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重回西晋(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玄身体一僵,他听到了少女软软糯糯的声音,对上她清澈又胆怯的眼睛,他的心脏再次狠狠的揪了一下。

是感动。

这一次,她虽然看起来很小心翼翼,但是她的眼中,却没有绝望和空洞麻木,那双眼睛,就如同雨后的碧空,清澈干净明亮,美丽的让他心碎。

可是很快的,他的视线就落在她另半边高高肿起的脸颊,上面清晰的印着他的五指印。

是他打的。

司玄目光紧缩了一下,他还是来的稍稍迟了些许,让她受了一巴掌。

前世,他本想一把扭断她的脖子,可是,最后他怒急攻心也昏迷了,昏迷醒来之后,更是对她一番毒打,后来,他的想法就发生了转变,他要将她带回去,然后狠狠折磨。

那样的想法来的突兀,依他的心性是有可能会发生长久折磨一个人的可能的,可也不至于这样对待一个小小宠物。

司玄知道,前世的一切,都有些蹊跷。

花青瞳抱紧身子,努力往角落里缩了缩,这个可怕的男人,看着她的目光好奇怪,他没有像之前那样暴怒,可是现在,奇怪的他,她也觉得好可怕。

见她如此害怕,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她,其实是最无助惶惑的时候,她刚刚失了身子,又面对他,他对于她来说,现在就是一个陌生而可怕的男人,她怎么能不害怕?

他有些狼狈的抹去了脸上的泪水,拿起一旁的被子小心翼翼的裹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从怀中拿出一盒药膏。

她错愕又害怕,瞪大了眼睛定定的看向他。

他目光柔和,“对不起,之起我有点神志不清,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我、我给你抹药,一会儿就不疼了。”

说罢,他小心翼翼的帮她将药膏抹在脸上。

司玄一边抹药,一边瞥见她瞪的圆溜溜的眼睛,她内心的想法,在那双眼睛里清晰的流露出来。

她觉得他有病。

明明之前那么可怕,现在又这么温柔,不是有病是什么?

司玄心底一声悲叹,就让她当他是有病吧,那也总比前世要好上很多很多。

突然,司玄的眼底闪过一道冰寒刺骨的冷意,毫无疑问,下一刻,房间里的门果然被人撞开,一群人蓦然出现在外,当先两人便是花风染和宝嬷嬷。

花青瞳整个人都吓的僵住了,司玄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的怒意,猛地一道掌风挥出,将门口的人通通扫了出去,房间的门,‘砰’地一声,重新合上。

花青瞳脸上抹了上好的灵药,此刻已经完全消肿,脸上的手指印也淡去了。

“别怕,一些宵小之辈,不用理会,跟我回西晋吧,我会好好对你的。”司玄低头,温柔的摸了摸怀中少女还有些枯黄的发顶,少女生活在乡下,生活的并不好,瘦瘦的,头发也很枯黄。

马车高高在空中飞远,花风染等人正在大殿中向朝阳帝挑拔告状,就在这个时候,一块玉玦忽地穿透虚空而来,落在朝阳帝眼前。

朝阳帝吃了一惊,这是何等手段?最起码,他做不到。

朝阳帝拿了那玉玦细一察看,然后,脸色忽地古怪起来。

此刻那宝嬷嬷还跪在地上哭求,花风染也连连请罪,说是候府管教不严,使得庶奴勾引西晋帝,得罪了大宣不说,还毁了西晋帝的太无神体,朝阳这下是两面不讨好。

朝阳帝听着他们的话,眼神直勾勾的落在花风染身上。

玉玦是西晋帝传来的,里面内容之丰富,简直令他这个朝阳帝王叹为观之。

西晋帝不仅要给那个小小宠物请封为祥云郡主,还说会一个月内送来郡主的聘礼,他要,联姻。

西晋帝要和朝阳联姻,联姻对象就是祥云郡主。两国联姻,这很正常,可是,那位郡主,那是一个庶奴,一个宠物啊。就算是请了封,也抹不去她的真实出身。

西晋帝是在逗他吗?哪怕是心机深沉如朝阳帝,也不禁傻眼了。

然而,当他看到玉玦中接下来的内容后,他又被狠狠的惊了一把。

十六年前,途中换女。

所以,那个小庶奴,才是候府真嫡女,殿前的花风染,才是真庶奴?

朝阳帝可不相信西晋帝会拿这样的事情耍弄他,那么,就是确有其事了?

这真是惊天秘闻!

最重要的是,西晋帝还说了,这一切真相,花风染自己也知道。所以,看似云淡风清的花风染,其实心机深重,故意占了真嫡女的身份,还故意下药陷害对方,为自己除去后患?

