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 熟悉的眼睛(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土豆瞪圆了黑豆豆的眼睛听的很认真,在听到姬泓夜立下了上古婚誓后,看向他的目光这才温和起来,“嗯,还是不错的。”

看着土豆一本正经的表情,花青瞳面瘫的脸也不禁柔和,这颗土豆,是她父皇的天礼,之于父皇而言,就如同晶晶和毛毛之于她。

而姬泓夜,却是在听到花青瞳的那句话后,整个人都僵住在了原地。

瞳瞳说,很风光,很体面。

姬泓夜双眼微微泛红,眼中闪过一丝湿润的光泽,再没有什么,能比这句话更让他安心,更让他感动。

原来瞳瞳的心中,是如此的容易满足,而他的心中,除了感动,则是更多的心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底澎湃的感情,他双眼潮湿的握紧了花青瞳的手,那些东西,都会有的,他会给她更多,付出全部也觉得不够。

“漓儿宝贝,看到你长大了,嫁的也还凑合,阿豆叔叔就放心了,等以后见到了你另三个叔叔,他们也会很欣慰的。现在,叔叔要去睡了,出来这么久,有点累。”

土豆睁着黑豆眼睛,伸出嫩白的枝芽摸了摸花青瞳的发顶,随后便变成一颗浑圆的土豆,朝着屋外飞走了。

看着土豆飞进了沥云帝的身体里。

花青瞳感受着来自于土豆的温柔和关怀,那种被长辈爱护的感觉,让她心中一酸,眼泪‘啪嗒’一声掉了下来,她本来应该有很多亲人,有父皇,有许多哥哥姐姐,还有阿豆和另三株父皇的天礼,可是现在,她却只能看到他们的残影。

心中难过,眼泪便情不自禁的掉的很凶,“我一定会给天元大陆一个太平,否则,又怎么对得起父皇和死去的那些亲人?”

听着她的话,姬泓夜眼神动容,心疼的将他拥进自己怀中,珍爱万分的轻轻圈住她的身体,不断亲吻她可爱的发旋,“我会和你一起努力,你不是一个人,虽然大帝他们不在了,可是还有十魔君,还有你秋殿的哥哥们,还有君泽太子,君泱皇子,君湘公主,还有许多你的朋友。瞳瞳,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沥云帝本来打算进来正式拜见一下花青瞳,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揭开了,不能再像之前一样随意了。

可是,他刚移动了脚步,就被二人相拥的画面定在原地。

愣了一会儿,沥云帝无奈的低笑一声,转身走开了。

“陛下,皇后娘娘的事情怎么处理?还有,雪贵妃也不见了。还有斩月大师……”玉总管忧心忡忡的走了过来,在沥云帝耳边低声说道。

“皇后娘娘葬了吧,就说是暴毙,至于雪贵妃和斩月大师,通敌叛族,已经被处死了。”

沥云帝想了想说道。

玉总管点头,的确,他不久前收到消息,斩月大师的真实身份的确不是人族。雪贵妃和他在一起,的确算是通敌叛族。

“可是陛下,还有苏家……”玉总管眉头微锁,显然很是烦恼。

“苏家如何,与政事无关,他们是死于私怨,杀人的,应该是苏家的仇人做的。”

“是,陛下,我明白了。”玉总管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心中也是想这样处理的,不过还是习惯性的请示沥云帝。

说完那些令人头痛的事,玉总管略一犹豫,开口道:“他们知道您的身份了?”

沥云帝点了点头。

“陛下觉得那位……公主殿下,如何?”玉总管小声问道。

“她很好。她是大帝返祖血脉,是天命之女,未来的大帝,是这个世界未来的主人,是我们未来的主子,不,从始至终,她都是我们的主子。”

沥云帝深吸一口气,认真的说。

“那,既然已经如此,陛下您是不是可以放下重担修炼了?”

