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 重生(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璞女这一晚,因为千炼情根的异动因而彻夜难免,她丝毫没有想过,千炼情根会被人发现,也丝毫没有担心过,这世上,会有人能破解得了千炼情根。

事实上,说来简单,即使是姬泓夜,他虽然成功的抢救出了沃少冲的一块灵魂,可是他自己,也确实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他的灵魂,也被千炼情根吞噬了不少,甚至那被吞噬的一部分灵魂,正泛着不正常的颜色,明明是美丽的粉红色,可却给人极为不舒服,甚至有点恶心的感觉。

花青瞳通过幽冥契约,清晰的察觉到,姬泓夜的灵魂也伤的不清。

那千炼情根,如同缠丝,软软绵绵,又极其恶毒,实在令人防不胜防。

姬泓夜的识海之中,不用姬泓夜自己动手,宇宙离魂诀就已经自动运转,将那些被千炼情根腐蚀改变的灵魂彻底剥离毁灭。

灵魂被剥离之痛,令姬泓夜不禁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嘴角也随之溢出一丝鲜血,但在宇宙离魂诀的滋养之下,他的灵魂又开始缓缓的恢复着。

花青瞳没有前去打搅他,任由他坐在原地运转宇宙离魂诀恢复灵魂。

而与此同时,被七彩星光包裹住的沃少冲的那一部分灵魂,此刻也正幽幽发着光芒。

那是一团白色而透明的光团,那是沃少冲被姬泓夜抢夺下来的,并没有被千炼情根吞噬污染的健康灵魂。

那团灵魂此刻看起来虚弱极了,甚至,因为是被活生生的撕下来的,它的意识十分模糊,此刻,他就是一团没有意识,浑浑噩噩的魂。

但是,在七彩星光的包裹之下,它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凝实着,壮大着,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恢复完整的状态,记起一切。

花青瞳看着,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

沃老,铜老,还有秋殿几位哥哥们此刻也不禁喜上眉梢,成功了,沃少冲,得救了。

看着在七彩星光的包裹下迅速重生的灵魂,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目光也不禁都落在了沃少冲的身体之上。

此刻,那身体是沃少冲的,可他却已经不再是沃少冲,他是一具傀儡了。

千炼情根以极快的速度将他剩余的魂完全吞噬,将他变成了真正的傀儡,并且是有着过去一切记忆的傀儡,但是他的意志,将会唯璞女而是从。

花青瞳上前,一把将沃少冲的衣襟撕开一片,她的动作彪悍,众人看的不禁嘴角一抽,而当看清沃少冲裸露出来的胸膛上,被无数细密的红色枝桠密布的身体时,他们不禁脸色一白,险些呕吐出来。

千炼情根正在不断的蔓延,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像细密的血管,将他全身的皮肉的都布满,看着密集而狰狞。

渐渐的,那红色的枝桠快还的蔓延上了他的脖子,然后是脸上,当他整个人,全部被千炼情根侵蚀后,红光一闪,那些可怕又令人作呕的细密红纹都沉没入他的皮肉下面,而他的外表,又恢复了与正常人无异。

那千炼情根,已经完全与他融合了,不止是灵魂融合,连同肉身,也被同化。

与此同时,他醒了。

见睁眼了,然后又坐了起来,他环视着周围,莫明奇妙的看着众人,最后视线落在沃老身上,他回想起之前的一幕,不禁皱眉,“爷爷,你为何打晕我?”

“打晕你,是为了救你。”沃老眼神平静的说道。

“爷爷你在开玩笑吗?”沃少冲莫明奇妙的,他好端端的,他爷爷打晕他不说,还说是为了救他,哼,真是太好笑了。不知为何,这个从前让他十分敬爱的爷爷,此时此刻,他却怎么也生不出一丝亲情。

连同周围秋殿的这些兄弟们,他也再生不出一丝的兄弟之情,甚至,一想到他们对璞女的质疑,他的心中就不禁对他们生出浓浓的厌恶和杀意。

哼,一切阻止他和璞女在一起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不论是谁,只要敢做出危害璞女的事,那他就绝对不会留情。

想到此,他面色越发冷漠,他起身,抬脚朝外走去,“我还有事,就不在这里陪你们胡闹了。”

