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 朕不是装的(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场面有些尴尬。

花青瞳的面瘫脸有些僵硬,挖人家墙角,还被人当场撞见,一时间有些无语。

塗兮阙却淡定的很,他脸色淡漠依旧,看见了门口来人,更是毫无尴尬之色,“是我主动在先,有负陛下知遇之恩,与花青瞳无关。”

踹门之人面色大怒,“塗兮阙,你这狼心狗肺的白眼狼,陛下待你如何,你心中岂能不知?眼下竟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你、定是这几个贼人蛊惑于你!”

说着,此人又转身面对沥云帝,“陛下,这几个人来历不明,居心叵测,应当尽快赶出宫去,不然必定会对我沥云和您不利。”

“陛下,我觉得苏将军说的有理,陛下乃是一国之主,断没有被别人挖走心腹之臣的道理,您对塗统领有救命之恩,他向来对您忠心耿耿,可是这几个人一来,塗统领就要背叛于您,这简直就是诛心之举,陛下,有些人,您不得不防,更不能留。”

一身白衣的少年也开口说道,正是斩月。

庞雪然唇角闪过一丝笑意,却并没有立即开口。她要先观察沥云帝的反应。

正常情况下,沥云帝身为一国之主,定然十分在意自己的地位皇权,又知花青瞳乃是大帝返祖血脉,他的心中定会对花青瞳生出危机感和敌意,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沥云帝正确的做法就是排斥,或者除去花青瞳这样的敌人。

如今又撞见花青瞳要挖走他的心腹之臣,沥云帝心中一定会对花青瞳生出强烈的杀意。

这正是她想要的。

她知道,花青瞳一定会找机会杀了自己,可是,她也知道,只要自己抱紧沥云帝这根大腿,花青瞳也不敢对她出手,她若强自出手,沥云帝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她偷看沥云帝的脸色,却见沥云帝的脸色不知为何有些古怪,一时间,她竟是也无法判断沥云帝的心情。

而苏飞鹰却不打算轻易放过花青瞳几人,他继续道:“陛下,斩月大师说的有理,这几个人不能留,陛下,只要您一声令下,臣等定然将几个贼人斩杀当场,永除后患。”

“苏将军,你又何必如此要置他们于死地,他们并没有做什么,是我主动前来投效花青瞳,你这般咬住他们不放,莫不是在公报私仇?”苏飞鹰是苏如海的儿子,皇后苏琥儿的弟弟,今日发生的事情,花青瞳几人俨然将苏家得罪了彻底,苏飞鹰明显是在咬住此事公报私仇。

苏飞鹰冷笑之事,“塗统领,你又何必维护贼人,之前我等和陛下亲耳听到这女子问你愿不愿意投效于她,分明是她要蛊惑于你,对陛下不利,你还这般维护于她,莫不是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至于你说的公报私仇,哼,这几人与我苏家的贱奴搅在一起,冒充贵客,简直就是侮辱陛下与诸位客卿,连一个一无是处的庶奴都能成为贵客,将其他客卿置于何地?”

“苏将军,你不要小题大作,血口喷人。”塗兮阙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花青瞳的脸色更加僵硬,她觉得,之前她的确是在挖墙角,而她做为未来大帝,总有一天是要收服沥云国的,自己会威胁到沥云国的皇权,那是肯定的。

她心虚的眨了眨眼,其实这些人说的没有错。

姬泓夜也颇为无语,他们的身份,注定了他们将来要做的事,他认为,沥云帝心中也有数。

“苏将军说的有理,陛下,这几人的身份,于您,于沥云,都是敌非友。”斩月大师又说道。

此时,其他客卿和大臣们也都纷纷附和。

而沥云帝脸色怪异,从始至终都没发一言。

庞雪然目光一闪,她关切的看着沥云帝,“陛下,臣妾觉得苏将军和斩月大师说的对,这几人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您,您若不想被他们所害,就只能反击,不然……恐怕您将来会追悔莫及。”

苏飞鹰诧异的看了庞雪然一眼,怎么回事,这个雪贵妃因为和他姐姐不对付,对苏家向来都是能黑就黑,能唱反调就唱反调,今天怎么会帮他说话?

