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前往皇城(二更)错字已修/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419前往皇城(二更)

那阴冷的气息,无比的噬人,宛如沉睡万古的古尸苏醒,令人莫明生畏。

“拓拔诺果然与众不同,他留下你,要做什么?”姬泓夜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在不惊动花青瞳和孩子们的情况下,他的身形鬼魅般飘到了窗口,凛冽的掌风朝着那只犼袭去。

那只犼突然后蹄一蹬,宛如一支离弦的箭矢一般,朝着床上冲去。

姬泓夜又怎么会让它得逞,他飞快的闪身追击,宛如黑幕一般的屏障将它的去路封死,五指幻化出尖锐的指甲,朝着犼的脖子划去,犯一翻身,前蹄狠狠的朝着姬泓夜的手腕踢去。

犼力大无穷,虽然它只是小小的一只兔子模样,但若真的让它踢中了,他这只手腕恐怕都得废掉。

就连神龙都敢与挑战,它又怎么会惧怕魔君。

一人一犼在屋中大战开来,彼此谁也不让着谁,而就在此时,一道黑影飞快的从窗户外飞射而入,姬泓夜看到,那个黑影是阴龙。

阴龙此刻变成了幼虫大小,它猛地朝着犼的身体里钻去,犼的皮毛被阴龙刺穿,阴龙的身体,钻进了犼的身体里。

“吼!”

犼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痛苦至极。

犼在原地打起滚来,血红的双眼在这一刻越发红的艳丽。

姬泓夜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犼,渐渐的,犼的挣扎停止了,阴龙从犼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光芒一闪,它变成了人形看着姬泓夜。

“主人的男宠,这只犼果然有问题,它的灵魂破乱不堪,快要消散了,而且,它似乎接受了某种命令,它随时会执行那个命令,你要保护好主人,不要让这只犼接近主人,我觉得,它接到的命令就是伤害主人。”

阴龙十分高冷的对姬泓夜说。

姬泓夜眼眸一凝,眼中蕴酿起了杀意,但他又想到什么一般,并没有出手,只是道:“那你看好这只犼,不要让它乱跑。”

阴龙略一点头,弯腰拎起犼离开了。

“拓拔诺……”姬泓夜轻声呢喃着这个名字,那个少年,到底为何要伤害瞳瞳,难道,大金国真的打算独立,他们甚至想要杀死未来大帝一绝后患?

他想,他应该去往大金国的皇城,亲自探一探大金国主的态度了。

而且,他突然想到,拓拔一族,似乎与西门家还有些关系,西门无瑕的母亲,似乎就是拓拔一族的人。

姬泓夜转身,朝着床上走去,一上床,他就看到花青瞳不知几时醒来了,此刻,她正眼神清明的看着他。

他早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吵醒你了?睡吧,没事了。”

说罢,他将她抱进了怀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帮她入睡。花青瞳眨了眨眼睛,安静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睡了过去,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在他怀中入眠。

等她睡着,他又亲了亲她圆圆的小脸,这才满足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姬泓夜他们刚一起床,就听到了皇孙前来拜见的消息。

姬泓夜目光一闪,他倒要看看,这位皇孙要怎么解释犼的行为。

拓拔诺神色如常,笑着与众人打了招呼,然后吩咐人送来早饭,他歉意道:“诺一早前来打扰,还望黑天魔君和魔后不要怪罪,只是,诺担心玉符给你们添了麻烦,这才过来看看。”

“那只犼昨天半夜的确是发了疯,想要攻击我们,不过还好,被阴龙制住了。”姬泓夜微微一笑,“皇孙要是不放心犼,不如就把它带回去吧。”

本以为拓拔诺会拒绝,没想到他今日竟是一口答应,“也好,现在黑天魔后这个样子,估计是无法使用药之传承给玉符医治,万一玉符再发狂,伤到了魔后诺可就是罪人了,今天诺就把玉符带回去吧。”

姬泓夜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阴龙却是道:“这只犼昨日发了狂,为了镇压它,我用了一些手段,你可不要心疼。”

说着,阴龙拎着犼的双耳,就将它半死不活的扔回给了拓拔诺。

拓拔诺接住犼,脸色微微一变,他发现,他留在犼灵魂中的精神烙印,竟然被破坏了,此刻,玉符的气息十分的虚弱。

他抱住了玉符,脸上流露出愧疚的神色,“是诺思虑不周,给诸位添麻烦了,我心里真过意不去。”

“哪里。”姬泓夜淡淡道,“我们这不是都没事吗?”

拓拔诺心中生怒,他在心中咆哮:你们是都没事,可有事的是我的犼啊,它的灵魂,比之前虚弱了,你们到底对它做了什么?

