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 心事(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还未回到宫中,消息便先传了回去,正被一伙大臣们缠的快要暴走杀人的司玄接到消息后,当即笑了。

“她真是这样说的?”他看着传信的紫色卫问。

紫色卫连连点头,满头冷汗。

“好!”司玄大笑抚掌,然后看向殿内一群臣子们,恐怖的眼神化作春风暖雨。

他朗声道:“那就听皇后所言,给诸位大人各送三名美人,美人身份不能低,要有手腕,有能力,有美貌,主要是能给各位夫人‘分忧’的,胡硕,这件事交给你来办!”

胡硕听罢,嘴角略一抽搐,应命而去。

而殿内正在劝说陛下纳妃的一众臣子们顿时傻眼了。

傻眼过后,有人恼羞,有人暗喜。

司玄胸中郁气尽扫,满意的看了一眼众大臣神色各异的脸色后,大手一挥,将众人挥退,然后他来到宫门处,等待皇后归来。

花青瞳回来后,就看到司玄等候在宫门处,不待众人反应,他已化作一道流光,出现在了花青瞳的马车之内。

“瞳瞳此行感觉可好?累不累?”他温声询问,目光关切。

花青瞳想了想,摇头,“没什么特别的。不累。”

见少女脸颊红润晶莹,眸光明亮清透,嘴唇也红润喜人,事玄放下了心,“不累就好,我带了点心。”

说着,他竟是变戏法一般,从怀中拿出一包点心来。

花青瞳鼻子抽动,笑了,“是桃花糕。”

“嗯,是桃花糕。”他笑着应声,将桃花糕递了过去。

花青瞳开心的接过,拈了一块就要送进嘴里,可她手下一顿,看向身旁的男人,“陛下你要不要吃一块?”

她认真的将糕点递了过去。

司玄目光温和,小心翼翼的接过,“多谢皇后恩赐!”

花青瞳眼睛微弯,遂又拿起一块,送进嘴里。

两人正坐在马车里吃着点心,突然,马车骤停,一阵大喝声从前方传来。

“何人拦驾,快抓住他!”

侍卫统领一声大喝,‘嗖嗖嗖’,七色卫纷纷出动,立在空中戒备地盯着突然出现在宫门口的男子。

男子一身白色华服,肩膀上盘卧着一条金色小蛇,此刻小蛇正高高昂着头颅,盯着马车方向。

男子容颜俊美无俦,浑身却散发着清冷矜傲的气质,满身贵气,他的身上,甚至还隐隐有清香散发,越发让人不敢小瞧。

许是男子太过出色,侍卫们都不敢太过冒犯,侍卫统领只是一声大喝后,就不禁焦急的看向马车。

马车里,司玄手下一顿,缓缓道:“请贵客上车,不要阻拦。”

侍卫迟疑不定,却不敢抗命,遂恭敬的请男子上了马车。

这时,男子动了,众人才发现,男子的身影隐隐有些透明,并非实体。

“血天魔君。”沃少冲上了马车,神色淡漠的看向司玄打了声招呼,目光一转,便落在他身边的花青瞳身上,男子淡漠的神色,瞬间流露出温暖之色。

花青瞳定定的看着男子,吃桃花糕的动作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她的眼中隐隐泛起一些泪花,不知为何,突然心神俱震。

沃少冲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笑容,“小丫头这时候果然很圆!”他欢喜极了,忍不住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

他肩膀上盘卧的金蛇此刻也‘嗖’地一声落在了她的手上,小小的蛇嘴一张,很大一块桃花糕就被叨走了。

花青瞳瞪大了眼睛,看了看男子,又看看金蛇,眼中不禁喷出怒火。

“你们太过份了!”居然欺负她,可是,她心里为何很开心?

“哈哈哈!”沃少冲看着她鲜活的模样,不禁大笑起来,笑罢,他又说:“小丫头,你在这里,有哥哥陪着你!”

“还有我,主人,还有点心没?”金蛇抬起头,口吐人言。

花青瞳吃惊的瞪大眼,看着金蛇,“你会说话?”

看着她惊讶的样子,金蛇摇身一变,变成一头一米多长的小金龙飘在她眼前,然后嗡声嗡气地道:“主人,我是金龙。”

“真的是金龙呀!你竟然叫我主人?”花青瞳吃惊的瞪大眸子看着金龙。

“主人,你得管我吃。”金龙道。

至从来到梦天境,它和沃少冲就脱离了主人的体内世界,他们流落在外,好不容易才来到西晋。

这个世界,对他们的修为都有压制,他们用半年时间从大宣来到西晋,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

花青瞳了然,伸出手指好奇又小心的戳了戳金龙的鼻子,“原来你是想骗吃骗喝才叫我主人的呀!”

金龙的鼻子被戳的发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无奈的看着她。

花青瞳侧头看向司玄,“陛下,你认识他们吗?我可不可以让金龙跟着我们?”

