间将两个小娃儿卷走,黑雾瞬间远去。

屋里正瞪着大眼睛偷看的虎丫和壮子在这一刻都吓的脸色煞白,青瞳和红雪,被吃了吗?

村长婆娘紧紧的搂紧两个孩子,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等黑雾走了好长一会儿时间,村长和陈狗剩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河神已经离开了,周围的水汽也都散了。

他们对视一眼,双双大松一口气,今年,终于过去了。现下,他们该务色明年祭河神的童男童女了。

他们对于被河神抓走的孩子们早就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以往,都是红石村村民自家的孩子们被带走,他们的家人或许会痛哭一场。

可是今年,没有人为红雪和青瞳掉一滴泪,他们只是觉得大松了一口气,要是红石村年年都有外来的小娃儿掉进来就好了,这样就不用牺牲他们自己的孩子了。

此刻,红雪和青瞳被那河神一边一个夹在腋下,他的身上覆盖着厚厚的青色鳞片,随着他的前行,浓郁的水汽和腥气在青瞳和红雪鼻间蔓延,两个人都安静的被带走,进入水浪起伏的通天河底。

河神并没有立即吃掉他们,他好像是要带他们去河底,难道是要把他们带回来去煮熟了再吃?

“你要怎么吃我们?”红雪冷冷开口,脆嫩的童声传入河神耳中。

河神发出桀桀怪笑,声音嘶哑,“你这小娃儿胆子可真大,居然不怕我,事实上,我虽然是这条河的河神,但是河中,还有一尊比我厉害许多的大神,是他需要童男童女的生气,等他吸收了童男童女的生气,那些童男童女才会成为我的食物。”

青瞳和红雪听了,同时双眼一闪,居然还有一尊更厉害的。

红雪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又问,“原来你只是个小神,你这个小神是在给大神抓我们呀,那个大神很厉害吗?”

“当然厉害了,那可是上古大神。”这个河神如此说道,说完,他就不再开口了,似乎是不敢多提。

青瞳和红雪对视一眼,二人眼中的神情又凝重了一些。

青瞳抿了抿唇,在梦中,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至少不怕这个抓着她的河神,至于那个更厉害的大神,她想,她也有着一战之力。

她的心底没有畏惧,看了红雪一眼,她想,她一定要保护好红雪。

而同时,红雪也看了青瞳一眼,默默想着,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好青瞳,不,花青瞳,她是花青瞳,是那个唯一没有对他生出恶念和贪婪,甚至放了他一条生路的人。

从她放了他的那一刻,他就记住了她,他想,总有一天,他要报答她,守护她,只有她,不恐惧他,甚至用很温和的目光看过他。

战灵神天性凶残,当他做为圣子出生,就是一场算计和利用,可是,当一个人给予了他难以抹灭的温柔和包容后,他同样也不舍得忘怀和放下,他要珍视着这生命中来之不易的珍贵。

两个人都默默想着心事,河神的速度很快,很快的,他们就来了河底。

河底,竟然有一处宫殿。

但是他们并没有在那座宝光闪闪的宫殿里停留,而是穿过宫殿,到了河水更深处。

然后,一头巨大的金色生物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河神放下他们,恭敬的跪了下去。

青瞳和红雪都看着那庞大无比的金色生物,可是当他们终于分辨出那金色的巨大生物只是一头龙的龙首时,他们惊呆了。

这庞大无比的金色,竟只是一个龙头!

那龙身呢?龙爪呢?龙尾呢?又有多大?又能蔓延多远?

嘶!

青瞳和红雪都不禁暗暗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可是,他们给这头龙塞牙缝都嫌小吧?每年抓来的那些孩子,难道是都贡献给了这头金龙?

龙眼紧闭着,一动不动,河神向着金龙拜了三拜,这才起身,然后走到红雪和青瞳身边,红雪和青瞳此刻也看向河神,这才发现,没有了黑雾的包裹,河神的真容竟是一条鲤鱼怪,青黑色的鳞片覆盖了满身,连脸上都是。

河神朝着他们狰狞的咧了咧嘴,大概是笑,然后,青瞳和红雪就发现他们居然都动不了了,然后,就见河神一挥手,他们的手腕上就多了一道伤口,两个人的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向着龙首而去。

而变故,就在两个人的鲜血涌出的那一刻发生了。

不知是因为谁的血,令得那沉睡的龙首猛的睁开了眼。

金龙睁眼,河水竟是剧烈翻涌了一下,河神的身体被掀飞了老远,他惨呼一声,满眼惊骇的往回游。

此时,金龙面前金光蔓延。

“大帝血!”金龙开口,声若雷鸣。

红雪看了青瞳一眼,因为这一变故,二人都恢复了行动,红雪毫不犹豫的挡在了青瞳的身前。

“战灵神!”金龙又开口,金色的眸子里陡然流露出一丝浓烈杀机。

青瞳一见,本能的闪身挡在了红雪身前,她觉得,这头金龙可能会对红雪不利。

“咦,大帝返祖血脉竟然在保护战灵神。”金龙语气震惊,它缓缓的动了一下巨大的头颅,一张口,将大帝血吸入了口中,然后,将战灵神的鲜血震飞出去,似乎十分嫌恶。

红雪的眼中闪过一丝紧张,“你既然知道她是大帝返祖血脉,就不要喝她的血。”

红雪将青瞳拉到身后,双眼死死的盯着金龙巨大无比的头颅,他的一只眼睛,也无比巨大,他们哪怕抬起头努力看着,都看不到顶。

“真奇怪啊,战灵神居然也在保护大帝血脉?”金龙匪夷所思,而后低喃:“难道是我沉睡的太久,世道已经变了吗?”

