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 千炼情根1(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件事不能拖。”花青瞳突然道,语气隐隐有些急迫,“四哥哥觉对不正常,居然连九哥哥都查不出来四哥哥的身体有异,我的心里有些不安。”

事实上,之前她是悄悄查看过沃少冲的身体的,结果却发现他不仅身体无恙,灵魂也很正常,可事实上,全都正常,就是最不正常的。

沃少冲绝对不可能喜欢璞女。

“最近这段时间,四哥和那个女人一直形影不离,若非四哥是君子,谨守礼道,说不定这阵子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金城云深一脸嫌恶,因为他不止一次看到那女人明里暗里的暗示四哥在一起了,可四哥却因为爱的太深,所以太过于珍惜那个女人,在婚前,并没有逾矩的打算。

“这件事的确是不能拖了,不仅是那个璞女很危险,那个曲水月也很危险,此人心机深沉,令人难以捉摸,而最近,他竟是颇得沃伯伯的好感,沃伯伯对璞女也颇为喜欢,再拖下去,老四恐怕就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家宰割了。”

盘银沉声开口,眸光中隐有寒光流转。

他们,都不相信沃少冲会真的爱上璞女。

凌墨寒沉吟了一下,道:“二哥说的不错,既然如此,那等我熬好洗魂汤后,你们想办法支开那个璞女,让四哥将汤药喝下。”

几人商定之后,凌墨寒便回房去准备熬药了。

……

夜色深沉,璞女还坐在沃少冲的屋中没有离去,沃少冲数次欲言又止,但面对心上人,他的心中也颇为不舍,好几次都没有主动开口撵人走。

只是,他们毕竟没有大婚,他并不希望在没有名份的情况下,轻薄了璞女。璞女坐在沃少冲对面,看着对面矜贵又高傲的男子,他天生就生的精致而贵气,宛如冷玉般的面庞上,漆黑幽深的双眸承载着万般柔情。

那柔情很内敛,却实实在在的存在,那样的柔情,是对她的。

能被这样一个男子这样爱着,恐怕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无比欢喜幸福,璞女在这一刻,心中也不禁闪过满足的情绪,她知道沃少冲有多爱她,她知道,等他们成婚那天,他也一定会对她立下上古婚誓。

生生世世,这个男人都为她而生,为她而死。

可是,满心的欢悦之后,璞女的脸色突然一白,因为她想到了,这个男人对她的爱,并非自愿,而是因为——

想想那东西最后反噬的后果,璞女的终究还是感觉到了满心的愤恨怨毒。

为什么花青瞳轻易就得到一个男人倾其所有爱慕和忠诚,而她,却要用那种连她自己都鄙夷恶心的手段呢?

“璞女,天色不早了,你……”沃少冲终于打算开口让璞女回去休息了,可就在这时,却见璞女脸色白的吓人,额头上冷汗密布,身子上软,就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沃少冲想也不想的飞快扑上前,将璞女接在怀中,惊骇地道:“璞女,你怎么了?”

璞女虚弱的看着他,脸色痛苦,“我也不知道,突然就心很痛,少冲,我应该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沃少冲忙不跌抱起璞女就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安顿好她,沃少冲转身就往外冲,他要去找老九或十二来给璞女看看。

哪知,他刚转世,璞女就一把拽住他的衣袖,他转身,看到璞女正双眼委屈的望着他,“少冲,别走。”

“我找十二来给你看看。”沃少冲柔声安抚。

“我不要。”璞女有些任性的说,“少冲,我谁也不要,就要你,你留下,停歇陪我,好不好?”

她说着一语双关的话,玉白的手轻轻的握住沃少冲的手,暧昧的暗示。

“璞女,你还病着。”沃少冲放软了语气,面对心爱之人的暗示,他怎么能不心动,可是,看着她苍白的脸,他就只余满心的心疼了,哪里还有心情想别的?

而璞女却固执地看着他,眼神格外坚持。

“少冲,我想给你,成为你的。”她轻咬双唇,苍白的脸色浮起两朵浅浅的红云,看着羞赧又柔弱,让人无比心怜。

沃少冲的呼吸乱了一拍,看着心爱之人的坚持,又想到他们大婚在即,再加上璞女不断的痴缠,沃少冲心中的那一丝坚持的弦,终于崩断了。

他二话不说的反身回转,低头,吻向璞女的唇,璞女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光芒,终于,终于能得到这个男人了。

然而,就在这时,敲门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眼看就要双唇相贴的两个人都是身体一僵。

“谁?”沃少冲气息不稳的直起身,近乎有些低吼的声音传出。

“四哥,是我们。”开口的是金城云深,听着沃少冲不稳的气息,几人心中都生起不妙的预感,不是吧,他们那矜贵又漂亮的老四该不会是被那女人占了便宜吧?

