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 路遇苏猫猫/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少年长相颇为清秀,只是一双眸子深处,却是残暴之色汹涌,看起来尤为可怖。

少年不远处,站立着一名着装华丽,头戴凤冠的女子,女子容颜绝丽,气势不俗,看打扮,正是这沥云国的皇后苏琥儿。

苏琥儿不解的看着少年面前的罗盘,“斩月大师,这罗盘显示了什么吗?”

少年目不转睛的盯着罗盘,此时,罗盘的指针正指着一个方向。

少年伸手,一指那个方向,“陛下快回来了吧。”

听到少年的话,苏琥儿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阴鸷,“陛下这才出去了两天,应该没这么快回来吧。”

“说不定遇上什么人呢。”少年说。

苏琥儿眼中闪过惊疑之色,“斩月大师,我之前听到您说了一个名字,那个人,会跟着陛下一起回来吗?”

斩月没有回答苏琥儿的话,而是突然转头看着她,笑了,“皇后娘娘,你不是很想让雪贵妃死吗?有了这个人,雪贵妃一定活不了。”

苏琥儿眼中瞬间迸射出狂喜之色,斩月却又开口了,“不过皇后娘娘您别高兴的太早,这个花青瞳,可是比雪贵妃更加的难对付,那样的女子,陛下不为之动心都难。”

一句话,让苏琥儿的脸色猛然变的苍白,面上甚至多了一丝惴惴不安,“斩月大师,您认识那个女子?”

斩月点头,“自然。”

苏琥儿面露狐疑之色,那个女子,真有斩月大师说的那么玄乎吗?她的双手,不自禁的紧握成拳。

对于她来说,任何一个有可能跟她抢陛下的人,都是她的死敌。父亲说了,让她必须抓住陛下的心,因为,陛下虽是凡人,但必有其不凡之处,她的父亲,从来没有看错一个人。

斩月看着苏琥儿不安离开的背影,粉嫩的唇角轻轻勾起,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沥云帝一行走在回宫的路上,两辆马车前后行驶着。两辆马车都被重重侍卫们保护在中央,不紧不慢的前行。

前面的马车里,庞雪然依偎在沥云帝怀里,手指不老实的在他的胸口画着圈圈,脸上满是哀怨的神情。

沥云帝的神情很是沉静,手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的怀中女子的长发,察觉到怀中美人儿的不老实,他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手,俊雅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调笑的神色,“爱妃这样撩拨朕,可是想要朕现在就宠幸你?”

他的语气暧昧轻佻,加上那低沉的声音,颇为令人心动。

庞雪然恍惚了一瞬,然后脸色更加哀怨的说:“陛下,臣妾哪有那个心思呀,臣妾现在都担心死了,那几个人……”

沥云帝眼底精光一闪,凑近了庞雪然,饶有兴趣地说:“那几个人,爱妃认识?”

庞雪然狠狠的咬住唇,恨恨地道:“是,陛下,臣妾认识他们,陛下也知道,臣妾并非庞家亲生,在去庞家之前,臣妾是东大陆正义候家的女儿,那花青瞳,是我的妹妹。可是因为我娘亲的原因,我和那花青瞳从小被调换了身份,使她一直以庶奴的身份长大,她对我怀恨在心,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

庞雪然说着,脸色哀怨极了。

她也不怕在沥云帝面前暴露自己才是真庶奴的出身,现在她是天眷者,就算是庶奴出身,但天眷者高贵的身份,都足以抹杀那一切不堪。

“原来你们还有这样的渊源。”沥云帝目光灼灼的看着庞雪然,眼中燃烧着熊熊八卦之火,“爱妃,那你给朕讲讲那位圆……花夫人的面瘫脸是怎么回事?”

