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 图谋什么(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屋中,三人分主宾坐下,沃老一挥手,一层透明的结界便将这整间屋子笼罩,即便他们在屋里打上一架,外面的人都听不到任何动静。

沃老的神色有些紧崩,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突然十分不安,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已经很少有事情能够撼动他的心弦,而同样的,修为到了他这样的境界,任何预感,都不会空穴来风。

“沃老,我们是为了四哥哥的事情而来。”花青瞳面瘫着脸开口,她面无表情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看着沃老的目光也不禁有些晦暗。

沃老双眼紧紧凝在花青瞳的脸上,老眼之中,竟是透出无比灼亮的精光,“你直说,给老夫个痛快!”

而他的手,却在轻轻的颤抖。

花青瞳看着沃老,眼底的难过再不强行掩饰,她艰难的喘了口气,“四哥哥中了千炼情根。”

沃老愣愣的看着花青瞳,两眼发直。

“什、什么?”好半天,沃老呆呆的问。

花青瞳抿了抿唇,重复道:“四哥哥中了千炼情根!”

“千炼情根……”沃老喃喃重复,可怕的气息突然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似要毁天灭地一般,屋内的家具摆设在这可怕的气息之下,纷纷化作齑粉,若非沃老提前就布下了结阵,恐怕此刻,这座房子也会随之变成废墟。

姬泓夜和花青瞳在沃老失控的霎那,就各自在体外撑起了能量光罩,这才没有被波及。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沃老身上可怕的气息才缓缓平息,可他整个人,却像是瞬间苍老了许多,连鬓角的发丝似乎都多了许多银白,那双久经沧桑的老眼之中,蓄满了沉痛的悲哀和痛苦。

沃少冲是他最爱的孩子,虽然他不会继承家业,但他知道,他是沃家最优秀的孩子,他的人生,他的未来,绝不会被束缚在家族这方寸之地。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竟是会中了那恶毒无比的千炼情根,这简直就等同于他已经成为了一具看似还清明,实际正在渐渐的失去自我的毁灭之路,不,那比毁灭更加可怕,更加龌龊。

他最优秀的孙子,为何会最终毁在这世上最恶心的东西手上?难不成这就天妒英才?连上天都嫉妒他的美好,所以才用这种残酷的手段毁了他?

就算他的孙子要死,死的轰轰烈烈,他也不会如此悲痛,可是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让他懵懂中变成别人的傀儡,这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他宁愿亲手杀死他,也不愿他受此奇耻大辱!

沃老仰头,将眼中的泪水生生的逼了回去,深吸一口气,这才看向了花青瞳。

“十二丫头,我会亲手了结了他,绝不让他再受一丝屈辱……”

“沃老,还有一线生机,今天晚上,我们打算冒险一试,到时,还望您给我们寻一处安全之所,不让任何人打扰,尤其是曲水月和璞女。”

花青瞳见他的情绪已经缓和,这才有机会将未出口的话全部说完,也是他们前来的主要目的。

听到曲水月和璞女的名字,沃老的气息突然再次有了失控迹象,那眼中的刻骨仇恨,简直可以焚天灭地。

但是突然,他愣住了。

“十二丫头,你、你刚才说什么?”沃老愣愣的。

“四哥哥还有一线生机,我们打算冒险一试。”花青瞳道。

“一线生机?”沃老重复,随即眼中爆发出无与伦比的亮芒,“怎么可能?千炼情根怎么会有一线生机在?不不不,你是大帝返祖血脉,大帝通古彻今,无所不知,他有千炼情根的解法,自然是很正常的,对,对,对。”

花青瞳静静看着沃老,“其实,大帝药之传承里,也没有千炼情根的解法,我们之所以知道那一线生机,也是因为特殊的机缘,沃老,我们此举将会十分冒险,弄不好,不仅四哥哥救不回来,还会搭一个人进去,但我们愿意一试,只是,在此之前,千万不要打草那样就跑,万一对方提前对四哥哥进行吞噬,那就全完了。”

