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红石村的来历/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孩子们带给大人的消息让整个红石村的村民们都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之中,青瞳和红雪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怪物?

他们难道没有被河神吃掉吗?怎么会回来呢?

村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都集聚到了村长家,村长也是六神无主,他们也怀疑是孩子们乱说的,但是,看几个孩子们惊恐的情绪都不像是说谎,他们不由的信了八分。

“难道是河神知道了他们是外来的,不是本村的娃娃,所以生气了,这才让怪物把他们送了回来?”

一个村民颤抖着说道。

“大秃子,你快闭嘴,胡说什么呢?青瞳和红雪都是我们养大的娃娃,怎么可能不是我们村的呢?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村长到底是村长,关键时候,他还是有着别的村民所没有的镇定。

此言一出,村民们都白了脸,谁去?他们都不敢去啊。

万一被怪物吃了怎么办?

就在村民们纠结万分的时候,河神已经带着花青瞳和红雪上了岸。

河神小心翼翼的,他将两个孩子放在了红石村村口处的小河边,眼神怪异的看了红雪一眼。

这个小娃娃,居然是战灵神,传说中没有理智,只会本能杀戮的战灵神,此刻竟然只是一个小娃娃,而且,他还和新任大帝的关系特别好,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也或许,是新任大帝的帝气太过强大,令得战灵神也不由自主的愿意成为她的人呢。

总之,河神神情无比复杂的离开了。

看着河神的身影就要消失在河水中,花青瞳突然望着他的背影道:“以后,你还要吃童男童女吗?”

河神离开的身影忽然一顿。

他转身,跪了下来,“大帝,如果我饿了,我需要的话,我会吃他们的。”

“为什么?”花青瞳十分不解。没有了金龙在,按理说河神并不需要吃童男童女,他为什么还要滥杀无辜呢?

“大帝,您知道金龙大人为何在通天河沉睡吗?您知道红石村为何与外界隔离吗?”

河怪突然认真的询问道。

花青瞳摇头,她不懂。

“因为,红石村的村民们,是罪人的后代,万年前,他们的祖先是天元大陆的叛徒,他们的祖先,帮助那些侵略者,险些令得整个天元大陆沦陷,若不是他们的背叛,那一次,大帝的三位公主和一位皇子就不会殒落。”

河神如此说道。

花青瞳蓦地瞪大了眼,心脏突然无比揪疼。她死死的盯着河神,红石村村民们的祖先,竟然害死了大帝的三位公主和一位皇子吗?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她的心会很疼,为那三位公主和一位皇子的死而疼。

河神接着道:“他们的祖先,都是天眷者,上古时代,他们的祖先乃是七大家族,可是,这七大家族,居然联手投靠了侵略者,因为他们的背叛,天元大陆陷入了沦陷的危机,最后,他们甚至参于了杀害三位公主和一位皇子的战争。

虽然他们最后被大帝废去修为,封印在红石村世世代代不能离开,但是,他们所犯下的罪恶,并不能就此被抵消,他们欠了天元大陆无数生灵的性命,他们要用世世代代的血脉来偿还。

所以,金龙大神沉睡在此,每年,都有罪人的生机和鲜血帮金龙大神维持生机,只到等到新任大帝的来临。大帝,相较于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我们只是每年向他们索取两个童男童女,已经是很仁慈的行为了,至少,我们没有让他们断子绝孙,魂飞魄散。”

花青瞳和红雪都听的目瞪口呆。

河神又道:“大帝,他们并不无辜,他们和他们的祖先一样自私无情,大帝,您可知道,相较于童男童女的生机,壮年男女的生机更加旺盛一些?可是,他们的自私,却宁愿牲无知的孩子,也不愿放弃自己的性命,我和金龙大人给过他们选择的权力,他们选择了牺牲孩子,而不是自己。”

就在这时,村子里传来吵杂的脚步声,花青瞳和红雪一回头,就看到红石村的壮汉们,正拿着镰刀铁锹等农具,小心翼翼的朝着这边涌来。

当看到那恐怖的河神竟然跪在花青瞳和红雪的面前时,他们都惊呆了。

为首的村长等几个村民们,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们……都是罪人?是罪人的后代?他们祖先所犯下的罪恶,无尽的血脉传承,依旧无法抵消?”