庞雪然一愣。

本以为陛下在意的是他们突然来到这里的目的,然后再把他们赶走,可怎么也没想到,他好奇的,竟然是花青瞳的面瘫脸。

庞雪然心中不禁憋了一口气,垂下的眼睑将自己眼底对沥云帝的鄙夷之色遮挡了去,沥云帝却丝毫没有在意她的神色,依旧十分好奇的催促,“哎,爱妃,你快说嘛,朕想听。你要是不想说那位花夫人的面瘫脸,那你给朕说说她夫君也好。”

庞雪然真是对他无语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皇帝,坐稳那个帝位的。他身边那些天眷者高手都是眼瞎了吗,居然都甘心听他指使,真是见了鬼了。

庞雪然忍下心中怨气,面上却是一派温顺之色,“其实也没什么,那花青瞳从我第一次见她,就是个面瘫脸。至于她夫君……”

说到这里,她的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丝嫉妒之色,“她的夫君是黑天魔君,并且对她立下了上古婚誓,爱她如命。”

她说的都是事实,也没有去说花青瞳的坏话,接着又道:“陛下应该听说过吧,大帝返祖血脉,就是她了。”

沥云帝的脸色僵住了。

他呆呆的看着庞雪然,低呼一声,“哎呀,朕就说他们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原来,他们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对啊,他们来头很大的,陛下,他们可不会答应您的招揽,为您所用的。您想想,依他们的身份,却答应了做您的客卿,这其中的原因,可是很值得深究啊。”

庞雪然道。

沥云帝用一根手指摩挲着下巴,颇为认同的点头道:“嗯,爱妃说的有理。”

庞雪然眼睛一亮,忙又道:“所以,陛下,您不能把他们带回去啊,他们一定居心不良,是敌非友啊,更甚至,极有可能会影响您的社稷安定。”

沥云帝点点头,“爱妃说的不错。不过……”沥云帝挺直了脊背,“朕对他们很感兴趣啊。”

庞雪然简直要吐血了,“陛下,他们可不是寻常人……”

“他们再厉害,朕也不怕!哈哈,爱妃你不要担心嘛,有朕在,朕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来,爱妃,路途无聊,咱们做点不无聊的事吧……”

庞雪然气的简直想要吐血了,这个愚蠢的凡人,真是狂妄自大,姬泓夜和花青瞳那是什么人,他居然想要引狼入室,现在还有心情白日宣淫,昏君,愚蠢的昏君!

就在沥云帝抱着自己的爱妃想要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的时候,马车突然一个急刹,停了下来,车内沥云帝和庞雪然双双撞在了马车上,庞雪然还好,她本身就是天眷者,可沥云帝却是哀嚎一声,捂着脑袋探出头,“玉总管,出了什么事?你是怎么赶车的?”

玉总管扭头看了沥云帝一眼,见他捂着头,急忙告罪道:“陛下恕罪,是前面出了事,我们才被迫停车的。”

沥云帝顺着玉总管所指看去,就见一伙黑衣侍卫正在围杀一个身形单薄的年青人,那年青人衣衫破烂,蓬头垢面,一副乞丐打扮。

那年轻人显然也有些本事,此刻哪怕浑身是血,并且动作僵硬迟缓,一看就是力尽了,却依旧在拼命的搏杀,想要冲出一条生路。

沥云帝眼睛‘刷’地一下亮了,“人才,人才啊,玉总管,快,快去救人,那年轻人可是个狠角色啊。”

玉总管无奈的看了一眼沥云帝,然后恭敬的点头应是,正欲闪身前去救人,这时,一道身影却比他们更快的冲了出去。

是姬泓夜。

沥云帝眼睛越发亮了亮,拉住了玉总管就要飞出去的身形,示意他一起看戏。

姬泓夜身形一闪,出现在了人群中,将那乞丐青年一把护在了身后,冷冷盯着那伙黑衣人。

黑衣人都是侍卫打扮,看模样应该是某个家族里的高手。

见突然有人出来多管闲事,那为首的黑衣人脸色阴沉可怖,他的身后,一条长满毒刺的藤蔓如同毒蛇一样扭动着身体,上面还带着鲜血和碎肉,应该是他的天礼。

“你是何人,为何多管闲事?”他眼神阴狠的瞪着姬泓夜,这个人,他看不透他的修为,让他有种莫明的危机感。

“你们欺负我兄弟,我可不是多管闲事。”姬泓夜冷冷道。

此刻那被姬泓夜护在了身后的青年终于喘过了一口气,感动的揪住了姬泓夜的衣服,“啊,我好感动,黑天魔君,原来在你心中,我竟然是你的兄弟,好感动怎么办,嘤嘤嘤~”

姬泓夜惨不忍睹的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脸色十分无语。若非之前感觉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他可不会多管闲事。

花青瞳从马车里探出头,好奇的看着姬泓夜,然后她对盘银之说:“酒窝说苏猫猫是他兄弟,二哥哥,你说苏猫猫会不会真是哪位魔君转世啊?”