“是何法?如此凶险,老夫可能帮上什么忙?十二丫头,只要你说,老夫全力配合。”沃老激动的说道,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不会放过。

“沃老到时只须为我们护法,千万不要让人打扰就好。”至从进来就一直没有说话的姬泓夜此时开口说道。

沃老点头,“好,那就去老夫的闭关密室,在那里,引不起任何注意。”

“那就麻烦沃老,等夜深人静,把沃四哥叫到密室里去吧。”姬泓夜道,“事情已经说好,那我和瞳瞳就先走了,秋殿几位兄长们估计还等着我们回去报信。”

沃老点点头。

花青瞳和姬泓夜起身打算离开,而就在这时,姬泓夜突然又问,“沃老,曲水月此人心机深沉,心事难料,可他为何会对沃四哥动手?你们乌云商会,莫非是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如此大费周章?

据我所知,曲水月此人的心思,并不在拉拢势力上,他若要拉拢组建什么势力,这万年来早就做了,也不会万年来什么也不做,只是一心修炼,仿佛无欲无求。”

沃老一听,先是愣了一瞬,然后便仔细思索起来,突然,他的脸色猛地变了。

见状,花青瞳和姬泓夜都停下了离开的脚步,他们转身,目光锐利的盯着沃老。

沃老见状,嘴唇微微哆嗦了一下,他突然开口道:“十二丫头,黑天魔君,你们稍等。”

转身,沃老的指尖上突然冒出一滴血珠,那血珠凝而不落,只见沃老就着那血珠,在空气中一阵涂画,一个血色的符文迅速在空气中出现,等那血色符文散去后,空气中,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那口子并不大,只有一尺见方,但是漆黑的裂缝之中,却有一只巴掌大小,洁白精致的白玉卷轴。

那卷轴不是实物,而是由乳白的光芒凝成,晶莹剔透,宛如无瑕玉质,十分的莹润美丽,让一眼看去,就爱不释手,想要占为己有。

“是不是一眼就想要得到?是不是觉得十分喜爱?”沃老伸手,将那卷轴拿了出来,握在掌心,一脸的苦涩。

花青瞳默默点头,她也不是没有见过比这卷轴更加美丽好看的宝贝,可不知为何,面对这只卷轴,她竟是有些难以自控的感觉。

姬泓夜则是已经面色微变,“不灭魂?”

做为上古魔君,自然认得这东西。

“就是不灭魂。远古时代,这卷轴从天外而来,引得天元大乱,人人争抢,大家不知这东西是什么,有什么用,可却都是本能的想要得到,争抢间,杀戮不断,大家都杀红了眼,杀戮最多者,终于抢到了这卷轴,可是,却被这卷轴抹杀。

当时,这卷轴发出无尽白光,白光中,一些关于这卷轴的解说才浮现在大家的眼前。

看完那解说,我们才知道,这卷轴本身就是一件宝贝,不过,却不是给活人用的,而是给鬼魂用的。

只有鬼魂才能用这不灭魂,而我们活人杀戮再多,也是无法修炼的,而且,只能是死的凄惨,怨气滔天,杀戮无数的厉鬼得了这宝贝,才能不死不灭,永恒存在。

当时,争抢此卷轴的人们,都忘而却步,惊骇无比,因为,这充满了诱惑和美丽的东西,实在却是诱人成魔成鬼的罪恶之源。

没有人再敢碰它。并不是因为大家的心有多么的正义,而是因为,没人有那个勇气,为了未知的东西去舍身成鬼,况且,就算是大家杀了自己,变成了鬼,那也算不上是厉鬼啊。

似乎是感觉到了人们的畏怯,这卷轴竟是十分不屑,将当时疯狂争抢它的那些人杀死大半,连同他们的灵魂,也一起碾压成灰。

后来,所有人对这卷轴避之唯恐不及,当时我还年轻,心中对这东西十分的忌惮,又实在看不过眼让这东西搅风搅雨,便拼着被杀死的决心,把它给收了。

本想这东西一定会连我也杀,可哪知,这东西竟是再也没有爆发,任由我将它收起。这么多年,当初那场风雨,对于天元大陆来说,只是最寻常不过的一场夺宝之争,再正常不过,时间久了,我便也将这卷轴的事忘在了脑后,若不是你们问起,我是绝不会想起它的。