花青瞳轻声喃喃着。

河神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那些村民,最后,他向着花青瞳拜了一拜,这才离开。

河神离开了,花青瞳和红雪却还站在村口的小河边,他们转身看着那些已经惊呆了的村民们,两个人的神情都无比淡漠。

“青瞳,红雪,你们怎么回来了?你们可是见过了河神大人?”村长拭探着开口,眼神复杂又惊恐的看着他们,却不知该怎么问。

“河神大人说不吃我们。”红雪扬起唇角,露出一丝微笑,他漆黑的眸子盯着这些个村民们,心中杀戮的欲望无边蔓延。

花青瞳歪头看了红雪一眼,她感受到了他身上浓郁的杀机,她有些担心的看了红雪一眼,沉默着没说话。

村长和村民们惊讶极了,“河神为什么不吃你们?”突然,似想到了什么,村长眼中流露出惊喜的神色,“是不是河神以后都不用我们献祭童男童女了?是不是这样?”他激动的向前走了几步,双眼死死的盯着花青瞳和红雪。

其他的村民们闻言,也都神色一怔,目光炽热而期盼的看着两个孩子。

“河神没说,我们也不清楚,河神只是说不吃我们。”红雪淡淡道。

看到村长和村民们都流露出失望的神色,红雪眼中闪过诡异的光芒。

“算了,先别问了,村长,要不先让两个孩子都回去吧。”一个村民突然说道。

陈狗剩突然道:“我家住不下了,家里的粮食也不多了。”他是不愿再养着红雪了,从前养着他,是为了把他养大去喂河神,可是现在,河神不吃他们,他们家可不愿再分出不多的粮食养着红雪。

虽然红雪漂亮可爱,十分的讨人喜欢,可是毕竟不是自己家的孩子。

其他村民们也都沉默着,没有人出言想要抚养红雪。

就在这时,村长的目光突然闪了闪,“要不先这样吧,村口老光棍不是上个月死了吗?他留下的那房子还能住人,不如就让红雪和青瞳去那儿住吧。”

他说的是红雪和青瞳,而不是红雪一人,如此一来,很显然,他也不愿再养着没了用处的青瞳。

一时间,红雪和青瞳就成了整个村子嫌弃的存在。

村民们很快就散去了,留下红雪和青瞳还站在原地,他们对视一眼,朝着村口的房子走去。

那房子里的老光棍死了,他们可以临时住到那儿去,免得露宿在外。

老光棍的日子过的十分邋遢,打开房子的老旧的大门,一股恶臭便扑鼻而来。

花青瞳和红雪对视一眼,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重新将门关上,然后默默离开,今晚,他们要露宿在外了。

也亏得他们都是小孩子,身量小,因而他们在红石村后面的山里寻了一处树洞,在那里安了身。

红雪还寻了一些野果来充饥。

夜里,两个人窝在树洞里,睡的正香。

突然,村里传来一阵巨烈的吵杂声,他们钻出树洞,朝着村子里望去,却见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竟是,起火了!

花青瞳默默看着那火焰升起的地方,不正是村口老光棍的家吗?

此时,村长和村民们都聚在老光棍的房子外,他们静静看着火焰燃烧,并没有上前去救火的意思。

一旁,一个村民犹豫着问:“村长,他们死了,万一河神怪罪我们怎么办?”

“他们死了,又不是我们做的,他们是死在了意外的大火中,河神不会怪罪我们的。”村长看着冲天的火光,淡淡道。

“对,他们死了关我们什么事?他们明明已经被河神带走了,可是却又回来了,谁知道他们身上有没有什么古怪?他们本来就是外来者,若不是我们好心把他们养大,他们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村民们说着,看着火焰越来越旺,直到将老光棍的房子全部吞噬,这才转身往各自的家里走去。

突然,一个村民发出‘啊’的一声惊呼,他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山里。

红石村在山坳里,因为他们很清楚的看到了两个站在半山腰的小身影。

所有村民们都顺着那个村民的视线看去,一抬头,他们都看到了那两个静静的站在半山腰处的小小身影。

所有人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宛如见鬼一般。

人群开始有些慌了,有人问:“村长,他们是人是鬼啊?”

