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 大金国之变1(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氛突然有些僵持起来,花青瞳固执地看着血天,血天面具后的双眸也静静的望着花青瞳。

塗一竺看着他们,眼珠子飞快的转来转去,不知在想什么。

终于,血天别开脸,快速道:“时机到了,你自会见到我的真容。”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随着他的离开,他身周的空气缓缓扭曲,他的身形渐渐隐没不见了。

花青瞳微微蹙起了眉头,眼中笼上了一层令人看不清的迷雾。

塗一竺觉得气氛有些奇怪,眼睛一转,便脆声道:“瞳瞳,你为何放走拓拔诺?”

花青瞳看了她一眼,见她小脸红扑扑,眼睛也亮晶晶,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她轻声开口,训斥道:“叫姨姨,以后不许乱叫。”

塗一竺噘起了嘴,伸手扳起了手指头,“我生平所见的美人也有不少,万象宫那伙叔叔们就都是美人,但是像你这样的面瘫美人却是生平仅见,不叫你美人儿,我都觉得对不起你。”

花青瞳无语的看了她一眼,这个小丫头从小就不是个乖宝宝,她终于体会到无瑕表姐从前的无奈了。

两个人边说边往外走,而之前的那伙中了毒的百姓却缓缓苏醒了。

他们一直都是有意识的。

虽然之前变成了形动僵硬诡异的尸人,但是他们的意识却是清醒的。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吃下去的长寿丹居然会让他们变成怪物,更没有想到,莫老居然是个大坏人,而更让他们痛心疾首的是,他们敬爱的皇孙殿下,居然和那个莫老是一起的。

他们纯朴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们望着花青瞳,眼中闪动着复杂的泪光,是这个姑娘,救了他们。

救了他们,也等于救了他们的家庭,同样也等于救了整个银霜城。

“姑娘,多谢你的救命大恩!”百姓们还能虚弱,他们一个扶着一个,颤颤歪歪的跪了下来,心中有对花青瞳的感激,也有对皇孙的愤怒。

百姓之怒,将是无比可怕的。

花青瞳被迫停下了离开的步伐,转身看着那些百姓,这黑压压一大片百姓跪在地上,再想到之前他们的征状,花青瞳心中对彻底斩杀卡诺的决心更强烈了。

她淡淡道:“那莫老乃是三眼异族的二祖卡诺所化,皇孙与他走的极近,虽为皇孙,但真实身份莫测,估计也与三眼异族有着莫大关联,此次你们死里逃生,以后切莫再相信什么长寿丹了,这世上,从来不曾有平白无故的好事,生老病死,天道伦常,又岂是某人大肆炼制的所谓长寿丹可以左右?”

花青瞳毫不客气的点出拓拔诺和莫老的身份,又告诫了一番,这才继续转身离开。

身后百姓们闻言既是羞愧又是感激,有年长者看着花青瞳的背影,不禁大声道:“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花青瞳不紧不慢地走着,背影挺拔而修长,她早已成年,气质已渐趋成熟,因为实力的强悍和来至血脉的传承,令她散发着一种独特而尊贵的气质。

她的身影越走越远,就在百姓们以为听不到她的回答时,一声极淡的声音却是缓缓的飘进了他们的耳朵:“花青瞳。”

花青瞳!

这三个字如同甘露一样回荡在劫后余生的百姓们耳中,轻声重复着她的名字,百姓们的眼中渐渐露出恍然,如同拔云见日,有人低喃,“花青瞳,听说她是大帝返祖血脉,是未来的大帝,难道就是之前那个姑娘?”

一时间,百姓们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花青瞳和塗一竺回到了他们下榻的客栈之中,姬泓夜已经哄睡了两个小家伙,三只小猫也窝在两个小家伙身边,埋头睡的正香。

看到她们回来,姬泓夜立即迎了上来,“瞳瞳,怎么样?可有遇险?”

“有惊无险。”花青瞳看了一眼床上睡的很香的几个小家伙们,随口说道。

姬泓夜这时偏头看了塗一竺一眼,“你也去睡,小孩子不睡觉小心以后长不高。”

塗一竺撇撇嘴,转身回了她自己的房间,而姬泓夜也揽着花青瞳走到外间去说话。

二人刚在榻上躺下,花青瞳就按捺不住,忍不住问:“酒窝,你知道他是血天?”

姬泓夜身子一僵,片刻才缓和下来,轻声道:“是,我知道。”

“那你一定也知道他是谁?他为什么总是戴着面具?”花青瞳眼眸晶亮,看着姬泓夜。

姬泓夜静静的回视着她,金色的眸宁静而温暖,“是,我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为什么戴着面具。”

花青瞳心中一动,正要继续询问答案,就听姬泓夜道:“可是我不能说,这件事情,瞳瞳,总要你自己去发现,自己去处理,我相信,你一定也希望是如此。日后,除非你亲口对我说,让我帮你杀死他,否则,我不会插手这件事。”

魔君之间有制约,不得互相残杀,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对司玄下杀手。

而同样的,得知了司玄的身份,对于瞳瞳并没有好处,那份伤害,太过沉重,他想等,等她自己察觉,自己去了结那段心魔,否则,就算是他出手,也不一定能真正化解她心中的心魔。

只有她亲自出手才算得解。

所以,不论是出于任何原因,他都不会插手这件事。

“我为什么会让你杀死他呢?难道他的真正身份,是我的仇人?”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姬泓夜,姬泓夜的神色温柔而认真,“瞳瞳,不必深究,这世间事,有时事也讲求个顺其自然,你说是不是?”

