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 古族血脉(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顿了顿,大金国主就转头又看向了拓拔水茵等人,道:“那丫头不走,就让她留下,至于你们,还是回东大陆看看为好。”

他再次出口要赶人。

拓拔水茵这次什么也没说,转身便走。看她绝决的背影,想必这次是真的彻底寒了心。

拓拔勇眉头一皱,就要上前劝阻他父皇,却被拓拔诺一把拉住了衣襟,拓拔勇一愣,回头看了拓拔诺一眼,又沉默了。

他这个小儿子做事向来都有分寸,对于他,他很是信赖,于是,他便也保持了沉默。

拓拔诺无声的勾了下唇角,又恢复了淡然淡然温和。

拓拔水茵一走,西门清霜便也跟着走了。

如此,西门无双,西门无瑕和塗兮羽也跟着走了。

塗一竺小姑娘撇了撇嘴,很是自觉的走到了姬泓夜身边,笑眯眯的看着花青瞳。

大金国主眯眼看了塗一竺一眼,威严的开口,“小丫头,到朕这儿来!”

塗一竺歪头看着他,唇角扯出冷笑,“老头儿,你是谁啊?凭什么让我到你身边啊?你刚才还赶走了我外婆,我外公,我娘我爹我舅舅。”

大金国主觉得颜面无光,虽然当着黑天魔君的面如此做会被人耻笑,但是,古族传承太重要,他不得不重视。为了古族传承不落外人之手,丢人就丢人。

他恼火的瞪了塗一竺一眼,这个小丫头,跟她外婆一样不讨喜,女儿家就该温顺贴心,可是眼前这丫头,却凶残的如同一头小狼,还是小胖狼。

大金国主脸色铁青的看着内侍带着他的一伙小曾孙们去更衣,看到那伙光溜溜的屁股,他顿时又觉心塞,脸色真是难看莫明。

经此一处,姬泓夜推了宴席,便出宫回传驿馆去了,只等着宫宴之时再进宫一观究竟。

花青瞳说:“皇宫里秘密,是一种很古老的力量,很强大。”她说着,看向了塗一竺,“那种力量和竺儿紧紧相关。”

众人闻言,若有所思。

“公主驾到!”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禀报声,姬泓夜起身迎了出去,果见拓拔水茵和西门清霜,以及西门无双,西门无瑕和塗兮羽来了。

“舅舅,舅母,里边请。”姬泓夜恭敬地道,“瞳瞳,这是舅舅和舅母。”

花青瞳神色淡漠,不过面对西门清霜时还流露出温和之色,本能的亲近和好感让她对这几个人都没有陌生感。

拓拔水茵的脸色已经正常了很多,此刻她的脸色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见塗一竺乖巧的坐在一旁,她的脸上顿时就露出慈爱的笑容。

她从储物容器中拿出许多漂亮精致的盒子,她将那些盒子分给了三个孩子。

他们都得了礼物,都很高兴,塗一竺见姬金阳和姬紫月也有份,便笑眯眯道,“小太阳,小月亮,你们两个打开盒子让姐姐看看里面是什么?”

两个小家伙不情愿,小脸苦哈哈的,但是一对上塗一竺笑眯眯的眼睛,两个小家伙顿时一缩脖子,乖乖把盒子打开了。

“不是吃的啊!”一看盒子里的东西,塗一竺就失望的叹息,都是男孩子才喜欢的玩具。

“收起来,收起来,以为姐姐会占你们便宜吗?”塗一竺见两个小家伙苦兮兮的小脸,不屑的摆手。

姬金阳和姬紫月却是一阵猛点头,是啊,竺儿姐姐以往你抢走我们的好东西还少吗?