纵观我乌云商会,宝物无数,财富无数,什么样的东西不曾有过?可我思来想去,能让大帝的第一文臣曲水月废尽心机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东西最为特殊了。事实上我也不太确定他图的是不是这东西,但我乌云商会能够吸引堂堂曲相的,我所能想到的,只有这个。”

“曲水月是人吧?他又不是厉鬼,他以为厉鬼是那么容易成的?刻意想成为厉鬼的人,哪怕真让自己死的无比凄惨痛苦,冤屈滔天,那也是自己刻意造成,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厉鬼吧?”

花青瞳看着我地卷轴,压抑住心底的抢夺的欲望,疑惑地说道。

“这个老夫就不清楚了。”沃老说道。

花青瞳努力错开视线不看那卷轴,心中不凡想到,若是她不曾存在,前世被司玄折磨而死,必定会成为怨气滔天的厉鬼。

可是,她重生了。她有了新的际遇和人生,这卷轴,注定是与她无缘了。

“看似美丽诱惑的事物,量它的本质却不一定真的美好,这卷轴,是不祥之物,只是老夫实在是不知如何才能把它送离天元大陆,便只好将它困在空间裂缝之中。可没想到,或许就是因为它,竟给我孙儿遭来灭顶之灾,这东西果然不祥。”

沃老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这东西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锁天河中,那个声音也响起,“不过,这东西跟宇宙离魂诀,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啊,都能让人永生不死。”

“你有办法弄走它吗?把它送离天元大陆。”花青瞳不禁询问锁天河中的声音。

“办法有啊。我可以帮你送走它。不过,你又要欠我一个人情了。”那个声音透出一丝得意。

花青瞳认得这个声音,他正是锁天河原来的主人,锁天河被她炼化后,这个声音的主人留下的意识本来已经消失了,但是打从她上次使用过帝元珠后,这个家伙留在帝元珠里的意念便苏醒了,最后竟是又跑去了锁天河里居住。

“好,我又欠你一个人情。”花青瞳咬牙切齿。

那个声音发出一声轻笑,“哎,我帮你送你这东西,可是等于救了你们天元大陆一回,咱们算是朋友了吧?”

朋友你个鬼,我父皇可不就是与你们的战舰同归于尽的吗?杀父大仇,岂能跟你成为朋友?

不过,现在有求于他,花青瞳还是违心道:“算。”

那声音满意的轻笑一声,陡然,锁天河化成一条银色的锁链,飞离花青瞳的手腕,空气中被锁天河划开一条通道,那通道里,赫然出现了域外的星空,茫茫宇宙,无尽星辰,不待锁天河动作,那白玉卷轴就极为不屑的主动飞入了星空通道之中,似乎在说,你等人类,居然敢嫌弃我,你们等着,我一定能找到最好的主人。

亲眼看着那令人头疼的东西离开了天元大陆,沃老忽地大松一口气。

虽不知那东西是如何到了天元大陆,但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现下终于将那诡异神秘的东西送走了。

“好了,我又帮了你,小丫头,我要睡几天,打开宇宙通道,我这一缕意念还是很吃力的,你这人情欠大了啊。”

说着,那声音就有些虚弱的沉寂了下去。

看着重新回到自己手腕上的银色锁链,她的眼神无比复杂,这本应是敌人和仇人的家伙,竟是两次帮了她。

“既然这事也解释了,不论曲水月图的是什么,乌云商会这下也没有什么是他可图的了,黑天魔君,十二丫头,今晚子时,如何?”

“好。”

------题外话------

下章救四哥哥,很快就要虐璞女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