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 大金国之变3(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金国主狼狈的跌坐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从额角缓缓滑下,他的脸色苍白万分,神色中全是不敢置信。

他怎么敢相信这样残酷的事实呢,他最骄傲,最优秀的孙子,从小疼到大的孙子,怎么会是眼前这个满脸阴戾凶狠,对至亲之人痛下毒手的人呢?

“你……你是谁?你不是朕的皇孙!”大金国主双眼死死地盯着的拓拔诺,颤抖的声音里全是不信。

拓拔诺突然轻笑一声,他转身,居高临下的盯着大金国主,冷淡道:“皇祖父,其实您何必不敢相信呢?我三眼族有不少族人转世为人族,只是,那些人运气不好,转世为人族后的身份都地位一般,起到的作用并不大,而我不一样,我当初转世之时,便夺舍了尚在腹中的这具身体,那个幼小的灵魂,您真正的孙子,不堪一击。”

话如毒箭,一点一点刺进大金国主的心中,他只觉得的心痛如绞,嘴角溢出丝丝血丝,眼眶变的赤红。

事到如今,他即便不愿相信,但也得相信了。

“你、你是三眼族……”

“我有什么好怀疑的呢?”拓拔诺的眉心,缓缓裂开一条缝隙,一只湛蓝色的横眼出现在他的额头之上,那只湛蓝的眼睛格外美丽,宛如晶莹的蓝水晶,此刻,那蓝水晶一样的眼睛里涌动着令人神魂晕眩的光晕。

大金国主死死凝视着拓拔诺的第三目,赤红的双眼一片悲凉,突然,他浑身狠狠一颤,他盯拓拔诺:“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我问你,你父……不,朕的大皇子到底是谁杀的?”

拓拔诺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但接着唇角上扬,绽出一抹冷情的笑容,“真相,那个小丫头不是告诉过你吗?只是你当时不信而已。”

那个小丫头……

大金国主的脑海中突然闪过那天的情景,以及塗一竺的话:拓拔诺,是你的犼吃掉了拓拔勇的灵魂,是你杀死了拓拔勇。蠢老头儿,是他杀了你儿子!

那日的情形历历在目,如今回想起来,他当时还在心里暗嘲那个小丫头死不悔改,临走了还哄骗于他。

可是现在想想,当时那小丫头说那番话时,眼中尽是对他的不屑和怜悯,可笑他还无比坚信他的孙儿不可能骗他,那些外人才是欺骗他的凶手。

事实在他脸上狠狠抽了一耳光,他浑身的血液都要冻结,可是脸上却火辣辣一片,痛,痛彻心扉,痛不欲生。

可是,看着身旁变的呆滞无神的一伙子孙们,大金国主的眼神又剧烈的晃动起来,难道,今天他们整个皇室,都要就此毁灭了吗?

似乎看懂了大金国主心中的想法,拓拔诺轻轻的勾了勾唇,“皇祖父,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们的,怎么说,这些年你们对我都是极好的,我又怎么忍心杀了你们呢?再说,杀了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杀了你们,谁来帮我对付花青瞳和姬泓夜?谁来掌控这天下百姓?”

“你!你——”大金国主嘴唇哆嗦着,激动之下,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都无比的萎靡。

“皇祖父,您可千万要撑住,您要是有个万一,您的这些儿孙们可怎么是好?整个大金国又怎么是好?”

拓拔诺说着,将眉心的第三眼收了起来,并且将三眼异族的气息完全的敛去,他就像一个真正的拓拔氏族人一样,朝着祠堂最深处那把祖器走去。

“你要干什么?”大金国主见状,不禁大吼一声,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痛苦,泪水汹涌而出。

听着他痛苦的嘶吼,拓拔诺的脚下却没有一丝停顿,他目光坚冷的朝着祖器的方向走去,他要得到它,绝不让它落在别人手中,将来有一天成为砍杀他们三眼族的凶器。

似乎感觉到了威胁,祖器通体发出可怕威压,威压逼人,迫使拓拔诺靠近的脚步艰涩起来,就像是在淤泥中形走,每一步迈出都万分艰难。

他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黏稠起来,连呼吸都变的困难,他的灵魂,觉的无比的疼痛,他双眼暴射冷芒,眼中一片坚毅,这样可怕的拓拔祖器,他即便是得不到,也要将之毁去,或埋藏。

祖器通体颤抖起来,发出嗡嗡的低鸣,乌黑的斧韧上神光流淌,仿佛有灵。

大金国主看着拓拔诺被祖器如此排斥,不禁呵呵的低笑起来,他笑自己,之前,在进祠堂之前,他还在想,他的诺儿那么优秀,虽然错过了古之传承,但想来,祖器一定会认他为主,现在想来,还真是嘲讽。

“没用的,你别试了,不是拓拔氏人,得不到祖器承认,你接近不了它的……”大金国主声音沙哑的开口,看着那背脊挺拔的少年,他很优秀,他曾经他为傲,可现在,他摇身一变,成了异族,异族啊!

千言万语无法述说他心中的痛,任是谁,从小疼爱着的孩子突然变成了敌人,变成了异族,一切都是一场骗局和阴谋,恐怕都无法承受,尤其,在他倾注了全部的感情和期许后。

“这么说来,你之前和我们说的那些,也是假的了。你说花青瞳对百姓下毒,蛊惑百姓,事实上,那应该是你做的吧?那个莫老,也是三眼族吧?”