不过,不管雪贵妃在打什么注意,现在他都必须将这几个人处理掉,他当即抱拳道:“陛下,这几个人不能留,留着他们,会危及到您的安全。他们现在能说服塗统领成为他们的人,下回说不定就能说服别人为他们所用,到时,陛下您的身边都是他们的人,您岂不能连安睡都不能?”

“哪有你说的那们严重?”花青瞳忍不住反驳,面瘫脸无比认真,“我才不会做那些无聊又费力的事情,塗统领与我是旧识,他才会来找我,也没打算瞒着陛下,哪有你们说的那么见不得光?”

“花青瞳,你是什么身份?大帝返祖血脉?你这样的身份,你敢说你对沥云国没有觊觎之心吗?”

苏飞鹰愤愤反问。

花青瞳愣了愣,“我当然对沥云没有觊觎之心。”

“哦?也就是说,你不会一统天元,任由我们沥云安居一隅?”斩月眯起眼,冷笑反问。

“至少眼下不会,一统天元,那是以后的事情。况且,我就算要做什么,也会光明正大,绝不会采取什么阴谋诡计。”花青瞳如实说道。

“这样的话,你自己相信吗?”斩月冷笑。

花青瞳忽地看向这个少年,对方对她明显的敌意让她心中十分不适,她有种感觉,这个人是刻意针对她的。

终于,就在这时,沥云帝有反应了。

他轻咳一声,笑眯眯地道:“大家都别说了,朕相信黑天魔君和花姑娘的话。”

花青瞳惊讶地看了沥云帝一眼,见对方竟然丝毫没流露出怀疑和戒备的神色,态度反而与之前一般无二。

“陛下,您怎可放任……”苏飞鹰不禁急了。

斩月也皱了皱眉。

庞雪然更是脸色难看,沥云帝到底在想什么啊?

花青瞳疑惑地看着沥云帝,心想,这个人的确是很奇怪,她竟然看不透。一时间,她不禁十分好奇地盯着对方打量。

姬泓夜眉心一跳,忙伸手将花青瞳揽进怀里。花青瞳疑惑地看了姬泓夜一眼,回头又好奇地打量沥云帝,姬泓夜心中顿时一阵危机感,瞳瞳对沥云帝的好奇心真是超乎寻常。

见花青瞳分明对他一副无比好奇的样子,沥云帝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道:“突然到来,打搅几位了,塗统领是朕的客卿,并非臣子,关于塗统领的去留是他的自由,朕不会计较此事。

苏将军,斩月大师,是你们多虑了,朕很相信黑天魔君和花姑娘的为人。”

“陛下!”苏飞鹰脸色一变,不禁惊呼。

斩月的脸色也是一沉。

沥云帝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便离开了。

“酒窝,你说沥云帝是真的不在意,还是装的?”等人一走,花青瞳就迫不急待地问道。

姬泓夜想也不想,脸色严肃非常:“他一定是装的,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回去憋坏注意去了。”

花青瞳一呆,正要问他是怎么知道的,门外突然又响起一个声音。

“咳,咳咳,那个……”

沥云帝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姬泓夜面色一黑,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朕是想说,几位有什么需要竟管唤宫人即可。”沥云帝说道,顿了顿又补充道:“黑天魔君,朕不是装的。”

说完,脚步声这才渐渐远去。

姬泓夜整张脸都黑透了,好丢人,说人家坏话被撞见了。

花青瞳也尴尬地看着他,这样说人家坏话,还被听见了,明天要怎么面对人家啊?

“嘿嘿嘿……”苏猫猫盯着姬泓夜笑的诡异。

盘银之也一脸的忍俊不禁。

而沥云帝,回想着自己之前听到的话,脸色古怪非常,似笑非笑,塗兮阙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他也有些拿不准沥云帝到底是在想什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