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 风波起(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琥儿多次将话题引到了花青瞳的身上,不断的打听花青瞳的身份来历,无奈,沥云帝言辞含糊,而花青瞳又一直面瘫着脸一言不发,所以,只到众人都散去后,苏琥儿依旧没有打听到实质的信息。

苏琥儿离去前,恶狠狠的瞪了庞雪然一眼,低骂一声,“没用的东西!”居然给她们带回这么大一个威胁。

庞雪然被骂的莫明奇妙,随即就是脸色阴沉似水,她眼中寒芒闪烁,这个苏琥儿,看来不给她一些颜色瞧瞧,还真当她是好欺负的。

顿了顿,似想到了什么,庞雪然匆匆回了雪幽殿,果然,她回去后,一个少年,正静静的站在她的寝宫之中。

看到少年的刹那,庞雪然不禁小心起来,“斩月大师,您有事吗?”

“花青瞳来了。”少年开口。

庞雪然愕然,“斩月大师,您也认识花青瞳?”

“我不止认识她,或许,我和你,还有着一样的目的。”斩月微笑道。

“一样的目的?”庞雪然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斩月的眼神惊疑不定。

“难道雪贵妃不想杀了她吗?”斩月挑眉反问。

庞雪然浑身一震,但是出于谨慎,却并没有多说。

斩月见状,也不意外,叹息道:“也罢,你一时不相信本座是正常的,不过,本座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本座与花青瞳,不死不休。不过,本座要杀花青瞳,也着实没有多少把握,所以才想寻求援助。”

“花青瞳几人,可是陛下带回来的客卿,大师说这样的话,就不怕被陛下知道吗?要知道,陛下虽然是凡人,可他身边的高手却十分可怕,除了完美境大能,还有一位深不可测的高手在坐镇,要杀你,轻而易举。”

庞雪然冷冷道。

“那又怎么样?本座就是拼着身死,也要杀了花青瞳,可是,怕就怕,本座就是拼了身死的代价,也杀不死她。既然雪贵妃不愿施以援手,那么,本座就只能去寻皇后娘娘了。”

一听斩月要去和苏琥儿合作,庞雪然脸色微微一变,终于松了口,“斩月大师所言,是真的?你真的要杀花青瞳?”

“本座没有开玩笑的兴致,不是吗?”

庞雪然的眼中,陡然射出一道精光,她死死盯着斩月大师,“那斩月大师想怎么做?”

而与此同时,凤云宫。

苏琥儿一会去,就见她的贴身宫女匆匆迎了上来,然后将一封信交给了她。

看到熟悉的信纸,苏琥儿诧异的挑了下眉,“父亲的来信?”

贴身宫女恭敬的点了点头,“是流影送进来的。”

苏琥儿拆开信纸看了一眼,随即神色一顿,眼中流露出无比的惊讶之色,“苏猫猫,那个乞丐,就是他们苏家早年出逃的那个庶奴!”

……

对于沥云帝又新带回来了客卿的事情,整个客卿营都炸开了锅,大家都凑在一起议论纷纷,猜测着新伙伴的真实身份。

客卿营里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塗兮阙双手环胸站在角落里,面无表情的听着众人议论,各种猜测都有。

塗兮阙眸光不禁闪了闪,如果这些人知道,这次沥云帝捡回来的人,乃是大帝返祖血脉,堂堂黑天魔君,以及秋殿二使,他们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耳边是纷杂的声音,塗兮阙的思绪却有些飘远,他不禁想到几年前他和兰妃决裂的那一幕,当时的花青瞳还很稚嫩,全不像今日所见的成熟,可是,就是当初的花青瞳,却令得八祖和英律都栽在了她的手中。

她是大帝返祖血脉,未来大帝,如果与她合作,自己一定能报得大仇吧?

