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 魔祖真身1(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遮天听着小家伙的话,唇角无声的往上扬了扬。

姬金阳若有所思,“这个……不太可能吧……不过,酒窝的行为的确很可疑。”说着,他无比严肃的打量面前的英俊男子,视线尤其落在对方的一对翅膀上。

遮天立即趁机煽动了几下自己的双翼,“你们看,我们一定关系亲密,说不定,我真的是你们的……”

“遮天!”姬泓夜恼怒万分的声音传了来,语气里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遮天面不改色的改口:“……伯伯。”

“是伯伯啊?”姬金阳和姬紫月两个小脸一垮,他们有点失望啊。

见两个小家伙都仰着头看着遮天,听到他的声音竟是连头也没回,姬泓夜整个张脸都是黑漆漆的。

遮天英俊的脸上露出同情的笑意,“兄弟,你这是怎么得罪两个小家伙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吗?”

所谓女子,花青瞳面瘫的脸一下就黑了。

塗一竺也眨眨眼睛,“瞳瞳,这人真拉仇恨。”

而所谓的小人儿,姬金阳和姬紫月两张小脸上均是茫然,姬紫月想了想为自己和金阳辩驳:“伯伯,我们很好养的。”

遮天一听,哈哈大笑,也不理对面姬泓夜难看无比的脸色,他俯身一把将两个小家伙抱了起来,一人亲了一口,真是太可爱了。

两个小家伙被抱了起来,趁机伸手摸了摸对方比他们大了好多好多的翅膀,脸上都是激动之色,真的和他们的翅膀一模一样啊。

见状,姬泓夜的脸色真是难看的无以复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一直就住在这里啊!”遮天一脸欠扁的笑,指了指身后,“喏,那片丛林里有一棵上古魔莲树,我一直住在那树上,你们要不要去我家做客?”

姬泓夜冷哼一声,“不用了,把他们放下来,我们这就走了,到是你,一直窝在树上不嫌闷么?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去见识见识?”

“你想拐走我?”遮天瞪大了眼睛,“老七,你真是太坏了,我只是想拐走小宝宝而已,可你居然想要直接拐走我,你好坏!”

姬泓夜脸色狰狞了一下,他觉得这个兄弟很丢人,非常丢人。

“瞳瞳,其实,魔君们都是很正经的,这个家伙是个例外,你千万不要因为他,对我们产生误解。”

姬泓夜一脸认真的回头跟花青瞳解释。

花青瞳面瘫着脸点了点头,有些无言。

其实,遮天魔君长的很是英俊迷人,一张脸虽不是绝色美人,但绝对是棱角分明,五官完美的俊朗优雅,

而且他黑发黑眸,同样也着了一身黑衣,再加上身后一对漆黑巨大双翼,整个人的确是不负遮天之名,尤其是那双羽翼,直给人一种足以遮天蔽日的强大感。

然而,这么个人,性子似乎有些与长相不同。

不过,她此地到是完全不担心的两个孩子的安危了。魔君绝不会伤害他们的后代,就算不是他自己生的,但是他们也会珍爱非常。

而且,许是血缘天性,两个小家伙显然对遮天也十分亲近。

遮天此刻却是注意到了花青瞳,“哟,这个就是弟妹啊?长的可真是……哈哈,弟妹一定喜欢吃蘑菇吧?”

花青瞳一怔,这家伙看出了她的天礼是蘑菇?

但是很快她又意识到不对劲儿,这家伙是在变着法儿的说她圆吧?其实她现在虽然也是圆圆的,但比起几年前,却是长开了很多,说实话,真没那么圆了,而且多了女子的秀美婉约。

只是,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还是一出口就说她像蘑菇。

“咦,伯伯,你真聪明,你好厉害,你怎么知道娘亲瞳瞳的天礼是蘑菇啊?”姬金阳和姬紫月两个小家伙眼中满是崇拜的小星星,直觉得这个伯伯好厉害!

而且一点也不像酒窝一样,这个伯伯还会抱着他们,那些酒窝,总是拎他们的脖子。

他们好喜欢这个和他们一样长着翅膀的伯伯啊!

遮天听了两个小家伙的话,却是微微一愣,片刻后,他就爆出一阵哈哈大笑声,“哈哈哈哈——”

花青瞳也不禁有些黑脸了,这样笑话她,真是过份!

笑过了,见姬泓夜和花青瞳都黑了脸,遮天大概是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于是道:“啊,哈哈,弟妹,我绝对不是笑你圆,真的,你看,这两个小宝宝这么可爱,你就把他们交给我吧,我可以教导他们修炼,让他们成为最厉害的魔!”

