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 贪心(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最近心情不好,总是闷闷不乐。这对于司玄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沃少冲和金龙也有些担忧。

“小丫头最近心事重重的,在想什么?”沃少冲上下打量了花青瞳好一会儿,试探着问道。

花青瞳早就习惯了这个魂,闻言也只是心不在焉的摇了摇头,“没想什么。”

“真的没想什么,就不会是这种表情。”沃少冲道,他坐到了她对面,眸底深处有暗涌起伏。

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小丫头心里在想什么,只是,那件事情他很犹豫,不知该不该赞成。

花青瞳瞟了他一眼,黯然的垂下了头。

沃少冲皱了皱眉。

“哥哥带你出门去散散心吧?”沃少冲伸手,拍拍她的发顶道。

花青瞳无精打采的看了他一眼,摇头。

司玄走进来,看到她这副模样,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沃公子说的不错,出去散散心很好的。”

于是,花青瞳就被他们拉着出了门。

三人一龙自然是便装出门,花青瞳到底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看着热闹非凡的大街,果然有了精神。

沃少冲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她。

“我又不是小姑娘了,你怎么能给我吃这个?”看着眼前一串红艳艳的糖葫芦,花青瞳小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可微微发直的眼睛却是写满了‘想吃’二字。

“小丫头还矫情上了?快拿着吃吧,又没人会笑话你!”沃少冲将东西一把塞进她手中。

花青瞳捏着糖葫芦,四下扫视了一眼,见没有人注意到她,便小心翼翼的在其中一颗晶莹的小果子上舔了一下,顿时,甜丝丝的滋味在舌尖蔓延,真甜!

这是她人生第一次吃到糖葫芦,小时候见别的小孩子们吃,她往往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多看一眼,都是一种折磨,一种看得到,却吃不到的折磨。

司玄又捧了一串烤肉串回来了,浓香的肉串和酸甜的糖葫芦在手,少女脸上不禁露出抑制不住的喜悦笑意,好幸福!

咬一口浓香的肉串,再咬一口酸甜的糖葫芦,她不禁眯起了眼,连唇角都不禁露出了小梨窝。

沃少冲最爱看她这副满足的小模样,伸手在她其中一个小梨涡上戳了一下,暗自嘀咕,“在这里就一点好,不是面瘫了!”

花青瞳吃的很开心,没有计较他占自己便宜。

司玄默默看着她,不安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下来,只要她开心就好。

几人溜溜达达,手里不知不觉多了一些小玩意儿,走累了,便到了一家热闹的酒楼里去。

外面的菜和宫里不一样,但是也别有一番滋味,花青瞳不挑食,认真吃饭的样子像极了进食的小松鼠。

见她护着小碗,认真又可爱的模样,司玄和沃少冲都不去打扰她,只是偶尔给她夹一些菜。

就在这是,嘈杂的酒楼中传出一声低低的婴儿哭声,婴儿哭声并不大,但离得他们这桌近,花青瞳他们还是听到了。

花青瞳不禁抬头看去,就见一对夫妻抱着一个婴儿,身后跟着四名护卫,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进来,走到那桌坐下。

婴儿估计是不适应酒楼里的气氛,此刻那年轻的夫人正抱着孩子轻轻的拍哄着,脸上全是担忧和慈爱之色。

“宝儿不哭,宝儿不哭,宝儿乖……”

许是妇人的声音很温柔,又许是妇人轻晃的动作很舒服,婴孩本就不大的哭声渐渐安静了下来。

花青瞳不知几时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的那年轻夫人怀中的小婴孩。

小婴孩白白嫩嫩,像只小雪团子。一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乌溜溜的望着他的娘亲,小嘴一张一合,还露出一个可爱无比的笑容,这一笑,就露出五六颗小米牙。

真是可爱极了!

花青瞳觉得心都软了,看着小婴孩久久移不开眼。

许是她的眼神太灼热了,很快就引来那年轻夫人的注意,年轻夫人本来有些警惕,抱着孩子的手臂不由的紧了紧。

可是,当看到那目光的来源竟是一个模样十分可爱的小姑娘时,便放松了一些警惕,冲着花青瞳笑了笑。

花青瞳缓缓从孩子身上收回目光,也对那年轻夫人笑了笑。

那年轻夫人的模样看起来比她也就大个一两岁,可是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娘亲了。

就在这时,孩子父亲也走了过来,“三娘,孩子让我抱吧,你歇一会儿,吃点东西!”

“不用,宝儿好不容易不哭了,我怕换了人抱又哭起来,这儿人多,哭起来会打扰别人的。”年轻夫人说着,低头宠溺又无奈的看了怀中的小家伙一眼。

小家伙这次竟是咧着小嘴,发出咯咯轻笑。

听着那稚嫩的笑声,花青瞳眨眨眼睛,又看了过去。

“瞳瞳……”司玄轻声唤了一句,花青瞳回神,就见司玄的脸色有些复杂,“喝口汤。”司玄将一小碗老鸭汤递到她面前。

“哦。”花青瞳失望的应了一声,埋头喝汤,却是有些食不知味,眼神还是不由的瞟向那幸福的一家三口。

她用眼角余光瞟了司玄一眼,见司玄沉默着,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突然心中一酸,也许,她这辈子根本就不能拥有一个属于她的孩子。

想着,她的心情不禁黯淡下来,兴致缺缺的放下筷子,一口进食的欲望都没有了。

回去的路上花青瞳一句话也没有说,沃少冲和司玄也没有说话。

沃少冲和金龙是早就察觉了她的心事,可是司玄,却是突然意识的,在这个世界里,在瞳瞳的认知里,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她经历的,也是她的人生。

他自以为给她最好的,要对她好,可是他却忘了,做为他的皇后,做为一个女子,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她想要孩子,或许说,她并不是想要孩子,而是想要一个完美的人生。

孩子……司玄眼中闪过深深的惶恐和不安,孩子,他真的能给她吗?

