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也不行礼,而是温和微笑着大步而入,走到了大金国主的身边,伸手扶住了他。

“皇祖父,您快坐。”拓拔诺微笑着扶着大金国主坐下,大金国主欣慰的看着他,“半年不见,诺儿又长高了些。”

拓拔诺笑的眼睛一弯,终于露出了一丝孩子气,“真的吗?长高就好,长高就好。”

见他这样,大金国主终于哈哈大笑,“你这孩子,只要你好好修炼,好好吃饭,自然就能长高了,有什么好激动的。”

拓拔诺笑的点头,连连称是。

祖孙俩个又叙了一会儿闲话,拓拔诺突然神色一正,道:“皇祖父,孙儿这次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同行的,还有几位贵客。”

“贵客?”大金国主一怔,能让拓拔诺称之为贵客的,会是什么人呢?

察觉到大金国主的疑惑,拓拔诺也不卖关子,而是直接道:“皇祖父,是黑天魔君,和黑天魔后,还有他们的朋友。”

大金国主顿时就是一愣,“黑天魔君,黑天魔后……花青瞳?”

“是的,皇祖父,就是花青瞳,大帝返祖血脉!那花青瞳的确就是未来大帝,孙儿已经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守护金龙之气。”

拓拔诺说道。

“未来大帝啊……”大金国主叹了一声,然后眸中奇光一闪,“的确是贵客啊,诺儿,你是怎么遇到他们的,他们,怎会出现在南大陆?”

拓拔摇了摇头,道:“孙儿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出现在南大陆的,只是他们一出现,孙儿就感觉到了虚空的气息,他们应该是从虚空中意外进入了银霜城。孙儿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就第一时间接近他们了。”

“既然如此,那今日就摆宴,宴请几位贵客吧。”大金国主如此吩咐了下去。

“再过几天就是皇祖父的生辰了,那黑天魔君说正好遇上了,就一起同来为皇祖父贺寿。”

拓拔诺道。

大金国主面色变了变,“过几日的确是皇祖父的生辰,可同样也是我族上古秘境开启的日子。”

拓拔诺一愣,脸色也有些变了,“皇祖父,难道他们别有所图?”

他们拓拔一族的上古传承,那是关系到久远之前的祖先传承,那个传承,名为古,在远古时代,古族是十分了不得的存在。

“姬泓夜他们突然赶在这个时候出现,难道想要图谋古族传承?”拓拔诺不禁道。

大金国主微微摇头,“古的传承,只有古的后人才能得到。外人就是图谋,也是没用的。算了,不管黑天魔君和花青瞳突然出现在此有何目的,我们都不能失礼于人,以免留下话柄。”

驿馆中,拓拔诺再次到来,这一次,他是来请花青瞳他们进宫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皇宫而去。

同时间,公主府中,也接到了进宫赴宴的贴子。

“娘亲,是什么宴会?”西门无瑕看着拓拔水茵手中的贴子,随口问了一句,其实这两日她也看出来了,娘亲和外公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差,虽然她对外公没有感情,可是娘亲毕竟不同,那是娘亲的父亲,可是对于娘亲,外公似乎过于严苛冷漠了一些。

这两日对他们不闻不问,就是最好的证明。

拓拔水茵摇了摇头,“不知,贴子上没说。”

另一边,西门清霜在和塗兮羽说话,这两个人,一个淡泊如菊,清冷如霜,一个则是淡雅出尘,干净如雪。

两人坐在一起,竟是有着说不完话,二人手边各放了一杯清茶,竟是聊的不亦乐乎。

西门无瑕一直和拓拔水茵粘乎在一起。

西门无双则是被塗一竺祸害了两天。

到了午时,一家人一同前往皇宫去了。

进了宫,因为还没开宴,他们先是直接到了拓拔水茵在宫中的住处,塗一竺觉的无趣,便一个人走了出去。

御花园里的花开的正艳,塗一竺在其中穿梭,绕了半天,她无趣的撇撇嘴,除了花呀草呀,什么好玩的都没有,转了个身,她往回走了。

“站住!”

哪知,她刚要走,身后便传来一声大喝。

塗一竺疑惑的转过身,就看到一伙半大少年们成群结队的也正朝着这边走来,她不禁就是一愣,然后,她无聊的眼睛里,顿时熠熠生辉。

好玩的来了!