花青瞳蹙眉,有点忧心,如果真把两个小家伙教给遮天,就这家伙的性子,指不定会把两个小家伙教成什么样,万一教歪了可怎么办?

姬泓夜也却是一顿,眼中闪过精芒,他转头对花青瞳说:“瞳瞳,这个完全可以啊。”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姬泓夜。

姬泓夜道:“瞳瞳,金阳和紫月的双翼,就是遗传了这家伙的魔祖之翼,金阳和紫月若是跟他学习,对他们有好处的。”

“可是,他有点不靠谱啊。”花青瞳看着一脸坏笑的遮天道。

姬泓夜一脸深沉,道:“瞳瞳,你觉得,他再不靠谱,还有咱家那两个不靠谱吗?”

花青瞳沉默,的确是,她之前可是听到那两个小的想换亲爹。

见状,姬泓夜道:“所以,就让他们去互相伤害吧。”

花青瞳目光幽幽的看着姬泓夜。

姬泓夜立即改口,“我是说,两个小家伙跟着遮天最合适不过了。”

“老七,弟妹,你们商量好了没?”遮天抱着小家伙笑眯眯的问。

花青瞳立即看向两个孩子,“金阳,紫月,你们想跟这个伯伯一起修炼吗?这样就要离开娘亲和父王一段时间了呀。”

“娘亲瞳瞳,你也留下一起修炼。”姬金阳小脸认真的说。

“是呀是呀,娘亲瞳瞳你也留下,伯伯很好的,我们让他做父王好不好?”姬紫月双手比心,小脸上全是可爱的讨巧之色。

花青瞳顿时一脸无语。

“你们要留下就留下,你们娘亲瞳瞳,是、我、的!”姬泓夜黑着脸无比恼地道。

姬紫月和姬金阳都垮了脸,酒窝真是太坏了,这么大了还跟他们抢娘亲瞳瞳。

遮天饶有兴趣地看着姬泓夜,老七这日子如今过的挺有滋有味啊。

“紫月,我们跟着伯伯修炼吧,等我们长大了,把娘亲瞳瞳抢来。”姬金阳严肃的思考了一下,做出了一个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姬紫月一听,觉得金阳说的有道理,他一脸不舍的点了点头,“好!”

姬泓夜的脸漆黑如祸底一般。

花青瞳却听的有些哭笑不得,她走了上前,招了招手,两个小家伙立即从遮天身上跳了下来,她蹲下身,将两个小家伙拥在怀中,轻声说:“你们喜欢遮天伯伯吗?”

两个小家伙都眼睛亮晶晶的点头。

“好,那你们就跟着遮天伯伯学习吧,他能教你们修炼,让你们变的强大,拥有自保的力量。”

花青瞳温柔的看着两个孩子。

“我们还要保护娘亲瞳瞳,打倒哥哥和父王。”两个小家伙立即握起了小拳头。

花青瞳一愣,打倒父王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要打倒哥哥?”

“娘亲瞳瞳,哥哥打我们屁股,我们打不过他。”姬紫月苦哈哈的说。

姬金阳也跟着默默点头。

“你们调皮了哥哥才会打你们屁股,你们要是乖乖的,哥哥一定不打你们,他很喜欢你们的。”花青瞳说。

“好吧,那就等哥哥调皮的时候,我们再打倒他吧。”两个小家伙道。

“嗯,那你们一定要跟着遮天伯伯好好学习,听他的话,知道吗?”花青瞳温柔的摸着两个孩子的小脸。

放在从前,她是觉不会放任孩子们离开他的身边,可是现在,她却是已经学会了放手,让他们自己去选择。

看着两个小家伙乖巧的点头,花青瞳的心柔软的一踏糊涂,她知道,把孩子们交给遮天教导,很安全。

“让大阴和猫猫哥哥们陪着你们一起学习,好不好?”花青瞳看向一旁的黄黄三只。

三只闻言,都点了点头,“瞳瞳,你放心吧,我们最喜欢小宝宝们了。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

三只小家伙如今已经长大了,它们是厄兽,不是小猫,有他们在两个孩子身边,她更加安心,况且,还有大阴。

没想到会突然遇到遮天,更没想到会把孩子们交给他,花青瞳一时十分不舍。

姬泓夜默默看着那母子三人,他走上前,一手将花青瞳拥进怀里,另一手却是毫不温柔的在两个小家伙头顶各摸了一把,笑眯眯道:“好好修炼,等着你们来打倒我。”

两个小家伙噘嘴看着他,一副你等着瞧的架势。

遮天见他们说好了,心中一时也高兴了,反正两个小宝宝是跑不了,他一抬头,看向一旁沉默着的血天。

“哎,老八,你怎么变成这个丑样子了?”遮天嫌恶的指着血天一头雪发。

血天看着他不作声。

遮天看着他面具后的双眼,那双眼眸平静而死寂,完全不似血天的残忍暴虐,遮天面上笑着,心中却有些沉重,是什么,让血天完全改变至此?那一头雪发,又藏着怎样的经历?

