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还不觉醒(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苏如海追来的声音,姬泓夜眸中的寒光闪了闪,欺负他兄弟欺负到这种份上,这个人死定了!

不过,他还指望着在这个人的逼迫之下,令得苏猫猫觉醒呢。当然,前提是不要太过份。

苏猫猫却是完全一副听不见的样子,他掏了掏耳朵,幽怨的叹气,“唉,好想小胖子啊,从来没跟小胖子分开这么久过,也不知那家伙现在被追杀到了哪里。”

花青瞳无语的看了苏猫猫一眼,就在这时,他们对面,出现了两个身影。

花青瞳定睛一看,顿时目光一凝,她神色郑重的走上前,拱手一礼,“花青瞳见过前辈,感谢前辈的救命之命。”

这突然出现的两个人不是别人,天是那黑袍道士和王伯玉。

黑袍道士手中拿着银白的拂尘,顺滑的黑色胡须垂落在身前,眉眼如星,闪耀异常。

之前在大殿之上,花青瞳就看到了黑衣道士,只是那时,黑衣道士一直沉默不语,她也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前去的拜见,此刻遇上,花青瞳的心中满是激动。

当初她跟着君泽等人一起去往上古秘境,后来跌落空间乱流之中,在空间乱流之中,就是这黑衣道长救了她。

“相遇就是缘份,你这丫头不必客气。”黑衣道士微微一笑,笑容很是温和,花青瞳对黑衣道士满是好感,她难得愿意亲近一个人,便又上前一步,恭敬问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黑衣道士的笑容顿时有些意味深长,他的目光微微扫过她腕间的天算子,微笑答道:“贫道无名。”

“无名?啊,前辈没有名字……”花青瞳面瘫的脸流露出一丝错愕,心想,果然不愧是高人,居然名字都不屑有啊。

而就在这时,气急败坏的苏如海终于追了上来,与此同时,苏如海的身后,还跟着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沥云帝头疼极了,见苏如海又换了一个战场重新闹,他也不得不抬脚跟了上去。

庞雪然和苏琥儿自然也跟在沥云帝的身边。

苏琥儿的心中也是愤怒无比,区区一个庶奴,也敢如此胆大包天,早知如此,当年就应该弄死他,而不是留着他,最后还让他逃了出去。

庶奴出逃,对于苏家来说,名声也不好听。可现在,父亲需要这个庶奴,本想无声无息的抓回去,哪想这个庶奴居然胆大包天,闹到了陛下面前。

苏琥儿跟着沥云帝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人群最前面,他们到来时,苏如海已经对苏猫猫出手了。

苏猫猫直觉得那只抓向他后心的手,宛如带了毒风一般,向着他的后背强袭而来,但是他的反应也快,他就宛如一条滑腻的泥鳅,滑溜的闪身躲过,然后迅速一个转身,一把带着刺鼻气味的粉末就此洒向了对方面门。

苏如海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庶奴敢还手,更没有想到,一个废物庶奴,居然还有这等身手和手段,简直狡猾毒辣至极。

大意之下,苏如海中招了。

苏猫猫见苏始海满头满脸都是他洒出去的粉末,并且被那刺鼻的气味呛的连连咳嗽,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成了猪头,这才得意的抱拳冷笑出声。

“哟,尊贵的苏家主,这是着了你看不起的庶奴的道儿了?怎么样?小爷自制的香香粉滋味怎么样?有没有很爽?”

苏如海将他的话听在了耳中,气的胸腔都要炸了,可是那诡异的粉末却实在是要命,呛的他不断咳嗽,连呼吸都困难,一时只能大力的咳嗽着,根本说不出一句话,只能伸出一手怒指着他的方向。

“放肆,大胆贱奴,你要反了天了不成,居然敢对家主无理。”

这时,苏琥儿大步上前,目光冰冷怒骂苏猫猫,然后一转身,看向沥云帝:“陛下,这个庶奴实在无理,父亲乃是一家之主,他做为庶奴,居然如此对家主不敬,简直就是以下犯上,罪该万死,若是天下庶奴都始他这般,那这世上哪还有尊卑之分?”

沥云帝目光深沉的看着苏琥儿,“皇后,朕说过了,苏公子是朕的贵客。”

苏琥儿心中恨极,不禁道:“陛下,您这是被陌生人给糊弄了,区区庶奴,怎么配当陛下的贵客?”

