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 一颗绝色倾城的土豆(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哥,你说,要怎么样,才能化解这一切?

他问的无助而迷茫,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无法化解的悲伤。

偷天怔怔的看着他,一时无言。

两个人静静的站着,宛如雕塑,任风吹过身体,掀起长发。

“远古时候,有一个地方,人们做错了事,就去那个地方经历一场轮回,从而抹消心中的悔痛,代价是一半的灵魂。”

沉默了许久,偷天缓缓说道。

说完,他转身,向着姬泓夜离开的方向追去。

“……梦天境。”

看着偷天的背影,血天缓缓呢喃出那个地方的名字。

接着,他的身影缓缓扭曲,消失在原地。

……

沥云帝站在大门口,看见姬泓夜抱着花青瞳,他焦急的身影仿佛化作了一团黑雾,飞快的向着房间里涌去。

沥云帝的脸色微微一变,忙闪身跟了进去,“她怎么了?”

沥云帝担忧地看着花青瞳,询问姬泓夜。

“没事,修为出了点问题。”姬泓夜随口说道,然后眯眼盯着沥云帝,“陛下很关心我娘子?”

噗!

“应该的,你们都是我沥云的客人,做为主人,朕理应关心。”沥云帝无语地看着姬泓夜,这人的醋劲儿也太大了些。

“朕的库房里有一些滋补身体,对修炼有好处的药材,泓夜不如去看看有没有用得着的?”

沥云帝又说。

“不用。有我在她不会有事的。”姬泓夜说道。

沥云帝无语,对上姬泓夜赶人的目光,他的心中十分无语。

正在这时,盘银之的身影安静的出现,他大步走到花青瞳的身边,握住她的手腕探向她的脉搏,脸色十分阴沉。

姬泓夜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局促不安,眼巴巴的看着盘银之,想说什么,又住了嘴,模样十分乖巧,全然没有对待沥云帝时的硬气。

沥云帝嘴角一抽,心想,朕只是问问你娘子的情况,你就醋意蔓延,人家都动手摸了,你却一句话不敢说,这可真是欺软怕硬。

“十二有什么心魔?”盘银之收回手,目光恐怖的看向姬泓夜。

对于花青瞳的经历,他几乎全部都了解,他想不到有什么事会对十二造成这样严重的心魔,以至于爆发起来如此恐怖。

唯一的不愉快,应该就是曾经来自于姬泓夜的。

因此,盘银之看向姬泓夜的目光格外恐怖。

姬泓夜简直就是心惊胆颤,可他又不能对盘银之说前世的事情,一时间,他的表情格外无辜又可怜,小模样不能令人更心碎。

沥云帝嘴角抽搐,站在一旁默默的看好戏,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而就在这时,一个女子的身影飞快的朝着这边跌跌撞撞的跑来,女子身后,一群宫人慌慌张张的追逐着。

“陛下,陛下……”女子凄厉的哀呼,看见沥云帝的身影,更是不顾一切的飞扑进来。

沥云帝神色一变,看着女子,“皇后,你这般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

沥云帝担忧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花青瞳,转身大步朝苏琥儿走去,企图将她拦下,不让她打搅到花青瞳。

而沥云帝这样的反应看在苏琥儿的眼中,无异于助长了她心中邪火,陛下不问她这般失态是为何事,反而担忧着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这简直就是一刀子戳进了她的心里,让她越发的心痛难耐。

父亲和哥哥惨死家中,陛下不闻不问,现在又这般喝斥于她,苏琥儿心中恨意大作,一时间怒火冲天,恨意侵蚀了全身,尖叫一声,竟是身形跃过沥云帝,直冲着床上的花青瞳扑去,她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寒光粼粼的匕首,挥舞着便要刺下。

沥云帝神色剧变,无奈他只是一介凡人,在这一刻反应已经是慢了半拍,而姬泓夜,则是想也不想的一挥衣袖,狠狠将苏琥儿抽飞出去。

他满脸寒霜,起身满眼杀意的朝着苏琥儿走去。

苏琥儿这才知道怕了,她不顾剧痛的胸口和嘴角的鲜血,看着姬泓夜走来,身体瑟瑟发抖着不断后退,她惊恐的尖叫,“陛下!陛下救我,陛下,求你救救我,我的父亲和哥哥,都死了,都被人害死了,我不是故意的,陛下,你一定要救我……”

沥云帝闻言,着实吃了一惊,苏如海和苏子鹰死了?

