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 少爷,你媳妇来了(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正四下张望,清灵灵的丹凤眼中写满了好奇,姬泓夜宠溺的看着她,不时为她挡去来往的行人。

盘银之面无表情,偷天则是满脸兴味,“哎,想不到小爷换了一副行头走在这条街上,感觉竟是完全不同,想当初,小爷一身破烂,这些人哪个不是避而不及,盘兄,你看那边是不是有几个小美人儿在跟我暗送秋波呢?”

盘银之淡淡睨了不远处一眼,然后毫不留情地道:“那几个小姑娘看着的人是姬泓夜。”

偷天一噎,幽怨的瞪了盘银之一眼,兄弟你这也忒无情了些。

姬泓夜似乎完全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一双眼睛只是温柔的落在花青瞳一人身上,突然,姬泓夜目光一寒。

在那人身影逼近之时,就不动声色的挥袖一挡,刚想摆出风流潇洒姿态的锦衣男子,被无形的力道撞了个仰面朝天,屁股着地。

东月千寻坐在地上,整个人都懵了。

手中风流象征的玉骨桃花折扇更是碎成了一堆。

花青瞳错愕地看着摔坐在自己脚边的男子。

一个低着头,一个仰着头,东月千寻看着美人儿俯视的目光,一张俊脸渐渐憋的通红。

姬泓夜轻蔑的瞥了一眼对方,然后护着花青瞳小心翼翼的后退了几步。

这边的热闹,很快吸引来一大片围观的百姓。

百姓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还有窃笑声。

“殿……公子,公子,您没事吧?”侍卫满脸焦急的穿过围观的人群,来到了男子面前,将他扶起。

“这位公子,走路小心点。”花青瞳觉得男子实在可怜,那一下,估计屁股都碎坏了,所以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就跟着姬泓夜绕到一旁,继续前行。

盘银之和偷天却是看得分明,分明就是姬泓夜使坏嘛,两人一时间不禁都流露出看好戏的神色,他们可不认为这个锦衣男子是个好惹的。

果然,一看见姬泓夜轻蔑嘲弄的眼神,男子就爆发了,“站住!”

男子一闪身,挡在了姬泓夜和花青瞳面前。

男子脸色憋成了猪肝色,丢脸于美人儿面前就不说了,居然还被这个长的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嘲笑,简直不能忍。

更不能忍的是,凭什么他每天都要被肥婆压,可这个嘲笑他的家伙,却能拥着如此清新脱俗的美人儿?

姬泓夜微微眯了下眼睛,看向对方,“有事?”

“自然是有事,你打了人,以为没事了吗?这就想走?门儿都没有!”东月千寻脸色阴测测的,一会儿不善的盯着姬泓夜,一会儿又垂涎的看向花青瞳。

见男子一副霸王姿态,姬泓夜眼中闪过一丝危险,此时,一众青衣侍卫们已经纷纷挤进人群,来到了锦衣男子身边,其中一人,还是一名完美境的高手。

“要打架?”姬泓夜身上散发出骇人的气息。

一众青衣侍卫们脸色一变,纷纷上前将锦衣男子护在中间,锦衣男子却是一把拔开侍卫,昂首挺胸的走上前来,“小白脸,跟你打架?哼,本公子可不丢那个人,这样,你也摔一跤,咱们就扯平了!”

姬泓夜脸色一黑,花青瞳见状,面瘫着脸一言不发,却是突然出手,一把揪住男子的衣领,将他扔了出去。

锦衣男子只感觉自己在飞,只到他落入一个怀抱,整个人还是懵的。

他、他他他,被扔出去了!

脑海中还闪着花青瞳面无表情的脸,耳边却是已经响起杀猪般的惊喜尖叫,“殿下,没想到你如此迫不及待,居然这么主动的飞进了妾身的怀里,嘤嘤嘤,妾身好感动,妾身,妾身真的好高兴嘤嘤嘤~”

月月月看着突然砸在她怀里的男人,激动的眼中直往外冒水花儿。

月弯弯也惊讶的看着锦衣男子,“太子姐夫,想不到你这么爱我姐。”

东月千寻看着头顶上方肥肉乱颤的巨脸,整个人吓的面色煞白,瞠目结舌。

他像婴儿一样跌在月月月庞大的怀中,月月月温柔的用手托着他的头,另一只手则是温柔无比的捋顺他凌乱的头发,“殿下,妾身这不是回来了吗?你别这么急,我们马上就要到月府了,等把弯弯送回府,妾身就跟您一起回太子府,到时候,没人打扰我们……”说着,月月月娇羞万分的用肥腻腻的手掌抚摸男人英俊无比的容颜。

东月千寻傻呆呆的,眼中全是惊恐,他结结巴巴地道:“不,不用了,爱、爱妃,你现在可是怀着身子呢,呵呵呵……”

“谢殿下关心,不过,咱们孩儿结实的很。”月月月朝着怀中的男人挤了一下眼睛,满面含春。

哇——世界真是不公平!

他当初一定是鬼迷了心,才会娶这个肥婆当太子妃!

他不要当太子了,也不要当皇帝了,他要休了这个女人,休了她。然后……然后娶个面瘫脸丹凤眼的美人儿回家。

然而,不管他内心如何咆哮,身体如何挣扎,也始终陷在一堆肥肉中未能爬起来。

月弯弯眼睛贼亮的看着他们,“姐夫,你和姐姐好恩爱啊!”

恩爱你个头!

