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1 偷天觉醒(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见苏如海一口否认,花青瞳的眉头不禁拧了起来。

沥云帝见状,脸色也是有些不好,“国丈,今天的事情你必须给朕一个解释,之前你献上的那个美人想要暗害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和那几个美人在一起的另几人,你当真没有见过?若是你没见过另几人,又是从哪儿见到那个美人的?你总不能是弄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送给朕吧?”

苏如海脸色一变,“不,不是的陛下,臣怎么敢送来历不明的女人给陛下,那个女人是臣收下的义女,臣看她资质好,这才献给陛下的。别的,臣可是一无所知啊。”

“苏国丈,你是何时收她为义女的?你又是如何认识她的?”花青瞳冷冷问道。

苏如海看了沥云帝一眼,见他没有反驳花青瞳的问话,这才答道:“陛下,臣是五天前收这个女子为义女的,当时她父亲被恶人所害,臣看她可怜,便将她收进了府中。”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底闪过冰冷之色,璞女的父亲曲水月现在就在她的身上,还哪里有什么别的父亲?

这个苏如海分明是在胡说。当然也不排除别的原因。

可是现在,线索就这样断了。

“苏国丈,你遇到她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吗?”花青瞳不甘地又问道。

“不是,还有她的父亲,她的父亲被恶人缠上,生生被打死,那些恶人又要抢了如玉卖掉,我才出手相救。”苏如海道。

“当时他们身边再没有别的人了吗?”花青瞳脸色阴沉,目光锐利。

“当然还有,那几个恶人也是人啊。”苏如海道。

“那几个恶人长什么样?”花青瞳又问。

“五大三粗,高矮不一。”苏如海道。

花青瞳心中失望透顶,什么五大三粗,高矮不一,和哥哥们的形象差远了,再说,哥可们也不可能是恶人。

花青瞳脸色难看的没话说了。

“今天的事情是个误会,国丈,看在你献上美人是一片好心的份上,别的事情朕就不跟你计较了。想来你也是被那美人所骗。”沥云帝说道。

然后,他又看向花青瞳几人,“看来几位还要在宫中小住一段日子,朕答应过会帮你们找人,就一定会兑现诺言,几位不必着急。”沥云帝和颜悦色。

花青瞳三人对视一眼,道了谢后就此离开大殿。

而殿内,其他人也都纷纷散去。

到了此时,他们都看出,陛下分明是很维护花青瞳几人。

苏如海脸色阴沉的回了府,他的功法反噬越来越厉害,再找不吸食同源的血液压制反噬,他恐怕就要坚持不住了。

蓦地,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精光,大步朝着府中走去。

与此同时,花青瞳三人回去后,发现苏猫猫不见了。

三人脸色瞬息就变了,苏猫猫一定是出事了,不然他不可能无原无故离开这里。

“一定是苏家。”花青瞳道。

姬泓夜脸色深沉的沉默着,花青瞳担忧地看了他一眼,“酒窝,我们现在就去苏家。”

姬泓夜看到花青瞳担忧的神色,眸光一暖,当下点了点头。

花青瞳三人悄无声息的出了皇宫,前往苏家而去。哪知,就在他们出了宫不久之后,变故陡生。

看着挡在他们面前的白衣少年,花青瞳冷喝一声,“斩月!”

斩月微微一笑,笑容格外诡异。

这时,斩月身后,又走出一人,正是庞雪然。

“斩月大师,黑天魔君就不必说了,他有多厉害,你心中应该有数,而花青瞳也不容小觑,她有罗天锁魂,还有无数异宝,你确定你有十成的把握杀了他们吗?别忘了,他们身边还有盘银之。”

庞雪然眉头紧蹙,神色紧张,十分的小心谨慎。

斩月不悦的看了她一眼,“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既出手,就自有把握,你若是害怕,不如现在就离开。”

庞雪然哑然,到了现在,她哪里还有离开的余地?就算她离开了,还不是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吗?