“我无事。”似乎明白他心底忧虑,血天淡淡开口。

遮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他转而看着姬泓夜和花青瞳:“魔莲树就在丛林里,你们真的不去我家坐坐吗?”

姬泓夜挑眉,“你家的树洞吗?”

“既然你如此嫌弃,那我就不请你们去了,小宝宝们,我们走啦,伯伯带你们去看新家。”

遮天说着便一把将两个小家伙抱了起来,身后黑雾滚滚,朝着丛林深处而去。

花青瞳看着两个孩子越来越远的身影,脑海中不禁闪过多年前,天儿和她分别时的场景。

如今,虽然分别的原因和多年前不同,但她还是不由得心中酸涩。

姬泓夜温柔的轻抚着他的后背,安慰道:“瞳瞳,别难过,孩子们总是要长大的,他们迟早都是要离开父母的身边的,今天遇到遮天是他们的机缘,本来,就算不在这时遇到遮天,我也打算找到他,把孩子们送到他身边学习的,魔祖之翼,只有遮天教导得了他们。”

花青瞳何偿不明白姬泓夜话中的道理,只是做为娘亲,她心里挂念孩子是难免的。

看着他们,塗一竺识趣的退到血天身边,伸手捅了捅他:“唉,血天魔君,他俩真是太肉麻了,不过,都是美人,看着赏心悦目啊。”

血天一动不动。

塗一竺抬头,就见血天面具后的双眸,正呆呆的望着二人所在的方向,那眼中的神色,让塗一竺不解的眨眨眼,她看不懂他眼中的神色,只是觉得那种眼睛不好。

莫明,她没有再说话。

花青瞳又看了一眼两个孩子离开的方向,这才忍住心中的不舍朝丛林外走去,重新上了路,气氛有些沉默。

突然,花青瞳抬起头,因为,她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虚空尽头,一个身影飞快的朝着他们的方向飞来,看清那个身影的刹那,花青瞳惊讶的眨了眨眼睛。

“王夫人!”

王夫人的身后,赫然有着一朵牡丹花虚影,散发着大帝的气息,让她觉得亲切无比。

“南大陆守护者,拜见公主殿下!”

王夫人转眼到了花青瞳面前,恭敬的跪拜而下。

“夫人请起,没想到,你竟是南大陆守护者。”到了此时,花青瞳对王夫人的一切戒备都烟消云散,她忙上前扶起王夫人,动容道:“夫人辛苦了!”

王夫人满脸激动之色,“初见公主殿下就觉得不凡,没想到王氏竟有幸得遇公主,公主,属下不辛苦,能奉命守护一方大陆安稳,是属下的职责,只是,属下还是有失责之处,竟让三眼族的人转世到了南大陆皇族,是属下失察之罪。”

“你守护整个南大陆已是不易,又岂能面面俱到?”花青瞳说着,扶起她,“夫人身为女子之身,守护南大陆,定然多有不易。”

王夫人摇头,“属下甘之如饴。”

花青瞳深深看着她,“如今我的身份已经不再是秘密,我观夫人也是颇有天赋,若是夫人想放下重责,成为天眷者,也是可以的。”

王夫人摇头,“虽然放弃了成为天眷者,但王氏从来不悔,多谢公主殿下美意,属下会继续守护南大陆,只等公主称帝,让五块大陆合一,恢复昔日盛况,到那时,属下再修炼也不迟。”

守护者必须是凡人,只有凡人,才能使用大帝留下的天礼虚影。

花青瞳见她坚持,也不再多说,王夫人又道:“属下特意来见公主,就是想要告诉公主,请公主安心离去,南大陆一定会成为公主最坚实的后盾。”

花青瞳心中一安,郑重点头,“好!”

王夫人美艳一笑,一拜之后这才离去。

王夫人离开后,花青瞳的心绪渐渐平息,不论是和两个孩子的分别,还是王夫人的一番话,都缓缓的沉淀在她的心底深处。

她,还要继续变强。只有更强,才能守护自己所想守护的一切。

心情归于平静,她的目光越发坚定,突然想起了什么,她问:“对了,酒窝,关于墨老的身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不然,你怎么知道他叫墨老?”

当初她将墨老放出来,到底是错是对?万一他是敌人,那她岂不是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