守护者只限于凡人,不能是天眷者,幼年时,因为阴差阳错得到了守护者的职位,明明是修炼天才的沥云帝,却只能放下修炼,做个凡人。

身为他的贴身随侍,玉总管一直很心疼,但同时却又很骄傲。

沥云帝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对他的感情,如同对待亲子。

许多人一直不明白,沥云帝明明是个凡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天眷者愿意效命于他,甚至,像他这样的完美境大能更是无怨无悔的追随。

可外人又哪里知道,沥云帝小时候,是多么的优秀,长大后,又为了守护着这片大陆而付出了多少。

除了一些外来的客卿,这沥云国大部分实力强大的朝臣,都是修为强大的天眷者,他们都衷心耿耿的追随着沥云帝,也等待着,有着一日效命于他们等待着的那个主人。

这几日花青瞳几人的身份被揭开,朝中一些人的心中早就起了波澜,不过,他们都在按捺着激动的情绪。

他们要等的人,终于等到了。

亲眼看到了她。

“修炼的事情不急。既然她已经到来,那么距我可以卸下这一重担的日子就不远了,这么多年都等了,不急这一时。”沥云帝说着,不紧不慢的负手前行着。

他们二人边走边说,不远处,盘银之和偷天走了过来。

看到二人,沥云帝立即起了好奇之心,笑眯眯的看了过去。

盘银之和偷天的神色也很复杂,想不到这个凡人皇帝,居然是北大陆的守护者,又想起他昨日击退了银色河流,保护了花青瞳,二人立即大步朝他走了过来。

凡是一方大陆的守护者,所付出的,都要比常人多的多,守护者,值得他们所有人尊敬。

“昨日多谢沥云陛下出手。”盘银之和偷天同时抱拳感激道。

沥云帝忙还了一礼,“二位多礼了,在下身为守护者,一是要守护这片大陆,二就是守护主子,公主殿下是我的主子,保护她是我份内之事。”

“真想不到,陛下竟然就是这北大陆的守护者,开始,我们都很好奇你,不过现在看来,陛下果然非常人。”

盘银之微笑着赞道。

“哈哈, 秋二使你过誉了。在下区区凡人,哪里是非常人了?”沥云帝不好意思的笑道 。

“陛下身担守护者之职,为了这片大陆不知付出了多少,的确是非常人,不是我等可比的。”盘银之由衷的叹息。

“多谢秋二使盛赞,只是,这万年来,守护者一代又一代,不知有多少向我这样的人,他们才是最了不起的人,他们明知等待无望,却依旧坚持守护,而我,运气好,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不止我,另三片大陆的守护者,付出的,同样不比我少。”

沥云帝感慨道 。

没有成为守护者,就不会知道,这个位置,要付出什么,梦想,情感,必要时候,亲人都是靠后的。

而在他之前,那些没有等到主人的守护者们,终其一身都在坚持着守护者的信念。

他们都是最了不起的人。他们都是付出最多,失去最多,却一无所获的人。

而他则是最幸运的人。

“哦,对了,不知这位公子是……”沥云帝不想气氛太过沉重,转而笑眯眯的看向偷天。

偷天心中叹息一声,“想必陛下心中已有猜测,在下苏猫猫,偷天。”

苏猫猫!果然。

“原来真是苏公子,苏公子竟是偷天魔君,在下失敬了,那苏家父子……”

“我杀的。”偷天淡淡道,“若非他们,我也不会如此顺利觉醒,他们死的不冤。”

果然。

沥云帝心中了然,随即冷声道,“苏家父子有异心已久,的确死的不冤,就算偷天魔君不出手,我也不会再容忍他们太久,据我所知,苏家父子与一个神秘存在来往密切,那个神秘存在身份十分神秘,我查了无数回都查不出具体来历,但我很肯定,那人一定不是我族之人。”

“神秘存在?可是与那银色河流有关?”偷天下意识的问道。

昨日的银色河流,让他心中十分在意。而且,以他身为魔君的眼光,竟也认不出那银色河流是个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那银色河流是什么 。”沥云帝忧虑道,“那东西有点邪门儿。”