大金国主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这有什么好证实的呢?不过孙儿确实可以告诉您,莫老,乃是我祖父卡诺的一具化身,为了保护我,他老人家的确是挡住了花青瞳和血天,估计,他老人家的那具化身是真的没保住。”

拓拔诺说起莫老,语气里不自禁的带上了一丝孺慕。

那种晚辈对长辈的亲近,令得大金国主再次心如刀绞,从小,拓拔诺对他的确是恭顺亲近,可是那种亲近,与他说起莫老时相较,他立即就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不同。

人的感情流露,最是做不了假。

深吸一口气,大金国主沉沉的叹了口气。

“可惜啊,是朕之前误会了花青瞳,错怪了黑天魔君,拓拔诺,哦,不,朕不知你真正的名字是什么,但是朕要告诉你,就算是杀光我们,南大陆也一定不会落入你们三眼族的手中。花青瞳,一定会拿回这里!”

拓拔诺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正要说什么,就听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大金国主如今倒是相信我了。”

拓拔诺瞳孔一缩,骤然转身,他完全没有想到,花青瞳一行竟然来的这么快?

大金国主眼中猛地暴出狂喜之色。

“怎么,你嫌我们来的快?我们可是睡了一晚才来的,是你动作太慢了!”花青瞳冷冷盯着拓拔诺。

她一翻手,拿出那枚灰扑扑的令牌,“这个东西是你的吧?三眼族皇族令牌?你是卡诺的什么人?”

卡诺盯着花青瞳手中的令牌,脸色难看无比,但顿了顿,他也没有什么好迟疑的了,索性道:“卡诺是我祖父。”

说到这儿,他看了大金国主一眼。

“呵,呵呵……”大金国主惨笑出声,但看着花青瞳等人的目光,却格外的明亮灼热。

“原来你竟是卡诺的孙子转世而来,三眼族可真是舍得……”

拓拔诺冷笑,不语,继续朝着祖器而去。

“哎,好大一把斧头!”花青瞳身旁的塗一竺眼睛忽地一亮,她看着那把神光滔滔的黑色巨斧,眼中的喜爱不言而喻。

她风一样向着祖器冲去,就在拓拔诺还艰难前行的时候,她已经一把抱住了那把巨斧。

她抱住巨斧,双臂握住巨斧,却怎么也举不起来,巨斧使终稳稳的挂在兵器架上纹丝不动。

塗一竺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不是吧?这世上还有她拿不动的东西?

小姑娘不服气,低头‘啊呜’一口咬了下去。

她咬在斧背上。

“噢!”一声惨叫,小姑娘捂着嘴,眼睛里冒出了泪花。

花青瞳看着,也不禁替她牙疼,塗一竺是真的毛了,使尽了办法和那斧头对着干。

看着小姑娘不服气的模样,再看看拓拔诺根本就靠近不了祖器的样子,大金国主的眼中闪过深深的自嘲和悲哀。

此时此刻,拓拔诺眼睛赤红,他着急了,事到如今,他想要再次从花青瞳的手中逃走,恐怕是不可能了。

想到此,他的眼中狠戾之色一闪,他眉心的第三眼再次张开,蓝光一闪,被犼的虚影控制,呆滞无神的一众皇子皇孙们,突然动了起来。

他们齐齐的转向花青瞳一行,向着他们发出了窒命的攻击。

姬泓夜目光一闪,他金色的双眸之中,陡然射出一片金光,金光照亮了昏暗的祠堂,将犼的虚影粉碎,从一众皇子皇孙们的脑海之中飞了出来,化作虚无。

拓拔智一行人呆滞的神色猛地恢复清醒,然而他们却陷入了一片的沉默。

沉默之后,他们齐齐的跪了下去。

“多谢黑天魔君救命之恩!”

尤其是拓拔智,他的眼中闪着愧色,但是,他们很快就转向了大金国主和拓拔诺。

大金国主见自己的一众儿孙已经恢复了正常,眼中不自禁的再次浮现水光,这一次,是喜极而泣。

姬泓夜神色冷淡,他的目光粘在花青瞳的身上,似乎将周遭的一切都无视掉。

花青瞳正在处理拓拔诺。

姬金阳和姬紫月看看花青瞳,又看看姬泓夜,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的噘起了小嘴,哼,父王一直都在无视他们,早上还把他们一点也不温柔不慈爱的扔在桌子上,最重要的是,他总是不让娘亲瞳瞳抱他们。

两个小家伙很不满,于是就缩在了角落里,和三只小猫玩,姬金阳还把领口里的阴龙拿了出来,用胖乎乎的小手抚摸它冰凉的身体。

阴龙眼中尽是宠爱,忍不住伸出头,在小家伙掌心蹭了蹭,小家伙立即发出咯咯的笑声。

姬紫月见状,忙也凑了上去。

父王不理他们,他们也不理父王了。等娘亲瞳瞳打完架,他们一定要找娘亲瞳瞳告状去。

拓拔诺自然不是花青瞳的对手,眼看着拓拔诺受了花青瞳一掌,气息奄奄,大金国主忙开口,“公主殿下,可否把他交给老夫处置?”

他对花青瞳的称呼发生改变,自称也不再是朕。

花青瞳冷冷看了他一眼,“他是卡诺的孙子,保命的手段一定很多,大金国主,你确定你能真正处死他,而不让他逃走吗?”

大金国主一愣,就见拓拔诺的身体突然没了生息,可他的灵魂和第三眼却是同时飞了出来,化作一道蓝光向着外面逃遁而去。

“哼。”花青瞳冷哼一声,闪身便去追击。

而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出现。他将拓拔诺的灵魂和第三眼握在掌心,转身看向花青瞳。

“小丫头,饶他一命如何?”老者轻轻微笑,目光平和。

“是你。”花青瞳脸色铁青。

老者正是那深不可测的神秘老者。

“你为何救他?”花青瞳盯着老者,不敢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神情变化。

这个老者来历神秘,又态度不明,如今又救了拓拔诺,实在令她怀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