那伙半大少年们,正是皇曾孙一辈的孩子们。之前大喊出声的那个,正是长的虎头虎脑的拓拔祥。

“你是在叫我站住吗?”塗一竺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眯眯的问。

“没错,胖丫头,就是在叫你!”拓拔祥一挺胸,大步走了出来,其他人也都戏谑的看着塗一竺。

塗一竺笑眯眯的站在原地不动弹了,只是看着拓拔祥朝自己走来。

拓拔祥得意一笑,大步走到了塗一竺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撇嘴不屑道:“看着也没什么嘛!说,你是怎么把皇曾祖父的御案弄坏的?你这小丫头从小在外面长大,果然不懂礼貌,你怎么见了我们几个也不行礼?”

“你们是谁呀?”塗一竺眨眨眼睛,无害的问。

“我们几个当然是你哥哥了。”拓拔祥一挺小胸膛,虎气十足的说道。

“对呀,小丫头,我们都是你的哥哥呀,你只要讨好了我们,以后你在这皇城才混得开,不然,嘿嘿,小丫头,我们保证,你一定没好果子吃!”

“你们说的没好果子,是指那个吗?”

塗一竺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旁边一棵大树上。

众人抬头一看,那大树上长了五颜六色的果子。

当然,那些果子好看不好吃,只是为了妆点御花园所用,根本就不能入口。

就在几个少年朝那大树看去的时候,塗一竺已经一拳击在了那大树上,大树应声而倒,五颜六色的果子哗啦啦直往下掉。

塗一竺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敢威胁她,哼,这世上敢威胁她的人除了她娘,其他人的下场都很惨。

当即,她一手一个,当下就把两个果子塞进了拓拔祥和另一个少年的嘴里。

那伙少年正处于大树被砸倒的震撼之中,此刻乍然一见拓拔祥和拓拔吉被塞了果子,他们顿时恼羞成怒,纷纷朝着塗一竺逼近。

拓拔祥一口吐出口中的果子,那果子极其苦涩的滋味让她整张脸都扭曲了,他更是怒不可遏,心中越发决定今天一定要给这个臭丫头一个教训,于是,他招呼一声:“兄弟们,我们一起上,好好教教这个丫头什么叫礼貌。”

一伙少年们毫不犹豫的都扑围了去,他们的确是对这个嚣张的丫头看不顺眼。

塗一竺眼中闪过不屑的神色,见一伙人都朝着自己围了过来,她的身上,突然腾起一阵黄色的光晕,那黄色的光晕,在一伙少年扑上来的时候,就猛地大涨,然后将少年们都震飞出去。

塗一竺动了。

她飞快的扑上前,将拓拔祥骑在身下,胖乎乎的拳头毫不犹豫的招呼了下去,等拓拔祥鼻青脸肿,变成了猪头后,她还不解气,骂骂咧咧的撕扯拓拔祥的衣服,边扯边道:“叫你们一伙欺负我,以多欺少,以大欺小,你们真的都是男人吗?”

没两下,拓拔祥身上的衣服就被撕成了碎布条。

然后,拓拔祥就被提着双脚,用布条绑了倒挂在了一棵大树上,赤条条的,一丝不挂,拓拔祥羞愤欲死,其他少年一见这等情形,顿时大怒,再次朝着塗一竺扑来。

塗一竺微微一笑,站在原地等着他们上前,上一个,她抓一个,抓一个,就摁倒扒一个,然后再倒掉在大树上。

一个又一个,不多时,就有四个少年被扒光倒掉在了树上。

还有四个少年,他们有点傻眼了。

逃跑。

一个少年机灵的向着御花园外跑去。

塗一竺不高兴的噘嘴冷哼一声,飞快上前将那少年打晕抓了回来,然后随意丢在了地上。

其他几个少年,突然觉得毛骨悚然。

看看被扒光了头朝下脚朝上倒掉着的兄弟们,又看看被打晕了的那个,他们真的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羞辱。

他们,一个也逃不了。

不多时,塗一竺已经蹦蹦跳跳的回到了拓拔水茵的住处,然后,她就若无其事的跟着她娘亲和外婆朝着举行宴会的正殿而去了。

到了此时,他们已经知道,这次宴会,是为了几位贵客而办,至于贵客的身份,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姬泓夜他们是在宴会开席时到的。

黑天魔君的身份实在不同寻常,饶是大金国主,也早早就带着一众皇子皇孙们等在大殿外。

他疑惑的看了看身后,今天那伙小曾孙们怎么一个也没到?