“都安静。”村长倒吸了一口气,不安的说道。

村民们吓的脸色苍白,都不再说话,而是都看着村长,村长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不论他们是人是鬼,都留不得了。”

村民们沉默,对,那两个孩子都留不得了,从他们活着回来的那一刻,就留不得了,留着他们,谁知道会给村子里带来什么灾难,明明是被河神抓去,却又活着回来了,而且,又是被怪物送回来的,怎么想,都令人不解又恐惧。

“走,跟我上山!”村长带头,朝着山里走去。

村民们目光一闪,举着火把,浩浩荡荡的朝着山上涌去了。

花青瞳的眼中闪过一丝冷芒,虽然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姑娘,但是村民们奇怪的举动,已经让她感觉到了他们的恶意和杀机。

红雪却兴奋的笑了,他漆黑眼睛,渐渐变成了血红色。

村民们很快就到了山脚下,红雪的气息越来越沸腾,他就快要失去理智了。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她默默握紧了红雪的手,说:“红雪,这些人不值得你生气。”

“我不是生气,我只是……太兴奋了。”红雪低低的呢喃,“青瞳,你别担心,就这些人,还不足以让我失去理智。”

山脚下,村长大声吆喝他们下去。

花青瞳无语了,难道她和红雪真的很像傻子吗?就这样乖乖下去送死?真是可笑极了。

红雪要下去。

但被花青瞳拉住了,她不赞同红雪去杀戮。

红雪不忍拒绝花青瞳,一时无奈又沉默的看着她。

两个人在僵持,可是山下的人却丝毫不知他们已经惹怒了一尊杀神,见他们始终没有理会他们,毫无下山的意思,村长目光一闪,一挥手带着村民们上山来了。

花青瞳抿了抿唇,将红雪摁坐在地上,她转身,自己往山下走去。

既然这些村民们要找死,那就不如让她来动手,她杀人,不会动摇心神,可是红雪不一样,她不想让红雪变成失去理智,只余本能的杀戮狂魔。

红雪被摁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她朝山下走去的背影,他的双眼之中浮现出浓厚的温和与动容,但是,他怎么舍得让她去杀戮染血呢?

于是,红雪起身,飞快的拉住她,“青瞳,杀戮不适合你,我去。”

“怎么就不适合了,杀戮,我也可以。”花青瞳目光淡漠的看着山下,“红雪,听我说,他们不值得你动手,让我去吧。”

“不行,我不会让你去的。”

两个人就此争论起来,谁都不愿让对方去杀戮。

而就在两个人争论不下的时候,村民们已经走了一半的山路,接近他们了。

两个正在争论由谁去杀戮的人,都是一静,彼此对望一眼,异口同声,“要不,就一起吧!”

两个人总算是达成了一致,转身,他们默默看着山下的人,花青瞳手中开始无声结印,大帝印一出,这些人必定无一能活。

这样,就不用红雪杀戮了。

红雪眼角余光看到她的动作,眼中闪烁着温柔又无奈的光芒。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变故突然发生了。

他们上空的虚空里,空气蓦地扭曲了一下,然后,就听一连串小奶猫们欢快而幼嫩的声音响起,这一刻,不论是花青瞳和红雪,还是那些村民们,他们都抬头朝着天空上望去。

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浓浓的惊讶之色。

虚空里,两个长着黑色羽翼的小孩子,怀里抱着三只小猫,正朝着下方坠落下来。

坠落的太快了,虽然那两个孩子努力的煽动着羽翼,但是他们最后还是十分狼狈的掉在了地上。

“喵!喵喵喵!吼吼吼!”三只被压在身下的小奶猫发出一连串惨叫,然后,他们的叫声逐渐变的成熟一些,小奶猫缓缓变成成年猫,接着又变成了半大豹子那般大小,奇异的从两个孩子身下现出了身形。

“吼吼,小紫月,你压扁我了!”黄色的兽开口了,声音像是八九岁的孩子那般。

“我这么瘦弱,怎么会压扁你呢,黄黄你太矫情了。”紫色眼睛,紫色头发的孩子收敛了双翼,翻身从黄色的兽身上跳下去,认真的反驳道。

另一边,白色的兽和花色兽却都没有多说,因为,小金阳虽然又长高了一些,但是,他们一点也不像黄黄那么矫情啊。

两个孩子和三只兽都从地上爬起来了。

花青瞳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的特别快,她忍不住向着他们跑去。

红雪目光一闪,并没有阻拦,因为他感觉到了,那两个孩子的气息,和青瞳的一样。他们,应该就是她的孩子了。

只是,红雪的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为什么他觉得,此刻的青瞳,看起来竟然比她的两个孩子还要幼小一些呢?