想到此,众人都是眼角直接,脸色漆黑,在他们看来,兄弟的清白是很重要的。

一个激动,金城云深一抬脚,就把门儿给踹开了。

看到床上的人,又看着沃少冲一副好事被打断的样子,众人果断黑脸。

花青瞳目光一凝,视线落在璞女拽着沃少冲的手上,好的眼中顿时出现厌恶之色,这个女人真不要脸,她果然要对四哥哥不轨。

“哟,四哥,莫不是兄弟几个打扰了你的好事?”苏十香吊儿郎当的说道,眼神却没有什么温度。

“璞女不舒服,我让她在我这儿休息一会儿。”沃少冲欲盖弥章的说道,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哦?原来是曲姑娘不舒服啊,这就是老四你不对了,人家姑娘不舒服,你不请大夫来,反而让人一个大姑娘睡在你房里,虽然你们现在订下了婚约,可是毕竟还未大婚,你这样做是有损人家姑娘的清誉的。”苏七香淡淡的撇嘴,神情不佳。

沃少冲无言以对,这事,的确是他猛浪了。

这时,盘银之又开口了,他冷漠而威严的眸子扫过璞女,最终落在沃少冲身上,“老四,你可是教养良好的人,留宿人家姑娘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怎么能如此轻浮?”

看似在苛责沃少冲,可璞女却脸上火辣辣的,浑身颤抖不止,她知道,那些话是对她说的。

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羞辱过,简直就是无地自容。

“还愣着做什么?”盘银之冷冷喝道,“老四,你还真要留人家姑娘在你房中过夜不成?沃家没有大夫吗?幸亏老大不在这里,若是老大在,定饶不了你这样轻薄人家姑娘。”

此时的盘银之,神色格外冷漠,颇有为兄气势。

花青瞳还是头一次见他如此冷漠严肃。

不过还真有气势啊。

哪怕是沃少冲,此刻也不禁满脸羞愧,“是我的错。来人!”

说着,便有两名丫环进来,沃少冲不敢看璞女的眼睛,他觉得,是他把持不住自己,对不起她,还未成婚,就险些做了有损璞女清誉的事。

“快扶曲小姐回房里休息,十二,老九,你们谁去给璞女看看?”沃少冲看向花青瞳和凌墨寒。

“我去吧,大家都是女子。”花青瞳淡淡开口,作势就要跟着出去。

“不用了。”璞女冷冷出声,阻止了花青瞳。接着道:“少冲,我就是心里不舒服,睡一觉就好了,不用劳动公主殿下和秋九使。”

说着,璞女便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下离开了。

她银牙紧咬,满心羞耻,可更多的却是愤怒和怨毒,花青瞳,秋殿众人……总有一天,他要让他们都生不如死,以雪洗他们今天对她的羞辱。

璞女离开后,屋内顿时清净下来,几人懒洋洋的在桌旁坐了下来,凌墨寒一翻手,一碗热气腾腾的清汤便出现在桌上,霎那间,屋内异香满溢,令人神魂舒爽。

“四哥,看兄弟们对你好吧,有了好东西可不忘了你,喏,喝吧!”金城云深吸了一口口水,接着的沃少冲走到桌边坐下,将汤推到他面前。

沃少冲看着那碗汤,脸色倏地变了,他脸色难看地看着众人,“你们什么意思,我没病,给我喝九哥的汤药做什么?”

就算从未见过这种汤,但是他一眼还是就认出,这碗汤,是汤药。

“四哥你可毛病真多,这么香的汤,我们都不舍的喝一口,你就别矫情了。”金城云深催促道。

沃少冲沉默着,面无表情,他轻声道:“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不正常,你们都觉得,我不该喜欢上璞女,我喜欢她,一定是她对我用了什么手段,可是,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他,而非任何手段,我的心意如何,我自己最清楚。”

“既然四哥如此自信,那就不如喝了这碗汤。终归这碗汤没有坏处,如果四哥真的相信自己的心,那喝与不喝对你而言又有什么区别?总不能喝了这碗汤,就能动摇了你的心,喝了,反而是能安了大家的心。”

姬泓夜突然开口。

众人都纷纷点头。

沃少冲看了姬涨夜一眼,见他默默握着花青瞳的手,爱意深浓缱绻,他不由轻笑一声,“妹夫说的有理。只要能安兄弟们的心,喝了这汤又如何?”

说着,他端起汤碗,大口饮下。

看着见了底的碗,众人都屏气凝神,定定的盯着沃少冲,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他身上突然冒出个什么怪物来。

------题外话------

二更下午六点,一更迟到了啊啊啊,可能错字,娃先上传更新,现在去检查改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