“斩月大师,你别生气,我自是相信你的。你放心,我会全力配合你。”庞雪然面露坚定之色,拼了,她没有别的选择了。

本想挑拨沥云帝对付花青瞳他们,可是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沥云帝对花青瞳几人十分维护。

正因如此,她和斩月才会此时动手。

到了此时,花青瞳已经确定斩月一定是熟人,对方到底是何人,她想,她很快就会有答案。

斩月盯着花青瞳,目光阴冷毒辣,他突然微微一笑,双臂张开,一只巨大无比的血色横眼出现在他的身后!

那横眼,十分的熟悉,那是曾经长在卡诺额头的血色横眼。

花青瞳目光了然,“你是卡诺的分身。”

看来,这个少年,就是卡诺四分五裂的肢体中,最后一个了。

只是这最后一个,居然能幻化出卡诺之眼。不知为何,那只巨大的眼睛,给予她极强的危机感。

那只眼睛,不容小觑。

庞雪然也是满脸震惊,她看着斩月,“斩月大师,你——”

斩月诡笑着看了她一眼,“怕了?”

“不!”庞雪然目光忽地兴奋起来,“斩月大师,只要能杀了花青瞳,我没什么好怕的。还是那句话,我会全力配合你!”

斩月愉悦一笑,他到是觉得这个女人挺有胆量,心性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瞳瞳小心,这是三眼族的神通之术,神瞳界。只有少数三眼族人才能使出这个神通,其中以三眼王族最有可能。”姬泓夜脸色有些凝重。

“不错,三眼族的神瞳界,不可小瞧,十二,你要小心!”盘银之也一脸凝重的说道。

“神瞳界!”斩月不给他们更多的时间,大吼一声,那只巨大的血色横爆发出滔天血光,花青瞳三人面前的世界忽地变了。

“许愿!”斩月转头对庞雪然大喝。

庞雪然一个激灵,立即放出自己的七色花,“我的愿望,让他们死!”

七色小花化作七片花瓣,纷纷扬扬的飘向花青瞳三人。

花青瞳三人在一片无边的血海中浮尘,艰难的挣扎着,周围有无数厉鬼呼啸,向着他们张牙舞爪的抓来,而就在一片血海地狱中,美丽的七色花瓣无声无息的飘了过来,将三人包围。

与此同时,苏家。

苏猫猫一身脏污,他被漆黑锁链捆住手脚,吊在漆黑森冷的地牢中,地牢中弥漫着血腥和恶臭的气味。

此时此刻,他身上本就破烂的衣服已经被带着倒刺的鞭子破损成条条碎布,他的上身几乎赤裸,却看不到本来的皮肤,只有一片血肉模糊。

‘哗’,一桶冷水当头浇下,冲刷着他满头的血污往下流,冰冷的水流并没有让他的身体减轻多少痛苦,反面刺激着他的血肉人一阵痉挛。

带着倒刺的长鞭再次呼啸而来,火辣辣的让人痛不欲生。

苏子鹰挥舞鞭子,一连十来下,这才过瘾的收了手。他将鞭子丢在脚下,得意地冷笑着坐在了一旁的宽椅中,“贱奴,逃了十来年,还混到了陛下面前,也算你本事。不过,再本事,也还是逃不出主人的手掌心!”

苏猫猫双眼一片腥红,仇恨和愤怒将他的胸腔填满,此时,他只觉得,他的心脏,随时都有爆裂的可能,他恨,恨眼前的人,恨苏家所有人,仇恨之火疯狂的在心中燃烧,他的身体里,似有一股陌生而强大的力量快要冲出身体的牢笼。

苏子鹰看着他激动的样子,轻轻的笑了起来,“很愤怒?”他戏谑地问。

苏猫猫恨恨的盯着他,腥红的眼球几乎快要瞪出眼眶。

苏子鹰咂咂嘴,起身朝外走去,“无趣。带上他,送到密室里去。”

很快有人上前,将苏猫猫提了起来,去往密室。

苏如海一回来,就直奔密室而去。

他今天在大殿受了不少气,对花青瞳几人生出了强烈的愤怒和杀机,连同沥云帝,都让他无比的恼火。

所以,当他看到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躺在密室里的苏猫猫时,心中的暴虐几乎放大到了极致,他狠狠抬脚,踹在了苏猫猫的身上。