“皇后娘娘此言差矣,庶奴怎么了?这个世上,固然有尊卑之分,可是尊卑却是建立在强弱之上。强者为尊,苏猫猫是你们苏家的庶奴又如何?只要他够强,那他就是尊贵的,你不要侮辱苏猫猫。”

这时,一个有些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声音清冷中带着软糯,听着竟是十分的可爱。

众人闻声看去,见说话的人竟是花青瞳。

花青瞳很生气,她十分反感苏家父女对待苏猫猫时那种鄙夷轻蔑的态度,此刻她一张面瘫脸紧紧崩着,不仅没有什么威势,反而还十分软萌可爱。

人群中静默了一下,有人看着花青瞳的样子低笑出声,没有什么恶意,但那种调侃的笑声令花青瞳整张面瘫脸都僵硬了,她怎么感觉周围有好多双眼睛都在笑她?她说错了吗?

花青瞳抿了抿唇,越发脸色紧崩起来。

姬泓夜轻轻将她拥入怀,清悦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回响,“瞳瞳说的没错。”

花青瞳面瘫的脸微微龟裂,没有错,那为什么有人在笑她?难道是有人看不起她?

众人虽然觉得这姑娘的模样喜人,十分可爱,但她的话却是很有道理,细思一下,说的还真是,这世上一切尊卑可不就是建立在强弱之分上吗?强者为尊,可不就是千古真理。

皇后娘娘和苏国丈一口一个庶奴,可是他们没见就连陛下都将这位苏猫猫奉为贵宾吗?

他们就算是要找回自家庶奴,也不该如此出言侮辱。

况且,人家有本事结交强大的朋友,有本事让陛下奉为贵客,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好吗?

苏琥儿本来就对花青瞳心有顾忌,此时见花青瞳竟公然出言反驳于她,不禁怒火丛生,“这位姑娘,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要多管闲事。”

花青瞳蹙眉,“苏猫猫是我们的朋友,你这样对待苏猫猫,当然关我们的事了。”

苏琥儿盯着花青瞳,看着她那清冷精致,又可爱非常的模样,心中陡然窜上一股妒火,“就算是朋友,也不能插手我们苏家的私事,这个庶奴,是我们苏家的人,你们若敢插手此事,就是与苏家为敌!”

“放肆!”

沥云帝一声大喝,满眼怒火的瞪着苏琥儿,“皇后,你太不像话了,怎么可以对贵客不敬?朕没跟你说过吗,这几位都是朕的贵客,是朕新请来的客卿,你做为皇后,居然如此对待贵客,哪里还有一丝皇后的气度?”

沥云帝的脸色沉怒冰冷,苏琥儿从未见沥云帝如此过,一时竟是呆怔在了原地。

呆怔过后,她的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陛下竟然为了那个女子,当众喝斥于她,丝毫不将她皇后的脸面放在心上,以后她这个皇后还怎么见人?

苏琥儿胸膛剧烈的起伏,脸色惨白,双眼圆瞪,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庞雪然失望的看着苏琥儿,就这么点本事,还想跟花青瞳斗?痴心妄想。

沥云帝看了一眼花青瞳的脸色,见她还是一副面瘫脸,看不出情绪,心神稍定,随后转头怒喝道:“来人,请皇后回凤云宫去。”

很快,就有几个宫人上前,将苏琥儿强行带回了凤云殿。

苏琥儿不甘的离开了。

可是这时,苏如海却是终于压制住了那粉末,他不再咳嗽,抹了一把脸,眼神狰狞盯向苏猫猫,“好,今天本家主就看看你这个庶奴有什么厉害之处?强者为尊?说的很好,你跟本家主比试,你若是赢了,本家主以后再不理会于你,可你若是输了,就乖乖跟本家主回去……”

他死死盯着苏猫猫,眼神里满是杀机。

沥云帝不禁看向姬泓夜和花青瞳。

花青瞳脸色微微一变,姬泓夜拥住她,“不急,让苏猫猫去应付,他该觉醒了。”

花青瞳心道果然如此,不禁好奇地问:“他是哪位魔君?”

