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 心魔起(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偷走她整个人生,给予她无尽灾难的女人,此刻,她就在她的面前瑟瑟发抖,花青睛的心中,却没有一丝开心。

因为对于如今的她来说,花风染只是一只可有可无的蝼蚁。当然,这只蝼蚁必须要死,她必须要滚离这个世界。

花风染看着花青瞳平静淡漠,又高高在上的面庞,心中被巨大的恐惧填满,她害怕死亡,但更害怕的却是回到过去,回到她的前世。

在尝试过成为不平凡的人之后,再让她回归平凡,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花青瞳,调换了你和我的人是崔姨娘,是那个女人,与我无关,我当时也是婴儿,我没有能力选择我的命运,也没有能力阻止一切,我也是无辜的。”

情急之下,花风染急忙大声说道。

花青瞳目光丝毫没有波动,花风染怎么会是无辜的呢?后来种种且不说,就说前世……她逼死了西门清雨,害死了她的哥哥,还害了西门一家,这些,她死一万次都不足以偿还。

花青瞳的脑海中缓缓闪前世的悲惨一幕一幕,平静淡漠的眸光陡然荡起满含杀机的波澜,花风染见状,俨然是吓的魂飞魄散,她不禁尖叫一声,双眼崩溃的看着花青瞳,“花青瞳,你不能杀我,不能!”

花青瞳丝毫没有将她的尖叫放在心上,雪嫩白皙的手缓缓抬起,花风染看的眦目欲裂,她知道,花青瞳就要杀了她了,她就要死了,这怎么可能,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啊——花青瞳,我有秘密,我有你想知道的秘密,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

花风染尖叫出声,脑海中却是闪过极致的惊恐,她害怕死亡之余,更怕自己死后,突然又回到前世。那简直是比死还要恐怖的事情。

花青瞳的手微微一顿。

她想听听,花风染有什么秘密。

花风染就如同绝望中看到了生机一般,她死死盯住花青瞳的动作,尖声道:“我知道一个秘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一个隐密的存在,那个存在,它在暗处操控着一切……”

花青瞳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她知道,花风染不是在危言耸听,骗取生机,因为她隐隐有种感觉,这个世界,包括自己,还有所有人,似乎都生活在那个存在的掌控之中。

她甚至觉得,前世,以及花风染这个外来者,似乎都与那个存在有关。

“那个存在……是谁?”

花青瞳死死盯着花风染,盯着她的眼睛,逼视着她。

花风染狼狈的摇头,“那个存在和我对过话,我知道他真的存在,但是想要知道他是谁,我相信,总有一天,它还会来找我!花青瞳,只要你不杀我,总有一天,那个存在还会来找我,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只要你不杀我!”

“你这么怕死?”花青瞳面瘫脸上闪过一丝淡漠,“除非你告诉我那个存在是谁,不然你还是得死!”

花风染眼中闪过一丝崩溃之色,“那个存在那么神秘,我怎么知道会是谁?但我可以肯定,只要你不杀我,你就会知道那个存在是谁。”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知道那个存在是谁。你不知道,那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因为我肯定,就算没有你,那个藏头缩尾的家伙,迟早还是会出来。”

花青瞳淡淡道。

花风染浑身抖若糠筛,双眼惊恐的瞪大间,花青瞳雪白的掌心间,一根黑色的毒刺射来。

心口剧痛,‘噗’地一声,花风染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瞪大双眼睛,怨恨的瞪的花青瞳,两行不甘的血泪至眼角滑落,身体缓缓倒地。

“啊——姬泓夜,你们杀了我有什么用!算你们命大,今天没有要了你们的命,你们等着,我三眼族必不会败!”

