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帝崩、梦醒(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夭之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毛了。

她的怒喝声吓了花青瞳一跳,夭之从小就很少这样大声说话,在她说来,大声说话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让人觉得没有底气才会用大声掩饰心虚。

所以,做为一个很有志向,很有修养的太女殿下,她是绝对不会大声说话的。

可是这一次,明显不对劲儿。

“夭之!”花青瞳忙走上前,将夭之拉进自己怀里,戒备又隐含不善的瞅了姬泓夜一眼,“清莲太子,我们先走一步了,你若是有什么事,就去找陛下吧。”

花青瞳抱起夭之,快步而去。

夭之过了三岁,就很少让娘亲这样抱了,因为父皇说,她长大了,娘亲抱她走路会累。因此她也很是懂事的没让娘亲抱过,通常都是父皇抱她。

可是今天,被娘要抱着,软软香香的怀抱,让她一阵沉迷,两只小手紧紧环住花青瞳的脖子,眼神恶狠狠的瞪着姬泓夜。

这个清莲太子,居然敢打她娘亲瞳瞳的主意,哼,她娘亲瞳瞳可爱无敌,温柔无敌,美丽无敌,聪慧无敌,也是他能觊觎的?

她得告诉父皇,让父皇保护好娘亲瞳瞳才行。

姬泓夜微笑着目送他们离开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视线。

夭之回了渭宸宫,发现司玄不在,便蹬蹬蹬跑了出去,到了御书房,心急火燎的推门而入,司玄正在脸色苍白的坐在御案后,额头上还有未褪去的冷汗。

夭之看了他一眼,小嘴抿的紧了紧,“父皇,你又犯病了?”

司玄看了她一眼,朝她伸出手,“父皇没事,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陪你娘亲的吗?”

“哼,我本来是在和娘亲瞳瞳玩的,可是我们遇到了那个老家伙!”夭之愤怒道。

“老家伙?”司玄想了想,没想到是哪个老家伙。

“就是那个清莲太子。”小姑娘一脸嫌弃。

司玄默了一会儿,想起自己和姬泓夜差不多一般大,难道在夭之心里,自己已经是老家伙了吗?

夭之完全不知他父皇心里在想什么,继续道:“父皇,那清莲太子,想打娘亲瞳瞳的主意,您可一定要防着他,娘亲瞳瞳那么可爱,万一被他骗走了可怎么是好?”

司玄一愣,看着夭之,“跟父皇说说发生了什么。”

夭之窝在他怀里仔细说来,“我说只要他同意给我当侧夫,我下辈子就当他女儿。”说到这里,夭之吐了吐舌头,“父皇,我下辈子还要当你女儿,我是忽悠他的,我才不要给他当女儿呢。”

司玄怔怔的。

“可是,那个家伙居然说,这辈子就让我当他女儿,还说,他要给娘亲瞳瞳当情人。你说他是不是不安好心?”

司玄却是抱着夭之,将她紧紧拥进怀中,眼泪汹涌流淌,“要是你下辈子真能给他当女儿,那该多好!”

司玄喃喃着,那样,你就能成为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你就还能当你娘亲瞳瞳的女儿,那样,你就能拥有真实的生命,真正的活着,那该多好!

夭之被抱着,只感觉父皇胸膛震颤,他的泪水打湿她不厚的衣衫,却让她的心脏渐渐揪痛。

“父皇……”她环抱住司玄的脖子,无措的眨了眨眼睛,“父皇,你别难过,娘亲瞳瞳不会被人骗走的,我是吓唬你的,你别哭了。”

以往,她最怕娘亲瞳瞳哭了,别说是哭,就是她有一点不高兴,她都急的抓耳挠腮,千方百计哄她开心,可她从来没有想过,父皇哭起来也让人这么的为难。

小手轻轻拍抚着父皇的后背,她无奈的安慰。

唉,真是,一个两个的,她这当女儿的也实在是不容易。

许是怕吓到女儿,司玄抑制住失控的情绪,将眼泪蒸发掉,安慰道:“父皇没事。”