“偷天。”姬泓夜轻声道。

原来苏猫猫竟是偷天魔君。

只是,偷天魔君也太惨了点吧,比封天还要惨,人家杜清随当初虽然是凡人,还被杜茵茵那个庶女欺负,可好歹人家是嫡子出身,又有父亲爱护,可苏猫猫呢?流浪乞讨不说,现在还被苏家盯上要命,不要太惨啊。

沥云帝见花青瞳和姬泓夜都没有出手的意思,不禁诧异的微一挑眉,据他所见,苏猫猫不是苏家主的对手吧?他本以为姬泓夜会出手的。

苏猫猫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自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可是,他偷瞥了姬泓夜和花青瞳一眼,这两位居然都没有出手要帮他的意思,他不禁欲哭无泪,不是吧!

但是苏如海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对方满含凌厉的掌风袭来,他一个措手不及,飞快后退,一边退一边在心中暗骂:艹,小爷哪次惹了强敌不是逃跑?可现下却是赶鸭子上架,要跟一个完美境大能打架,小爷能不能逃跑啊?论逃跑,他自信天下无人能是他的对手。

心中如此想着,他却只能狼狈躲闪,苏如海出手招招狠辣迅捷,他也躲的惊心动魄,狼狈无比。

虽然狼狈,但是毕竟是躲过去了。

看热闹的人群不禁啧啧感叹,这小子可以啊,居然能在完美境手中躲闪这么多招,果然有点门道。

不过,这并不足以说明他有什么资格成为陛下的贵宾的。

因为,谁都可以看出,这小子就是个有些三脚猫功夫的凡人而已,虽然他的身形异常灵活,可到底是哪里值得陛下看中了?

就因为有几个高手朋友吗?

众人不禁都向花青瞳姬泓夜以及盘银之三人投去诡异的目光。

苏如海出了几招,本以为可以很容易就拿下这个庶奴,没想到对方躲的还真快。

急怒之下,他不想再拖延,干脆使出法则之力,完美境的法则之力一出,苏猫猫整个身体就仿佛被一层无形的枷锁束缚,竟是一动也不能动了。

他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苏如海向他抓来。

众人此刻都不禁叹息,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就看接下来他的朋友会不会出手吧。

花青瞳不禁紧张起来,姬泓夜安抚着她,双眼也紧紧盯着苏猫猫,生死一瞬间了,这家伙差不多该觉醒了吧?

“你自己想办法,我们不会救你的。”眼看着苏如海离苏猫猫越来越近,苏猫猫汗如雨下,偏又听到姬泓夜如此说,不禁吓的双眼一翻,“兄弟,你玩什么?别坑我啊!”

姬泓夜不语。

众人也都倒抽了一口气,不是吧,说好的兄弟呢?真不救了?看来对方的关系也就一般嘛,也是,谁会真的跟个一无是处的庶奴做朋友呢?

苏如海的脸上此刻全是嘲弄鄙夷的神色,眼看他的手就要扣在苏猫猫的天灵之上,姬泓夜和花青瞳不禁屏息,姬泓夜瞳孔收缩,死死盯着苏猫猫的反应。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到了最后一刻,苏如海的手已经覆上了苏猫猫的天灵,苏猫猫绝望闭眼,可依旧没有觉醒的迹象,姬泓夜的脸色不禁难看下来。

眼看苏如海就要收紧手掌,将苏猫猫捏碎,姬泓夜终于不再坐视,他一挥衣袖,苏如海的身体就轻飘飘的被煽飞了出去,然后长袖一卷,将苏猫猫救了回来。

姬泓夜盯着苏猫猫的眼神满是鄙夷,这没用的家伙,都逼到这份上了,居然还不觉醒。

花青瞳也是十分无语的看着苏猫猫,“苏猫猫,你太没用了,被人欺负就乖乖挨着啊,你就不能变个身,把他打飞吗?”

“噗哧!”

“好可爱。”

什么变个身打飞的,这姑娘真有意思。

花青瞳听到人群中又有笑她的声音,顿时脸色一僵,四下扫视,一脸僵硬的不自在。

苏猫猫一脸苦逼,瞪着姬泓夜和花青瞳大翻白眼,“开什么玩笑?我要是会变身,还能站在那儿任人欺负啊?”

黑衣道士这时却是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二位不要着急,时机不到而已,时机到了,该醒的人自会醒。”

黑衣道士此言一出,姬泓夜眼中不禁闪过若有所思之色,也许,是他太着急了?偷天要觉醒,时机还不到。

想通了,姬泓夜也不再多说,看来,只能顺其自然了。

------题外话------

黑衣道士第一出场,在第264章,忘了的亲可以看264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