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 被拐走了(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花青瞳眼中毫不遮掩的怀疑之色,老者微笑了起来,道:“小丫头,你放了他,老夫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

花青瞳更狐疑的看着他,“我不用你欠我一个人情,只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救他,我就答应你放了他。”

老者闻言,哑然失笑,他朝花青瞳走近了两步,姬泓夜已经一闪身挡在了花青瞳身前,“墨老,留步。”

老者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他堪堪停住了朝花青瞳靠近的步伐,“人你可以带走,不过却不能让他再参于三眼族和人族的战斗,不然……墨老你知道后果的。”

墨老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那是自然。”他的目光掠过姬泓夜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的面瘫脸此刻不太好看,眼神也冷冷的,不过看姬泓夜的样子,显然是认识老者,既然姬泓夜如此说了,她也不会反驳。

可是一旁的大金国主眼中却露出复杂之色,他想为他的儿子报仇,可是,如果当真让他对拓拔诺下杀手,估计他也无法真正下得去手,毕竟,那么多年的情份在,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消磨的。

大金国主眼神闪了闪,转头盯着拓拔诺的尸身眼中涌起了泪光,就当是,他死了吧。

墨老看了大金国主一眼,神色微微有些复杂,就在这时他手中的拓拔诺的灵魂突然有蓝光闪了一闪。

墨老低头,看着手中蓝光,脸上流露出欣慰之色,“好。”他轻声说道,然后抬头对花青瞳说:“那尸身怀里有解药,可解大金国主身上之毒。”

他指了指拓拔诺的尸身,对大金国主说道。

大金国主浑身一颤,猛地抬头看向墨老手里的蓝光。

墨老转头又朝着花青瞳笑了笑,“小丫头,老夫走了,后会有期!”

墨老说走就走,还带走了拓拔诺。

姬泓夜转身,见花青瞳面无表情的样子,他不禁拥住她,柔声安慰,道:“瞳瞳,关于墨老,容我跟你解释。”

花青瞳点了点头,的确,她对这个所谓的墨老很是好奇。

此时,拓拔智正从拓拔诺的尸身怀里摸出了一个小药瓶,药瓶里的应该就是墨老所说的解药,拓拔诺拿着解药踌躇难定,万一是那老头儿诓他们,这里面并不是解药,而是毒药呢?

大金国主却是一把从他手中拿过药瓶,倒出里面的丹药就吞了下去。

“父皇!”拓拔智惊叫。

大金国主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而是闭上眼,静待命运的宣判。

然而出了片刻,大金国主却感觉有丝丝力量又缓缓的回归身体,他睁开眼,眼中闪烁复杂的光芒,是解药。

他看的清楚,这解药是那个孩子告诉那老者的。

终究……大金国主痛苦的闭了闭眼,他们的缘分,就此了断了啊。

他看着拓拔诺的尸身,眼中闪烁泪光。

他真正的孙儿,已经死了,他不知那个孩子长大后,是不是也像拓拔诺一样优秀,但造化弄人,所发生的一切,谁也无法挽回,一息间,大金国主似乎苍老了一些。

就在这时,一声悠长的嗡鸣声突然响彻整个空间,众人闻声而望,就见塗一竺双手鬼抡着斧头,整个人都被斧头的神光笼罩,一人一斧,竟是无比的契合。

“哈哈哈,大家伙,终于被我降服了吧,哈哈!”她举着大斧得意大笑,眼睛弯成了月牙。

大斧缓缓收敛神光,像一把平凡的斧头一样温顺的被塗一竺握在手中。

塗一竺欢喜的摸了摸大斧,大摇大摆的朝花青瞳走去。

经过大金国主身边之时,她还得意的停顿了一下,“老头儿,多谢你们拓拔一脉为我看护了大黑这么多年。”

大斧转瞬有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名字——大黑!

