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 千炼情根2(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缓缓的过去,众人的目光都紧紧不离沃少冲的身上,沃少冲对于众人这样的紧张感觉到啼笑皆非,难不成,自己爱上璞女,就让他们如此排斥?璞女有哪里不好?

沃少冲的脸色渐渐有些不好看,任由众人打量,又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后,沃少冲的耐心终于告竭,他矜持而优雅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衫,起身说道:“差不多了吧?都这么久过去了,我身上也没跑出一头怪兽来,你们快都给我回去睡觉。”

他张口赶人,并且转身朝着床上走去。

他也要睡了,突然的,他有些困乏。

可是,他刚刚迈开脚步,高大的身体便突然一晃,整个人直直向后倒下。

众人脸色一变,盘银之一把接住他的身体,众人立即围了过去,看着沃少冲眉心处不断闪烁的红色光芒眼露震惊。

“那是什么?”众人不禁看向了凌墨寒。

此刻,凌墨寒的脸色惨白一片,呆呆的看着沃少冲的眉心的那点红光回不过神来。

花青瞳走在了后面,此刻,她也看清了沃少冲眉心上的那点红光,那红光并不普通,它的形状宛如树苗,又仿佛植物根须,一根主杆上,分裂出无数枝桠。

花青瞳手中还握着的一只杯子‘砰’地一声落地,摔的粉碎,整张脸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姬泓夜也沉默了。

秋殿一众人见凌墨寒脸色无比难看,此时又见花青瞳脸色苍白的摔了杯子,众人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多少?”凌墨寒抬头,看向花青瞳,声音无比沙哑。

众人都茫然不解,什么多少?

花青瞳僵硬地抬起头,声音同样有些嘶哑,“九百九十九。”

“三九之数,呵,千炼情种。”凌墨寒一脸痛苦,他向来风清云淡,可此刻,却是完全失了往日镇静。

他低头,看着昏迷的沃少冲,眼睛缓缓弥漫一丝血红。

花青瞳眼底也闪过泪光,然后,逐渐化为噬人的仇恨。

姬泓夜默默握住花青瞳的手,无声安慰。

看着她和凌墨寒的表情,金城云深,苏七香,东月千辰,还有盘银之的心也都不禁跟着一沉。

“老九,十二,到底怎么回事?”盘银之沉声开口,眼神有些不安。

“二哥,你先把四哥放在床上,我们再细说。”凌墨寒回过神说道。

盘银之等人心中都是极其不安,闻言,盘银之将沃少冲放到床上,转身死死盯着凌墨寒和花青瞳。

凌墨寒和花青瞳嘴唇隐隐有些哆嗦,一时却极难说出那个残酷的答案。

姬泓夜看了花青瞳一眼,便代她开口道:“四哥中的是千炼情根。”

盘银之等人一懵,他们没有听说过。

也是,千炼情种这种东西是极恶毒的存在,除了上古之时的一些大能,后辈们极少有人知道这东西,因为,这东西,人人见而灭之,后来,已经极少有人用这个东西了,他们不曾听过说也是自然。

可是花青瞳有药之传承,姬泓夜本是上古魔君,而凌墨寒又出身天医一族,自然是都对这千炼情种十分了解。

姬泓夜接着道:“我们就从情根说起。情根,是要抽取一对真心相爱的男女的情丝为饵,再辅以这对相爱之人的灵魂和心头精血为引,再加上炼制秘法,炼制成根。

情种成功后,使用者可将自己的鲜血滴入情根之中,成为这情种的主人。远古之时,只有邪魔一道的人,才会用这种方法控制猎物。他们将情根植入猎物体内,从此,猎物便不知不觉爱上情根的主人。

若是如此也就罢了,可是,这情根是会反噬宿体的,它会在无形中缓缓吞噬宿体的灵魂本源,时间久了,宿体的意识就会逐渐模样,直到不知不觉的完全失去神智,也就是灵魂死亡。

可是,这并不是尽头。那吞噬了宿体灵魂的情根,会逐渐生出新的灵智,看似正常,事实上却是会成为拥有原主所有记忆的傀儡,生生世世不得解脱。”

盘银之等人面色大变,“解法呢?”盘银之抱着一丝期望问道。

“没有解法。”姬泓夜道。

“不可能,这世上任何一种东西,都有其克星存在。”东月千辰急切道。

这时凌墨寒终于开口了,他面色有些绝望,“黑天魔君所说,只是用一对相爱之人炼成的情根,那是最普通的情根,叫做单炼情根。

除此之外,若是两对,三对,甚至更多的相爱之人炼出来的情根,其威力和恐怖都是成倍叠加的,刚才我和十二数过,四哥所中的情根有九百九十九根枝桠,这便说明,九哥所种的情根,是用九百九十九对相爱之人炼制而成,而这种情根,已经与千炼情根无异。”

秋殿众人脸色一白,“老九,后果会怎么样?”