它再抬眼,见两个孩子紧紧握住彼此的手,都戒备的看着它,金龙无奈的叹息道,“看来真是世道变了,不过,我是不会伤害大帝血脉的!”

金龙的眼中突然射出奇光,忽地道,“大帝返祖血脉,我,等你已久!”

青瞳面无表情的小脸上终于有了微微的变化,她有些惊讶的看着金龙。

“再让我喝些大帝血,我就不用再吞噬童男女的生机了。”金龙说着,口中发出一股吸力,将青瞳手腕上的鲜血大力吸走。

青瞳的脸色,迅速苍白下来,身子一软,跌坐在地,红雪一看,顿时脸色变了,他的眼中蔓延出血色的光芒,飞身就扑向金龙巨大的头颅。

金龙啧了一声,终于停止了吸取大帝血,他满足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猛地打了一个喷嚏,将红雪小小的身子喷飞了出去,正好砸在了朝这边游过来的河神头上。

河神顿时被砸懵了,红雪气急,满身煞气,低头一看身下的河神,顿时大力踢打起来。

一拳,一脚,一拳,一脚。

河神被揍的已然两呆滞。

听着河神传来的闷叫声,青瞳放心了,红雪没事,反而是把河神揍了。

于是,她坐在地上,神色淡漠的看着面前的金龙,“你喝了我的血,拿什么来偿还?”

她的血很宝贵,不是一般人可以喝的,她的小手中,已经缓缓开始结印,那是——大帝印。

虽然她没有记忆,脑海空空,但是无数个梦境中,这个印记,都无比清晰的不断重复,哪怕只是凭借身体的本能,她都能结出大帝印。

金龙一见她手中的结印,巨大的金色瞳孔猛的收缩,然后,它巨大的身体迅速宿小,只到变成了水缸粗细,这才停止了下来。

“大帝息怒!”金龙俯下了头颅,恭敬的求饶。

青瞳手中的大帝印没有停下,冷漠的看着金龙。

金龙道:“我在此沉睡万年,只为等待新帝到来,我已经等待了您万年,但是,只有您的血,才能让我恢复实力,现在,我已经恢复了,从此,我就是您坐骑,大帝,我将供您驱使,成为您的守护神龙,这是我的宿命和使命。”

青瞳手中的大帝印依旧没有停,仿佛没有听到金龙的话。

金龙惊恐的看着花青瞳,不愧是新任大帝,她竟然对它的臣服毫不在意,眼看那大帝印的波动越来越剧烈,金龙生怕它会被拒绝,情急之下,它龙首的中央,突然飞出一滴金色的血液,那金色的血液散发着磅礴的能量波动和神龙气息。

金色血液闪着金光,飞到了花青瞳面前,没入了她的眉心之中,“大帝,这是我的本命魂血,您拥有了它,就等于掌控了我的生死,请您接受我,我是上古金龙,我可以护佑您平安,护佑您登上至高之位。”

金龙无比强大,青瞳感受到对方的生死已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她小手一停,大帝印缓缓散开。

对面的金龙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您没有拒绝我,不然我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的使命,就是守护您,主人,我能到您的世界里吗?”

青瞳不解,她不知道什么是她的世界,但是她却是垂下了眸子,缓缓道:“可以。”

然后,金龙便向她冲来,化作一道金光冲进了她的丹田之中。

她的丹田之中,天元大陆正在缓慢的完善着,金阳和紫月两颗星辰在空中交汇,金龙深深吸了口气,真不愧是新任大帝,她的丹田里,竟有着如此浓郁的元脉之气。

这样浓郁的元脉之气,她竟然只幻化出了两轮星辰,那第三轮星辰也该幻化了啊,怎么好像没有动静?

金龙在丹田的世界中化作了人形,那是一个十分魁梧高大,容颜刚硬俊美的男子,他的双眼散发慑人的光芒,他穿着金色的袍子,赤着脚,在大地上缓缓行走。

是的,等待万年之久,他终于等来了自己要守护的人,哪怕是交出本命魂血,他也没有一丝的犹豫。

“啊!”突然,他发现一声惨叫,然后抱着脚向着远处跳了几跳。

他低头一看,自己的一只脚丫子上,竟然扎了一只黑漆漆,圆滚滚的仙人球。

“我的脚!”大汉咆哮一声,主人的空间里,大路的正中央,怎么会长了一只仙人球,真是,扎死他了,好疼啊啊啊!

