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 拓拔诺(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石村村民们身上的那种神秘而强大的银色力量,诱惑着红雪去杀戮,此时此刻,他的丹瘾已然有了发作的迹象,不,是已经发作了。

杀戮生灵,取心炼制血丹,成就无敌杀神,这就是战灵神。

别看他只是一个七岁孩童,只要让他再吞噬一回血丹,那么,不论他是何年纪,都将成为恐怖无比的战灵神。

红雪的身影真是太快了,看到他去杀戮那些红石村的村民,司玄和姬泓夜却发现,在天空上那银色河流出现的时候,他们的修为又被压制了,那银色河流,仿佛是专为克制他们而存在。

那银色河流想杀死花青瞳,它的目的很明显,上一次,他利用卡诺之眼对付花青瞳,可是他似乎是无法直接攻击某个人,所以这一次,他将力量加诸在红石村的村民们身上,它想借红石村村民们的手来杀死花青瞳。

阴龙冷哼一声,将两个孩子放在了姬泓夜身边,它则化作原形,直奔那天空上的银色河流而去。

不论是阴龙,还是战灵神,他们都是极为恐怖的杀神,在意识到天空上的银色河流要杀的人是花青瞳时,阴龙就怒了。

它腾空而上,阴冷而恐怖的气息弥漫四方,它的身影,转瞬没入了银色河流之中。

阴龙一冲进银色河流之中,就发现,这银色的河流,是一种它从未见过的力量,这不是天之力。

那银色河流看着是银色的,可一但进入其中,却发现只是透明的一层能量,阴龙在这层能量里攻击了一圈,发现自己的攻击丝毫不能影响到它,它眼中闪过疑惑的神色,最后它的身影飞出银色河流,来到了外面,发现那银色河流依旧在天空中涌动。

姬泓夜等人也看到了这一情景,他们的眼中闪过疑惑之色,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而此时,红雪已经陷入了真正的杀戮状态,那些红石村的村民们在神秘力量的加持下的确很厉害,但是,红雪的身影却在他们之中快速的游走,一颗又一颗的心脏被取走,连同那银色的神秘能量,渐渐被红雪炼化成一颗鲜红而透着神秘银光的血丹。

他的杀戮太快太猛了。

花青瞳的小脸上一片凝重,她看着红雪,这个时候,谁都无法阻止红雪,除非杀死他,不然,只能任由他继续杀戮。

而战灵神陷入杀戮状态之中,是无法还存有理智的,他不会放过任何人,任何生灵。

等杀光红石村的人,或许,他会将花青瞳等人也杀死。

那天空上的银色能量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就静静的飘在空中,等待战灵神帮它杀了花青瞳。

花青瞳他们也想到了这一点,姬泓夜和司玄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们被那神秘的银色河流压制着,根本无法动用修为,可是这样一来,花青瞳和孩子们的安全怎么办?

情况在一瞬间都陷入了紧张之中,阴龙很厉害,它和红雪若是交战,必定是两败俱伤,胜负难定,但那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血气滔滔,红石村转瞬间血流成河,战灵神的手中,赫然多了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血丹,他一张嘴,将那血丹吞了。

至此,谁也阻止不了战灵神晋升的步伐。

吞噬了血丹,瞬息之色,他的气息更强了。

他那血红的双眼之中,隐隐射出银色的冷光。

阴龙尖鸣一声,挡在了花青瞳等人前面。

哪知,陷入疯狂中的战灵神,却只是双眼血红的朝着这边深深看了一眼,就忽地掉转身形,划破虚空,飞快的离开了。

“红雪!”花青瞳见他走了,不由发出担忧的呼喊声。

可是,红雪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虚空之中。

红雪走了,红石村的人也死了,剩下的老弱妇孺,他们自然不屑去对付。

那天空上的银色河流散发出阴郁的气息,它杀意弥漫,怒意沸腾,战灵神,居然没有杀死花青瞳,它真是失望极了。

它无法亲自动手杀了花青瞳,他蔓延在天空中不愿离开,战灵神的离开让它十分不满,它还在滞留,似乎是想要想到杀死花青瞳的办法。

就在这时,两个孩子结伴朝着这边跑来,看到这里修罗场一般的恐怖场景,那两个孩子都吓呆了。

虎丫吓的尖叫一声,当场晕了过去。而壮子,却是呆呆的,脸色煞白。

那天空上的银色河流,似乎终于找到了某处突破口,他将比之前浓郁无数倍的银色光束投在壮子身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壮子的身上便银光大作,他抬起头,眼中射出银光,唇角掀起诡谲的笑容,身形宛如闪电一般朝着花青瞳所在的方向扑杀而来。