看着迈着小腿,快速朝他们跑过来的小姑娘,姬金阳和姬紫月,还有三只兽,都惊呆了!

姬金阳和姬紫月小嘴惊讶的张成了圆形,几乎能塞下一个鸡蛋,这个小姑娘是娘亲瞳瞳?

三只兽也双眼发晕,都是懵圈状的,这个小姑娘是瞳瞳?

花青瞳靠近了两个孩子和三只兽,她觉得他们无比亲发,甚至是血脉相融,见到他们,她觉得自己连灵魂都幸福的在颤抖。

可是,他们是谁啊?为什么如此亲切熟悉?

花青瞳瞪大眼睛,无辜又茫然的看着他们。

“哈哈哈哈!”姬紫月突然捂着小嘴大笑起来。

姬金阳小脸一变,扭头怒瞪弟弟,眼神凶狠的发出无声的训斥,你居然敢笑娘亲瞳瞳?

姬紫月连忙不笑了,他连连摇头,“哥哥,我不是在笑话娘亲瞳瞳,我是高兴啊,我们不仅有娘亲瞳瞳,而且现在还有娘亲妹妹。”

花青瞳眼神一动,娘亲妹妹?什么鬼?

“是娘亲宝宝。”姬金阳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对,哈哈哈哈,哦哈哈哈~哦哈哈哈~”姬紫月又捂着小嘴大笑起来,笑声怎么听怎么傻。

花青瞳眨了眨眼,突然有点心塞。

她下意识的板起了脸,摆出严肃无比的表情,看着他们说:“你们是谁?叫什么名字?”

嘎?

姬紫月高兴的笑声戛然而止,姬金阳也猛地瞪大了眼,一旁,三只兽也瞪大了眼,他们都呆呆的看着花青瞳。

“瞳瞳,你不记得我们了吗?”三只兽飞快的围了上来,紧张的询问花青瞳。

花青瞳看着他们,只觉得想要靠近他们,她忍不住伸出小手摸摸最近的白色兽的嘴巴,毛茸茸,柔软又有点扎手,她有些舍不得离开这样的触感,轻声说:“我在梦里见过你们,梦里,你们三个都很小,他们两个也很小,只有这么一点……”

她说着,比了一个大小。

“哇——娘亲瞳瞳,你怎么忘了我们呢!”姬紫月哭了,挤开三只兽,自己扑到花青瞳面前,抱住她一阵抹泪。

姬金阳也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的,他上前,一把将弟弟拉开,然后很是严肃的看了花青瞳一眼,扭头对姬紫月说:“弟弟,快把我们的玩具都拿出来给娘亲瞳瞳玩!”

这样,娘亲瞳瞳虽然忘了他们,但是也一定会重新喜欢上他们的。

姬紫月小鸡琢米似的点头。

然后,两个孩子就不断的往出拿东西。

拨浪鼓,小木马,风车,小老虎,小剑,小刀,小花鼓,小泥人……到了最后,还拿出了各种宝石玉器,最后,还有很多美味的零食点心。

那些东西推成了一座小山。

花青瞳站在小山旁,闻着那些美味点心香味,忍不住伸出小手抓了一块,唔,是桃花糕。

“这是桃花糕,很甜很香的,娘亲宝宝,你快吃。”姬紫月高兴的用两只胖乎乎的小只托着腮帮子,笑眯眯的看着花青瞳。

姬金阳则拿起一旁的小花鼓,放在了花青瞳身下,拉着她坐了上去,又拿了拨浪鼓塞到了她手中,教她轻轻摇晃。

花青瞳现在只有六岁左右的模样,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棉布衣裳,红色的小布鞋,头上还用红绳扎了两个小揪揪,小脸精致粉嫩,个子还没有姬金阳和姬紫月高,和他们坐在一起,小小的一团。

红雪嘴角抽了又抽,他同情的看着花青瞳,等她记忆恢复的那天,一定会对今天的遭遇产生终生难忘的心理阴影。

花青瞳被姬金阳和姬紫月围着吃点心,又教她摆弄玩具,过了一会儿,花青瞳向一旁的红雪招手。

红雪本身是个真正的小孩子,只是,他的遭遇让他无比成熟,可是此刻,他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他也走了过去,坐在花青瞳身边,和她一起吃起了点心。

