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 习惯这样的生活(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半年之久,三个月前,朝阳和西晋正式联姻,甚至,朝阳帝派了使臣前来西晋观看立后大典,而使臣中的一位,便有正义候花正义。

当时花正义和另两位使臣一样,只是象征性的叮嘱了花青瞳几句,并没有一丝特别的感情流露。

自然,花青瞳也对正义候没有父女之情,相反,她依旧对花正义很陌生,与面对陌生人无异。

经过这半年的调养,花青瞳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

这半年,日日浸泡雪牛乳,还要日日喝下灵药和雪牛乳调制的灵药,半年下来,不仅是她体内的毒解了,再加上吃好喝好,不仅身体丰腴了一些,个子也长高了两寸。

司玄下朝回到渭宸宫,就看见一身宝蓝色宫裙的少女静静的坐在小案前练字,因为身体强健了,她的腕力也变的更加有力,司玄凑过去一看,看见洁白的纸张上,写了密密麻麻的规整小字。

司玄看着那些字,眼中流露感慨之色,俗话说字如其人,因为她的字是他所教,所以她的字迹与他便像了八九分。

然而,像的只是形,她的字迹里,有着与他截然不同的神韵,不锋利,不软弱,却透着一股至尊无上的尊者神韵。

那种神韵,是他的霸道所不及的。

哪怕是没有任何记忆,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那种骨血里的气质,仍然会不经意的流露出来。

“瞳瞳的字又进步了。”在心中一番感慨,他露出一丝温和笑意,真心的赞美道。

花青瞳正好写完最后一个字,不紧不慢的收了笔,放下毛笔,吹了吹墨迹,仰头抿唇浅笑,“真的进步了吗?我自己没有感觉。”

司玄的目光落在她可爱的笑脸上,她笑的时候,唇角两边会有两个小小浅浅的小梨涡,十分的喜人。

他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笑的时候,当时的震惊,让他整个人都惊呆了,甚至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她笑了,她会笑,她原来是会笑的!

而且,她笑起来的样子,……可爱的让他心碎,也痛心的难以忍受,前世,是他抹杀了这样的笑容。

“所谓旁观者清,一些微小的变化,你自己感觉不到,可是我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进步颇大。”司玄说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她身边,小心翼翼的将她写完的纸张收了起来,然后道:“我们去用早膳。”

他下朝回来,和她一起吃饭,半年来,这已经成了不变的习惯。

刚吃完早膳,胡硕从外面走来,站在门口,面色犹豫的看着殿内二人。

却见陛下和皇后相处的甚是和谐,硬是不知如何开口。

司玄自然看见了胡硕,不过却并没有理会。胡硕自然了解司玄,只能在心里默默苦叹。

而花青瞳,终于注意到了胡硕,不禁疑惑地问:“胡公公有事吗?”

司玄锐眸扫了过去。

胡硕一激灵,忙摇头,“没、没事,奴才这就退下,不打扰娘娘和陛下。”

胡硕逃也似的跑了。

胡硕边逃边连连抹汗,心中苦叫,林国公,王将军,张大人,李丞相,不是杂家不帮忙,而是,陛下太可怕。

花青瞳看着胡硕的背影,脸上流露出疑惑之色,然后饶有兴趣地对司玄说:“胡公公又被你吓跑了。”她说着眼睛弯了弯,显然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司玄也露出笑意,“谁让他不长眼,打扰我与瞳瞳聊天呢。”

花青瞳想了想,蹙眉道:“可是,书上说,皇帝是很忙的,有很多政事处理,绝不会在后宫里呆很久……”

她迟疑着,“书上还说,经常留在后宫里的皇帝就是昏君,让皇帝留连后宫的女人,就是……”

“瞳瞳啊,”司玄忙打断她,“西晋国泰民安,着实没有多余政事处理,一些小事自有朝臣们去处理,若是连那些小事都要我去亲力亲为,还要他们有什么用?”