大汉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足无措的盯着扎在脚上的仙人球发呆,这仙人球到处都是刺,他根本就没法下手将它拨出来啊。

“我呸,老娘怎么挂在一只臭脚丫上面,臭死了臭死了,熏死老娘了!”

正在大汉苦脑寻思之际,那仙人球竟是自己飞了出去,还化成了一个黑衣少女,那黑衣少女一出现,就一个劲儿的说他脚臭。

大汉抱着脚丫闻了闻,不臭啊,一股神龙味儿!

毛毛简直要疯了,它一手叉着腰,一手愤怒的指着大汉,声音尖利的骂道:“你谁啊你,居然往俺身上踩,走路不长眼啊你?”

就在这时,一个软软的少年也传了过来,“毛毛老大,是谁惹你生气了?”

金龙大汉瞪大眼,看到路边一个五彩蘑菇变成了一个穿着五彩锦衣的少年,少年双眼清澈懵懂,他仿佛是刚睡醒一般,一边用白嫩的小手揉着眼睛,一边走到了毛毛身边。

毛毛回头看了晶晶一眼,见他也长大了,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温柔的神色,然后她回头怒指金龙大汉,“是他,居然走路不长眼,踩到俺了,把俺从修炼中吵醒,不然,俺还能变的更强一些。”

“哦,你真是太过份,你走路怎么能不带眼睛呢?你看你,都吵到毛毛老大了!”晶晶闻言,便回头责怪的对大汉说。

金龙大汉简直无言了,明明这个仙人球自己长在大路中央,不是存心挡道吗?

然而,这两只,就是新任大帝的天礼!

他狠狠的翻了个大白眼,花中王者,树中极品,草中灵物,居然没一个。反而是一朵蘑菇,一个仙人球成了新任大帝的天礼,怎么看怎么不可思议。仙人球也就算了,好歹算个花品,可是那蘑菇算怎么回事?

不由得,他的脑海中又闪过君临大帝的第四天礼,那好像是一颗土豆!

果然是父女啊。

金龙眼角抽了一下,一瘸一拐的跳到一旁去逼脚丫子里的毒了。

毛毛眼神一闪,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历,居然如此轻易就将她的毒逼了出来,换了别人,早就毒发腐烂而死了。

“呀呀呀,你压到我了!”就在金龙抱着脚丫子逼毒的时候,他屁股低下又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

金龙大汉一下子跳了起来,满头大汗的转身看去,他瞪直了眼,就见一朵黑色的小花被他压折了,此刻,那朵黑色的小花正缓缓的自己直起身来。

金龙大汉已经无言以对,为什么主人的丹田世界里,到处都是会说话的东西,比暗顺器还可怕。

黑色小花直起了身,抖了抖花身,然后轻轻的摇拽起来,并对金龙大汉好脾气的说:“没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金龙大汉干笑着道,如果他没看错,这是诅咒之花吧?

而外界,还是小姑娘的花青瞳丝毫不知自己丹田里发生的故事,她感觉到金龙进入了自己身体,但是她却看不到。

但是一旁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河神却是看到了,它也不顾身旁红雪的恐怖,身子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大大大、大帝,小神拜见大帝!”

连金龙大神都认了大帝,它这个小神,真是没法活了。

他竟然该死的把大帝当成童女抓了来,啊啊啊,大帝会不会斩了它?

河神泪流满面,它好悲催。

红雪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片刻,他走到花青瞳身边,将她失血过多的身子扶住,“让它把我们送回去吧。”

青瞳看了红雪一眼,点了点头,对河神说:“你送我们回去。”

河神如蒙大赦,忙点头应是,这次,他化作了原形,一条庞大的锦鲤,他驮着花青瞳和红雪往红石村而去。

而同时,就在金龙认主之后,在空间裂缝中徘徊许久的人,终于感应到了花青瞳的气息。

“喵喵喵!”三只小猫发出惊喜的叫声。

“是娘亲瞳瞳的气息,在那边,小猫猫,我们走!”

两个五六岁的小娃娃煽动着翅膀,抱着小猫,飞快的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他们是偷偷跑出来找娘亲的,没想到,竟然真让他们找到了。

与此同时,在空间裂缝中迷失了许久的阴龙和姬泓夜,也感应到了花青瞳的气息,他们都顺着气息传来的方向而去。

然而,离花青瞳最近的,却是那个一头白发的身影。

当花青瞳变成婴儿被空间裂缝吞噬时,他就追了过去,可是最终,他还是慢了一步,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困在了空间裂缝中,失去了花青瞳的的气息。

可是此刻,他终于感应到了。

许多人都向着南大陆红石村的方向而去。

而与此同时,因为献上了童男童女的红石村,终于有了一丝喜气,然而还不待他们高兴太久,在小河边玩耍的几个孩子,就看到一个怪物驮着青瞳和红雪回来了。

那几个孩子中,也有壮子和虎丫,他们都呆了呆,然后大叫着往家里跑,口中直呼:“怪物来了,青瞳和红雪带了怪物来了!”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