远处传来斩月凄厉怨毒的嘶吼,花青瞳怔怔的回头,看到斩月的身体化作一股血雾散去。

她没有在意,而是回头,看着花风染的尸体发愣。

她终于杀了花风染。杀了这个前世让她仰望不及的女人。

前世,她被司玄困在西晋无止境的折磨,而这个女人,却嫁给华君弦成为一国之后,风光无限,她杀了她的娘亲,哥哥,还有外祖一家。

而她,只能一无所知,可怜痛苦的在西晋生不如死,连死亡都成为奢望。

看着花风染的尸体,花青瞳心中,重生以来的一根弦突然断裂了。她不知是什么感觉,明明她杀死花风染,对于如今的她来说如杀一只蝼蚁那般容易,可是回想过往,她的心中还是无掀起滔天波澜,她难以平静。

那种似轻松,又似更加沉重的感觉,她无法形容。

但她觉得,应该是更加沉重一些。

因为,她知道,还有一个人没死。

那个人他还活着,好好的活在世界的某个地方。

司玄。

只有杀了那个人,她想,她才能真正解脱,可是,杀了那个人,前世那些深刻在她灵魂深处的屈辱,就真的能够抹消吗?能吗?不!不能!

那她到底该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花青瞳双眼浮现无尽的迷茫困惑,还有惊恐,绝望,痛苦。

她的脸色在这一刻无比的苍白,她的身体里,似有一股无形的烈焰在四下冲撞,暴乱的天之力让她嘴角突然溢出一丝鲜血。

她屈指弹出一缕白玉药火,死死的盯着花风染的尸体化成灰烬,将她撤底的在这个世界上抹去。

花青瞳的身体,缓缓的向后仰倒,一口鲜血肆意喷洒,混乱的气息宛如野兽奔腾,似乎没有一丝人气。

“瞳瞳!”姬泓夜不知发生了什么,他接住花青瞳倒下的身体,眼中充斥着巨大的惊恐,瞳瞳明明没有受伤,明明一切都好好的,可她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姬泓夜抱着花青瞳,手指搭在她的脉上,感受着她体内混乱的不堪触碰的修为,他的脸色煞白一片。

“心有郁结已久,是什么激发了她心底的魔?”偷天静静的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看着花青瞳。

姬泓夜看了一眼地上那瘫灰烬,他知道,他心中什么都知道,一定是花风染的死,激发出瞳瞳心底深处更深的杀意和恐惧,还有难以抹灭的屈辱和痛苦。

她知道,司玄和花风染不一样,司玄一定不会像花风染这样容易杀死,她心中的恨,还有前世种种遭遇,让她急火攻心,心魔肆虐,以至于体内修为一片混乱。

偷天疑惑的看着姬泓夜抱着花青瞳离开的背影,歪头看向那堆灰烬处,灰烬不远处,空气微微扭曲,一个身影缓缓的出现。

“咦,老八,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偷天惊讶的看着一头白发,带着乌黑面具的人。

“头发白了,难不成脸也毁了?”偷天惊呼,不然为何要戴着面具呢?

血天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他只是安静的,仿佛整个人都凝入空气中一般,凝望着姬泓夜抱着花青瞳离去的身影。

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迟早是要还的。

前世他错过她,今世,也只能遥望。

可是,杀了他,她真的就能化解心魔吗?前世种种,又岂是他的死亡可以抹消的?

偷天走过去,伸出五指在他面前晃了晃,血天回过神,看着近在咫尺的兄弟,他恍惚的想,今世和前世终究不一样了,这一世,他的兄弟们一个一个的苏醒,而前世,他们大多都没有觉醒的机会,就已经终结了人生。

偷天凝眉,“我说老八,你这是丢了魂儿了?”

血天没有说话,看着姬泓夜越走越远的身影,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悲凉的气息。

“你说,要怎么样,才能让一个人彻底的放下前世种种?”血天茫然的询问。

偷天眉俏一挑,指尖微动,一根透明的丝线蓦地刺入血天眉心,偷天表情诡异的看着血天,血天站着没有动。

透明的丝线中,一幕幕纷杂的记忆片断闪过,无尽感情凝聚传递,偷天漫不经心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

终于,他指尖轻弹,收回丝线,脸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人。

血天不动,怔怔的站着,只是有些固执的看着他,问:“五哥,你说,要怎么样,才能化解这一切?”

------题外话------

娃在评论区发了更新时间的留言,不知大家看到了木有,千万不要骂我今天更新迟了,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