塗一竺见状顿时大翻白眼,这两个小家伙,又欠收拾了。

这时,拓拔水茵却是拿出一个更精致一些的盒子,送给了花青瞳。

拓拔水茵的脸上带着笑容,温柔的摸了摸花青瞳的小脸,“这是舅母送给你的礼物,瞳瞳你千万不要嫌弃。”

花青瞳抱住了盒子,看着面前的女子慈祥的脸庞,脸上淡漠的神色变的温和,“谢谢舅母。”

她虽然不认识这些人,但是他们应该都是自己的亲人。

塗兮羽心疼的看着花青瞳,他好好的十二妹妹,就变成这样了,想着,他凶恶的眼神不禁瞥向姬泓夜。

姬泓夜头皮一麻,大舅子他惹不起,连忙道:“瞳瞳是和卡诺之眼对战这时被对方的力量封印的,当时我们几个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封印了修为,无法动弹,我觉得瞳瞳这样也好,没有过往记忆,也是另一番修行,等将来时机成熟,她自会破开封印的。”

塗兮羽依旧不大高兴,但也没再说什么。

一行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塗兮羽的神色缓缓郑重了下来,“我们是来告别的。”

他看了拓拔水茵一眼,见她眸中闪过一丝冷色,接着又道:“国主赶走我们,应该不是因为竺儿动了那几个皇曾孙,而是另有原因。”

姬泓夜怀中的花青瞳闻言顿时看向塗兮羽,眸光清透逼人,其他人也不禁看向塗兮羽。

塗兮羽沉吟了一下,道:“我的母后是缪日氏人。”他说着,看了拓拔水茵一眼。

拓拔水茵眸光一闪,说:“相传远古时代,拓拔和缪日氏都是同源,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作:古。”

“对,就是古族。”塗兮羽道,“后来古族分裂,才有了拓拔和缪日二族。之前在宫里,我有一种奇怪的感应,我觉得,宫中有一种十分古老又令人亲近的力量隐隐存在,那种力量应该与古有关,只是那种力量我能感应过,却是捉摸不住,我猜,国主让我们离开,主要是为了支走我,他应该是怕挣夺那神秘的力量。”

拓拔水茵闻言,眼中更加露出炽怒的神色,“你们又不是外人?他这样做,分明是把我们当外人,我拓拔水茵的子女,难道不是拓拔家的人了吗?”

拓拔水茵气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她在宫中磨去了她的青春,到头来,她的父皇就是这样对待她的?

“相较于拓拔家的子孙,我们的确是外人。”塗兮羽道,“国主是在防着我。”他是缪日氏血脉,可不是拔拔氏的。

“国主这样的思虑虽然令人心寒,但却是人这常情。虽说儿子和女儿都是他们的骨血,但拓拔氏要传承辉煌下去,还是要本族的子嗣强大更有利。”姬泓夜淡淡接道。

塗兮羽却突然轻笑一声,“只是,国主的打算注定要落空。”

众人不禁都向他,拓拔水茵更是目光灼灼的看向他。

塗兮羽看向塗一竺,“我们缪日和拓拔一族虽然都天生力大无穷,但是竺儿却越发异于寻常,她不仅天生力气大,而且……牙口也好。”说到这里,他笑意深深的眸光就落在了塗一竺亮闪闪的小白牙上面。

塗一竺眼睛一亮,颠颠地跑到了塗兮羽身边,眼睛亮闪闪,“爹爹,我是不是很了不起,我是不是天生就不同寻常?”小姑娘一挺小胸脯,无比骄傲,觉得自己颇为凡。

塗兮羽眼中笑意更浓,还有浓浓的宠溺之色,“不错,竺儿天生不凡。”

西门无瑕顿时翻了个大白眼,是天生气人不凡吧?

“兮羽,你的意思是?”似想到了什么,拓拔水茵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

塗兮羽点头,“虽然我们缪日氏和拓拔氏如今是两个族群,但远古之时,我们属于古。

任任一个族群,在漫长的岁月后,总会有一个返祖的血脉出现,相传,古族的人力大无穷,并且神通盖世,天下万物,无他们不可吞之物,天下万物,无他们不能破之物。

竺儿从小可吞金石,手可穿透墙土,只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她的血脉无限接近于古。”

此言一出,西门无瑕蓦地张大了嘴巴,所以,她闺女这也是血脉返祖了吗?一时间,她看向塗一竺的目光别提多诡异复杂。

塗一竺则是骄傲的挺着小胸脯,得意洋洋的看着她娘,看吧,她天气就与众不同,她是——古!