而面上,他依旧歉意的笑着,“黑天魔君,诺本来打算是要请你们到皇孙府做客的,可是,皇祖父生辰在即,诺恐怕要尽早动身前往皇城,怠慢之处,还望黑天魔君不要怪罪。”

姬泓夜目光一闪,他刚生出了前往皇城一探大金国主的心事,这个少年就提出了他要前往皇城,是巧合吗?

看起来是,因为他说大金国主的生辰要到了。

也许是巧合吧,可就算是巧合,他这样刻意提起,还是令人深思啊。

“原来大金国主的生辰要到了,赶早不如赶巧,皇孙,不知我们前去给国主贺寿,可显唐突?”姬泓夜问。

拓拔诺的眼中顿时流露出惊喜的光芒,“怎么会唐突?黑天魔君和黑天魔君亲自去给皇祖父贺寿,他老人家一定高兴还来不及呢。”

姬泓夜也微微露出笑容,“那就好,不知皇孙何时启程,我们与皇孙一道同行如何?”

“那好,诺求之不得,诺今天就要启程,不知黑天魔君意下如何?”

姬泓夜道:“我们何时启程都一样。”

午时,姬泓夜一行和拓拔诺一起出发前往大金国皇城。

大金国皇城,古老的传送阵突然亮起了耀眼的光芒,这个传送阵,是专供其他大陆的人通行所用,待光芒暗去,三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皇城之外。

他们看了一眼高大巍峨的皇城城门,举步朝着城内走去。

“爹,娘,这里就是曾外祖父的家吗?”八九岁的小姑娘兴奋的四处观看,蹦蹦跳跳的,胖乎乎的小脸格外可爱。

西门无瑕点了点头,“是了,这里就是大金国的皇城。”

这一家三口,正是塗兮羽,西门无瑕,以及塗一竺一家三口。

六年时间已过,当年小小的胖丫头塗一竺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九岁的小姑娘了,她的个子和同龄的小姑娘差不多高,可是,明显的,她要比一般的小姑娘胖上一圈。

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古灵精怪的。

西门无瑕有些紧张,从小她就和娘亲分离,眼下,眼看就要与娘亲见面了,她的心中却是忐忑无比。

他们刚入城,便见一支军队等候在城门口不远处,看到他们三人,一个身影飞快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无瑕!”

那人喊了一声,是西门无双。

西门无双早在七八年前就来了南大陆,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只黑白相交的大花猫。

看到那只大花猫,西门无瑕不禁就是一愣,“这,西门黑?西门黑怎么变成这样了?”

西门黑热情的扑到了西门无瑕的身上,愤愤地道,“还不是瞳瞳那个小丫头,她以前给我吃了上古天兽雪灵虎的内丹,说是能让我变成白猫,结果,等我醒来后,就变成这样了。”

“这样也挺好呀,这皮毛可真光溜。”西门无瑕嘿嘿笑了,她抬起头,激动的看着西门无双,“哥。”

西门无瑕笑着点头,又看向一旁塗兮羽和塗一竺,他和塗兮羽也不算陌生,在看到塗一竺的时候,西门无双眼睛一亮,“这就是竺儿吧?”

“是的呀,我就是竺儿,舅舅,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说着,塗一竺摊开掌心,一颗糖静静的躺在她胖乎乎的掌心里。

西门无双愣了一下,而后哑然失笑,他接过那块糖,“谢谢竺儿,舅舅也给你准备了见面礼。”

说着,他将一个礼盒放在了她的手中,笑着摸摸她的头,带着他们一家朝军队的所在走去。

上了马车,马车在军队的护送下,便前往皇宫而去。

“哥,外公真的同意爹和娘在一起了吗?”西门无瑕有些不安的问,到现在为止,她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当年,西门清霜和拓拔水茵相爱,结为了夫妻,生下了西门无双和西门无瑕,只是,大金国主看不上当时的西门清霜,便做了一手棒打鸳鸯的好戏。

如今,西门无双和西门无瑕均已长大成人,西门清霜又天资卓绝,西门无双同样是个天才人物,又见拓拔水茵坚持,大金国主这才同意了他们在一起。

“无瑕,爹和娘都很好,你不要担心,娘那些年虽然不和我们在一起,但是她一直都记挂着我们和爹,外公虽然为人严苛,但也不是不好相处的。”

西门无瑕门言点了点头,便不在多说。

一路忐忑,等到了皇宫,穿过重重守护,西门无瑕一家终于见到了西门清霜。

西门清霜的身边,站着一个一身华丽宫装的美丽女子,女子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模样,但风姿无双,与西门无瑕有着七分相似。

母女二人顿时四目相对,而此刻,坐在龙座上的大金国主,一双锐利的眸子,也不禁落在西门无瑕一家三口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