三人一时都沉默,他们都在想那个银色河流的事情。

就在这时,姬泓夜和花青瞳相携着走了过来。

看到二人,沥云帝几人都迎了上来,沥云帝当先一步,走到花青瞳面前,抱拳便要拜倒。

花青瞳已经快速上前一步,一把扶住了他拜下去的身体。

“公主!”沥云帝激动道。

“不必多礼。”花青瞳强自扶起他,目光澄静而真诚,“辛苦了。”

一声辛苦,沥云帝莫明眼眶一热,他眨了眨眼,将眼中的湿润逼了回去,笑道:“能得大帝选中,成为一方大陆的守护者,是我的骄傲。”

“我不会辜负你们的守护。且再等待一段时间,可好?”花青瞳郑重道 。

“好。”沥云帝亦郑重点头 。

他的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看着面前的人,之前的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你们说的那个和苏家有联系的神秘存在,或许真的与那银色河流有关。之前庞雪然也说,她和一个神秘的存在有着联系,那个神秘的存在还和她对过话。只可惜,她也不知那个神秘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人。”

说到这里,花青瞳看了沥云帝一眼,“庞雪然和我有旧怨,我是必须要杀了她的。”

沥云帝神色肃然,“公主做的没有错,与异族有联系,背叛人族的,就算公主不动手杀了她,我也不会放任,守护北大陆的安宁,这是我的职责 。”

花青瞳点了点头。

“公主让我找的那几位,应该都是秋殿的使者吧?”这时沥云帝又问道 。

花青瞳点头,“不错,是我几位哥哥们。只是,他们是和璞女在一起的,可是璞女却化名如玉被苏家献进宫,而我哥哥们却仍旧没有下落。”

“这,会不会和那个神秘存在有关?苏家献上了璞女,而苏家又和那个存在有着联系。”沥云帝道。

“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花青瞳道,“不然,他们不会无原无故的从中央大陆来到北大陆。而我有种感觉,那个存在,是有意引我到北大陆来,只可惜,敌在暗,我在明,我们抓不住他的影踪。”

“抓不住,就顺其自然。”突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花青瞳抬头一看,发现无名道士和王伯玉正朝着这边走来。

看见无名道士,花青瞳几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抱拳道:“见过无名前辈。”

无名道士笑眯眯的,他捋了捋的油亮滑顺的黑色长须,“公主殿下不必多礼,贫道不敢当。”

花青瞳严肃道:“您是前辈,又救过我的命,怎么当不得我的礼?”

“说来惭愧,二十几年前,贫道经过东大陆,正好看到你和吞天魔君,以及花风染出生,若当时贫道再多用一些心思,就可发现,你们被掉换了身份,可偏偏那时贫道只是随意一为,怎么也没想到,贫道的一时随意 ,却是害得你前些年人生坎坷,公主又是帝女,贫道的确心中有愧。”

花青瞳沉默。

“那是我的命,和前辈无关。”片刻,花青瞳沉声道 。

无名垂眸不语。

“前辈,前辈神通广大,不知前辈可否能帮我寻一寻哥哥们在何处?”花青瞳心中灵光一闪,不禁开口问道。

“这个贫道心中早有算计,公主想找几位秋使,恐怕就不能留在沥云国了。”

北大陆共有两个国家,除了沥云国,就是东月皇朝。

“他们在东月皇朝?”花青瞳激动地看向无名。

无名微笑道:“应该错不了。”

“事不宜迟,恐怕我们现在就要出发去东月皇朝了。”花青瞳道,如果哥哥们的失踪 ,真的和那个神秘的存在有关,那她就必须尽快找到他们,迟则多一分危险 。

盘银之显然也是这样想的。

姬泓夜和偷天都没有异议。

“公主可有何需要 ?”沥云帝忙道。

“不用。我们几人足矣。”花青瞳道,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公主,我们会在沥云等着你,等你随时召唤。”沥云帝道。

