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 回朝阳(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亲吻了一下怀中婴儿的小脸,脸色发白,高大的身形摇晃了一下,却因为要护着怀中婴儿而没有一头栽倒。

好不容易到了侧殿,嘴角不由有鲜血溢出,他将孩子交给一旁的一魂一龙,身形一晃,晕了过去。

沃少冲探了探他的脉,脸色凝重,“悲伤过度所致。”

金龙摇头晃脑,“都不禁开始同情他了,他是主人的心魔,而主人又何尝不是他的劫。”

沃少冲低头看了看怀中小小的婴儿,小家伙安静的睡着,小脸微红,皱巴巴的,小小软软的一团,沃少冲挑了下眉,嫌弃道:“好丑。”

说完,将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司玄身边。

时间一转眼过去了两个多月,已经两个多月的小婴儿已经长开,雪娇玉嫩,宛如一团软乎乎的白玉,精灵可爱。

小家伙一双眼睛宛如天空一样清澈透明,青色的瞳孔又圆又亮,圆圆的小脸蛋像极了她的娘亲,笑的时候,会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简直就是缩小的花青瞳。

“嗯,夭之,看这里,看这里。”花青瞳拿了两颗晶莹的樱桃小果子在小家伙眼前晃,小家伙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跟着花青瞳手中的小樱桃转。

为了吃到香香甜甜的乳汁,她也是拼了。

可她偏偏不会哭闹那一招,要强的很,非得让娘亲满意了,主动喂她才好,固执的小模样也不知像了谁。

终于,小家伙不耐烦了,哇哇的轻叫了两声,伸出小胖手一把抱住在眼前乱晃的小樱桃,花青瞳大喜,“啊,呵呵呵,夭之小宝宝你好厉害,抓住樱桃了呀。”

刚走进大殿内的沃少冲不禁同情的看了小团子一眼,小家伙天天都要负责起娱乐花青瞳的任务,至从有了她,花青瞳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和她玩。

“十二,”沃少冲打断了花青瞳,“朝阳那边出了些事,我们恐怕要去朝阳一趟。”

花青瞳愣了一下,抱起夭之,“夭之怎么办?也要带上吗?她根本就不肯喝奶娘的奶水。”

“嗯,带上吧,那边有朝阳帝控制着情况,应该不会太过混乱,没事的。”沃少冲说道。

第二日,他们一行人匆匆出发。

许是被花青瞳逗弄欺负的原故,但凡有司玄在的时候,夭之都喜欢粘在司玄怀里,司玄抱着孩子,花青瞳倒是乐得轻松,只是脸色有些紧张,“现在朝阳是什么情况,他们会愿意看到我吗?”

“他们是你的亲人,自然愿意看到你,瞳瞳别担心。”司玄安慰道。

事实上,如今的朝阳国中,西门清雨已经被囚禁,知道了亲生女儿信息的她,如今日日都沉沦在思念亲生女儿的巨大痛苦中,日渐消沉,几乎油烬灯枯。

而花风染,却还要不时的前去冷嘲热讽一通。

而花紫宸,前些日子冬猎,险些伤了腿,若非有人暗中出手相救,现在恐怕已经废了。

西门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花风染几次谏言让朝阳帝对西门家出手,朝阳帝答应的痛快,可心中却对花风染的狠毒十分忌惮,迟迟没有出手。

花风染被朝阳帝表面的温柔哄骗,并没有察觉不对,但是她的耐心已经告罄,她打算,先了结了西门清雨,反正她是天命之女,有昙花相助,花正义也完全站在她的身后。

崔姨娘因为花风染得势,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甚至还想插手候府中馈事务,却因大字不识,狼狈放弃。

花风染心中一面不屑于她,一面就又暗暗对她有些忌惮,崔姨娘胆大包天,留这样一个祸柄,迟早会伤到自己,不如找个机会除了她,才算高枕无忧。

崔姨娘完全不知花风染对她动了杀机,犹还十分自得。

但是,她却突然想起了成为西晋皇后的花青瞳,不由咬牙切齿,“那死丫头运气太好了些,都被我下了毒,居然还能生出孩子,明明都沦为宠物,落在司玄那暴君手中,下场应该是生不如死,可怎么还偏偏成了皇后,难道,真的是命……”

她不禁看向花风染,“染儿,陛下可有说过什么时候迎你为后?”