阴龙尖鸣一声,迎上了诡异的壮子,两个人的身影在空中飞快的交手一招,竟是不分胜负。

就在两人缠斗之际,远处的虚空上,突然隐隐约约的走来了一人,姬泓夜和司玄都察觉到了,他们都警惕的看着那人,那人不知敌友,走的近了,他们才发现,那是一个老者。

若是花青瞳还有记忆,她一定会认出来,这个老者,就是她在桃源村放出来的那个神秘老者。

当时,这个老者和神童被封印在桃源村的地底,一人各占一半,老者被他们放了出来,可是那神童依旧被封印在下面。

只是,花青瞳现在根本就没有记忆,她在梦中也许见过这个老者,但是此时此刻,她却只是迷惑的看着老者,觉得他眼熟,但却想不起他是谁。

而姬泓夜和司玄,在看清老者面容的一刹那,却是都脸色剧变,是他,他竟然还活着!

老者似也看到了姬泓夜和司玄震惊的神色,他看着他们微微一笑,笑容有些神秘,他又看了花青瞳一眼,这一看,他就是一愣,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哎,你这丫头,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果然是帝王之命,多灾多难啊!”

老者似乎是没有恶意,反而是饶有兴趣的调侃了花青瞳一句。

姬泓夜低头看向怀中的花青瞳,他眼神复杂,难道瞳瞳见过这个老者了吗?

然后,他们就见老者突然转身,他蓦地朝着天空挥出一掌,看似平常的一掌,却令那天空上的银色河流在瞬间溃散而去,隐约间,那银色河流流露出浓浓的不甘。

随着银色河流被震散,那被银色能量驱使的壮子,口中顿时发出愤怒不甘的咆哮,他怒吼一声,竟是不理阴龙了,朝着的老者扑杀而去。

老者眼中冷光一闪,他冷哼了一声,在壮子朝他扑杀而去之时,他就猛地一挥衣袖,将壮子震飞了。

壮子体内的银色能量被震飞,可同时的,壮子的身体也崩溃了。

他只是一个凡人孩童,在银色能量的入侵之后,那具凡人之躯,根本就承受不住,现在,壮子死了。

神秘老者没有一丝动容的神色,他看了姬泓夜和司玄一眼,又看了花青瞳一眼,然后转身,踏上虚空,信步而去。

之前他的到来,就仿佛只是路过。

看着他的背影离去,姬泓夜和司玄对视一眼,二人的眼中均都闪过复杂的神色,他们的确没有想到,那个人,他竟然还活着,而且还活在中央大陆不曾离开。

“天元大陆要变天了!”片刻的沉默,姬泓夜叹息了一声,低头温柔抚摸花青瞳圆圆的脸蛋,他的眸子里流露出无尽的温柔,“瞳瞳,你一定会成为大帝的。”

花青瞳歪了歪头,看着他没有说话,她没有问大帝是什么,因为在她的意识中,自己似乎就该是大帝。

红石村他们自然是不会呆了,一行人很快就踏入虚空,离开了红石村。

他们离开之后,滔滔通天河的河心处,河神缓缓的出现,他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语目光里饱含期待,“大帝,天元大陆的未来。”

姬泓夜他们一行人从虚空中走出时,已经到了一处极其热闹的城池,他们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里居然是大金国皇孙拓拔诺的封地,银霜城。

整个南大陆都由大金国统辖,这银霜城地处大金国东南部,物产丰富,地狱辽阔,将这里做为封地赐给皇孙磨砺,足以可见大金国国主对这个皇孙的看重。

而且,这位皇孙也的确有些本事,不负国主对他的厚望,端看银霜城百姓们脸上的笑容和身上的穿戴,就足以说明那位皇孙的能力。

“百姓生活富足,城池秩序分明,这大金国的皇孙果然很有一套,大金国一统南大陆多年,这南大陆早就是大金国皇室的一言堂,听说南大陆的百姓们,十分爱戴他们的国主,对拓拔皇室十分拥护。”

司玄淡淡说道,但话中又似乎别有深意。

姬泓夜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看了怀中的花青瞳一眼。

然后他淡淡说:“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瞳瞳成帝的道路,天元大陆将乱,南大陆和大金国又岂能置身事外?”