朝阳帝是很欣赏花风染的,欣赏她聪慧,淡然,冷静。可是现在,他却深深的被震惊了。

西晋帝,绝对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情戏弄他。他没有理由这样做。

至于西晋帝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他会查。

本来他还想着,要娶花风染当皇后,可是现在看来,对方根本就不合适,也不配。

花风染正说着什么,忽见朝阳帝看向她的目光十分奇怪,不知为何,她心中陡生一丝不安。

而飞往西晋的马车里,花青瞳坐在司玄对面,还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少女眼睛瞪的圆圆的,有些呆,模样还真是像极了小梨涡发呆的时候。

司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真是太可爱了。前世怎么就对她做了那样的事呢,眼中的笑意陡然被伤痛取代,他痛苦的喘息一声,低下头垂眸沉默。

花青瞳见他不盯着自己看了,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些,难以抑制好奇的打量马车里的情形,最重要的是,这辆马车是会飞的!

她见对面的男人没有注意,就小心翼翼的掀开一点车帘往外瞧,这一瞧,就看见朵朵白云飘在眼前,少女眼睛刹那露出惊奇之色,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碰了碰那云。

司玄唇角又露出笑容,也是,没有经历那些伤痛之前,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还有着少女本有的天真和贪玩的心性。

对面炽热的目光让花青瞳心中一惊,忙放下车窗,转身乖乖的坐好,有些不安的看向对方,深深吸了口气,才鼓气勇气问:“我、我们要去西晋?”

司玄点点头。

“可是……”她是送给大宣战风帝的宠物啊。这个人就不怕得罪朝阳和大宣吗?虽然他看起来应该也是一个大人物。

“我叫司玄,是西晋帝。”司玄温声说道。

司玄,西晋帝?

最年轻的帝王,也是最残暴的暴君。

哪怕她从小生活在乡下,但是也听人们讲过一些帝王的故事。

看着少女突然白下来的小脸,司玄无奈的叹气,“别害怕。我不是暴君。”

少女抿紧了肉嘟嘟的小嘴,凝重地看着他。显然,她是不信的。

“我真的不是暴君,你以后就知道了。”司玄认真说。如果西晋的大臣们听到这句话,一定以为是出现了幻听。

“以后?”花青瞳本能的抓住了这个敏感的词,“我以后要当你的宠物吗?”

她居然一下子就从大宣战风帝的宠物,变成了西晋帝的宠物。

司玄目光温和起来,“不是的,你不是要当我的宠物,而是要当我的皇后。”

少女一下子愣住了。

片刻,她不安的揪紧了手边的衣裙,眼中全是茫然之色。

“我已经向朝阳帝为你请封为祥云郡主,等我们回到西晋后,我就把聘礼送往朝阳,以后,你就是朝阳祥云郡主,西晋的皇后。”

司玄解释道。

少女愣愣的,显然被这样惊人的事情吓到了。

“没事的,你可能一时不好接受,等以后时间长了,你会习惯的。”司玄见她如此,不由心疼,轻声安慰道。

花青瞳觉得这一切不真实极了,她怎么一下子就从一个庶奴,一个宠物,变成了郡主和皇后了?

她是不是听错了?这个西晋帝,好奇怪。他怎么愿意娶一个宠物呢?

马车飞快的飞行,可是车内的两人,都沉默着一句话也没再说过。

少女是因为被突然如其来的身份改变吓懵了。而司玄,心中却满是忧虑。

没有受过伤害之前的瞳瞳,可爱的让他害怕。越知道她的可爱,和她本来该有的性情,就越是让他心中惶恐,就会越发清晰的告诉他,他曾经是多么残忍的抹杀了这样鲜活的她。

而现实中,她被心魔缠身,想要渡过此劫,真的不易,他要怎么做,才能真正化解她的心魔?

让她当他的皇后,是他能保护她的最好手段,可是他知道,她虽然会成为他的皇后,可他却不敢再亲近她分毫,他知道,她若醒来,一定不会愿意他对她做什么。

马车不知又飞行了多久,终于缓缓落下,“瞳瞳,到了。”

司玄向少女伸出手,牵着她下了马车。

胡硕早早就候在了宫门口,看见他带了一名少女回来,胡硕不禁吃了一惊,司玄看了胡硕一眼,道:“朝阳祥云郡主,朕的皇后。”

胡硕瞪大眼,呆了,然后,他的眼中突然暴发出狂喜之色,他们陛下,终于有皇后了!

陛下有皇后了,对方是朝阳国的一位郡主。

这样的消息很快就在西晋掀起了喧然大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