顺其自然?花青瞳怔了怔,也放下了心中的疑惑不再追问。

放下了心事,她便有了困意,虽然修为到了她这样的境界并不需要睡眠,但多年习惯已养成,她还是开始解衣,打算休息。

姬泓夜见她开始脱衣服,气息不禁变了变,眼中也跳跃起了灼热的火苗,嗯,至从两个小的出生,他和瞳瞳就没再亲热过了吧?而且,从前他和瞳瞳在一起的次数也不多,今夜……

他眼中的温度越来越热,呼吸也渐渐不稳,花青瞳并无察觉他的异样,她脱去了外衫,正要躺下,视线突然瞥见白皙手腕上的黑玉珠子,是天算子!

“酒窝。”花青瞳若有所思地叫了一声。

“嗯……”姬泓夜声音柔中带魅的应了一声,身体缓缓地向着身边的人靠近,目光粘在她白皙可爱的肩头和修长的玉臂上。

“酒窝,之前我被莫老和拓拔诺困在阵中,锁天河和帝元珠都对那阵法无可奈何,可是,这天算子却是动了,它一出动,便将那大阵的实力削弱了大半,我才能破阵而出,你说,如果六颗天算子齐聚,又当是多么的厉害?”

她把玩着手腕上的黑玉珠子,它看起来就跟一颗算盘子一样,唯一的不同之处,大概就是玉质的。

但事实上,它却是神器的一部分。

姬泓夜前倾的身体僵了一下,视线也同样僵硬地从眼前的美景上缓缓下移,落在她手腕上的天算子上。

一团火憋在了身体里,憋的他浑身难受,火烧火燎,他却不得不温柔无比的围绕着天算子的话题说起来。

“天算子共有六颗,是无名道士所炼的神器,后来六颗天算子散落各处,不得齐聚,因而神器之威难现。那无名道士乃是远古部落时代就存在的高人,后来大帝倔起,他隐没不出。而他炼制的神器天算子,也不知都落入了何处。”

花青瞳若有所思,“说起来,这个无名道士与我也有些渊源,当年我刚出生,被崔姨娘和花风染调换了身份,后来花正义让一个自称无名道士的过路道士相看八字,那无名道士便批过花风染的八字,说那个八字天生刑克嫡子。”

当时,她被调换了身份,那八字的批语,自然是落在了她的身上。

姬泓夜大致也知道这其中的原由,他温柔的拥住花青瞳,轻抚她的后背为她顺了顺气,“瞳瞳,都过去了,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该了结的了结,该清算的清算,人的心,总是要向前看的。只要未来过的好,过去再多苦难都值得,都是人生的沉淀。”

“我知道。我只是对这个无名道士有些好奇。”花青瞳摸了摸手腕上的天算子,眼皮子渐渐打起了架。

等姬泓夜低头看去时,怀里人已经睡的很香了。

他整个人僵了僵,一脸委屈又幽怨的搂着花青瞳躺下了,温香软玉在怀,他却只能抱着她纯睡觉。

阴龙从花青瞳耳畔发丝里探出了头,诡异的人面上,嘴咧了咧,露出白森林的牙齿,它赫然是在嘲笑某个男宠。

姬泓夜感知敏锐,瞬间就朝着那满是恶意的方向看去,一眼看到了正在嘲笑他的阴龙,姬泓夜幽怨的脸顿时铁青一片。

他怎么忘了,瞳瞳的身上,一直都住着一个大家伙。

天杀的!

欲求不满的人很可怕,怨气冲天的瞪了阴龙一眼,姬泓夜闭上眼,想着明天怎么把阴龙从瞳瞳身边给弄走。

而同一时间,大金皇宫。

拓拔诺狼的身形从虚空中走出,他的出现,立即惊动了整个皇宫。

皇孙突然以这种逃命的方式归来,令得整个皇宫都掀起了轩然大波,大金国主急匆匆的冲出来,关切走到拓拔诺面前,“诺儿,出什么事了?”

拓拔诺的脸上尽是痛苦之色,他的痛苦当然不是假装的,而是真实的,因为他知道,莫老,必死无疑。

“皇祖父,那花青瞳实在过份!”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心中为莫老的死而悲痛,面上叫着大金国主,眼泪汹涌而下。

------题外话------

二更在下午六点,今天会把大金国的事了结,斩开新的篇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