夭之眨了眨清灵灵的丹凤眼,狐疑的看了看他,见他神色平静,并无异状,皱了皱小眉头,不放心的盯着他看。

“父皇,你要是有什么心事,可千万别憋着,你说出来,夭之给你分担啊!”小姑娘挺起了小胸膛,认真的说道。

司玄心中温暖滚烫,眼眶不禁又是一红,却抑制住情绪,道:“夭之,趁着清莲太子在,你跟他多亲近亲近。”

夭之更加狐疑了。

“哦,我知道了,父皇这一招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吧,我缠着他,他就不能打娘亲瞳瞳的主意了,父皇,我这就去找他‘玩’。”

她将那个‘玩’字咬的极重,隐隐还有磨牙的声音。

小姑娘跑到了御花园,瞅了瞅那棵桃树,没有发现姬泓夜,便又迈着小腿,蹬蹬蹬跑向了他的住处。

姬泓夜正捏着一只小巧精致的酒杯喝酒,夭之偷偷摸摸探头一瞧,正好对上姬泓夜看过来的满是笑意的双眼。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她在心里哼一声,然后可爱的圆圆小脸上挂起笑容,背着手威风凛凛的大步走了进去。

“咳,本太女是来看看清莲太子住的习不习惯?”她负手而立,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姬泓夜莞尔一笑,“不太习惯呢,若是有小太女来陪着,兴许会好些。”

“也好,本太女这不是来了吗?”说着,她爬上了他旁边的椅子,姬泓夜见她身手利索,比一般的五岁小孩儿都要利索有力,便收回了虚护着她的手,笑问,“小太女要不要喝一杯?”

夭之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酒杯,心中怒骂,果然是个坏人,居然想诱她喝酒。

可是面上却是道:“本太女年纪尚小,不宜饮酒。”

“哦,没事,一小杯而已!”姬泓夜丝毫不以为然,将精致小巧的小杯子递到她面前。

夭之鼻子里哼了哼,“你要是同意当我侧夫,我就喝了。”

“你先喝,喝了再谈。”姬泓夜笑眯眯的看着她。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夭之在心里对自己说道,然后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熟悉的异香和奶香在口中蔓延,夭之一张小脸儿一下涨红了,“这是雪牛乳,你居然骗我,你不是说这是酒吗?”

“我几时说过这是酒?难不成,你一个奶娃娃,还真想饮酒?”姬泓夜笑的恶劣,戏谑的欣赏着小姑娘气急败坏小模样。

夭之捏紧了杯子,小脸憋的通红,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那句奶娃娃……

“奶娃娃怎么了?我是奶娃娃,说明我年轻,不像某些人,一大把年纪了,还讨不到媳妇……”

夭之有些爆走,她怎么看着这人的笑脸就想揍他呢?

“一大把年纪?我?”姬泓夜惊呆了,一下炸毛了,他居然被一个奶娃娃嫌老,他难道不是绝色美男子吗?!

远处,司玄望着他们的身影,眼中凝聚着无尽的悲凉,他也不知是出于何种心事,只是想让夭之和他多接触一些,他奢望着,奢望这梦里短暂的缘份,真能如夭之所说的那样,下辈子能当他的女儿,能给夭之……一条生路。

一连几日,夭之都与姬泓夜混在一起,直到他离开那日,夭之挥着小手送别:“侧夫,别忘了啊,你答应给当侧夫的!”

“那你也别忘,下辈子要给我当闺女啊!”他笑着调侃。

夭之愤愤然,她已经有了世上最好最好的父皇,才不稀罕给他当女儿呢!

姬泓夜走了,大宣皇宫清静了一些,沃少冲和金龙站在城楼上,看着这一幕,双双沉默着。

“如果夭之真的有下辈子,就好了。可惜……”她只是一个虚幻的生命,又哪儿来的下辈子?