姬金阳和姬紫月也不小气,很是大方给他吃,还拿了玩具放到他面前。

红雪很是感兴趣的拿起那些玩具摆弄起来。

“这些玩具真精致,你们真幸福。”过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温和的看着姬金阳和姬紫月。

“我们不幸福,我们好想娘亲瞳瞳啊。”闻言,姬紫月可怜兮兮的转头看着红雪说道。

姬金阳虽没说话,但却同样点了点头,眼睛水汪汪的,尤其是,娘亲瞳瞳和父王不在,哥哥好凶好凶,经常打他们屁股,他们都好怕哥哥啊。

红雪一阵无言。

一旁,花青瞳看着两个孩子这样,忍不住伸手抚摸姬紫月毛茸茸的头发,眼神里本能的流露出浓浓的心疼和温柔。

姬紫月撒娇的把脑袋靠上前去,在她手心里一阵乱蹭。

此时,站在半山处的村长民们终于从怔愣中反应了过来,村长和几个村民们目光闪了闪,他们看着那新来的两个孩子身上华贵的衣服,以及他们身后的翅膀,还有那三只见所未见,皮毛水润光滑的兽,这些都透露着一个信息——他们来历不凡!

而且,看他们随意的挥挥手就变出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可真是神奇至极,他们的身上,一定有着传说中的储物容器,也许,那些容器里,还有许多珍贵的东西,村长眼中射出贪婪和炽热的光芒。

“青瞳,红雪,你们这两个孩子,怎么跑到山上来了,老光棍家的房子着火了,害得我们以为你们在里面呢,你们这两个孩子太调皮了,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声你们没住在那里呢?”

状似关心的话响起,村长看着青瞳和红雪招了招手,“青瞳,红雪,老光棍家的房子没了,山上也不能住人,走吧,你们跟我回家里去住,还有这两个小孩子,你们也带他们到我们家里去住吧。”

正在花青瞳怀里撒娇的姬紫月突然抬起来,他拉住花青瞳的小手,说:“娘亲宝宝,你别信他的话,他的话一听就是大恶羊诱惑小白狼的,他是坏人,他说话的调调别有所图啊。”

“你真聪明。”花青瞳赞赏的看着姬紫月。

“喵,这些人这么坏,我们去吃掉他们好不好?”一旁,白白一边舔着爪子,一边双眼亮闪闪的询问。

“太脏了。”花青瞳下意识的说道。

“是啊,太脏了,他们都是凡人,又不是天眷者,吃了也不会滋补。”一旁黄黄高冷的说道。

花青瞳看了黄黄一眼,她伸出小手摸了摸黄黄额头上尖尖的小角,“你说的没错。”

黄黄高兴极了,变成小奶猫一下子扑进了花青瞳怀里,像从前那样在她怀里撒娇打滚。

白白和花花见状,也纷纷变成小奶猫扑进了她怀里,三只小毛团子一下就将她的怀抱占满了。

红雪勾了勾唇,连厄兽都如此喜欢她。

花青瞳的注意力被怀里三只小家伙引去了,姬金阳和姬紫月对视一眼,娘亲宝宝如今果然是小孩子,她很喜欢猫猫啊。

两个悲催的孩子不知道,他们娘亲瞳瞳从前就很喜欢小猫的。

“娘亲宝宝,你今年几岁了?”姬金阳和姬紫月温柔的看着她,姬金阳更是伸出小手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大孩子一样询问她。

花青瞳抬眼看着他们,看着两个小家伙亮晶晶的眼睛,那奶声奶气的六岁两个字,怎么也没好意思说出口,直觉告诉她,她要是真这样说了,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感觉有点窘迫和丢人怎么办?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不自在,她低下头,避开他们亮闪闪的目光,轻咳一声反问:“你们几岁了?”

“我们六岁呀。”姬紫月抢答,眼睛笑眯眯的,像紫色的月牙儿一样。

花青瞳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很柔软,很柔软。

姬金阳也笑眯眯的,他又拿了一块桃花糕,递到了花青瞳嘴边,“娘亲宝宝,再吃一块,哥哥说你最喜欢吃桃花糕了。”

“哥哥?”花青瞳一愣,开始努力思索他们口中的哥哥是谁,但是,过了好半晌,她都没有想起来。

“村长,怎么办?那两个长着翅膀的孩子是怪物吗?还有那三只兽,他们居然会变小,是不是怪物啊?”

