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 他不是人(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沃少冲的声音,花青瞳的声音顿时卡壳了,她僵硬的转过身,就见沃少冲站在门口,身影在阳光的照映下,显出几分透明的虚幻。

花青瞳莫明就是心中一疼,四哥哥看起来好虚弱,好可怜,他真的不能再受到任何打击了。

她面无表情,眼神既是心疼又是纠结。

“四哥哥,你来了啊。”她干巴巴的说。

沃少冲高大的身体走到花青瞳面前,看着她那明显十分无措的面瘫脸,毫不客气的伸手掐了一把。

花青瞳吃痛。她的眼中顿时蓄起了水光,四哥哥一定是在吃醋,所以才捏她的脸。

如此想法一闪而过,她突然愣住了,揉着被捏痛的脸,双眼倏地瞪大,猛地转身,一把抓住沃少冲的手,左看右看,不禁面露激动之色,“四、四哥哥,你凝出实体了!”

看着她惊喜的模样,他的目光也温和下来,“嗯,刚才灵魂有些不稳,姬泓夜帮了我一把,暂时可以凝出实体。”

“看来这宇宙离魂诀真了不得,四哥,你这是因祸得福了。”金城云深笑眯眯的说道,眼神在沃少冲和姬泓夜之间来回,意味深长。

沃少冲看见他的小动作,脸色不禁又是一寒。

苏七香更绝了,他掏出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确信自己绝艳无双,然后一摇三晃的走向沃少冲,眼神慵懒而魅惑,伸手一把勾住沃少冲的脖子,“四哥,天下何处无美男?妹夫那是妹妹的,哥你看弟弟我如何?”

说着,他就朝着沃少冲抛了个媚眼。

沃少冲浑身一寒,一把将人拎了起来,动作优雅万分地将人丢到了门外,苏七香惨叫回荡,“四哥,你没人性!”

沃少冲面色冰冷,浑身都冒着寒气。

金城云深瞪大了眼睛,“看来四哥不喜欢十哥那类型的男子,四哥,你看小弟我如何?”

有了苏七香的前车之鉴,金城云深没敢靠过去,只是挺了挺胸膛问。

沃少冲一个寒气四溢的眼神甩了过去,金城云深当即噤了声。

“咳,那个,四哥……”这时,凌墨寒不甚自在的开口了,沃少冲忍不住蹙起了眉,冷冷的瞪了过去,凌墨寒一胆怯,一把将东月千辰推了出去。

“老九,你——四哥,我——”东月千辰一下慌了,哎,他可不想被四哥扔出去啊。

沃少冲倒是没扔他,而是自己转身就走,再不走,他觉得自己一定会被气的魂飞魄散。

沃少冲浑身冒着寒气的走了出去,正好看到苏七香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照镜子,似乎想不通自己明明美艳无双,为什么还会被扔。

沃少冲揉了揉眉心,绕开他,继续向前走。

“哎,四哥,四哥——”苏七香忙从地上爬起来去追,“四哥,失恋不算什么的,真的,天涯何处无……”

苏七香说了一半的话突然顿住,神色陡然变的阴寒起来。

而沃少冲,也停住了脚步。

因为,前面,一个女人的身影正站在那儿。

是璞女。

璞女也是刚醒,她一醒来,顾不得痛苦万分的身体,就跑去了沃少冲的院子一探究竟,哪想,火光冲天,那处院子已经烧成一片废墟。

她一时不敢多想,忙转身就要去寻她父亲,事情已经败露,她和她爹要早做打算。

哪想,刚走了没几步,正好遇到了沃少冲和苏七香,听着苏七香的话,似乎是说沃少冲失恋了?

难道是因为她?

璞女心中莫明一喜,难道沃少冲还受自己的控制?或者说,那千炼情根就算被毁了,还影响着沃少冲,让他仍然还对她有意?

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

千炼情根被毁,那沃少冲是必死无疑的,可眼前这活生生的人,是怎么回事?