无形的沉重气氛蔓延,沃少冲从夭之身上收回视线,看向姬泓夜越来越远,渐渐看不清的背影。

华摩山,当年的男孩,如今已是一个十三四的少年,他的爷爷已经老的走不动路了,所以,如今上山砍柴的只有他一人了。

烈日炎炎,他汗流浃背的背着一大捆柴从山下走来,经过某处半山弯,习惯性的朝不远处瞟了一眼,毫无例外,那个身影,依旧岿然不动的坐在那里。

算算时间,已经有七年了吧。

少年背着柴禾的身影渐渐远去,姬泓夜睁开眼,最近几日,他的脑海中凭空多出一小段记忆,他抬头凝望虚空某处,唇角上扬,露出丝丝笑意,“夭之……”

“但愿你真的能够成为我的女儿,来到这世上!”

脚步声从他身后响起,姬泓夜没有转身,却已知道来人是谁。

“你这小子,终于来了。”姬泓夜轻声说道。

来人一身白色锦衣,风度翩翩,容颜既不像姬泓夜,也不像花青瞳,而是与大帝有着六七分像,他身形修长高大,胸膛宽阔,他已经不再是小小少年,他,已经是一个玉树临风的英俊青年。

他走到姬泓夜身边坐下,望着虚空某处,“娘亲瞳瞳一定会顺利渡过心魔的,对不对?”

“一定会的。”姬泓夜轻声附和,“不要担心。”

君踏天嗯了一声,“这些年,花城不断被攻城,战事不断,三眼族越来越猖狂,若不是战事抽不开身,我早就来了。”

“这里用不着你,有我就好,你多加小心,注意安全。”姬泓夜看了青年一眼,他已长大,他的眼中却充斥诸多歉疚,“是父亲和母亲对不起你们,一转眼,你已经成人。”

“怎么会,我从未那样想过,弟弟们也一定不会那样想,只要你们能平安无事,我心中就是高兴的。对了,金阳和紫月也长大了,他们这次也闹着要来,不过被我拦下了,他们跟着遮天伯伯修炼的不错,也没少杀敌了。”

“保护好自己和弟弟们,等你娘亲瞳瞳渡过心魔,我们一家人就能团圆。”姬泓夜温声叮嘱。

七年时光,岁月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可他的眼中,却沉淀了七年时光的等待,那是一种无声的温柔和守候,让他的气质多了几分内敛和成熟。

不同于姬泓夜,君踏天虽然风度翩翩,可是这几年的杀敌经历,让他的身上难掩锋利和血腥,这父子二人,终究是不同的。

儿子更像大帝。姬泓夜唇角露出慈爱笑容,像大帝的魔祖,他在心中无声发笑。

梦天境,时光流逝,又是三年过去。

夭之八岁了,她自小早慧,八岁的年纪,已经能够独挡一面,从前年开始,司玄的身体就越来越差,到了如今,已然是油烬灯枯。

花青瞳和夭之守在床边,看着床上形销骨立,不成人形的男人,两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泪水。

也许是回光返照,他的目光格外的明亮,脸色也无端添了几分不正常的红润。

“瞳瞳,别为我流泪,这是我应得的。”

花青瞳沉默地看着他,十年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也隐隐感觉到,司玄心中藏着心事,藏着一个秘密。可是,她从来没有问过,也不想问,更不想知道。

“夭之,父皇对不起你,对不起……”

“父皇,你是天下最好的父皇,你才没有对不起我,只要你能好起来,让夭之做什么都愿意。”

夭之终究是小孩子,此时此刻,哭声再也难以压抑,扑进他的怀中,抓着他的衣襟,不愿松手。

司玄温柔抚摸她乌黑的发丝,泪水至眼角缓缓滑落,却是看向花青瞳,“瞳瞳,这世上没有渡不过的劫,这十年时光,是为你渡劫,又何偿不是圆我一个夙愿,若有着一日你登临至尊之位,一定要杀了那个存在,前世种种,非我所愿,你一定要平安渡过此劫,不要想念夭之,世间一切,都有缘法,若有缘,她还会成为你的女儿,若是无缘……也不要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