村民们开始有些不安起来了,一个村民小心翼翼地在村长耳边低声说。

村民眼神闪烁,过了好半晌他才说:“他们不是怪物,他们来历很不凡,他们,或许能带我们走出红石村呢。”

村民们一愣,走出红石村?他们不禁想到了一个传说,那个传说很古老,仿佛是说,他们红石村的祖先,曾经都是天元大陆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后来是因为大帝嫉妒他们的祖先,所以就把他们的祖先废去修为,封印在这样一个封闭而贫穷的小村子里。

那年年都要吃童男和童女的河神,也是大帝因为嫉妒,留下来故意整治他们的。

村民们的心,在这一刻都活跃起来,这几个孩子都是外来的,或许他们真的能带他们走出这个封印的地方,让他们看到外面的世界,或许,他们能够找到祖先的足迹,重新成为人上人呢!

就在他们打算进一步接近几个孩子的时候,那虚空之中,突然又有一阵异响传来,这一次,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从虚空缝隙中走了出来,但紧接着,虚空又是一阵扭曲,然后,又有两道身影走了出来。

“哇,父王!”

姬金阳和姬紫月高兴的欢呼一声,朝着其中一道黑色衣服的男人跑了过去。

但是,他们却撞在了另一个人身上,一抬头,“哇,你是谁?”他们惊悚的看着阴龙的样子。

阴龙和姬泓夜被困在空间裂缝中六年,这六年,一直都没有见过姬金阳和姬紫月,此刻看见两个小家伙,它顿时乐了,弯腰一边一个将两个孩子抱进了怀里,诡异的人面温柔的看着他们,“你们就是主人的两颗小星星吗?”

“是的呀,你是谁?”

两个孩子眼神好奇的同声问道。

阴龙眼中的笑意又浓了浓,“我是你们娘亲的宠物呀。我的名字叫大阴。”

“你叫大阴呀,你为什么长的这么奇怪?”

“因为我是上古阴龙啊。”

而另一边,姬泓夜和司玄两人都冲向了有些怔忡的花青瞳。

他们蹲在她面前,看着她小小的样子,懵懂的眼神,他们不约而同的想,瞳瞳小时候竟然是这个样子的啊!

真可爱!

姬泓夜情不自禁伸出手,将她抱进了怀中。一旁,司玄刚欲伸出来的双手,默默的缩了回去,他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

花青瞳扬起头,疑惑的看着姬泓夜,她的双手不自觉的环住他的脖子,仰着小脸好奇的看着他,“咦,我在梦里见过你呀,你不是坏人吗?”

姬泓夜:……在你梦里,我是坏人?

“你以前经常欺负我。”花青瞳歪了歪头,又说。

简直戳心了。

姬泓夜欲哭无泪,他抱紧了她,感受着她小小软软的身子,他说:“瞳瞳啊,其实我是好人的呀,我是最爱最爱你的啊。”

花青瞳眼睛亮闪闪的,小脸一本正经,“好吧,看在你长的这么好看的份上,我相信你。”

“……”瞳瞳竟然也会说这样甜言蜜语的话了。

村民们早就吓呆了,他们惊恐的看着这接连又出现的几个人,尤其是那个人面诡异的人,他真是比恶鬼还要恐怖。

但是,村民却是冷眼将那些人瞪住了,接收到村长冰冷的目光,村民们都缓缓的镇定下来,村长的心中此刻兴奋极了,他觉得,机会来了,属于红石村的机会来了。

只要跟着这几个人,他们就能走出红石村,离开这儿,他们再也不用害怕河神,再也不用担心贫穷。

花青瞳窝在了姬泓夜怀里,心中竟是觉得无比安心,她转头,看向山坡下的村民们,清澈的目光又冷了冷。

“几位……”村长缓缓开口了,他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声音有些颤抖,“几位是从哪里来的?这里是红石村,还请几位跟我们到家里坐一坐如何?”