疑惑归疑惑,但他此时已经看到拓拔诺带着一行人朝着这边走来了。

大金国主的脸色顿时露出了客套的笑容,他上前一步,对着那一身黑衣,金色眼眸的男子抱拳笑道:“这位想必就是黑天魔君了,黑天魔君大驾光临,朕真是荣幸之至。”

姬泓夜依旧抱着花青瞳,他微微一笑,“大金国主不必多礼,此次我们正好路过南大陆,恰好听皇孙说陛下生辰在即,这便来凑个热闹,区区薄礼,还望大金国主不要客气。”

说着,姬泓夜将一个巴掌大的白玉盒送了过去。

大金国主也不推辞,接过了白玉盒,随手就收进了自己的储物容器里,“多谢黑天魔君厚礼,黑天魔君,请!”

一行人往大殿内行去,司玄,阴龙,姬金阳和姬紫月两个小家伙,都安静的走在后面。

姬金阳和姬紫月手拉着手,十分乖巧的样子。

大殿内没有旁人,只有拓拔皇室一家。

待入了座,大金国家这才看向姬泓夜怀中的花青瞳,“敢问黑天魔君,这位……应该就是魔后了吧?”

此时的花青瞳还是个小孩子的模样,姬泓夜给她换了一身漂亮的华丽衣裙,头上的两个小揪揪也用玉丝带绑着,精致又漂亮。

但是,大金国主却丝毫不敢小看她,因为,她精致小脸上那种淡漠的神色,令人无端生畏。

还有就是,她的身上,隐隐约约笼罩着一层金龙之气。

这是未来的大帝。

见对方提到自己,花青瞳淡淡的抬起眼,看了大金国主一眼。

大金国主也是帝王,并且他身处高位多年,可是纵然如此,却在花青瞳望过来的这一眼之下,他的心中,竟是生出一丝退缩之意。

大金国主的神色不禁复杂了一下,难道,这就是他们普通帝王和未来大帝的不同吗?

就在他的神色无比复杂之余,拓拔水茵一行也终于到了。

姬泓夜一转头,就看到了西门清霜,西门无双,以及塗兮羽一家三口,至于从未见过的拓拔水茵,他的心中也有了数。

当即,姬泓夜便牵着花青瞳的手起身了。

“舅舅,舅母。”他向西门清霜和拓拔水茵行礼。

西门清霜在此看到姬泓夜也很是意外,但当反应过来后,他心中便明白了大金国主要招待的贵客,恐怕就是黑天魔君了。

西门清霜笑着上前,当看到花青瞳时,他不禁愣住了。

“瞳瞳怎么了?”西门清霜也有好几年没见花青瞳了,此刻见她竟然变成了小孩子,也难怪他如此吃惊。

塗兮羽和西门无瑕也惊讶极了,塗兮羽上前,蹲在了花青瞳面前,“十二,记得大哥哥吗?”

花青瞳淡漠的摇了摇头,但是眼神却微微柔和了一下,“不记得了,不过我在梦里好像见过你。”

“我是大哥哥,十二,叫大哥哥。”塗兮羽有些心疼,十二可真是遭遇坎坷,由不得他不心疼。

“大哥哥。”花青瞳听话的叫了一声,小脸依旧淡漠。

塗一竺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然后一下就上前抱住了花青瞳,“瞳瞳美人,原来你小时候这么可爱。”

她噘起小嘴,当下就在花青瞳脸上亲了一口,声音响亮。

姬泓夜顿时黑了脸,姬金阳和姬紫月却是缩了缩脖子,竺儿姐姐很可怕的,她和哥哥一样凶残,呜呜,娘亲瞳瞳,我们不是故意不救你的,实在是竺儿姐姐好凶的。

最后,还是姬泓夜一把拎着塗一竺将她丢在了塗兮羽怀中。大金国主见状,眼角一抽,那丫头可别把黑天魔君给扑倒吧?

哪知,那丫头居然乖乖的听话了。

他顿时有些不是滋味儿了。

“哈哈,朕想起来了,黑天魔后乃是秋殿十二使者,这样说来,我们都是一家人啊。”

大金国主看了塗兮羽一眼,笑着道。

同时,他的心中也闪过一个想法,难道,黑天魔君和花青瞳此时到来,就是为了帮助塗兮羽夺得古族传承?

