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 梦天境(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哥,你说,要怎么样,才能,化解这一切?

这是之前血天问过偷天的。

偷天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远古时候,有一个地方,人们做错了事,就去那个地方经历一场轮回,从而抹消心中的悔痛,代价是一半的灵魂。

中央大陆,中洲和北洲的交界之处,那里有一片连绵的群山,叫做华摩山。

天元大陆,这样的大山不知凡几,华摩山更是名不见经传,住在山下的一些村落,常有猎人和樵夫进山打猎砍柴,以为维持生计。

华摩山一带,凡人居多,城镇也几乎没有,因为十分僻静。

然而今日,华摩山群山外围的一座山头下,却是凭空出现十余人。

“爷爷,你看那儿有人。”半里地外,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扯了扯身旁老人的衣袖说道。

老人手中拿着砍柴用的斧头,闻言转头一看,顿时间脸色一变,“蛋儿,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寻常人,我们不要招惹。”

说罢,老人忙拉着小男孩健步走远。

小男孩乖巧的跟着老人走了,可是孩童的心性使然,他还是不时的好奇回过头去,打量那些一看就和他们十分不一样的人。

那些人穿着锦衣华袍,比城里的地主老爷还要贵气,小男孩眨眨眼,又眨眨眼,最终跟着老人走远了。

“就是这里了,梦天境的入口。”血天望着连绵蜿蜒的华摩山,目光如事深潭,这是唯一可以化解她心魔的办法。

姬泓夜脸色复杂的看着血天,又看看怀里的人,眼中是无尽痛苦。

他也望着茫茫华摩山,眼神渐渐空茫,心中一片苍凉。

他不由想,如果她死了,他自然也活不了,可是,如果能用他的命,换她安康,他愿不惜一切。可是,能吗?谁能给他那样的机会换她安好?

“如果不能助她渡过心魔,我便永眠于梦天境,愿她化作苍鹰,我为血肉,永生永世以血肉饲之,直到她放下一切痛苦为止。”

司玄走上前来,看着姬泓夜怀中的人儿。

此刻,因为暴乱的天之力,她的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开始往外渗着鲜血,体内的天脉更是裂开无数如蛛网般的裂痕,晶晶作为第一天礼,此刻在丹田中被迫化作原形,生机黯淡,毛毛也同样萎靡不振。

红雪作为第三颗星辰,因为他就住在花青瞳的丹田之中,此刻也昏迷不醒。

金阳和紫月虽然远在南大陆,二人虽然不及红雪严重,但同样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两个人都气息萎靡着,十分虚弱。

而同时住在里面的金龙大汉和沃少冲,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但最终,他们却是将她因天之力暴乱而发生巨震的体内世界,强撑了起来。

他们不断用法力支撑着她的体内世界,梳理着她的丹田气息,让她的体内世界不至于崩毁。

“我在这里等你们。”姬泓夜将花青瞳交到了司玄手中,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

司玄接过花青瞳,感受着她虚弱的气息,闷痛的心脏狠狠一揪,转身,抱着怀中的人朝着华摩山虚空某处一个点走去。

正在某一处山坡上坎柴的祖孙二人,此刻,那个小男孩一抬头,顿时瞪大了眼睛,“爷爷,神仙!”

小男孩惊的双眼圆瞪,小脸激动的通红,他伸手指着虚空的人影,兴奋的唤着树上的老人。

老人扭头一看,也不禁瞪大了双眼,“真是神仙!”老人喃喃。

老人和小男孩都看的惊呆了。

本以为,神仙飞天已经是令人震惊的事情了,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更加令他们看的瞠目结舌。

司玄抱着花青瞳来到虚空某一个地方时,他便将自己的一半灵魂撕扯下来,祭了出去。

“本君的一半灵魂,可足够?”司玄扬声询问,脸色因为撕裂下来一半灵魂而变的苍白至极,整个人的气息都萎靡虚弱起来。

虚空中传来隆隆回音,宛如巨雷声响,很快,一个百丈方圆的巨大黑色旋涡便缓缓出现在虚空之中。

黑色的漩涡快速的旋转着,旋涡的中心,出现了一个丈许大小的黑洞,黑洞宛如吞噬生人的巨口,发出未知而神秘的可怕气息,司玄看见那入口,闪身踏入。

随着他们的踏入,黑洞缓缓消失,漩涡也渐渐淡去,天空又恢复了蔚蓝无际,白云朵朵。

姬泓夜仰着头,默默看着漩涡消失的地方,轻声低语,“梦天境一次只能进入两人,否则,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我的身边?”