只要能够报复那个女人,自己投靠于她,也没什么吧?就算,她是塗兮羽的十二妹妹又能怎样?终于,他下定了决心,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坐在角落里,一名黑发黑须黑袍的道人就在这时缓缓睁开了眼,目光幽静的看着塗兮阙的背影。

“师父,他想做什么?”道人身旁的青年不禁好奇的询问身边的中年男子。

“善恶一念间,这是他的造化。”道人缓缓说道。

“师父,您无所不知,那您知道陛下这次捡回来的,到底是什么人吗?”王伯玉也不禁好奇的问。

道人目光意味深长的看了青年一眼,“明日便知。”

王伯玉抓心挠肺的,看他师父这个样子,他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第二天,沥云帝果然设了宴。

此次设宴,大多是客卿营里的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位高权重的朝中重臣,那些重臣,也大多是天眷者。

大殿内众人都已到齐,他们心中都有一种微妙的奇怪感觉,他们总觉得陛下这次请回来的人不简单,也隐隐察觉,陛下这次的态度,似乎十分郑重。

正在众人心中猜测纷纷的时候,玉总管的唱喝声传来,“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雪贵妃到——”

众人闻言,除了那黑袍道人之外,其余所有人均都起身拱手行礼,“参见陛下。”

花青瞳等人是跟着沥云帝一起来的,看着那些实力不凡的天眷者对沥云帝都如此恭敬,花青瞳不禁好奇的看了沥云帝一眼,这个凡人皇帝到底是怎么做到让这么多高手臣服的?

“诸位免礼,朕此次设宴,主要是为了给我们的新客卿,此次的贵客接风,欢迎他们来到沥云国。”

随着沥云帝的声音响起,众人不禁抬头看向花青瞳一行,这一看,众人不禁都纷纷面露惊讶之色,除了那个别俱一格的乞丐,另三人都是人中龙凤,一看就非寻常人。

斩月站在人群中,看着花青瞳的身影,眼中不禁有风暴肆虐着,花青瞳!

而与此同时,王伯玉也愣住了。

居然是花青瞳,秋十二使!

王伯玉的脸色不禁有些复杂。当初在东大陆,抢夺药之传承时,他就是因为花青瞳,才被赤烟青打落空间裂缝的。若不是在空间裂缝中遇到了他的师父,估计他早就没命在了。

不过那次是他帮助班之婳追杀花青瞳在先,也的确怪不得她。只是,此次再见,他不禁有些心情复杂。

“师父,原来是她。”王伯玉看向黑袍道人。

黑袍道人微微一笑,“大帝返祖血脉,天命之女,未来大帝,她是天元大陆的希望,只有她,才能拯救的天元大陆,过去你和她的矛盾,那都是小事,你不必耿耿于怀,想必她也早就忘了。”

王伯玉点了点头,他已经想开了,只是他心中还是觉得怪怪的,“她成长的真快。”

此时,花青瞳四人已经在沥云帝的招呼下入了座,仔细一看,他们的座位,竟是比黑袍道人还要更加贴近的王座。

黑袍道人在沥云帝的左下首,而花青瞳几人,则是在他的右边,比右下首的位置更靠近王座,这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今日不分君臣,只分宾主,大家都入座吧。”沥云帝说罢,看了花青瞳一眼,见她面色平静的坐了下来,沥云帝不禁目光微闪,眼中竟是有一抹微不可察的紧张之色。

而他这抹紧张之色,看在皇后苏琥儿眼中,却是成了另一番的意思。

陛下竟然如紧张那个花青瞳,而且还把座位设的那么高,比那位道长还要高,要知,沥云帝对那位道长,是无比的尊敬的,可这几个人,又算什么?

苏琥儿胸口不禁窜起一股郁气,斩月大人说的果然不错,这个女子,才是最大的威胁。

心中不高兴,苏琥儿这时不禁就开口了,“陛下,臣妾昨日看见苏公子就觉得眼熟,昨日回去仔细一想,这才想起,这位苏公子正是苏家早年走失的那个庶奴,臣妾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又见到他。陛下的这几位贵客自然身份非凡,可千万莫要被这样的卑贱之人哄骗了去。”

苏琥儿此言一出,整个大殿蓦地一静,一双双目光都落在了乞丐一样的苏猫猫身上,此时,众人看向花青瞳三人的目光诡异极了,能与一个出逃的庶奴混在一起的人,外表再光鲜,身份又能好到哪里去?

苏猫猫蓬头垢面的,此时他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愤怒的光,正要说什么,忽听外面一个声音响起:“国丈到——”

国丈,苏如海到了。

大殿内的众人多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哎,看来陛下这次捡回来的客卿,真是不咋滴啊,居然沦落到和一个庶奴为伍,尤其,那个庶奴还是一个凡人,真是低下的不能再低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