苏猫猫的身体就仿如断了线的风筝,狠狠的砸在了墙上,又顺着墙壁滑下,整个人一动不动的跌在地上,仿佛失去了生息。

“父亲息怒,左右不过一个庶奴,您留着他还有用。”苏子鹰看着暴怒中的苏如海劝道。

他心中很清楚,父亲需要同源的血液,苏猫猫虽是庶奴,但从血缘上说,也是父亲的儿子。

而若是苏猫猫死了,父亲找不到同源的血液,那么最终要牺牲掉的一定是他和苏琥儿。

苏琥儿是皇后,父亲肯定不会先动她。那么最先遭殃的,就一定是自己。

所以,他才会不惜一切的抓回了苏猫猫。

苏如海显然也不想轻易放弃苏猫猫这个血源,当即冷哼一声,道:“你去护法!”

苏子鹰忙应了一声,走到密室外面去护法。

而密室中,苏如海一把提起苏猫猫,将他扔在密室中央,他则在旁边盘腿坐下,双手掐诀,开始修炼。

随着他的修炼,一根黑色丝线从他的身体蔓延出来,刺进苏猫猫的心脏之中,很快,那根黑色的丝线,变成了血红。

苏猫猫被心脏处剧烈的抽痛刺激醒,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心口,看着那根吸取自己血液的丝线,脸色狰狞到可怕。

苏如海也发现他醒了,他面容冷酷而无情,哪怕是庶奴,对方也是他的血脉,可是在他的眼中,却是丝毫没有人性的感情。

苏猫猫儿时还对这个人有过一丝期待,可是当他亲眼看到这个人杀死他的母亲,又任由苏琥儿和苏子鹰往死里折磨他时,他就知道,苏家是个地狱,是个冰冷无情的地狱。

后来,他逃了。

他逃了那么多年,除了最初的追捕,后来苏家大概是渐渐不于将他当回事,便也不理他了。

他过了几年逍遥日子,不曾想,如今依旧还是回到了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他心中恨意滔天,伸手想要握住那根丝线,将之扯断,可是,他的手刚触及那根丝线,他的心脏处,就传来让他生不如死的剧痛。

“啊——”

他痛苦的惨叫出声,眼前腥红一片,可却仍旧模糊的对上苏如海冰冷嘲弄的目光。

苏猫猫整个人都僵住了。

今天,是他的死期。

事到如今,花青瞳他们还没来,想来他们是被什么事绊住了。

难道,他真的要死在今天,死在这个人手里吗?不,他不甘!

他痛苦的脸色扭曲,张大嘴,发出无声的嘶吼,血液被不断抽离身体,连呼吸都变的无比的艰难。

他的意识也开始渐渐的模糊,只有一个声音在本能的嘶吼——他不甘,不甘!

轰!

似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海中炸开,古老的,一幕幕的记忆在他的灵魂深处蔓延开来。

“恢复魔祖真身,这是我们唯一获胜的机会!”

面对强敌,十魔君合体,重现魔祖真身。在那一刻,他们十人的意志便尽数融合,放弃自我,让魔祖复生。

苏猫猫缓缓睁开眼睛,静静的躺着,感觉着身体里澎湃回归的力量,腥红的眼眸锋利如刀。

刺在他心脏处的那根丝线,‘砰’地一声断裂开来。

苏如海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剧变。

苏猫猫抬起手,他的手晶莹发光,漂亮的宛如绝世瑰宝。

他的手缓缓抚过自己全身,洁白晶莹的光芒流淌,洗去了一身脏污,光芒闪耀,包裹在白光中的男子宛如上古神灵。

苏如海瞪大双眼,满眼都是见鬼般的表情,可是,他的双腿就像是定在原地一般,除了瑟瑟发抖,竟是没有一丝别的反应。

白光渐渐散去,一个黑发柔顺,面庞白净,一身柔软白衫的俊秀青年出现在眼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