“后果……”凌墨寒脸色难看至极,“要么灭掉情根,让老四魂飞魄散,要么……眼睁睁看着老四成为傀儡,对主人死心踏地,失去尊严和自我,生生世世不得解脱。”

“失去尊严和自我,对于常人已经是生不如死,对于老四那人矜贵高傲的人来说,更是无法形容的痛苦。”盘银之的声音满含痛苦。

“千炼情根极为霸道,只要我们敢表露出一丝对它不利的态度,它就会立即吞噬四哥哥的灵魂,现在,我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死四哥哥,要么眼睁睁看着他在无形中变成璞女的傀儡。”

花青瞳缓缓说道,可是眼中却已经弥漫了仇恨的腥红,事实上,他们谁都知道,让他们眼睁睁看着沃少冲变成失去尊严和自我,只为主人而活的傀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结果只有一个:杀死沃少冲。

秋殿众人的脸色都恐怖极了。

“老九,十二,就没有第三种办法了吗?”许久的沉默,盘银之希冀的问。

“第三种办法……”凌墨寒咬牙,呢喃道:“若是真有第三种办法,那就好了……”

花青瞳也沉默。

秋殿众人皆露出绝望之色。

他们看向床上那人,他眉心上的红光已经重新隐没不见了,刚才被洗魂汤逼出来,已经令它感觉到了危机,此刻,它想必是深藏入了沃少冲的灵魂之中。

“太恶毒了,千炼情根,至少要炼化近千对相爱之人的情丝,灵魂,骨血,而且,尤其是以一方为怀孕的女性最佳。”

姬泓夜声音清冷,目光中闪动着丝丝杀意,不论那璞女是从哪里弄来的这千炼情根,都已经判定了她的死刑。

“哼,小丫头,容我提醒你一句,第三种办法不是没有,而是,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和勇气了。”

就在这时,花青瞳的脑海之中,却是响起了一个奇异而魅惑的声音,那声音有些慵懒邪恶,可此刻,对于花青瞳来说,却宛如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浮木,令花青瞳激动的不能自已。

“你说,只要你能说出第三种办法,我欠你一个人情。”花青瞳低头,死死的捏住自己手腕上的银色锁链。

是锁天河。

而那个声音,就是从锁天河中传出来的。

这一刻,所有人都盯着花青瞳,他们都看见,花青瞳在对锁天河说话,他们的呼吸突然都有些急促,双眼中更是射出绝望中的希望之光。

“哎哟,你捏痛我了……”花青瞳脑海中又传来那人的声音。

花青瞳忙松开它,并且下意识的渡了一丝天之力进去,“好了,你快说,别磨蹭,我没耐心的。”

锁天河中的声音似乎也感觉到了花青瞳的急迫和紧张,也不再卖关子,而是道:“丫头,你不是有那宇宙离魂诀吗?只要还有一丝灵魂在,就能重生,甚至永生,你万全可以从那千炼情根手中抢一缕你四哥哥的灵魂出来,哪怕只有一点点他的灵魂气息,他就能得到永生。

当然,前提是你们能做到。”

花青瞳愣在了原地。

虽然锁天河中的声音说的这个办法很难,稍有不慎就会惹怒情根,让沃冲变成傀儡,可是,她觉得,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十二?”秋殿众人小心翼翼的看着花青瞳,目光里都含着希冀。

“有办法了!”花青瞳喜道。

“丫头,别高兴太早,想要从千炼情根手中抢魂,你们总还要有一个人牺牲,用自己的灵魂,和你四哥哥的灵魂对接,达成契约关系,以相同的灵魂气息迷惑情根,才有希望抢夺出一丝你四哥哥的灵魂气息,稍有不慎,别说你四哥哥救不回来,说不定还要搭一个人进去,这个人,你们中谁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