花风染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此事不急。”

“怎么不急,那花青瞳已经是成了皇后了,而且还生了太女,那西晋帝也是疯了,居然对她那么好,公主就公主,还偏偏要封个公主为太女,后宫之中,又只是花青瞳一人,染儿啊,你可不能被比下去了。”

花风染眼中闪过阴狠之色,看向崔姨娘的眼神不由闪烁了起来,“你不是她生母吗?她发达了,却从未想过照顾你这个娘亲,不如,你去西晋走上一趟,以西晋帝对她的宠爱,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崔姨娘一听,眼中陡然闪过一道精光。

“对啊,染儿你说的对,只要我去闹上一闹,让她皇后的名声扫地,看她还有什么脸当西晋的皇后。”

花风染冷笑,看着崔姨娘年轻姣美的容颜,道:“更何况姨娘你花容月貎,风韵如初,到时候西晋帝会喜欢谁还不一定呢,那丫头有什么趣味,哪里及得上姨娘你?”

崔姨娘一愣,心中觉得花风染此计恶毒至极,居然让她这个亲娘去勾引别的男人,但是,仔细一想,她却也不禁动心。

而就在他们计划一切之时,司玄一行,触不及防的来到了朝阳。

两年多过去,当初那个瘦小胆怯的少女,如今宛如蜕胎换骨一般,容光焕发,一身贵气。

加之她刚做了母亲不久,身上温柔的母性气息正是浓烈之际,整个人更是散发着一股别样的魅力。

华群弦看见这样的女子,不禁微微晃了下神。

他在脑海中本能的将花青瞳和花风染做了对比,这一对比,他就不禁摇头苦笑。

“论眼光,朕着实不如你,真贵女,真庶奴,两相对比,一眼即可分辨,相较于祥云,花风染种种所为,实在令人不耻。看来,哪怕是身份被换,但刻在骨子里的血脉,仍然是改变不了的。”

司玄抱着夭之,笑而不语,花青瞳道:“陛下谬赞了。”

朝阳帝的目光落在夭之身上,看到小家伙小小一团,玉雪可爱,不禁伸手逗弄。

哪想,素来被娘亲欺负不还手,在父亲怀中很乖巧的小家伙,这次居然很不给面子的别开了小脸,还发出不满的哼哼声。

司玄一下笑了。

花青瞳也笑了。

华君弦讪讪的收回手,拿出一块极品暖玉递了过去,“是朕的一片心意,小家伙收下吧。”

“多谢陛下。”花青瞳代替夭之道过谢,将那玉佩收了下来。

“真是可恶,西晋帝和那花青瞳居然突然来了朝阳,这真是太突然了。”花风染微微有些慌。

她第一时间将此事告诉了崔姨娘,让她上做准备,最好让西晋帝对花青瞳完全起了恶感才好。接着她又跑去找花正义。

花正义已经知道了真假嫡女之事,他脸色复杂,朱正德道:“候爷,天命之女心性狠毒,心胸狭小,夫人从小待她如亲生,一朝知道真相,她竟对夫人那般折磨,简直就是没有人性啊。这样的人,真是天命之女吗?”

花正义眉宇紧锁,“可是,昙花认她啊。”

“听说那位从西晋回来了,您要不要去见见?”朱正德道。

花正义脑海中不禁闪过花青瞳的模样,然后若有所思道:“她回来的有些巧啊。”

朱正德脸色微微一变。

就在这时,花风染来了,她道:“父亲,听说青奴,哦,不,是祥云回来了,作为她的真正娘家,我们是不是应该请她到候府来小住几日?”

花正义一想也是,只是目光意味深长的看了花风染一眼后,就进了宫。

而此时宫中。

司玄道:“花正义定会邀我们到候府小住,彼时花风染必定出招,花正义以为花风染是天命之女,也一定会偏向于她,介时,我自会有办法揭穿她。”

华君弦道:“朕可以配合西晋帝,毕竟若非西晋帝提醒,朕估计就要被那个假嫡女真庶奴玩弄于鼓掌之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