“恐怕南大陆已经有了独立的心事。不知你发现了没有,南大陆和其他大陆都不同,南大陆的大金皇朝,正处于鼎盛时期,拓拔皇室不会在这样的时期投效他人,比竟,大帝的时代已经成为了过去。”

“盛世又如何?很快战乱就会来了,没有人能够阻挡这样的形势发展,除非拓拔皇朝将南大陆和其他大陆完全隔绝封闭,否则他们根本就逃不了。”

“如果他们真的把南大陆隔绝呢?甚至是他们将南大陆彻底的藏起来,让任可人都找不到呢?”

花青瞳窝在姬泓夜怀里,安静的听着他们说话,闻言,她突然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安。

南大陆怎么能把自己藏起来呢?他是属于天元大陆的啊!

她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认知,只是,她沉默的听着,心中却有了在南大陆多逗留一段时间的心事。

他们几人找了一个酒馆,要了一个安静的包厢,点了菜,不多时,丰盛精致的菜肴便被送了进来,转眼间,就摆满了一桌子。

姬泓夜微微一挑眉,看着小二道:“我们可没点这么多菜!”

小二笑道:“几位客官,这桌菜是皇孙点了请几位的,几们不要客气了,皇孙说了,几位远到而来,身份尊贵,他理应好生招待。”

“哦?”姬泓夜诧异的一挑眉,“原来竟是皇孙请我们的,不知皇孙现在何处,我们也好亲自道谢?”

小二笑着道:“皇孙实力微薄,不敢打扰几位,刚才便离开了,皇孙说已经给几位准备好下榻的地方,几位若是不着急离开,可以多留几日,他择日会上门拜访。”

姬泓夜淡淡一笑,“我们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小二微微一躬身,这便退了出去。

他年似谦卑,但实际上话语自带一股傲气,那是一种对皇孙的崇敬和骄傲。

单从一个小二的态度,就足以窥见南大陆百姓对皇孙的拥戴。

如果南大陆真有独立出去的心事,恐怕很麻烦啊。

接下来几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安静的吃完饭,便由小二领着他们在那位皇孙准备好的驿馆住下了。

一路上,姬泓夜抱着花青瞳,花青瞳抱着三只小猫,而姬金阳和姬紫月只能迈着小短腿跟在身后。

两个小家伙幽怨的目光一直都定格在姬泓夜身上,父王你为什么只抱着娘亲瞳瞳,而不理我们呢?

姬泓夜还是一个眼神都没飘给他们。

好吧,虽然娘亲瞳瞳变成小妹妹了,但是,父王你也太偏心了啊。

花青瞳窝在姬泓夜怀中,看着两个小家伙走的辛苦,不禁开始抗议起来,“你快放下我吧,我自己能走,你抱抱他们好不好?”

姬泓夜淡淡的瞟了两个孩子一眼,回头温柔的安抚花青瞳,“他们有本事离家出走,还有本事在空间裂缝里飘泊,更有本事找到你,他们厉害着呢,我们不要担心他们。”

“原来他们这么厉害呀!”花青瞳赞了一声,但是心里却觉得怪怪的,于是他问姬泓夜:“离家出走好像是不对的吧?他们这么小就在空间裂缝里飘泊,好像……也不对的吧?”

看着她认真的目光,姬泓夜目光越发柔软,在她认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是啊,他们这么小就敢离家出走,可见是皮痒的很,所以啊,瞳瞳,我们不理他们。”

花青瞳又看了两个小家伙一眼,点了点头,把脸埋近了姬泓夜怀里,不看两个小家伙了。

姬金阳和姬紫月:父王和娘亲瞳瞳真的好扎心,他们好难过……

他们很快到了驿馆之中,被安排在了十分舒适优雅的客房之中。

等没了外人,司玄便开口了,“打从我们一出现在银霜城,我们的一举一动就被人看在眼中,先是吃饭,后是居住,这可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威慑啊。”