世人都知道,拓拔一族和缪日一族都力大无穷,但却极少有人知道,早在远古之时,拓拔和缪日二族,却是同为古族。

后来古族分裂,便有了拓拔缪日二族,但追根溯源,拓拔和缪日,都是同为古族后人的。

现如今,上古秘境欲开,缪日族的血脉却突然出现在此,由不得他不多想。

听说秋殿的人都很护短,虽然现在花青瞳变成了小孩儿,但是黑天魔君却少不得会帮助塗兮羽。

如果争夺古族传承中,他们拓拔氏真的多了塗兮羽这个强敌,恐怕对他们十分不利。虽然,塗兮羽如今也是他的外孙女婿了,也不算是外人,但是与自己的子孙比起来,那就不算什么了。

若是换了他的外孙女,他也是能接受的,毕竟,西门无瑕也是他们拓拔家的血脉,可塗兮羽不行。

大金国主在心中思绪飞转,面上却是不显。

姬泓夜笑了笑,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拓拔诺突然说:“皇祖父,几个侄儿怎么都还没到?”

他说的侄儿,自然就是拓拔祥几人。

塗一竺一听,顿时眼睛骨碌碌一转,笑眯眯的打算看好戏。

突然,一个内侍匆匆跑了进来,跪下说:“陛下,出事了!”

半柱香的时间后。

大金国主脸色漆黑如炭,他身后众人噤若寒蝉,一旁的姬泓夜等人也是露出惊讶之色,他本能的看向塗一竺,这手段,看着有些眼熟啊。

哪知,塗一竺突然回头,对他眨了眨眼睛。姬泓夜顿时心中了然。

西门无瑕默默翻了个白眼,她一看那好几棵树上白花花的人肉果子就已经知道这事一定是她宝贝女儿干的了。

花青瞳歪着头,好奇的往大树上瞧,姬泓夜轻轻捂住她的眼睛,“瞳瞳乖,不看。”

花青瞳很听话,把小脸埋进姬泓夜怀里,不看了。

大金国主看着他的皇曾孙们被扒的光溜溜的掉在树上,身上一丝不挂,嘴里还塞了五颜六色的果子,个个鼻青脸肿,此时此刻,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那都是他的后辈,他们拓拔家族的未来。

可是现在,看看他都看到了什么?

他们几个,一个不落的被人扒光了掉在树上,这让他……情何以堪?

拓拔勇和拓拔诺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拓拔诺这时忙命人将皇曾孙们都一一放下来,一得自由,几个半大少年就都纷纷怒指塗一竺。

“都给朕闭嘴!”大金国主简直觉得心塞无比,你说你们一伙人,竟然连一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还被人家以这样难看的模样挂在树上,技不如人,还有什么脸面指责人家?

大金国主也觉得面上无光。

突然,他回头看着拓拔水茵:“水茵,你不是早就想离开南大陆吗?现在朕给你这个机会,你带着他们去东大陆一趟吧,从前朕不对,不该拆散你和清霜,如今,朕也管不了你们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该回东大陆看看清霜的父母了。”

话是这样说,但事实上,他就是在赶人走。

拓拔水茵又岂能听不出来,她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深深的受伤,她愤怒的盯着大金国主,“父皇,就因为竺儿把他们几个都挂在了树上,你就要赶我们走?”

大金国主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就当是这样吧。

总归他不能说出,自己是借机想支走塗兮羽,免得到时他跟他们抢夺古族传承。

一旁,拓拔诺目光一闪,皇祖父的用意,他明白。

拓拔水茵的眸光渐渐变的寒凉,好,这就是她的父皇,年轻时,逼得她和丈夫儿女骨肉分离,如今,只因她的外孙女动了他的皇曾孙们,他就要赶走他们。

“好……”她正要说下狠话,塗一竺却是突然大叫一声,“我不走!”

众人都看向她。

塗一竺噘了噘嘴,“反正我不走。”

她不想走,因为,至从来到了这里,她就觉得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她,见不到那个声音的所在,她不想走。

姬泓夜怀里的花青瞳,突然很是温和的看了塗一竺一眼,这个小姑娘,她很喜欢,而且,她看得见,这个小姑娘和这皇宫里的某一种神秘力量之间,存在着一种无形的紧密联系。

旁人看不见,她却是能看见。

于是她就说:“你不走,就跟我们在一起吧,我让金阳和紫月陪你玩,等过几天,你跟我们一起走。”

黑天魔后发话了,大金国主一时也不好拒绝。

------题外话------

锁了大神,二更迟到了一个小时,原谅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