偷天和比天对视一眼,他们怎么不知,魔祖的血脉里,还有痴情这种东西存在,若非亲眼所见,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黑天也好,血天也罢,竟都是这般痴情之人。

许是想的太过入神,偷天不禁将心中想法说出口来,比天听了顿时大力摇头,“什么痴情?分明是悲情!”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梦天境,梦一场。他们不知要多久才能出来,我就不在这里耗着了,伤心。”

偷天看着他的背影,也抬脚跟了上去,“就算是一场梦,但愿梦醒后,他们能够化去心魔,获得重生。所谓一场轮回一场梦,但愿他们能早点醒来。”

二人的身影转瞬都远去了,秋殿诸人对视一眼,看了姬泓夜一眼,也都默不作声的离开。

“那血天何苦,前世百般折磨十二,今世又以这种惨烈的方式弥补,若十二能够化去心魔还好,若化不去,这三人……恐怕一个也活不成。”

凌墨寒面色沉重地说道,听了他的话,秋殿众人纷纷都看向他。

金城云深悲痛道:“当年,我是第一个见到十二的,当时她才十六岁,粉嫩嫩的小姑娘,偏偏是个面瘫脸,圆的像朵蘑菇,吃东西的时候像只严肃又认真的小松鼠。

当时我和辛吉闯进她的屋里,却被她绑了,说是要送给吞天魔君当男宠,你们不知道,当时我心里觉得十二妹妹可爱极了,整人的样子也好可爱,想要对她好,宠着她。”

“十一,闭嘴,别说了!”东月千辰喝了一声,眼中隐隐闪烁水光,别开脸不想再听。

金城云深垂下了头,不再说话,可是心里,却闪过许多与花青瞳相处的画面。

无形悲伤笼罩着几人。

许久,凌墨寒无力道:“我天医之一族,无不能医之疾,可是,唯有人心不可医。十二的心魔,我们都无能为力。”

“该死的,哪怕是老四被种下千炼情根那种十死无生的东西都能获得一线生机,我们都有办法出手解救,可是,唯有心魔,他人无法插手……”苏七香也恼恨地道。

众人都悲伤的沉默着。

虽然血天带着十二去了梦天境,可是,他们依旧无比担心,梦天境,进去了,就不是那么容易出来的。

“老四?”

良久的沉默后,突然,盘银之愣住了。

“四哥……”金城云深也愣了一下,“我们把四哥忘了,四哥他好像是在……”

“十二的体内世界里。”众人脸色难看极了。

十二尚且性命不保,可沃少冲居然一直住在十二的体内世界里,他们居然把这事给忘了,这下好了,沃少冲也跟着进去了。

“老四如今不是人,只是魂体,自然能进得去,若是人,刚一进去,就会被排挤出来。”盘银之无奈道。

众人一阵沉默,齐齐往万象宫而去,十二的事情,他们要回去禀报秋殿主。

……

朝阳国。

艳阳高照,皇宫里热闹非凡,西晋帝司玄的居所里,正发生着令人胆寒的一幕。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少女赤着身子,蜷缩在床角里,瘦削的小脸上满是惊恐,甚至,她的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一边的小脸印着男人五指印,高高肿起。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可是,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男人床上,她什么也不知道。

司玄眼神暴虐的盯着眼前的少女,他修炼多年的太无神体,就这样被这个贱人毁了!

因为太无神体被破,他的修炼也被彻底打乱不说,还险些走火入魔。

他脸色苍白,之前因神体被破而受了重伤,此刻十分虚弱。

可纵然如此,都不能防碍他出手杀了这个宠物泄愤,他狠狠的伸出手,一把捏住她的喉咙,想要扭断她的脖子。

他想将这个宠物杀了,可是突然的,气急攻心,他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捏着她喉咙的大手也缓缓松开。

花青瞳缩在角落里,脑海中闪过逃跑的可能性,可立即,她就打消了注意。

她是要送给大宣战风帝的宠物,可是现在,却跟这个陌生男人发生了那种事情,估计很快,就是这个男人不杀她,她也被会朝阳帝和候爷灭口。

她呆呆的坐着,也没有了逃跑的心事,逃跑?在重重皇宫里?开什么玩笑,想也不要想!

除了等死,别无选择。

不知过了多久,她面前那个可怕男人突然动了动,他似乎要醒了。

他醒来,会杀了她。

反正都是死,死就死吧,那也总比当宠物要有尊严,而且,那种事情,一点也不好受。她再也不想经历一回。

她紧紧握紧了小拳头,小嘴抿的死紧,这世道,庶奴是没有好日子过的。

司玄的意识渐渐清醒,他睁开眼,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场景,熟悉,多么熟悉的场景,这是前世,他和她的相遇,也是一切的开始。

还好,他来到的,是悲剧还未发生之前。

心情激荡,眼中不自禁的落下泪来,真好,现在,他和她初相遇。

花青瞳惊呆了,这个可怕的男人,居然在流泪,他哭了。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怯怯的看着他,“你、很疼吗?”

不然为何要哭?还哭的这么惨!

------题外话------

写的有点激动,迟了半个小时,唔唔唔,我们知道我要放啥大招了吗?我要写司玄和瞳瞳啊~表拍我,瞳瞳要渡心魔,必须要有一个过程。这是我所能想到的,唯一化解前世心魔的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