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心魔难渡(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变故来的太过突然,所有人都惊了,东月千辰最先反应过来,他看向东月千寻,“我记得你这里有一座静室?”

东月千寻忙点点头,转身道:“跟我来。”

花青瞳强撑镇定,忙跟着东月千寻去了。

姬泓夜等人纷纷跟在后面。

转眼,花青瞳进入了静室之中,姬泓夜跟着一起进去了,其他人则守在外面。

“十二有心魔,她的心魔不容小觑,恐怕凶多吉少。”凌墨寒语气沉重。

盘银之看向他,问:“十二到底有何心魔?”

“不好说,总之很麻烦。”凌墨寒道。

秋殿众人,偷天魔君,比天魔君,在这一刻不禁也都脸色凝重下来。

就在这时,空气微微扭曲,血天的身影无声出现。

看到他,月弯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的头发……你还戴面具……装什么神秘呐?”

血天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目光凝重的看向静室的方向,整个身躯都崩直着。

凌墨寒狐疑的打量他,“血天魔君,你为何戴着面具?”

血天看向他,一言不发。

偷天若有所思的看着血天,打从那天他问自己那个问题时,他就知道,血天,有秘密。

“我很好奇血天魔君的身份。”凌墨寒又道,他看着血天,目光十分锐利。

他曾经看到了花青瞳的前世记忆,也知道花青瞳的心魔来自于什么,此刻,他不禁有些怀疑血天的身份。

血天看了凌墨寒一眼,抬起手,缓缓的,缓缓的触碰到了自己的面具。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瞪大了眼睛,不知为何,他们都有些紧张,不禁凝神屏息盯着他的动作。

终于,乌黑的面具缓缓脱离脸庞,一张俊美至极,刀削斧刻般如同魔神一般的冷酷魔魅的容颜出现在众人眼前。

“司玄!果然是你!”凌墨寒双眼之中突然射出极冷的光芒,杀气凛冽的外泄出来,但他似乎顾及到静室里正在突破的花青瞳而不敢出手,只是双眼满是仇恨和戒备的盯着他。

秋殿众人见他如此,不禁也都朝司玄投去不善的目光,凌墨寒绝不会无原无故的仇恨一个人。

“他是十二的心魔!”凌墨寒咬牙,说出这句话。

秋殿众人闻言,不禁瞪大了眼睛,尤其是盘银之,之前,他已经见过花青瞳心魔发作时的模样。

“啥,瞳瞳的心魔怎么会是……”比天惊的倒吸了一口气,十分吃惊,此刻,秋殿几人已经全身心的警惕起来,盯着司玄,盯着偷天和比天。

在他们看来,关键时候,他们都是魔君,他们才是一伙的。

他们到是不担心里面的姬泓夜,毕竟姬泓夜的性命和花青瞳系在一起。

司玄不理会众人的吃惊,他如同深潭一般的双眼深不见底,曾经那双冷酷到极至的双眼,此刻隐隐透着忧郁和悲伤,他重新将面具戴上,一动不动的静静等待。

比天扯了扯偷天的衣裙,瞟了眼血天,道:“有故事,有内幕。”

偷天点了点头,眼神有些凝重的看着血天。

时间静静的过去。

静室里,花青瞳的突破果然不顺利。

她悟了器之传承,可与天地合一,也悟了阵之传承,看到生命起灭,也悟了时间法则,将时光掌控在一念之间。

种种力量,都足以让她顺利星辰化海,成为星海境。

可是,她的心神却困在前世的牢笼之中,无法挣脱。

她的意识彻底沦陷,她赤着身子,毫无尊严的被拴着长长的链子,被极尽侮辱,肆意毒打。

那是她吗?