沥云帝不禁看向姬泓夜和盘银之,莫非是他们做的?

对了,怎么不见那位苏公子了?

莫非是苏家对那位苏公子做了什么事,惹怒了这几位,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沥云帝丝毫没有去救苏琥儿的意思,在他看来,就在苏琥儿向花青间拨出刀子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注定了失去被救的希望。

沥云帝看着苏琥儿,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姬泓夜心烦气躁,他本来正因花青瞳的心魔而心中担忧,这个女人却在这个时候送上门来儿,简直就是找死。

黑袍扬起,姬泓夜一掌劈向苏琥儿。

“啊!救命!”

苏琥儿尖叫出声,双眼紧闭,脸色煞白,一脸惊恐绝望,但她还是凭着本能喊出救命二字。

然而,沥云帝并不会救她,刚刚回来的偷天,自然更不会救她,他只是淡漠的,如看蝼蚁一般看了她一眼,就不再理会。

眼看着姬泓夜的一掌就要挥下,苏琥儿当场就要化作血雾惨死,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上,一片银色洒下光辉,璀璨的银光无尽蔓延,在空中形成一条银色的河流。

又是银色的河流!

看到那银色河流的霎那,姬泓夜的脸色就是一变,他迅速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可还是迟了。

银色河流降下光束令得姬泓夜的攻击变的静止,在场所有人都静止了身形,姬泓夜,盘银之,偷天,都一动不能动。

他们脸上闪过无比难看的神色,“这是什么鬼东西?”偷天脸色难看的怒喝。

姬泓夜的脸色更加难看,因为,他看见苏琥儿能动。

苏琥儿动了,劫后余生,她睁开眼,眼中闪过浓烈的兴奋,银色的光束打在她的身上,她不知听到了什么声音,眼中陡然精光一闪,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朝着花青瞳走去。

这一刻,不论是姬泓夜,盘银之,还是偷天,他们的脸色都变的无比惊恐。

“苏琥儿,你若敢伤她,我让你不得好死!”姬泓情急之下怒喝道。

苏琥儿嘲讽的勾了勾唇,“你刚才就差点让我不得好死,这个该死的女人,我要将她千刀万剐。”

苏琥儿恶毒的说着,挥着匕首已经走到了花青瞳的面前,寒光一闪,她猛地挥刀刺向花青瞳的心口。

姬泓夜眦目欲裂。

而变故,就在这时发生。

只见被所有人都忽略的沥云帝,他突然动了。

他的身体被一层金光包裹,他以凡人无法做到的速度,一晃之下来到了苏琥儿的身旁,一把夺了她手中的刀。

“皇后,你太令朕失望了。”沥云帝怒斥一声,一掌拍向苏琥儿。

苏琥儿双眼震惊,全无防备之下,被沥云帝狠狠拍了出去。

天空之上的银色河流似乎也十分震惊这一幕的发生,他又降下一束光芒,刺向沥云帝。

沥云帝眼看着那光芒刺来,不紧不慢,身上的金光大作,帝气浓郁而骇人。

到了这一刻,对于沥云帝的身份,姬泓夜已经明白。

天空上的银色河流似乎十分的愤怒,它恼怒这个凡人居然在关键时候坏了它的好事,居然阻止了它杀死花青瞳,因而,它降下的银色光束十分骇人,完全不是一个凡人可以承受的。

沥云帝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也怒了,他知道,此刻,能够保护花青瞳的,只有他。

感受着银色河流的恐怖,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金光闪烁,他的背后,赫然出现一颗人头般大小的土豆!

又圆又大的土豆。

那是大帝的第四天礼!只有守护者才能拥有。

那颗土豆在金光的包裹下,向着天空上的银色河流砸去,一路划出令人惊艳的弧度。

姬泓夜,盘银之,偷天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好一颗金光闪闪的土豆!

当那颗土豆将银色河流砸的光芒泯灭,就此散去,并且那颗土豆又以十分惊艳的弧度返回后,姬泓夜等三人心中不禁同时滑过一个想法:真是一颗绝色倾城的土豆!太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