虽然那位皇孙看以将他们招待的很周道,但是,他们完全感觉不到一丝友善。

“听说,那位皇孙今年只有十三岁。”十三岁,还是个孩子呢。

“真了不起啊。”司玄赞道。

此刻的皇孙府,一位身穿月白绣祥云缠花枝银纹长衫的少年正坐在首位上,他的旁边,则是坐着一名老者。

此刻,少年和老者都看着下方来人的禀报。

“回皇孙殿下,他们都在驿馆住下了,没有异常举动。”禀报的人说道。

少年浑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继续盯着吧。”

那人禀报的人应了一声,恭敬的退了下去。

等殿内没有了旁人,少年起身,走到老者身边行了一礼,然后挨着老者坐了下来,全无之前的高高在上,反而显出一丝亲昵。

老者慈祥的看了少年一眼,叹道,“你都这么大了,虽然此处没有外人,不过,你还是多多注意的好。”

少年一怔,点头应是,又起身走回先前的位置坐好。

“莫老,您打算怎么处置他们?”少年,也就是大金国的皇孙拓拔诺,他认真的询问老者,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杀意来,那丝杀意,自然不是针对老者。

老者目光微微一凝,“既然来了我们的地界,自然不能让他们完好的走出去,别人尚不说,那花青瞳的命,一定要留下来,我已经确定了,那花青瞳,就是帝命,她迟早会成为第二个君临,留着她,后患无穷。”

少年白皙俊秀的容颜上流露出一丝赞同之色,他微微点了点头,“好,莫老您请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第二天,皇孙拓拔诺亲自前往驿馆,拜见贵客。

看着门口走进来的少年,姬泓夜等人都不禁目露惊艳之色,这位皇孙,可真是钟灵毓秀,一表人才!

虽然只有十三岁,还是少年模样,但他一举一动之间,已经风姿绰绰,不论能力修为,单是外表气度,就足以显现他的不俗。

少年一进门,便拱手作揖,“晚辈拓拔诺,拜见黑天魔君,黑天魔后。”

姬泓夜露出笑容,“皇孙不必多礼,皇孙真是少年俊秀啊。”

皇孙微微一笑,也不谦让,举步走了进去。

客座上,司玄和阴龙以及两个孩子都窝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只有姬泓夜抱着花青瞳,花青瞳抱着三只小猫,坐在正位之上。

少年看到花青瞳的时候,不禁吃了一惊。

来之前他就听莫老说花青瞳中了封印,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花青瞳静静的望着少年,淡漠的小脸上隐隐流露出审视之色,这个少年,不简单,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却极其舒服,谦和,有礼,没有攻击力,就他的气质而言,和他的行为有着极大的不同。

三只小猫整齐爬成一排,也抬起小脸看着少年,眼神和普通的小猫没有区别。

拓拔诺就是微微一笑,“早就听说黑天魔后身边有三只厄兽,想来就是这三位了?”

花青瞳对于他的话半知不解的,她现在并没有以往的记忆,所以她并不答话。

姬泓夜便道:“皇孙见识广博,他们的确就是厄兽。”

十三岁的少年谦逊一笑,“黑天魔君夸奖了,是黑天魔后声名远播,诺略有耳闻罢了。”

顿了顿,少年又道:“诺这儿也有一兽,不知黑天魔君和魔后觉得如何?”说着,少年手掌一翻,一只雪白可爱的红眼兔子出现在他修长的手掌之中。

众人一愣,兔子?

姬泓夜却是忽地微微眯起了双眼,盯着那兔子,“此乃犼。”

远古时代,有兽名犼,形如兔,两耳尖长,体型虽小,亦能搏龙,胜后以其食之。这兔子,可是能吃龙的。

拓拔诺微微一笑,“没错,就是犼。它叫玉符,是我幼年时所遇,不过,玉符身有重伤,多年不愈,我心中十分不忍,想到黑天魔后身怀大帝药之传承,便想将它交给魔后,不知黑天魔后可否愿意帮帮玉符?”