大金国主神色复杂的看着塗一竺,一众皇子皇孙们也都沉默地看着塗一竺。

塗一竺回到了花青瞳身边,这才露出激动之色,“瞳瞳,你看,我也有在斧了,是不是很威风,很厉害?”

花青瞳看了看大斧,十分郑重的点头,“的确,竺儿,既然他承认了你,那就是你们的缘份,你要好好爱惜它。”

“那是肯定的!”塗一竺喜爱的抚摸着大斧。

“大金国主,今日之事,真相已经大白,拓拔勇之事与酒窝无关,我不希望与南大陆为敌,不过,我也不在乎多一个或者少一个敌人,你们好自为之。”

花青瞳冷冷的看向大金国主,说完,便欲离开。

见他们就这样要离开了,大金国主突然开口,“等等!”

花青瞳眸中光芒一闪,停下了脚步。

大金国主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他朝着花青瞳走来,抱拳道:“公主殿下请留步,之前的事是老夫识人不清,误会了公主殿下和黑天魔君,老夫在这儿向二位陪罪。”

说着他抱拳行了一礼。

接着又道:“南大陆不会与公主殿下为敌,只要公主殿下开口,南大陆,大金国,为公主马首是瞻。”

这是承诺,他又是一礼。

花青瞳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颌首道:“如此,甚好。”

大金国主闻言不禁深吸一口气,露出轻松之色。

塗一竺仰着小脸,一脸崇敬的看着花青瞳,瞳瞳美人儿真厉害,连这蠢老头儿都给降服了。

大金国主瞥了塗一竺一眼,不禁在心里叹气,然后开口道:“小丫头,你留下吧,你得了祖器,如何使用还需有人指导,你留下来吧。”

塗一竺立即乐了,“哎,老头儿,你骗我留下,是想做什么呢?想骗我教出古之传承给你孙子呢,还是想骗我把祖器交出来呢?”

他可是很记仇的性子,这老头儿把她娘,把她外婆都赶走了,当她是好糊弄的啊?

大金国主一时无言,只是在心里憋了一口气,十分难受。

“大金国主,竺儿还是跟我一起离开吧,我看你和大公主有些误会,不如等你们将关系处理好了,再跟竺儿说话吧。”

花青瞳握住塗一竺的手,纵然大金国与塗一竺关系紧密,但她也绝不会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她不放心。

看着花青瞳一行离开的背影,大金国主沉默无言,眼中不禁闪过悔色。

拓拔智上前,“父皇,不如我们召回水茵吧,您和她是父女,只要解释清了,她会原谅您的。”

大金国主疲惫的摇了摇头,“不会那么容易的,水茵的性子……”

众人都沉默,他们默默看着祖先的牌位,又看着拓拔诺的尸身,脸色都无比的沉重。

大金国主缓缓向着祖先的牌位们跪了下去,泪水光涌而下,他错了……他从前太固执了,他若不曾伤害拓拔水茵,今天或许塗一竺就会留下,或许水茵一家也会在皇宫里,至少,不是现在这样,拓拔氏,失去颇多,都是他的错啊!

正在这时,一股浑厚而磅礴的气息从外面向着整个皇宫的蔓延开来,大金国主等人一惊,转瞬,便见一个美艳妇人走了进来。

“你,你是什么人?”众皇子皇孙,以及大金国主都惊骇的看着突然走进来的美艳妇人。

美艳妇人的身后,一朵国色天香的巨大牡丹花虚影静静绽放,它——散发着滔天帝威!

大帝的天礼!一个答案在大金国主的心中浮现,美艳妇人道:“我乃南大陆守护者,大金国主,你可是已臣服于公主殿下?”

果然!

大金国主一行忙跪了下来,“见过守护者大人,是,我等已臣服于公主殿下。”

美艳妇人点点头,“好,从今天开始,南大陆,唯公主殿下之命是从,大金国主,你可记住了?”