花青瞳一听,觉得有道理,随即点点头认可了。

而与此同时,殿外,胡硕一脸无奈的对候在门口的四人说:“四位大人啊,陛下很忙,恐怕无暇见几位,几位就请回去吧。”

林国公,王将军,张大人,李丞相四人对视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一甩袖,脸色阴郁的离开。

胡硕看着四人的背影,更是连连摇头,四位大人想让陛下纳妃,他们却是不知,他们的打算,恐怕只能落空了,依陛下对皇后的爱护,是绝对没有纳妃的心思的。

“陛下和皇后已经成婚三月,相处的时间却有半年了,宫中却仍然只有皇后一人,这也太不正常了,我西晋历代皇帝,哪一个不是后宫美人无数,子嗣绵延,可是陛下这也太清心寡欲了些。”

林国公摇头叹息。

“子嗣多了有什么用?国公大人,这样的话可千万别说了,你忘了先皇和诸位皇子都是怎么没的了吗?”

李辰然忙低声告诫道。

林国公脸色一白,先皇除了皇后,妃嫔也众多,子嗣更是不少,但最后,无一不是被司玄斩杀,诸皇子难逃一死,弑父弑母更是做起来毫无压力,不怕召告天下,司玄暴君之名,可不是虚的。

从那之后,无人敢提先皇还其他皇子。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就看着陛下只守着那妖后一人吧?就算陛下不像历代陛下那样美人无数,可后宫之中,总得有几位美人妃嫔才像话嘛。”

王将军一脸愤愤。

他家有一适龄女儿,长的如花似玉,更是仰慕司玄已久,自然是想要进宫的,将军之女的身份进宫,最起码是个贵妃,可比那个无根无基的皇后要风光的多。

一旁的张大人也附和点头,他家也有女儿。

林国公不说话,可他心里明白,他家女儿也是想入宫的。

虽然司玄暴君之名远扬,可依旧有不少女子爱慕向往。

因为,他不仅年轻英俊,而且还是一名天眷者,这样尊贵无双的男人,哪个少女不爱慕?

“可是,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在早朝上提过请陛下纳妃之事了,可是陛下显然没有此意。”张大人摇头道。

“哼,陛下已经被皇后迷了心智。”王将军怒声道。

“王将军,慎言。”李辰然无奈提醒。

王将军立即不说话了。

这时,林国公眼中精光一闪,“既然陛下那儿不好说话,我们不防就从皇后那儿入手吧。”

“对啊!”王将军张大人纷纷一拍双手,眼冒亮光,“但凡皇后还有一丝身为皇后的自觉,就应该明白为陛下填充后宫,是她的职责所在。”

“不错,若是皇后不肯,那就是擅妒,我们就是顾及朝阳那边不好废后,但陛下为了保护皇后,不叫皇后背上骂名,也一定会同意纳妃……”

“可若是皇后也死活不肯呢?”

“这……皇后也扛不住众口烁金吧?我看皇后不是个性子硬的……”

花青瞳自然不知道,有人已经开始算计她了。

这半年,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因为时间久了,她对司玄,也没有了陌生感,两个人相处起来,十分自然。

只是,少了几分男女之间才能有的感情,反而更多的像是……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古怪,她总感觉,司玄没有把她当成皇后对待,反而像是对待小孩子一般。

他给她最好的一切,教导她读书认字,陪她游玩散心,开导她时而的心中困惑,温和慈爱的像个长者。

可就是少了几分对待皇后,或者对待妻子该有的感觉。

而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他们虽然都住在渭宸宫,可事实上,她睡了他的龙床,他却一直睡在侧殿。

这让花青瞳心中更加觉得奇怪,也有些不安。她觉得,这是不正常的。

三月初十,是西晋贵族家眷到田间插殃的日子,皇后初立,这一年,是要皇后带头出行的。

贵族带头到田间插殃种田,祈祷丰收,是西晋历代流传的习俗。

浩浩荡荡的队伍出行,花青瞳坐在马车之中,车厢中,两名护卫静默的坐在一旁。

花青瞳好奇的看着二人,这二人一人蓝衣,一人紫衣,正是七色卫中的两位。

两人也看着花青瞳,他们对于这位皇后可谓是苦大仇深,不为别的,就因陛下日日派他们出去寻找雪牛乳,珍贵的雪牛乳,旁人喝一口都难,陛下却是用来给这位皇后沐浴的。

虽然最近不用寻找雪牛乳了,但半年来寻找雪牛乳的日子,依旧让他们对这位皇后充满了怨气。

不过,二人心中虽有怨气,却并不会违背皇命,他们依旧还是十分恭敬的。

按理说,他们不该直接坐在车内保护,而应该守在车外,只是陛下不放心,命他们直接与皇后一起坐在马车里,另五人,则是护在车外。

皇后出行,七色卫全部跟随。

“你们以前去种过田吗?”花青瞳见这两人一句话也不说,就好奇的问道。

二人一人摇头,一人点头。

点头的是紫衣少年。

花青瞳眼睛一亮,“是吗,你都种过什么?”