村长看着姬泓夜将花青瞳抱在怀里,心中已经明白,他们应该是青瞳的家人,他们来找她了。

而一旁的红雪,此刻却是跟司玄大眼瞪小眼,战灵神的心中,升起了警惕的感觉,这些人都不是青瞳,他们可不会对他有好心的。

好在,司玄并没有真的对红雪动手。

他们都跟着村长下山去了。

村长的心中激动极了,姬泓夜抱着花青瞳,一路上不断轻声询问她这些年过的如何,俨然将身后姬金阳和姬紫月幽怨的目光视若无物。

六年没见,他们都长这么大了,可是父王竟然满眼都是娘亲瞳瞳,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甩给他们。

父王不理他们,娘亲瞳瞳又变成了小妹妹不认识他们了,他们好命苦嘤嘤嘤,他们将小脸在阴龙身上蹭了蹭,心道,幸亏他们不是一般的小孩子,不然他们的小心灵真的会千创百孔。

“从小都是红雪经常照顾我,昨天我们被河神抓去了,不过河神不敢吃我们,又把我们送回来了。”花青瞳爬在姬泓夜耳边轻声说道。

她的声音很轻很软,姬泓夜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他忍不住偏头在她圆圆的小脸上亲了一下,目光温暖而柔软,“河神为什么要抓你们呢?”

他的问话,许多人都听清了,村长忽地心中一跳,糟了,他怎么忘了这一茬儿,若是青瞳告状,那么他们岂不是要得罪这几个人?看他们的样子,应该非常厉害,若是他们生气了,对他们将十分不利啊。

村长正冷汗泠泠的想要说些什么,就听花青瞳声音软软的道:“是村子里的人把我们送给河神当祭品的啊。”

姬泓夜的气息的一下就冷凝下来。

村长和一些村民们脸色一白,花青瞳继续说:“他们给我和红雪都换上了新衣服,给我们吃好吃的,就是为了当祭品的,他们之前还要放火烧死我们,不过我和红雪因为那个房子太臭了,就住到了后山的村洞里去了。”

村长和村民们的脸色都惨白了下来,“不,不是这样的,这位公子,您听我们说……”

村长冷汗如雨而下,忙上前想要解释,但是,姬泓夜已经神色一凛,一甩广袖,将村长狠狠的扫了出去。

村长口中喷出鲜血,就地滚了出去,狼狈万分的倒在地上好半天爬不起来。

他痛苦的双眉紧蹙,试了好几下,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他的眼中不禁浮现无尽惊恐。

气氛在瞬息间冷凝了下来,村民们都停住了脚步,不敢前行。

而就在这时,天空之中,一条银色的河流,突然不知何时汇聚了过来,它笼罩在了红石村的上空,它涌动着,宛如水流在流淌,然后,它射出许多银色的光束,那些光束照映在红石村的村民身上,之前倒在地上的村长,他的双眼突然变成了银色,两束冰冷的银色光芒从他的眼中射出,瞬息间,他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流露出诡异而强大的气息。

与此同时,所有红石村村民们的眼睛都变成了银色。

“我,想起来了!”

村长轻声呢喃,眼光银光闪烁,是的,他想起来了,他想起了祖先的事情,想起了万年多前的真相。

他仰头,看着天空中那宛如银色河流一般的存在,“上尊在上,我们一定会听从您的命令,杀了……他们。”

村长和村民们都向着天空上的银色河流臣服地跪了下去。

花青瞳冷冷的看着天空上的银色巨河,心中突然蔓延开一股十分厌恶排斥的情绪,察觉到她的不安,姬泓夜抱紧了她,“别怕,瞳瞳,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的。”

声落,无边无际的黑暗突然笼罩了大地,一片极致的黑暗中,村民们的神情恍惚了一瞬,但是,黑天之夜并不能让他们放弃,他们的眼中银光大作,飞快的向着花青瞳和姬泓夜所在的方向涌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打算出手了。

阴龙,司玄,三只小猫,以及姬金阳和姬紫月……

但是,他们都没有一个人的动作快,他是,红雪。

红雪按捺了很久的杀意在此刻终于爆发了出来,他的身影飞快的蹿了出去,在他看来,此时的这些村民们和先前大有不同,此刻的他们身上涌动着一股十分强大神秘的能量,吞噬了他们,他会成长,他会变强。

战灵神本能的杀戮欲望让他成为无比恐怖的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