花青瞳认真地看着他,“除了你,我还见过了南大陆的守护者,她是一名女子。还有东大陆的守护者,他是我的身生之父。从前我不理解他,可是现在,我想,我应该体谅他的不容易,只可惜……”体谅是一方面,她对花正义的心结,前世的一切,都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如果前世,花正义可以换一种方法去守护他要守护的,就不会令得娘亲和哥哥惨死。

说到这里,花青瞳陡然陷入沉默。

听到其他守护者,沥云帝明显是有点高兴的,不过看花青瞳的神色,便没有再追问。

“算了,你们总有一天能够相见。”花青瞳不再多说,她转头看向远处,就在这时,她的眼角余光,突然瞥见天空之上忽有银光一闪而过。

银光?

又是那银色的河流。

花青瞳的眼中霎时射出无比锐利的光芒,其他人也看到了她的异样,不禁都抬头望去,众人却只看见一抹银光消失在天尽头,一闪之下就不见了踪影。

“那银色的河流,到底是什么东西?”

众人心头不禁都笼上了一层沉重的阴影。

怀着有些凝重的心情,花青瞳四人终于离开了沥云国,去往了东月皇朝。

“东月皇朝是六哥哥的家,他不是东月皇朝的小皇子吗?你们说,他们会不会就在皇月皇宫里?”

花青瞳猜想道。

“机率不大。如果老六他们在东月皇宫,我想,这几天他们一定会想到办法脱身,可事实是,这么多天了,他们都没有消息,这就不好说了。”

盘银之道。

花青瞳心中也知道,沉默着不再多说,一行人却是默默的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东月皇朝,天狼群山。

天狼群山里,一个圆滚滚,宛如肉球般的胖子速度飞快的连滚带爬,一骨碌顺着满是沙石的陡坡滚了下去。

速度奇快,眨眼间,他便到了坡底,好半天没有动静。

过了大概几息的时间后,他身上的肥肉颤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爬了起来。

除了衣服十分脏乱,皮肤有些擦伤外,他看来竟是没有受多少伤。

“呸,呸,灌了小爷一嘴沙。”他恼怒的咒骂了一声,一抬头,看见几个同样十分狼狈的黑衣身影正朝着这边追了过来。

“这样也能追上来!”小胖子瞪大眼睛,脸色白了白,灵活无比的一抬脚丫子转身风驰电掣般跑了。

“苏小猫啊苏小猫,小爷这次为了你可算是牺牲大了,以后你要是敢对小爷不好,小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他边跑边碎碎念,“快点,再快点,一定不能让他们追上,小爷才十二岁,还没长大,还没娶上媳妇,还没偿过女人是啥滋味,还没抱到我外甥,还没再见瞳瞳美人儿,可千万不能死!”

这般念着,他越发脚下生风。

“他在那里,快!”

几个黑衣人看见小胖子的身影,大喝一声,飞快的追了来。

几这个人还是苏家派出去追捕苏猫猫的死士,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现在苏家已经完了,所以他们依旧在执行着任务。

他们知道,苏猫猫肯定是逃了,可是,他们回去也是个死,还不如抓住那个坏了他们事的小胖子泄愤。

所以,这几个人就咬住了小胖子不放。

月弯弯向来是金光闪闪的,可是这几日奔波逃命,身上的珠宝金子早不知丢到了哪里,而且,为了不引人注意,他还主动将身上剩余的光闪闪的挂件摘下来扔掉。

如今的他,衣衫褴褛,模样和苏猫猫之前差不多。

一连几日的奔逃,对方人多,就算是他,也终于有些吃不消,飞奔了半天,他靠在了一棵大树上大喘着粗气,就在这时,身后的树叶微动,脚步声悄然逼近。

月弯弯一回头,双眼瞪的滚圆,哇哇哇,追、追来了!

只见几个黑衣人一脸怒不可遏的围逼上来。

“小胖子,逃啊,怎么不逃了?”为首的黑衣人狼狈无比的狞笑道,形容和乞丐差不了多少,几日的山中奔波,他们也不好受。

------题外话------

二更到~时间到了,还差点就六千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