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 魔祖真身3(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然是姑姑了。”花青瞳眼神温软,上前一步,靠近了小姑娘。

小姑娘立即浑身紧崩,但她还是信了大半,并没有躲开,而是用一双冷静又清澈的眸子盯着花青瞳打量,然后一本经的开始分析:“眼睛是青色的,亮晶晶的,面瘫脸,圆圆的……的确像是父王和娘亲说的姑姑。”

花青瞳的面瘫脸隐隐有些挂不住。

前面的形容她认了,面瘫脸她也勉强接受,可是圆圆的,那是什么?哥哥和嫂子就是这样和孩子说她的?

姬泓夜眼底隐隐漾起了浓浓笑意,瞳瞳这个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小风暖,那你父王和娘亲有没有对你说过姑夫长什么样子啊?”姬泓夜笑眯眯的凑了过来。

小姑娘点点头,严肃脸道:“嗯,说过,有酒窝……你是酒窝姑夫,你们果然是姑姑和姑夫。”判断准确后,小姑娘倏然放松警惕,侧过身子说:“姑姑,姑夫,天儿哥哥刚睡着,你们不要吵他,不过你们可以看看他。”

看着床上安静甜睡着的少年,花青瞳目光越发柔和,天儿已经十一岁了,是个半大少年了,时间过的可真快。

“天儿长的像大帝。”姬泓夜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儿子,轻轻发出感叹。

花青瞳也点点头,的确,天儿长的像大帝,这五官轮廓,像了七八分。

就在这时,塗一竺也来了,花风暖小姑娘一看见塗一竺,冷冷的小脸顿时更加严肃,她上前一步,挡住了塗一竺的面前,伸出一根白嫩嫩的小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竺儿姐姐,小声点。”

塗一竺看着面前的小不点一脸黑线,小什么声,她还没开口说话呢。

“既然天儿睡着了,那我们就出去吧,不要打搅他,小风暖,你也要跟我们一起出去吗?”

姬泓夜笑眯眯的看着小姑娘,第一个小魔女,做为黑天魔君,他也格外喜欢。

“好。”花风暖小魔女无比高冷的点了点头,施舍般瞟了众人一眼,冷冷的迈着小腿朝外走去。

跨出门槛儿,她回头,见众人还站在原地,“姑姑,姑夫,竺儿姐姐,你们不走吗?”

小姑娘严肃地问。

花青瞳三人愣愣的点头,抬脚朝外走。

刚走出外面,把门关上,就见一大伙熟人都正从远处走了过来。

花青瞳眼睛一暖,心被无限的温暖包围着,她有这么多亲人和朋友。

几位魔君,众兽,白凤铃,如今的白凤铃许是做了娘亲的原故,气质洒脱中多了一些温柔,看见花青瞳,她未语先笑,眉头一挑,“瞳瞳,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嫂子想我?”花青瞳眼睛亮晶晶的。

白凤铃面不改色,可不像以前,被她喊嫂子觉得别扭,这几年,她早就习惯了,毕竟娃都五岁了。

“娘亲,姑姑和你说的一样。”花风暖迈着小步子走到白凤铃身边,严肃地道。

哪怕是对着娘亲,小姑娘依旧是一副严肃而冰冷的模样。

白凤铃点点头,“那是当然了,娘亲什么时候骗过你?”白凤铃笑看着花风暖,然后抬头目光无比幽怨恼怒,“瞳瞳,你说冰块脸是不是遗传啊?我记得你以前就是面瘫又冰块,虽然现在不那么冷了,但是暖暖这冰块脸,还不是跟你一样?”

花青瞳下意识的偷瞥向花风暖,正好对上花风暖冷冷的,清澈的,无正认真的注视着她的大眼睛。

乌溜溜的大眼睛,十分的喜人,只是有些冷。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眼中的光芒很柔和,“谁说跟我一样?明明是暖暖很可爱。”

白凤铃撇嘴,哪里看出的可爱啊?没被冻着吧?

花青瞳扫了一眼人群,大家都在,她细细看过,看到变的更成熟了的阿蓝,她的身边,是十分高壮的成年男子厄珞,他们的身旁,小聂,雪洛,吉宝,哞哞还是那个样子,只是成熟了一些,两只小鹿也长大了,矿石兽人也在其列,六岁的小男孩乖巧的被七塔抱在怀中,文文静静的,应该就是塗一修,除此之外,两株天礼百合和万老也在其列,最后,花青瞳的目光落在了林君甜儿身上。

林君甜儿六年前花青瞳变成婴儿失踪后,花紫宸将林君甜儿带到了中央大陆,如今的她已经是大姑娘了,她面色冷峭,眉宇间的气势,和君泽极为神似,霸道而冷酷,虽是凡人之身,但气势却不输在场任可一个天眷者。

他们都目光含笑的看着她,目光温暖。花青瞳心中也温暖一片,最后,她突然凝眉,“李昌锦呢?”