看着他的模样,众人不禁面色复杂,如果,他们没有提前抢出他的一块灵魂,那么此时此刻,真正的沃少冲就会如同这样,彻底的消失,成为失去自我的傀儡。

而且,成为傀儡之后,他的身体会越来越强大。

“爷爷,尽快为我和璞女准备婚礼,我要在快点娶她,快点让她进门,我要在婚礼上对她立下上古婚誓,这件事,不要再拖了。”

走到门口的沃少冲突然又道。

沃老看着他不说话,整个人却不断的颤抖着。这个人,已经不是他的孙子了,而是一具傀儡,一个主人指哪,他就打哪,主人让他做什么那就做什么的傀儡,不会有丝毫的反抗。

这不是他的孙子了。

他的孙子,是正在逐渐恢复的那团灵魂,那才是他真正的孙子。

似乎察觉到了沃老的目光,顺着沃老的目光,沃少冲的身体也不禁看向那团魂。霎那间,他的眼中陡然露出恐怖又贪婪的光,那是他的,他的……

他猛地向着那团光扑去,想要将之吞吃入腹。

众人大惊,沃老就要去阻止,可是,七彩星光在他接近的一瞬间,就猛地光芒一闪,如同排斥垃圾一样将他弹飞了出去。

沃少冲,或者说那个傀儡的脸色因巨大的痛苦而扭曲起来,他惊恐的看着那团七彩星光,直觉告诉他,绝不能让七彩星光里的那团灵魂壮大,一定要吃了他,或者毁了他,可是,那七彩星光真是太可怕了。

正在他踟蹰之时,扑天盖地的杀机突然袭来,他一惊,身体一弹,本能反击,沃老已经狠狠向他天灵袭去。

二者立即战在一起。

“一定要毁了这具傀儡,留着他,是对老四的侮辱,他会受不了的,我们去帮沃老。”盘银之道。

其他几人纷纷附合,正欲出手,突然,一颗黑色的种子飞了出去,直入沃少冲的身体。

立即的,黑色的种子就化作了一张黑网,黑网将沃少冲全身都包裹,冰冷的黑雾迅速滋长,结出森寒可怕的黑冰。

恐怖的阴冷邪气迅速蔓延,将千炼情根彻底的冻结。

沃老吃了一惊,罗天锁魂!

他被那邪气又阴冷的气息逼的后退,放弃了出手,因为此刻,那傀儡正发出痛苦的嘶吼,他痛苦极了。

罗天锁魂转眼就将他冻成了一块黑色的冰雕,但是冰冷的气息还在不断的滋长,很快,他的惨号就静止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咯吱咯吱’的冰裂声。

众人瞪大眼,只见那人形黑冰上,突然裂开无数蛛网一般的裂痕,裂痕不断蔓延,很快,便寸寸崩裂,化作一地冰块。

断裂的冰块中,隐隐可见血肉的肌理和千炼情根密集枯萎的枝桠。

沃老痛苦的别开眼不忍再看。

那毕竟是他孙子的身体。

他多看一眼,都觉得心疼又厌恶以及仇恨。

花青瞳也觉得十分难受,虽然毁了千炼情根,但四哥哥的身体,也随之被用这种残酷的方法毁了。

但是她知道,这是四哥哥最想要的结果。

花青瞳又接连放出白玉药火,火势窜出,将地上的冰块焚烧殆尽。

众人都沉默。

与此同时,辗转反侧的璞女终于耐不住寂寞,她起身,打算去沃少冲的房中看一看,此刻他已成了自己的傀儡,说不定自己可以好好享受一番美男恩。

只要自己一个命令,那矜贵又高傲的男子,就会跪俯在她的身下,任她为所欲为。

想着,她突然激动起来,哼,只要一想到秋殿那伙人看到沃少冲任她予取予求,她就更加兴奋起来,有种报复的快感。

她起身,迫不急待准备下床。

可突然,她的身形猛地僵住了。

接着,她张大嘴,发出惨烈至极的痛嚎,那撕心裂肺的惨嚎,令人毛骨悚然。与此同时,她眼球暴突然,脸色青紫,根根青筋暴突然,狰狞扭曲的失了人形。

她清晰的意识到,千炼情根,被毁了。

怎么可能!

她想不通,可是她却没有机会再想下去,灵魂之中传来撕裂般的痛苦,她就维持着双眼大睁,眼球暴突的模样,晕了过去。

千炼情根被毁,做为主人,她受的反噬,无法想象。

……

“我们都不要难过,那个才是四哥哥。”亲眼看着沃少冲的身体彻底消失,花青瞳自己也难过,但是她却指着七彩星光中的灵魂,安慰众人。

众人不禁浑身一震,对,那个才是真正的沃少冲,他们在为一个死了的傀儡难过什么?真是想不开!