盘银之很是淡定的看着她,微笑道:“也许吧,黑天魔君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花青瞳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那黑衣人首领忌惮的看着姬泓夜,转而神色阴狠的对姬泓夜身后的苏猫猫说:“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身为庶奴,家主现在需要你,你居然还敢反抗,哼,这些年还真是在外面变野了,不过,你逃不了的,又何必挣扎?”

花青瞳微微一愣,惊讶的看着苏猫猫,这家伙居然是这般出身。

“呸,狗日的,小爷我现在有我兄弟罩着,还真就逃定了,气死那老东西。”苏猫猫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虽然一身是血,伤痕累累,但依旧嘴巴不饶人。

那为首的黑衣人神色更为阴冷,他恶毒的盯了苏猫猫一眼,转而看向姬泓夜,“阁下当真要与我苏家为敌吗?”

苏家?

一直看热闹的沥云帝惊讶,这时,庞雪然淡定道:“陛下,能如此嚣张的苏家,除了皇后娘娘的娘家,不做他想。”

沥云帝点点头,“不错,的确是国丈府的人。”

“哈,苏家,算个屁!”苏猫猫大笑出声,然后扯了扯姬泓夜,“兄弟,灭了他们。”

姬泓夜脸色不好,冷冷的扫了一眼黑衣人,带着苏猫猫转身便往马车上走去,黑衣人们一愣,继而大怒,怒喝一声就要追上,然而当他们看清马车周围严密把守的侍卫时,不禁有些忌惮。

看这架势,该不会是宫里的人吧?

果然,他们一定神,看到正从马车里探出头看热闹的沥云帝。

一众黑衣人脸色不禁一变,“陛下!”

沥云帝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问;“你们为什么追杀那个人?”

为首的黑衣人忙道:“陛下,那人是苏府的庶奴,从小逃出府去,现下家主要他回去,他竟敢不从。”

如此一说,的确是那个庶奴的错。庶奴生来就是奴,生死荣辱,都由家主一言定论。

敢反抗的庶奴,的确是罪大恶极。

可是,那是放在寻常人身上。

沥云帝摆摆手,道:“你们快回去吧,没看朕的客卿都新自出手救人了吗?这就说明那个庶奴一定有不凡之处。朕也对他颇敢兴趣,人朕带走了。”

黑衣人的脸色难看极了,却是不得不给沥云帝让开一条路,眼睁睁看着那庶奴就这样被带走了。

他们不甘的站在原地,一名黑衣人问:“首领,怎么办?”

黑衣人首领满面阴狠,“没事,我们先回去向家主禀报,左右那庶奴现在去了宫里,传讯给皇后娘娘,让她来处理这件事。”

“是。”

几人说着就要撤去,而就在这时,滚滚黑雾无声无息的袭来,宛如恶魔的手,将几人袭卷,霎那间,黑衣人双眼瞪的大如铜铃,满眼痛苦,拼命的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开这夺命的黑雾。

姬泓夜的双眸,透过黑雾冰冷的看着黑衣人,欺负了他的兄弟,没道理还能活着。

黑衣人一个个被黑雾吞噬了生命,最后,只有那个首领满脸惊恐的活了下来。

他没命般的狂奔而逃,回苏家去禀报。

“苏家是个什么存在?”回头,姬泓夜看着苏猫猫。

花青瞳也好奇的看着苏猫猫,“月弯弯为什么没有跟你在一起?”

苏猫猫一拍大腿,“哎呀,我把他给忘了,小胖子给我引开另一拨敌人,往另一个方向跑了,现在早不知跑哪去了,不过,那家伙溜的很,一定没事,想不到小胖子这次挺有义气的。”

苏猫猫一脸感动。

然后又双眼闪闪的看着姬泓夜,“想不到咱俩只是见过几回面,你就把我当兄弟了,姬老兄,你可真讲义气,你这个兄弟,苏小爷认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瞪着他,十分的无语,这家伙脸皮真厚。

姬泓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脸高深莫测。

苏猫猫被他看的有些尴尬,挠了挠头说:“苏家是沥云国的皇亲,苏家的女儿苏琥儿,正是沥云国的皇后娘娘。”

姬泓夜和花青瞳了然,花青瞳又问,“那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抓你回去做什么?”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明天恢复二更~娃继续去整理剧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