东月千寻在心底嘶吼。

“唉,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什么时候才能娶到我的瞳瞳小媳妇啊!”月弯弯羡慕的看着他姐姐和姐夫,满脸忧伤。

“没事的弟弟,你长不大也没关系,等我们见到了你惦记了这么多年的瞳瞳美人儿后,咱们就先把她娶进门当童养媳,依咱爹的实力,就没有你娶不到的媳妇。”

月月月心疼的看着弟弟道。

她怀中的东月千寻听到那句‘咱爹的实力’,整个人突然打了一个寒战,内心泪流成河,是啊,这肥婆还有一个实力恐怖的爹,他惹不起,惹不起啊,嘤嘤嘤,天啊,降道雷劈死他吧!

还有,那个谁,瞳瞳美人儿,虽然还没见面,但我好希望你快点出现啊,未来的难友啊!

花青瞳丝毫不知自己就这么一扔,就将那个男子送进了他娘子的温暖怀抱中,姬泓夜一脸感动的看着她,“瞳瞳,你是在保护我吗?”

花青瞳面瘫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耳朵微微有些发红。那个人挑衅酒窝,她很生气。所以,一个没忍住,就把那家伙给扔出去了。

那家伙也是个天眷者,扔一下,没事的,挺多就是砸到些花花草草。

姬泓夜眼中闪过深深的笑意,恐怕瞳瞳还并不知道,那个家伙最一开始,就是冲着她去的。不过,这些事情就没必要告诉瞳瞳知道了,他一脸幸福的握住花青瞳软乎乎的小手,唇角噙着甜蜜的笑容,腮边的两个小酒窝,盛了蜜一样甜。

盘银之和偷天看的叹为观止,看着他们如此恩爱,他们觉得自己好多余啊。

而他们身后,一群青衣侍卫全都傻眼的看着。

他们居然看见,太子殿下被扔进了……扔进了月府的马车。

那马车上的人,该不会是……

青衣侍卫们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不敢想象太子落到太子妃手中,会遭到怎么样的对待。

“我们初来乍到,不宜直接进宫探听消息,先去月府吧,我估计月弯弯那家伙如今已经回了府了,我们先去找他,他爹是东月国第一高手,连皇帝都要给三分颜面,有月家帮我们,我们在东月国会很方便。”

偷天说道。

他从前就和月弯弯混在一起,两个人虽然身份相差悬殊,但月家并没有人嫌弃过他身份卑微,反而对他还不错。

一行四人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月府,守门的小厮看到他们一行四人,顿时跑上前来,“你们是什么人?老爷现在有事,不见客。”

那小厮态度倨傲的说。

偷天不说话,径直上前一巴掌抽在了那小厮的头顶上,“王大狗,瞎了你的狗眼了吧?连爷都不认识了?”

小厮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和语气,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你,你你你……猫爷?”

偷天一挺胸膛,“没错,就是爷。”

那小厮惊讶的看着偷天,“猫爷,您怎么这幅打扮啊?”他看着偷天洁白的长衫,整齐的头发,干净的面庞,一脸不可置信。

“这幅打扮怎么了?不好吗?”偷天俊秀的面庞上闪过危险之色,小厮连忙摇头,“不,不是,就是,您这幅打扮,可真英俊,呵呵,小的都不敢认了。”

“少废话,我们要找月弯弯,他回来了没有?”偷天不耐道。

“少爷刚回来。”小厮忙道。

偷天眼睛一亮,“就知道那家伙不会有事。”偷天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领着花青瞳三人一起进了府。

鼠大胆百无聊赖的躺在院子走廊的栏杆上,听到脚步声,视线不经意的一瞥,然后整个人都呆了,他一个翻身跳了起来,风一样朝着大厅跑去。

“少爷,你媳妇来了!”鼠大胆当年跟着月弯弯去了东大陆,见过花青瞳,哪怕时隔这么多年,做为一个专业的狗腿子,他依然清晰的记得花青瞳的样貌。

他的声音激动高亢,跑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大厅里。

花青瞳没有看到鼠大胆,因而,他们只见那个下人模样打扮的人,一边跑一边吼,花青瞳不禁觉得,这月家到处都是怪怪的。

大厅里,月老爷正搂着儿子,父子俩个两团肉球抱在一起伤心痛哭。

“弯弯啊,你这次受苦了,让爹瞧瞧,哎呀,这脸蛋都瘦了一圈了,得补,得好好补,呜呜呜,我苦命的儿啊,你娘死的早,爹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这出门一遭,就瘦了两斤肉,爹这心里,疼啊……”

月老爷哭的万般伤心,眼泪哗哗的直往下掉,高瘦管家在帮举着帕子,满头黑线。

另一边,月月月也举着帕子,难过的掉眼泪,“嘤嘤嘤,弯弯好可怜,要不是妾身及时赶到,他就要被坏人杀了。”

东月千寻脸色惨白着,看着拿着帕子抹眼泪的月月月,他不动声色的起身,缓缓的朝后退去,月月月只顾着抹眼泪,没有注意到男子的动作,就在这时,鼠大胆尖锐激动的声音传了来,“少爷,你媳妇来了!”

东月千寻吓的浑身一个战栗,一回头,和鼠大胆撞了个正着。

“哎哟!”鼠大胆太兴奋了,跑的太快没有注意到撞上了人,定睛一看,脸色一白,“哎哟,太子殿下,小人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殿下恕罪啊。”

“你刚刚说什么?”东月千寻见月月月,月老爷,月弯弯三双眼睛都朝这边看了过来,为了掩饰他偷溜的行为,他一本正经的询问鼠大胆。

鼠大胆这才回神,双眼贼亮,激动地对月弯弯说,“少爷,你媳妇来了!”

------题外话------

还有第三更,大概八点半之前能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