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传承(三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觉得肉体的神力才是真正的古,而我却恰恰相反,我觉得,肉体强大只是上天赐予我们的天赋,我们真正所依仗的,是我族独有的神通!”

看着拓拔的身影离开,缪日站在原地轻轻喃语。

沉默了片刻,缪日也离开了原地。

“真奇怪,酒窝美人,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名字,居然一个叫拓拔,一个叫缪日?”塗一竺胖乎乎的小手轻轻摩挲着同样肉乎乎的下巴,明亮的双眼若有所思。

姬泓夜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不错,他们的名字,和拔拔氏和缪日氏相同,别着急,我想这个世界一定会给我们答案。”

果然,姬泓夜话音刚落不久,他们眼前的世界就又发生了变化。

这一次,是在一个宽敞古老的大殿里,大殿的正中央,最高首位之上,坐着一位四五十岁的高大男子。

无数勇猛古族人向那男子拜倒。

“拜见首领!”人们的高呼声在大殿之中回荡,首位之上的男子正要说什么,就在这时,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匆匆跑了进来,“首领,两位王子又打起来了!”

那个侍卫满头大汗。

首领眼眸一凝,殿内的不少族人也都面色微微一变,“走,跟本首领去看看,这两个孩子,真是太让人头疼了。”

首领说着,起身大步朝着练武场而去。

练武场中,两个高大的青年正在交手,他们毫无保留,招招都不留余地。

花青瞳三人立即认出,那两个青年,他们正是拓拔和缪日。

那叫拓拔的青年身上有浓郁的血气沸腾,身形比另一个青年更高大一些,他的头发高高束在头顶,赤着上身,下身则穿着一条黑色长裙,长裙上有着古老的图腾。

缪日则是穿着精致的长袍,他的身形不如拓拔那样夸张的高大强壮,但同样也比寻常人要结实魁梧许多,他的身上被一圈黄色的能量包裹,任是拓拔如何的用拳头砸下,都不能撼动他分毫。

缪日挑眉,“拓拨,在这天地之间,神通之术,永远凌驾于肉体之上,相较于蛮力,我更相信我们血脉之中的传承!”

他身上的黄色光芒越发炽盛。

拓拔恼怒的冷哼一声,“缪日,我会让你知道,肉体神力,不是蛮力,那才是我们古之一族真正依仗的所在。”

说着,他硕大的拳头之上突然腾起红光,与此同时,他的脸上,身上,均被一层红光包裹,那是血肉之力运用到极致所产生的神力外泄。

血气炽盛的拳头砸来,轰然一声,将缪日身上的黄色光芒砸碎,缪日的身体顿时横飞了出去。

但是,就在缪日横飞到半空中时,他突然在空中猛地一挥手,一道光桥便任空出现,托着他的身体,得新回到了练武场上,他双手结印,一个黄色的古字大印突然从天而降,向着拓拔砸了下去。

“拓拔,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神通的厉害。”

轰!

拓拔强撼无比的肉身被那大印砸中,二者互相抗衡,大印逐渐黯淡,而拓拔的身上也渐渐渗出鲜血。

“都住手!”

首领到来,厉声喝斥二人。

二人对视一眼,不甘的各自收手,跪地向首领请安,“父亲大人!”

首领怒视二人:“你们还有没有完?早就跟你们说过,不论是肉身,还是神通,都是我们古之一族的天赋,你们这样各执己见,早晚会吃亏!”

拓拔和缪日二人心中不服,却不敢说什么。

首领看出他们的心事,怒哼一声,继续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必须肉体和神通之术齐修。”

“父亲大人,我一定在煅炼肉身!”戮日立即道,语气得意,挑衅的看了拓拔一眼。

拓拔冷哼一声,他才不屑修炼神通之术,可是却没有说什么。

首领又训斥了他们一番,这才气冲冲的离开了。

而拓拔和缪日在首领走后,却是都不服气地对视一眼,各自散去。

“哎,这两个蠢货!”塗一竺一边啧啧叹息,一边骂道。

姬泓夜伸手在她头上敲了一记,“他们是你的祖先,你的祖先是蠢货,那你是什么?”

“哎哟,酒窝美人,你别占人家便宜!”塗一竺忙捂住脑门子,朝着姬泓夜翻白眼。

姬泓夜哭笑不得,抱紧了花青瞳,人眼前的景象再次扭曲,然后,又一幅新画面出现在三人眼前。

这一次,是在首领的灵堂之上,首领去逝了,他是与一头上古凶兽对战,被那凶兽重伤,因而死去的。

但是那凶兽却没死。那凶兽虽然也受了重伤,但是显然是那凶兽更强一筹,它逃走了。

拓拔和缪日两兄弟跪在灵堂前,二人均是眼中满含仇恨,缪日深深的注视着首领的牌位,“父亲大人,儿子一定会为您报仇。”

拓拔没有看他,却是对着灵位淡淡一笑,“缪日,你那可笑的,连蚊子都拍不死的神通之术,恐怕连那凶兽的一根毛发都伤不到吧!”

“拓拔,事实会证明一切。”

“拭目以待!”