她有多么厌恶他,惧怕他,他是知道的。若是有着一日她醒来,发现他们居然有了一个孩子,对于她来说,也许会觉得那是莫大的耻辱和伤害。

她醒来,也许根本就不能接受孩子!

也或许,她会很爱那个孩子,但是,这里是梦境啊!

梦境里的一切,都是虚幻,梦醒后,孩子也成虚幻一场,她又怎么能接受孩子随着梦醒而一起消失?

那与丧子之痛有何区别?

可是,看她的样子,很喜欢孩子。

司玄心绪翻腾,眼神痛苦。

司玄的想法,何偿又不是沃少冲的顾虑,金龙也犯了愁。

回了宫,金龙和沃少冲离开,金龙道:“你们人类的感情真是太复杂了。”

沃少冲没有言语,他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天色昏暗下来,花青瞳和司玄相对而坐,两两无言。

“瞳瞳……”良久,司玄艰难的开口,脸色隐隐有些发白,“你是不是喜欢孩子?”

花青瞳身子微微一震,猛地抬起头看向他,眼底闪烁起希冀的光芒。

司玄心脏一缩,隐隐觉得连呼吸都有些的困难,他的唇抖了抖,好半天才说:“要不,我们抱养一个吧,两个也行,三个也……”

他的话音在花青瞳惨白的脸色中归于寂静,花青瞳定定的看着他,嘴唇也发白,“为什么?”

司玄看着她,不知如何与她说,心脏之中,却是传来刀绞般的钝痛,他强忍着的没有伸手捂住心口,而是无措的看着她此刻痛苦难过的样子。

“我听人说起过,你修炼太无神书,是因为我,才破了太无神体,坏了修行,你是不是因为这个?”

对面的少女瞪大了眼睛问他,大颗大颗的泪珠控制不住的砸落了下来。

司玄钝疼的心脏更痛了,他脸色白了白,额头落下大颗大颗的冷汗,却是慌忙的摇头,“不是的,瞳瞳,你别胡思乱想。”

“我还听说,至从破了太无神体,你的身体就不太好,是不是真的?”花青瞳又问,身形摇摇欲坠。

司玄脑海轰鸣,只是本能的摇头,他动了动唇,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话了,心脏的巨痛已经麻木,他的意识,也逐渐抽离。

他听不到她又说了什么,视线也渐渐模糊。

花青瞳看着对面突然倒下的人,以及他嘴里大口大口涌出的鲜血,整个人都吓坏了。

他不停的吐着鲜血,胸前的衣襟转眼被鲜血浸染了一大片。

“胡公公!”花青瞳大声叫了一声,胡硕硕匆匆而来,看到司玄的样子,也骇的脸色煞白,忙传了太医。

太医来了,但是也束手无策。

过了好久,还是司玄自行不再吐血,昏睡过去,众人这才安下心来。

可是,更多的忧虑悬在了人们心底。

陛下竟然病重至此。

尤其是花青瞳,她面无表情的坐在司玄床边,看着默默走近的一魂和金龙,眼神有些苍凉。

“是我贪心了,我本来只是个小小宠物,这一生本就注定了命运孤独,若是遇到一个好恩主,就能过的一生无忧,若是运气不好,或许就是一生悲苦,甚至早早夭折的命运。

我运气好,成了皇后,这是别的庶奴想都不敢想的,可是,我却还不足知,还妄想着儿女绕膝,真是贪心啊……”

沃少冲眉峰紧蹙,金龙也满脸严肃。

……

梦天境外正值严冬,寒风呼啸,吹打在人的身上如刀子一般,让人皮肉生疼,天空昏沉沉的,不多时,寒风中夹裹了雪花飞落,转眼间,鹅毛般的雪花在寒风中落了下来。

一老一小祖孙俩背着柴禾匆匆从山上走来,经过一处山坡之时,男孩忍不住又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果然看见了那个岿然不动的身影。

那个人还是坐在那个地方,快两年了,连姿势都不曾换过,不论是严寒酷暑,还是风霜雪雨,都不曾移动过分毫。

刚开始的时候,男孩还好心的跑过去给他送吃的,还邀他到家里做客,可是都被他拒绝。

数次之后,他便也不再去打扰他。

“爷爷,他真的不冷吗?”男孩好奇的询问身边的老人。

老人摇了摇头,眼中闪过敬畏又不解的神色,“他是神仙,也许,神仙不怕冷吧。”

男孩又好奇的看了那个一动不动的身影一眼,只是这短短一会儿功夫,他的身上就落了厚厚一层白色。

“蛋儿,快些走,不要看了,雪越来越大了。”老人焦急的催促起来。

男孩收回视线,和老人一起下了山。

雪越来越大,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姬泓夜丝毫不理身上积雪,他默默望着虚空中的某一处,眸光温柔缱绻,又不禁担忧期盼。

“司玄,梦天境一场轮回,希望你能给她幸福……”

------题外话------

孩子的争议比较大,我看了评论简直是心里七上八下,我这一招,真是走的险。不过,虽然看到有的亲不好接受,但是我还是想让她到来,大家不要纠结这是不是对司玄太好了,瞳瞳醒来会不会无法面对酒窝等等,不要想那些,梦天境里,是瞳瞳的人生,与现实中的所有人都无关,她只须活好这一生,等梦醒,就是重生的时候,我会让大家欣然接受那个孩子,另外,我小小剧透一下,这个孩子,会是她和酒窝的最后一个孩子,虽然在梦里,她会和司玄有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