璞女心中百转千回,惊疑莫明。

明明她感觉得到,千炼情根被毁了,可为何沃少冲还活着?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千炼情根一但被毁,宿体根本就不可能活着啊,可是现在,沃少冲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这……璞女的眼中猛地露出惊恐之色。

可是,她又不禁抱着一丝希望,因为苏七香之前的话,他说沃少冲失恋了……

“少冲……”璞女看着沃少冲,试探着开口,声音温柔而缱绻。

而她却不知,她此刻的模样宛如恶鬼,双眼腥红,脸色惨白,衣衫不整,头发蓬乱,毫无形象可言。

沃少冲早就别开了脸,一身矜傲,这种不美好的东西,多看一眼都是对他眼睛的亵渎,至于之前他被控制时与那个女人的接触,真是不堪回想。

他的神色无比冷酷而漠然,连厌恶的情绪都不想表达。

可一旁的苏七香不淡定了,他真是恨毒了这个女人,此刻再无顾忌,看她居然还敢出现在些,用那种该死的眼睛看着四哥,当即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看着满脸仇恨像着自己扑杀而来的秋十使,璞女脸色大变,当即就飞身退闪,可是,她昨日刚受到千炼千根被毁的反噬,此刻正是虚弱无比的时候,眼看着苏七香满脸恨意的朝他扑来,璞女立时慌了,一边退一边大喊,“少冲,救我!”

沃少冲面色淡漠,双眼不禁有些放空,心思不知飘到了何方。

听到动静,屋里的花青瞳等人此刻也不禁都纷纷冲了出来。

看见苏七香正在追杀璞女,金城云深等人也不禁面露恨毒之色,几道身影接连飞闪出去,朝着璞女杀去。

最后只剩下花青瞳,姬泓夜,以及盘银之,沃少冲四人没动。

花青瞳不禁担忧的瞅向沃少冲,四哥哥的脸色,一定是被恶心到了吧?

花青瞳走上前去,伸手在他放空的眼前晃了晃,沃少冲回过神,看见花青瞳担忧的脸色,他的心情突然转好,目光温和了下来,不禁想要亲近一下妹妹,头一低,便朝着花青瞳肩膀靠去。

花青瞳没动,她应该安慰四哥哥的。

姬泓夜见状,身形蓦地一闪,挡在了花青瞳的身前,是以,沃少冲靠下去的脑袋,就搁在了姬泓夜肩膀上,姬泓夜拍拍他的背,道:“四舅哥,你喜欢的人是我。”

花青瞳:……

盘银之:……

沃少冲整个人都僵硬了。

而与此同时,在秋殿几人的围杀下,璞女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她岂是几位秋使联手的对手?而这边的动静,渐渐传了开来,正厅之中的曲水月,听着外面异样的打斗,又看着面前脸色阴寒的沃老,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砰!

金城云深一掌击在璞女胸口,璞女‘哇’地一声惨叫,整个身体倒飞出去。

然而,她的身体还来不及砸在地上,身后,苏七香已经一脚狠狠踹出,璞女整个身体又控制不住的向前扑去。

砰地一声,璞女面朝下,整个人都砸进了地里,浑身上下都在冒着血珠。

见金城云深还要动手,凌墨寒突然阻止他,“十一,别动手,留她一命。”

砸在坑里的璞女心中蓦地一松。

“死了便宜她了,她对四哥所做所为,万死难消我们心头之恨,让她活着,生不如死,方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忽地,又听凌墨寒说道。

璞女整个人都惊恐起来,可是,她却没有自杀的勇气。

她真的不想死。

“九哥说的对。”金城云深笑了,“折磨人,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多的是。”

当即,几人将璞女抓了起来带走了,很快就消失在花青瞳几人的视野中。

从始至终,沃少冲都没有往那边看上一眼。

沃少冲和姬泓夜的梁子,终于结下了。

花青瞳有些疑惑,四哥哥不是喜欢酒窝吗?怎么一副恨不得杀了他的样子?

“外面出了什么事?”曲水月的心中不安起来,不禁起身,朝外走去。

沃老自然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肯定是那几个孩子对那璞女出手呢,于是他阻止道:“曲相身为大帝第一文臣,老夫早就想要领教一二,不知曲相可有性致?”

说着,沃老便流露出骇人的气势。

曲水月看着沃老,不禁眯起了眼。

“父亲!”沃二爷却是愣住了,他父亲好似不对劲啊。

“你退下。”沃老淡淡喝了儿子一句。

沃二爷听话,闻言退了下去。

曲水月缓缓笑了起来,“既然沃老有此好兴致,较量几招,也没问题。”

看着面前儒雅的男子,沃老实在想象不出,他竟是会做那等恶毒之事的人,想到沃少冲的遭遇,沃老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曲水月叹息一声,“看来,那东西是暴露了吧,沃老痛失爱孙,难怪想杀曲某了。”

“曲水月,你到底,有何图谋?”沃老忍不住喝道。

“有何图谋?”曲水的眼神突然变幻莫测,“曲某有何图谋,沃老很快就知道了。”

说着,曲水月出手了。

沃老也出手了。

而一旁的沃二爷,脸色却是大变,什么意思?什么叫他父亲痛失爱孙?他父亲的爱孙,不就是他儿子吗?

他儿子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