两兄弟接下来的日子都为屠杀那头凶兽,给首领报仇做准备。

三日后,他们分道扬镳,各自离开了部落,踏上了寻找那头凶兽的征程。

那头凶兽受了重伤,此时一定躲了起来,趁它病,要它命,他们都知道这样的道理。

可是一晃三年过去了,他们依旧没有找到那个凶兽的踪迹。

反而是他们得到消息,他们的部落被那头凶兽派来的其凶兽们侵略了。

二人均是怒不可遏,回到了部落,发现部落里的人死伤惨重,他们发誓,一定要尽快找到那头凶兽,以报此血海深仇。

他们兄弟二人很快重整部落,但是隐隐的,部落也因他们而分成了两派,几年之后,二人的修为都大有提升,而曾经的古之一族,现如今已经分成了拓拔派系和缪日派系。

终于,那头凶兽出现了。

花青瞳三人看到,那是一头无比庞大的飞鱼。

它通体漆黑光亮,庞大的身体被细短的黑色皮毛覆盖,但是它的外形却像极一条鱼。

它的双眼闪烁着嘲讽的冷芒,它来了,向着下方的部落展开了杀戮。

拓拔和缪日都较着劲儿,他们各展所长,一人使用肉体神力,一人则使用神通之术,整整三十天的大战过后,二人均都是必备不堪,但是那头凶兽却依旧游刃有余,与他们交点之余,还屠杀了不少古族的族人。

到了这个时候,拓拔和缪日的脸色均都难看的无以复加。

他们非常的愤怒,可是又非常的无力,他们只能发挥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和凶兽战斗,他们想到了他们父亲的死,想到了无数族人的死,他们不顾一切的与那头凶兽拼杀。

凶兽的眼中闪过嘲讽,它开始屠杀古族的族人,看着那些族人一个个的倒下,拓拔和缪日二人没有办法,只能怒吼一声:“所有族人,速速离开!这是命令!”

他们让所有族人都去逃命,族人逃命去了,可是直到这一刻,那些族人们也没有再走到一走,他们各奔东西。

他们一拔是拓拔一脉的人,他们都修炼肉体之力。

而另一拔,却是缪日一脉的人,他们在肉体天生强大之余,修炼的是神通之力。

看着族人们成功逃了出去,拓拔和缪日都松了一口气。

那凶兽轻蔑的看着他们,突然,它开口了:“你们的父亲,真正的古,都不能杀死我,你们两个废物,也想杀我?真是可笑!”

满是嘲讽的话语,令得拓拔和缪日在这一刻却陷入了沉默。

“真正的古?”

他们轻喃出声,脑海里思绪万千,什么是真正的古?他们不禁想到了他们父亲的话:早就跟你们说过,不论是肉身,还是神通,都是我们古之一族的天赋,你们这样各执己见,早晚会吃亏!

这一刻的拓拔和缪日对视一眼,二人眼中似乎都闪过什么,最后,他们一起看向凶兽:“幽冥,你说我们不是真正的古?现在,我们就让你知道,我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古!”

说罢,二人的身体突然崩裂开来,血肉飞溅,化作浓郁无比的血肉之力,同时,可怕的神通之力也在肉体之力中蔓延开来。

当他们的肉体神力和神通之术交融的霎那,所形成的恐怖力量,让那头可怕的幽冥凶兽发出凄厉的惨叫。

最后的结果,竟是同归于尽!

塗一竺早已双拳紧握。

“我们知道了!”

“父亲大人,你说的对。”

当一切平息,两道透明的身影出现在原地,那是拓坺和缪日的身影。

他们满脸羞愧之色,他们朝着族地深深的跪拜了下去,“父亲,但愿我们的族人,我们的后人,还有重新相遇的时候,但愿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能够成为真正的古!”

两个透明的身影缓缓的消散了,而留在原地的,却是一个卷轴。

那是一个由拓拔和缪日共同形的卷轴。

传承!

看到那个卷轴的一刹那,塗一竺就明白,这就是古族的传承!

她飞快的上前,伸手朝着那个卷轴拿去。

可是突然的,一个身影忽地出现,他在塗一竺之前,一把抢走了那个传承。

塗一竺脸色一变,猛地抬头看去,然后就看到了拓拔诺严肃的脸色。

“还给我!”塗一竺怒喝一声,朝着拓拔诺扑去。

拓拔诺冷笑了一下,拿着卷轴转身就飞快离开了。

姬泓夜眼中寒芒一闪,身形飞快的朝着拓拔诺追去。

这个拓拔诺果然有些本事,先前他们的思绪沉浸在古族的幻影之中,却是没有发现,拓拔诺不知几时竟也来了。

拓拔诺跑的很快,他跑到了一处废墟之中,他也不怕身后姬泓夜三人追过来,而是双眼兴奋着,打开了卷粙,相要立即接受里面的古之传承。

只要他接受了传承,姬泓夜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他总不会杀了他的,他相信,姬泓夜一定不会想要和大金国结下不可化解的仇恨,那对于花青瞳称帝没有好处的。

所以,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先接受传承。

卷轴一下就被他打开了。

似乎感应到他的血脉之力,卷轴在打开的一瞬间,就血气滔滔,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散发出浓郁的血气之力,他身体里的血气之力和卷轴上的血气之相互交映,似要融合,同时,卷轴里又发出耀眼的黄色光晕,那是神秘的古族神通之力。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剧变突然发生了。

在那卷轴发出神通之力传承的时候,拓拔诺的灵魂深处,突然传出强大的排斥之力,接着,他就抱头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

他的灵魂,无法和古族的传承相融。

拓拔诺震惊而痛苦的瞪大眼,他明白了,古族的传承,不仅要血脉相同,而且还要灵魂相通。

他的灵魂……不行,纵然他的身体里流着拓拔氏的血,可他的灵魂,毕竟不是。

痛苦之后,拓拔诺的眼中突然闪烁狠绝之光,“既然我不能得到,那么,别人也一定不能得到!”

他,要毁了古之传承。

就在这时,姬泓夜三人已经到了。

浓郁的黑幕袭卷而来,将那传承的卷轴抢夺了去,姬泓夜一把打开卷轴,将他送到了塗一竺面前。

霎时间,浓郁的血气和灵魂之力,双双交相辉映,古之传承,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