他们立即将目光透向那团灵魂。

只见被那七彩星光包裹着的灵魂洁白无瑕,晶莹中隐隐闪烁七彩星芒,美丽的仿佛世间最上等的瑰宝。

真是太美了。

而且,他已经壮大了许多,此刻,七彩星光越来越浓郁,一串串神秘的符文不断浮现,融入他的灵魂,渐渐的,众人惊呆了,因为,那团灵魂,此刻已经开始缓缓的凝出人形。

这一刻,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

只到整篇宇宙离魂诀的符文都完全的融入沃少冲已经恢复的灵魂,他完整的人形,已经全部形成,只是,还有些透明模糊,看不真切。

花青瞳上前,身体源源不断的溢出七彩星芒,那些都是宇宙离魂诀的能量,那些纯净又浩瀚的能量,全部涌入沃少冲的灵魂体内,令他的身体越来越凝实。

与此同时,姬泓夜醒了。

有宇宙离魂诀在,此刻他已彻底恢复,沃老一见,顿时激动的走了上去,“黑天魔君!”

沃老激动的双眼含泪。

姬泓夜拍了拍沃老的手,“一切都解决了。”

对,一切都解决了。

大悲大喜,沃老整个人也仿佛经历了一场重生,气息大有变化。

铜老见状,目光一凝,“主子要突破了。”

姬泓夜凝神一看,见沃老身上气息涌动,甚至他的身周,空间极为不稳,俨然是要开通天外之天的通道,突破星海境,晋升虚空境的征兆。

“沃四哥有瞳瞳照顾,我们还是给沃老护法吧。”晋升虚空境也是危险重重,一个弄不好,灵魂便会在宇宙之中迷失自我,永远无法回归。

一伙人都围着沃老去了,只有花青瞳一个人在守着沃少冲。

花青瞳扭头惊奇的看着沃老的在突破,突然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一扭头,正好对上了沃少冲无语的目光,“十二,你居然走神。”

明明在给他护法,这丫头居然走神儿了,也真是太不体贴了,太不温暖了,他经历一场大劫,这丫头就这态度,心大的让他哭笑不得。

花青瞳面瘫着脸,瞪大了眼睛,眼中忽喜忽悲,四哥哥醒了,四哥哥醒了。

她张口,想告诉众人,但看到众人都在给沃老护法,脸色凝重,她又立即住了嘴,一个激动,不禁朝着沃少冲扑去。

此刻的沃少冲,似乎比以往更加的精致而贵气,他容颜俊美如同仙谪,身穿洁白华丽的长袍,七彩星光光点点,像披着万千星辰的神仙降临,美好的不似凡人。

而他眼中那熟悉的,温暖而嫌弃的神情,一如既往。

知道他是嫌弃自己的面瘫脸,但那温暖的目光却是无尽深邃。

花青瞳激动的扑了过去,沃少冲下意识的张开手臂要接住她。

然后,她的身体,却是穿过他身体,扑到了另一边。

花青瞳激动的神色一僵,回头,眼中霎时冒出了水光。

四哥哥的看似凝实的身体,其实还是魂体状态,他看似已经完好,但虚弱的很,要不然,也不至于连实体都凝聚不了。

见她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沃少冲不禁笑了起来,伸手掐向她的脸,可他的手,却是穿过了她的脸。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四哥哥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别难过,只要时间允许,有宇宙离魂诀,总有一天,我的魂体会越发凝实,甚至重新凝聚出肉身。”

花青瞳面瘫着脸点了点头,相较于之前来说,这的确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时,沃少冲转身,看着正在突破中的沃老,他的眼中不禁流露出激动的神色,“没想到我这次遭难,竟然让爷爷突破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花青瞳也跟着点了点头,的确是不幸中的万幸。

为了打扰沃老,他们谁都没有离开,静静的守在一旁,等待他的突破。

天色,渐渐的亮了。

璞女还在昏迷着,受了那么严重的反噬,她自然不会这么快醒来。

而另一边,曲水月一觉醒来,不知为何就觉得心神不宁,而就在这时,有人来传,说着沃二爷请他过去。

这几日曲水月和沃少冲的父亲相交甚好,这一大早就请他过去的行为他也早就习惯了。

曲水月洗漱一番便去了,因而也没有再多想,他更加不知璞女此刻正因反噬而昏迷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