姬泓夜眯眼观察那兔子,那兔子精致可爱,但是隐约的是,可见它灵魂萎靡,果然是身有重伤。

姬泓夜低头看向怀中的花青瞳。

花青瞳还未说话,阴龙突然上前,“主人,犼是十分难得的神兽,死了难免可惜。”

拓拔诺看了阴龙一眼,心中叹息,花青瞳果然不愧是帝命,这头阴龙,竟然已经成年了。心中虽然如此想着,但他的面上却没有丝毫异样。

花青瞳看了看阴龙,然后点头。虽然她现在不认识阴龙了,但是,她还是本能的信任它。

见状,拓拔诺面上顿时露出少年人才有的喜色,那喜色一闪而过,但却令得众人都看在眼中,想来,他是真心为这只犼高兴。

拓拔诺又留了片刻,这才依依不舍的将玉符留下,自己离开了。

拓拔诺一走,气氛顿时就凝重了起来。

玉符被阴龙抱在怀中,此时,这只犼的目光却是一直望着花青瞳,血红的眼睛十分温和。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拓拔诺有些古怪?”司玄淡淡开口,目光落在那只犼的身上。

“的确是有些不同,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同,细想之下,不论是请我们吃饭,还是主动给我们安排驿馆,以及留下神兽,都是很奇怪的做法,但似乎又十分正常,倒也不觉得如何突兀。仿佛他就是这样的行事风格一般。”姬泓夜道。

花青瞳此时却是放下三只小猫,朝着那只犼走去。

三只小猫顿时炸毛,“瞳瞳,别靠近它。”

花青瞳转身,歪头看了三只小猫一眼,眼神十分疑惑,为什么不能靠近它呢?

阴龙这时也道:“是啊,主人,你别靠近这只犼,那个拓拔皇孙行为古怪,主人你现在是个小孩子,不能靠近这么危险的东西的。”

花青瞳看了看阴龙,见它神情十分认真,便没有说话,转乖巧的又朝着姬泓夜走去了,对于她如此信任自己,习惯自己的怀抱,姬泓夜很是开心,当即张开怀抱,等着她走进来。

姬金阳和姬紫月见了,立即飞奔上前,一左一右将花青瞳给抱住了。

“娘亲瞳瞳,跟我们玩吧。”两个小家伙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撒娇。

花青瞳觉得他们好可爱,抬起小手摸摸他们一个的小脑袋,“好啊,我跟你们玩。”

说着,她便跟着两个孩子一起走到一边去了。

姬泓夜张开的怀抱落空,阴沉着脸,转头恼怒的盯着姬金阳和姬紫月,两个没眼色的小东西,没看他很享受抱小时候的瞳瞳吗?他们居然半路截胡,太没有父子爱了。

此刻,两个孩子正将自己所有的好东西和玩具都拿出来讨花青瞳欢心,三个人都玩的很起劲儿,丝毫没有注意到姬泓夜愤怒的目光。

司玄抬头,幸灾乐祸的看了姬泓夜一眼,自己则走到花青瞳的身边,蹲下身来看着他们摆弄玩具。

花青瞳虽然变成了小孩子,但她毕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对那些玩具自然不会有兴趣,她只是配合两个孩子玩,见身边多了一个人,她歪头看去,就对上一张乌黑的面具。

黑色的面具,白色的头发,这个人可真奇怪啊。

她伸出小手摸了摸那张面具,摸起来很温润,很光滑。

司玄的目光瞬间温和柔软起来,他静静的看着她,任由她的小手在面具上游移。

“你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啊?”她好奇的问。

“娘亲瞳瞳,这个叔叔长的很丑,你就不要问他了,他会难过的,还会偷偷哭的。”姬金阳认真的说道。

姬紫月在一旁用力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长的丑没关系的,你别难过了,你这么大了还哭,会让人笑话的。”花青瞳淡淡的安慰了一句,便不再理会司玄了。

司玄:……讨厌的熊孩子啊!

到了晚上,姬泓夜抱着花青瞳,花青瞳抱着姬金阳和姬紫月,姬紫月怀里爬了三只小猫,花青瞳和几个孩子都睡着了,可是姬泓夜却一直睁的眼睛,他的目光温柔如水,金色的眼皮之中流淌着数不尽的柔情和幸福。

瞳瞳的身上的封印不能冒然解开,更甚至,他觉得瞳瞳现在这样就挺好,没有一切烦恼,滋养心境,对她将来也有一定的好处,等时机到了,她会自己解开封印的。

唯一的不好就是,她太小了,他什么也不能做。

突然,姬泓夜的眸光凛厉起来,他淡淡的看向窗户处,窗棱上,赫然蹲着一只白毛兔子。

是那只犼。

此刻,这只犼的目光全然不是白日里那样温顺无害,此时此刻,它的双眼冷漠的与他对视,在经的周身,渐渐荡漾起青黑色的雾气,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题外话------

二更在中午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