紫衣少年一脸黑线,“皇后娘娘,小人儿时在乡下,种过麦子。”

“哦,麦子啊,我没种过,但是我种过土豆。”花青瞳道。

心中很是忐忑,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司玄独自行事,心中说不紧张是假的。

虽然经过半年时间,她已经不是最初那般什么也不懂,可她依旧很是心虚。

尤其,这次司玄不在身边。

一路上,她不断问着各种问题,令两名七色护卫满头冷汗,他们开始怀疑,陛下让他们坐在马车里,根本就不是让他们保护皇后的,而是为了陪皇后唠嗑的。

宫中,司玄看着缠着他的诸位大臣,眼中闪着阴森的寒芒。

几位大臣胆寒,但还是强忍了下来,他们这么多人,陛下不可能把他们都杀了的。他们只能如此给自己壮胆。

马车终于到了他们要插殃的田间,皇后带头,做过一切后,看着欢呼的百姓,一行人便护着皇后和各位贵妇到不远处的庄子里休息。

皇后坐在主位,一群贵妇则坐在下面,这时,一名贵妇终于开口,“皇后娘娘果然是天姿国色,不愧为国母仪容。”

花青瞳看了一眼这个说话的贵妇,不认识。不过她却矜持的点了点头,“这位夫人谬赞了。”

“哪里。”又有一妇人开口,“皇后娘娘风采绝世,难怪陛下对娘娘专情独一。”

专情独一?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心中觉得怪怪的。

“是啊,不过,虽然皇后娘娘尊贵美丽,但是,皇后娘娘,您可知道,民间有不少人却是都对娘娘无甚好感?”

又一名妇人说。

“为什么?我……本宫做了什么吗?”花青瞳更疑惑了。

“民间都传言啊,娘娘独霸帝宠,后宫空悬,陛下至今没有子嗣……”

这说话的妇人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花青瞳的神色。

与此同时,所有人也都看着。

花青瞳恍然,“原来是这样,多谢你们提醒了,要不是你们提醒,本宫的确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你们放心,等回宫了,我就和陛下说说,劝他纳几个妃子给他多生几个皇子。”

花青瞳面不改色的说着。

众妇人一听,眼睛大亮,皇后果然性子软,好说话。

花青瞳却是又接着道:“不过,陛下听不听,我就管不了了。”

“皇后娘娘,这陛下纳妃的事,是由您说了算的,陛下不管此事的,您是一国之母,这些事,您自然是有权力管的,更何况,宫中有了妃嫔,娘娘还可挑得力的,替您分忧。”

众妇人忙又道。

“哦……”花青瞳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们,“那你们府中的事情,本宫也管得?”

“管得,管得,自然管得。”众妇人连连点头,虽然心中疑惑皇后为何如此问,但只要皇后答应给皇上纳妃就行,她们一时也没多想。

“既然皇上要纳妃,那诸夫人的府中本宫也不能薄待,回头给陛下选了妃,本宫也会送一些美人到各位府上,也为诸位夫人分忧……”

花青瞳纯粹是好心。

她觉得,她们如此操心司玄的事,那她同样也应该回报她们的好心。

她心中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自己处理的很好。

可是,一伙妇人们脸上的笑容却都僵住了,一个个面色煞白,谁说皇后性子软的?这简直就是软刀子啊。

花青瞳见一伙妇人愣住了,以为她们太激动了,便眨眨眼说:“诸位夫人不要太感谢本宫,这是本宫应该做的。”

……

一旁的七色护卫们一个个憋的脸红脖子粗,皇后真是太阴险了,他们以后万万不能得罪皇后。

------题外话------

验证群号:527694773,有兴趣加群的宝宝们可以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