“瞳瞳,你是说圣王吧?他已经觉醒,如今在圣王寺。”白凤铃道。

花青瞳一愣,随后了然,也对,六年了,李昌锦也差不多该觉醒了。

再次团聚,大家都很高兴,晚上,漓府设宴,大家欢聚一堂。

“唉,如果今天有秋九使的手艺就好了。”长成了青年模样的吉宝一边吃着,一边惋惜的叹气。

花青瞳好笑看了他一眼,这头龙鳞赤焰兽,长大了还这么贪吃,尤其喜欢桃花糕。

塗一竺做为吃货,和龙鳞赤焰兽向来是臭味相投,两人坐在一起,都吃的不亦乐乎,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吃货居然很是互相谦让默契,因而,在场大多数人都抢不过他们联手。

花青瞳听了吉宝的话,也不禁有些想念秋殿的哥哥们,况且,她也很想吃九哥哥做的饭菜。

六年过去,不知他们有没有找到自己的伴侣,都还是独身一人吗?

晚宴过后,花青瞳也不禁微微有些醉意,之前喝了一些酒,没有用修为压抑醉意,晕晕乎乎的被姬泓夜牵着手回了房,一进屋,坐在床上的少年便跃入眼睑。

他的额头上,赫然长出一根血色犄角,杀气逼人。花青瞳的酒意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除了独角,他青色的眼睛里,九个瞳孔排列不一,正在缓缓的旋转着。

那是魔祖九瞳。

而他眉心的那只金色竖眼,也正金光内敛。

他漆黑的头发,变的根根血红,魔焰滔天,魔气几乎凝成实质,那是魔祖之血的原故造成。

看到他们进来,少年眼中快速掠过一丝喜色,九瞳缓缓隐没,其他魔祖特征也缓缓敛去,少年跳下床,向着花青瞳奔来。

他面瘫着脸,却是紧紧抱住了花青瞳。

一转眨,四岁多的小孩儿变成了这样的半大少年,个子都快有她高了,被他抱住,她竟是能感觉到那有力的臂膀和结实的胸膛。

花青瞳眼睛一下红了,泪光一闪而过。

她反手抱住少年,“对不起,娘亲总是与你聚少离多,上次见面,你从小娃娃变成了四岁的模样,如今,却是已经这么高了。”

“别难过。”少年抬起头,面瘫的脸上目光十分温柔,“娘亲离开我,是为了变强,而我,也在变强,等有一天我们都变强了,就能经常在一起,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分别了。”

少年的嗓音温和,酷似大帝的面庞有着超越年龄的稳重和成熟。

姬泓夜默默的站在一旁没有出声,虽然他现在心里很酸涩,那小子都这么多大了还在娘亲怀里撒娇,若是换成那两小的,他一定上前将他们一手一个拎起来扔出去,可他知道,瞳瞳对踏天的感情不同于那两个小的,他现在若是上前去搅扰,一定讨不了好。

倒不是说花青瞳对君踏天的感情胜过金阳和紫月,而是,他知道,踏天出生时和小时候,是瞳瞳最弱势的时候,那时的她日日担心他会抢走孩子,还要和孩子一起面对敌人的追杀,后来又被迫分别,一切,都让她对踏天的感情更特别一些。

不止是瞳瞳,端看君踏天,恐怕在他的心中,对娘亲的感情也格外浓烈,小时候的经历,在他的心中,估计也是抹不去的阴影。

姬泓夜默默看着他们,心中是锥心的疼,以前,是他没能保护好他们。

“娘亲瞳瞳,你现在回来了就好,你这几年在外面过的好吗?”君踏天放开花青瞳,面瘫着脸关切问询。

花青瞳点点头,又端看面前的少年,眼中的光芒灼亮温暖,“天儿,你呢,没有娘亲和父王在身边,过的好吗?”

“天儿自然是很好的,娘亲瞳瞳你不要担心。”少年目光温和,听花青瞳提到父王,他不禁看向姬泓夜,轻轻唤了一声父王。

姬泓夜微笑拍拍他的肩膀,“天儿长大了,父王却没有尽过为父的责任,是父王对不起你和你娘亲瞳瞳。”

君踏天看了姬泓夜一眼,又看看花青瞳,他看得出来,娘亲瞳瞳如今和父王之间的感情,似乎不同以往。

他眼中闪过思索之色,这样也好,有父王在身边照顾娘亲瞳瞳,他也更放心。

一家三口坐了下来,轻声说着话,姬泓夜问:“觉醒到哪一步了?”

“魔祖之眼,魔祖九瞳,魔祖之角,魔祖之血,魔祖之翼,还有魔祖之体。”君踏天一一答道。

姬泓夜惊讶,“魔祖之体和魔祖之翼也觉醒了?”