“是,臣等都记住了。”大金国主一行深深俯下身子。

“好,我会向公主殿下传达大金国主的心意的。”说罢,美艳妇人已转身离开。

许久,大金国主抬起头,他闭了闭眼,叹息一声,南大陆的天,终是变了啊,而他的选择,是对的。

处理了拓拔诺,花青瞳一行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他们已经出了城,他们的身后,姬金阳和姬紫月连跑带爬,满头大汗,都没有追上前面大人的脚步。

花青瞳几番回头张望两个孩子,都被姬泓夜阻拦:“瞳瞳,他们是魔,这点路不算什么的,千万不能让他们养成娇生惯养的性子,不然以后长歪了可怎么是好?”

花青瞳不忍,但听到姬泓夜的话,最终还是咬牙忍了。

姬泓夜眼中闪过笑意,揽着花青瞳一直前行。

塗一竺和血天走在他们后面,塗一竺同情的看着最后面的两个小尾巴,酒窝真是太黑心了,小太阳和小月亮两个真惨。

噗通!

姬紫月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好半天喘着气爬不起来。

姬金阳转身要拉他起来,没想到还没用力,就也跟着一屁股坐下了。

三只小猫从他们怀里探出头,对视一眼,黄黄突然光芒一闪,从小猫变成了豹子一般大小的厄兽原形,他心疼的说:“小宝宝们,快上来,我驮着你们走。”

两个小家伙靠在一起大喘气,“黄黄哥哥……我们爬不起来了……”接着喘气。

花花忍不无可忍,变成了人形,将两个小家伙抱了起来,正要往黄黄背上放,姬泓夜阴测测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许驮着他们——”

三只黄黄和花花大怒,白白也愤怒的瞪向姬泓夜。

气氛瞬间紧崩起来,花青瞳心疼极了,终于推开姬泓夜朝着两个孩子走去,就算是磨炼他们,但也要有个限度的。

姬泓夜忙抱住花青瞳,“好吧好吧,就让黄黄驮他们一会儿,驮一会儿再让他们自己走。”

花青瞳不愿意,但见两个小家伙已经坐在了黄黄背上,她也就只好默认了。

他们依旧走在前面,黄黄背上,两个小家伙噘着嘴,“黄黄哥哥,酒窝是不是太讨厌了?”

他们很生气,连父王都不愿意叫了。

黄黄点头,“没事,小宝宝,你们找机会和瞳瞳撒娇一定管用。”黄黄出主意。

他们一行,颇为悠然,走在前面的几人,都没有发现,一股黑雾,无声无息的从道路一侧的丛林里飘了出来,缓缓将黄黄和两个小家伙的阻隔在后。

黑雾出现的快,消失的更快,只是黑雾消失后,黄黄和两个小家伙也不见了。

花青瞳几人本能的察觉不对,转身一看,果然不见了孩子们的踪迹,花青瞳的脸色一下就白了。

“瞳瞳别急,没事的,他们不会有事的,这气息,是魔,不会伤害他们的。”姬泓夜脸色无比难看。

“是遮天。”血天说道。

“不错,是遮天,瞳瞳,不会有事的。”

花青瞳心中微松,但脸色十分难看,她恼怒地瞪着姬泓夜,“都怪你……”

她飞快的去寻找孩子们的遗迹。

而此时,两个小家伙却是好奇地仰头看着面前高大英俊的男人,而最重要的却是,这个男人的背后,长着和他们一样的翅膀。

遮天一脸笑容,喜欢又宠爱的看着两个小家伙,“小宝宝们,你们看,你们有翅膀,我也有,而且你们的翅膀和我的一样,你们跟我走吧。”他一副诱拐小孩的语气。

姬金阳还在犹豫,姬紫月已经欢乐的拍手:“好呀好呀!”

然后他扭头对姬金阳说:“难道他才是我们的亲生父王?你看他和我们一样都长了翅膀,难怪酒窝不疼我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