“当然可以了,你喜欢就好,他们都是我们的朋友。”司玄说道。

沃少冲撇头冷淡的看了司玄一眼,然后又转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花青瞳,啧啧,小丫头十六七岁的时候,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看着就好捏好欺负。

想着,他忍不住又伸手捏向她圆圆的脸蛋。

‘啪’,花青瞳伸手拍掉他的手,严肃地崩圆了脸,道:“男女授首不清,你别动手动脚!”

沃少冲冷哼一声,再次伸手捏来,捏满意了才松手,“小丫头,什么男女授首不清,我是你哥!”

“骗人!”花青瞳怒道,她才不信,要说哥哥,正义候府的大少爷花紫宸还能算是她哥哥,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怎么可能是?她可从来没有见过他。

看着小丫头鲜活生动的表情,沃少冲眸底全是笑意,忍不住又宠溺的伸手摸摸她发顶,神情柔和。

马车徐徐进了宫,从此,宫中多了一个魂和一头龙。

花青瞳经常被他们欺负剥削,时间久了,花青瞳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存在,有时候,她甚至有点怀疑,莫非那个魂,真是她的哥哥?不然为何看到他,她的心中会隐隐泛酸,忍不住心情动容?忍不住对他生出亲近之情?

转眼,又是半年过去,司玄依旧没有纳妃,半年前,司玄往大臣们府中送了一些颇有份量的美人,令得许多正室夫人们都烦心不已,城中大多数贵族妇人们都怕了皇后,再也没有人敢劝皇后给陛下纳妃之事。

妇人们不敢提了,可是大臣们和他们的女儿却依旧不死心,终于,劝谏陛下纳妃之事又重新提上了日程。

这一次,大臣们终于有了新的借口,皇后成婚一年,仍无所出。皇嗣需要绵延,请陛下纳妃,繁衍子嗣。

司玄冷哼一声,不予理会。

可是这一次,传言却越演越烈,甚至也传到了花青瞳的耳中。

“皇后成婚一年,仍无所出……”无嗣,的确是她的不是。

可是,她和陛下,从来就没有过亲密接触,又何来子嗣?

所有人只知陛下对她专情独一,可是,谁又知道,陛下从来就不曾与她有过亲密之事。

花青瞳眨眨眼,终于后知后觉的想到了她和陛下之间的不正常之处。

可是,陛下明明很喜欢她的样子,还对她很好,可他为什么不愿意碰她,让她生下子嗣呢?

难道是,陛下嫌弃她庶奴的血统?不愿让她生下皇嗣?

她苦恼极了,一张圆脸都皱成了包子,眼里也透出几分黯然。

司玄下朝回来,就见少女无精打采的叹气,很少见她这般,司玄不禁担忧的走了过去,“瞳瞳,可是听到了什么谣言?不论听到什么,都不用理会的。”

说着,司玄心底掠过一丝杀意,那些挑弄事非的人,看来是该给他们一个教训了。

花青瞳忧郁的看了司玄一眼,道:“他们说的对,陛下至今还无嗣,不然,我、我给陛下纳几个妃子吧……”

司玄一怔,心底苦痛蔓延,“瞳瞳,你要是给我纳了妃子进宫,那以后,我的时间就要分给她们,到时候,陪你的时间就少了,你真的愿意这样吗?”

花青瞳神色一动,不知所措,人性本能,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的东西,突然要分给别人,怎么能愿意?

“可是,陛下需要子嗣……”少女低下头,她想说,她可不可以为他生下皇嗣,可是动了动唇,想到自己的出身,终是又闭了嘴。

司玄目光深沉,伸手小心翼翼将她耳边一丝乱发别到耳后,柔声道:“我不需要子嗣,我只要瞳瞳一人。纳妃之事,瞳瞳不要放在心上,也不要再提。”

结束了这个话题,二人都是心思重重。

夜晚,习惯性的给她铺好床,叮嘱她睡下后,他才走到侧殿安歇。

花青瞳站在床边久久不动,朝着侧殿的方向望了一眼,她才神色黯然的躺下了。

她睡下,沃少冲和金龙双双到来,二人眼中都有着关切和忧虑。

“这样经历一场轮回,也不知她醒来后,能否顺利渡过心魔,渡不过就是死……”沃少冲语气凝重道。

“不要想醒来后,就眼前来说,她的人生并不美满……”金龙则是若有所思道。

“不美满?”沃少冲惊讶地看向金龙。

“子嗣。她想要。”金龙道。

沃少冲的脸色一下变了。

接下来,司玄终于暴发了,他以残忍的手段,秘密处置了一些野心勃勃,想要送女儿入宫为妃的臣子,一时间,纳妃的声音又消失了下去。

而也因此,不少忠臣,也对皇后起了不满之心。

陛下不纳妃,无子嗣,又逼得陛下杀了谏言的大臣,都是因皇后之故,故而,皇后之错!

以李辰然为首的大臣们,暗中开始计划‘清君侧’。

陛下虽然残暴,可是政事上向来不错,可是至从有了皇后,陛下就对政事不理不问,眼中除了皇后再无他物,他们绝不能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