但是,塗兮羽接下来的一句话,顿时让她如汇了气的皮球一般。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推测。”塗兮羽道。

塗一竺顿时泄气。

塗兮羽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目光宠溺而柔软,“当然,竺儿的确不同与常人,是有极大可能身怀返祖血脉的。至于竺儿到底能不能觉醒古之血脉,这就要看机缘了。”

“机缘就在宫里。”姬泓夜怀里的花青瞳淡淡说了一句。

塗兮羽看了花青瞳一眼,道:“相传远古之地,盘和古两个族群鼎盛之时,与清风部落也有交集,大帝出生于清风部落,应该对于盘和古这两个族群都很了解。”

花青瞳懵懂眨眼。

塗兮羽又道:“十二如今身怀金龙,可谓是坐实了未来大帝的身份,帝命在身,金龙护体,十二自然能够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十二说竺儿的机缘就在宫里,那一定错不了。”

“其实,我也觉得宫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呢。”塗一竺趁机说。

花青瞳点头。

西门无瑕眼睛里冒出了小火花,“我的天,就现在这丫头就够凶残了,这要是真让她得了什么机缘,岂不是能把天捅个窟窿?”

塗兮羽却是笑了,他揽住西门无瑕的肩膀,骄傲道:“真能把天捅个窟窿,那也是我们的女儿厉害,别人家的女儿可没这本事!”

西门无瑕顿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有操心的!不过,能不能得到机缘,还要看她的本事!”她挑衅的看向塗一竺。

塗一竺顿时瞪大了眼睛,噘着小嘴大声道:“娘,你等着瞧,我非抢到那机缘不可,到时候,看我把天给捅个窟窿出来!”

“好!”拓拔水茵却是突然大喝一声好,她看着塗一竺,“乖孙女,你一定要给外婆争这口气,到时候叫那老头儿好看!我们竺儿,比他的那伙孙子曾孙子都要强,到时候,你就是把这大金国给他拆了,把这天真的捅了窟窿,也有外婆给你顶着!”

西门无瑕觉得心里有些发堵,她终于发现,她闺女那可恶的性格,似乎并不是无原无故,而是——遗传了她老娘!

西门清霜看了拓拔水茵一眼,顿时默默摇头,水茵这性格,多少年了,还是没变。

想年轻的时候,他与她相遇,便是她事事主动,后来,更是她……咳咳,被强行扑倒什么的,他就不想了,免得脸红。

塗兮羽微笑着不说话了,拓拔水茵这时候终于心气顺了,她红光满面的站起身,“既然他赶我们走,那我们就走,只要留下咱们竺儿就好了。竺儿,你别勉强,成不成都别让自己吃亏啊!”

“娘,你多虑了,从来就没有她吃亏的时候,您应该担心的是别人。”西门无瑕幽幽地道。

拓拔水茵顿时瞪了西门无瑕一眼,“有你这么当娘的吗?”

西门无瑕顿时心塞万分。

“外婆,你放心,到时候别忘了拿东西把天上的窟窿堵上啊。”塗一竺笑眯眯的挥手,语气无比自得自满。

“啧,你——”西门无瑕气呼呼的要说什么,已经被塗兮羽拉走了。

宫中。

“陛下,刚才长公主一行已经出城去了,属下亲眼看到公主他们进了传送阵,离开了。”

一名侍卫跪地禀报,大金国主眼神闪了闪,她真的走了,这次,恐怕是真的不会愿谅他了吧。

沉默了片刻,他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你退下吧。”

侍卫退了下去,大金国主叹息一声,沉默的坐着,就在这时,脚步声轻轻传来,“皇祖父。”

拓拔诺缓步而来,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看到自己最得意倚重的皇孙,大金国主脸色稍霁,“诺儿来了。”

“嗯,孙儿知道皇祖父定是为皇姑母的事情烦心,所以来陪陪皇祖父。”

------题外话------

二更在中午两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