“最先觉醒了魔祖之体,后来是魔祖之翼,刚才觉醒了魔祖之角,和魔祖之血,魔祖九瞳是前几天觉醒的,屋里地方小,我刚才便没有恢复魔祖之体和魔祖之翼。”

君踏天解释道。

花青瞳静静的听着。

姬泓夜眼中闪过惊叹之色,眼前的少年,是他的儿子,第一个儿子,他们父子之间没有多相处过,但此刻一家人坐在一起,却是亲密又舒心,天儿稳重懂事,不像那两小的调皮捣蛋,也不像那两小的会撒娇,却更加让人心疼。

姬泓夜的眼中也不禁浮现慈爱之色,夸奖道:“很好,你小小年纪,已经觉醒到如此地步,很不错了。不过,觉醒这种事不能求快,要顺其自然,你还小。”

君踏天认真的点头应是。

花青瞳默默听着,她早就知道,天儿是魔祖返祖血脉,觉醒魔祖血脉,重现魔祖真身,那是迟早的事。

当初大帝斩魔祖,魔祖十分,便有了十魔君。

十魔君之首的吞天魔君身高九丈,眼有九瞳,正是继承了魔祖之体和魔祖九瞳。

第二位封天魔君双眼永远闭合,只有眉心第三只竖眼睁着视物,那只眼,就是魔祖之眼。

第三位戮天魔君,额头生有血色犄角,杀气冲天,正是魔祖之角,魔祖这角主杀伐,戮天魔君若打开杀戒,将无人能挡。

第四位遮天魔君,则是继承了魔祖之翼,双翼张开,可遮天蔽日,连天都能被其遮挡。

第五位偷天魔君,据说偷天魔君继承了魔祖的无敌之手,天下无魔祖之手不可取之物,这位魔君的身份,至今还不知晓。

第六位骗天魔君,这位魔君最是神秘,无人知道他是何等模样,据说他继承了魔祖真颜,说是真颜,但他的真容,真身,真形,就是连上天也看不透,哪怕他就站在你面前,你也看不透他真正的模样,因而是为骗天。

第七位黑天魔君,便是姬泓夜,他继承的,是魔祖之光,他的双眼,向往温暖和光明,是魔祖心中唯一的光,黑天魔君黑暗的外表之下,却有着向往光明和温暖的心,他应是十魔君之中,继承了魔祖唯一的善之源。

第八位,是血天魔君,他继承的,是魔祖之血,正因魔血之故,他的性情无比残暴。

第九位,白天魔君,与黑天魔君恰恰相反,他继承的,是魔祖之暗,十魔君里,要数他的魔性最为强烈,但偏偏,他与黑天相反的,他的外表与黑暗完全不粘边,在他光明而温暖的外表下,蕴藏着无尽的黑暗,可惜世人却总是被他虚假的光明所骗……

第十位,比天魔君。传说比天魔君继承了魔祖一切的欲望,贪婪无比,将贪婪的魔性完全集中在了他一人身上。

这十人本是一体,可如今却都分裂为独立的个体,他们每个人都继承了魔祖的特征。而君踏天,却正在一点一点的将这些特征完全的集于一身,重现魔祖真身。

他将是,第二位魔祖。

就如花青瞳,将是第二位大帝。

君踏天很庆幸自己是魔祖返祖血脉,因为,魔祖无比强大,只要给他时间,让他成长,让他重现魔祖真身,那么,这天地间,谁还能欺负娘亲瞳瞳?小时候那些被追杀过的日子,被迫分离的日子,永远不会再有。

君踏天握紧了双拳,眼中闪过凌厉的光。

花青瞳处于震撼中,而姬泓夜却是捕捉到他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光芒,他的心中一震,不禁涌上酸楚。

他默默的伸手,摸摸少年的头,目光温暖而令人安心。

君踏天不禁一怔。

他有些不自在的别开脸,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担忧地道:“父王,娘亲瞳瞳,我没看好弟弟们,他们两个离家出走了,说是去寻找娘亲瞳瞳了。”

说起两个小的,花青瞳的眼中不禁闪过无奈又宠溺的神色,“天儿不用担心他们,两个小家伙找到了我,现在,他已经跟了你们遮天伯伯去修炼了。”

君踏天一愣,诧异地道:“还真让他们给找到娘亲瞳瞳了。”君踏天说着,不禁有些咬牙切齿,眼中的神色却是宠爱多过于恼怒。

他不禁说起了这些年弟弟们成长的点点滴滴,从襁褓里的小娃娃长成了六岁的小朋友,他们经常好心办坏事,花城的人对他们又爱又恨,但终究是喜爱更多吧,大家都愿意宠着他们,生怕他们受到一点点委屈。

讲这些的时候,君踏天的语气十分柔和缓慢,他知道,娘亲瞳瞳最想听的,就是他和弟弟们的事。

------题外话------

今天娃出门,第一更早早的码了出来,便早点上传了,明天的一更时间如无意外,应该还是中午十二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