她曾经,居然是那样的可怜,完全的没有做为人的尊严?男人那冰冷噬骨的眼神,简直可以将她的灵魂冻结。

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可是,她似乎除了绝望和恐惧,再也提不起任何想法,她将自己缩在破败不堪的肉体中,怎么也挣脱不了套在颈上的锁链。

就这样,一生,都毁灭。

绝望将她重重包裹,看不到一丝希望的光芒。

她甚至连死亡的念头都不敢生出。

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她就是一个会呼吸的破娃娃,任由男人折磨,除了恐惧和颤抖,再没有任何反应。

“瞳瞳,吃饭了。”他端着一些饭菜走来,她空洞的眼神看过去,看见他将饭菜端来,放在床上的小几上。

她努力的动了动,可是被挑断了双手手筋,只有一双扭曲的手,她根本就无法自己吃饭,除非,像畜牲一样直接爬着舔舐。

她惊恐的看了看面前的男人,不敢有丝毫违背,忙低下头,听从他的命令去舔食小几上的饭食,从前,她就是这样吃饭的。

只是从前,他会把饭菜放在地上,让她像狗一样爬着,可是现在,他却把饭菜放在桌上。

看见她的动作,他一把捏住她的双肩,阻止她的动作,她惊恐的抬起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难道,自己又做错了?

不要惩罚我。

她空洞的眼睛里露出哀求,可更多的却是绝望。

又要折磨她了吗?

“不是说过,以后不要这样吃东西了吗?不是说……我来喂你吃吗?”

他轻声开口,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她没有理解他的话,只是在想,怎么,他还不动手折磨自己?她好害怕,好害怕,他会怎么惩罚自己,自己又做错了呀……

他动了。

她吓浑身都是一抖,整个人缩成一团,一动也不敢动。

如果她敢躲,等待她的,只会更残酷的对待。

她看到他拿起了小勺,舀了碗里的汤,送到了她的嘴边。

“喝汤。”他静静的看着她,将汤放在她的唇边。

她忙张开嘴,乖巧的喝汤。

他又送来一口饭,她又乖乖的吃了。

他喂的很慢,一顿饭吃完,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他用帕子帮她擦拭唇角,轻柔的安抚,“别害怕,不是说过不会再伤害你了吗?想不想出去晒晒太阳?”

她茫然看着他,不打她吗?

他也不等她的回应,上前将她抱了起来,走到了御花园里。

秋千上辅了厚厚软软的毯子,他将她放在上面,轻轻摇晃,温暖的太阳洒在她的身上,却袪不走她满身的寒冷。

她垂着眼眸似要睡着,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抚摸她垂下来的发,却惊的她一个瑟缩,然后一动也不敢动的僵在原处。

他默默收回手,再次轻轻摇晃秋千,不知过了多久,她一动不动的闭上了眼睛。

他走上前,将她抱了起来,返回了寝殿。

他的脚步沉稳而缓慢,每一步,留下的印记,都是数不尽的后悔和痛苦。

毁了,一切都毁了。是他亲手毁了她,然后又爱上她,爱的深入骨髓,深入灵魂,不得超脱。

花青瞳沉沦在前世里,痛的撕心裂肺,痛的无法清醒,她的天之力暴虐混乱,她身后的三轮星辰旋转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的无法看清他们的轨迹,也许下一刻,他们就会彻底的崩碎,化作尘埃,连同主人一起,陷入永久的沉睡,再也不能醒来。

姬泓夜守在一旁,却无能为力。

星辰化海,渡过心魔,这完全要突破者自己去渡过,旁人根本就无法插手。

姬泓夜的心已经彻底的沉了下去,他知道,失败了。

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极尽一切,保住她的命。

似乎是在印证他的想法,花青瞳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脸色苍白,一脸绝望痛苦的向后仰倒下去。

姬泓夜飞扑上前,将她揽进怀里,眼中闪过浓浓的伤痛之色,他亲眼见过的,前世的一切,那种噩梦,不能轻易渡过,预料之中的。

怀中的人气息虚弱到了极致,也混乱到了极致。

他勉强护住了她的性命,不让暴乱的修为将她的身体撑暴,他抱起她,对外面说了一声,“你们进来吧。”

外面守候已久的人听到声音,忙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姬泓夜怀中脸色苍白,表情痛苦绝望的花青瞳,他们的脸色不禁都纷纷变了。

“失败了。”姬泓夜面无表情的吐出三个字,视线最后落在门口的血天身上。

他的眼中聚起滔天的杀意,可是想到什么,他又缓缓收敛。

“把她交给我,我带她去渡心魔。”血天开口,声音低沉而嘶哑。

姬泓夜看着他没说话,血天接着开口,“解铃还需系铃人。”

------题外话------

这章果断写哭啊,大家不要急,接下来,不是虐的,应该是感动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