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相聚(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人并未多说,吞天当先来到近前,看到花青瞳已经是星海境,他眼中流露出欣慰的光芒,“好。”

他习惯性的伸手摸摸妹妹的头,花青瞳弯了一下唇角,“哥哥,我都多大的人了,你还摸我头,若是让孩子们看到了会笑话我的。”

花紫宸当下怔住了。

其他人也惊呆了。

“瞳瞳,你、你笑了?”花紫宸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妹妹,花青瞳微微一愣,然后一脸无奈,梦天境十年,化去的不仅是她的心魔,还有一些习惯。

她并非不会笑,也并非真的面瘫,过去只是因前世心魔缠身,忘了怎么笑。如今心魔化解,又有梦天境十年光阴,会笑,也自然形成习惯,如今情绪使然,自然而然便笑了,没想到哥哥他们如此惊讶。

不过,被他们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花青瞳的脸又僵硬了。

一旁,姬泓夜还沉浸在花青瞳之前的那个浅笑里,她笑的时候,居然有一对小小的小梨涡。

她笑起来的样子,脸蛋圆圆,十分甜蜜可爱,简直连心都酥麻了。

“好了,我们不看你了,你们刚回来,快些进去吧,孩子们如果知道你们回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花紫宸回过神来,眼中欣慰之色更浓,看来,瞳瞳是彻底放下了前世心魔,真正重生了。看到她这样,他心里很是快慰。

只是,想到血天,他的眸目沉了沉,到底是谁带走了血天,又为何要救他?如姬泓夜一样,他们每一个魔君,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危机感。

花青瞳他们正要进城,两道身影便已经飞奔而出。

那是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他们一人灿如骄阳,一人幽若静月,二人身后各有一双巨大黑色翅膀,翅膀宽约丈许,并列飞来时,颇有遮天蔽日之感。

“金阳,紫月!”看到两个孩子,花青瞳当先纵身飞去,两个少年宛如乳燕投林,也飞扑向花青瞳。

“娘亲瞳瞳!”

“娘亲瞳瞳!”

两个少年异口同声,还是如小时候一般,狡黠活泼,看着他们挺拔的身形,朝气蓬勃的气息,花青瞳将他们一点一点的仔细打量,从头到脚,一丝也不错过。

“金阳,紫月,你们长大了,娘亲对不起你们,从小都没有好好陪过你们。”花青瞳心中怎么能不内疚,可是说再多内疚的话,也无济于事,“好在你们懂事,多亏你们遮天伯伯。”

遮天一听,顿时大点其头,“弟妹,你可算是说对了,这俩小子小时候简直皮的很,我还能有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多亏他俩手下留情,没把我玩死!”

金阳紫月脸颊一红,金阳不好意思的看向遮天,紫月则一头扎进花青瞳怀里,“娘亲瞳瞳,别听遮天伯伯乱说,我们才没有,我们都贴心的很。娘亲瞳瞳,我们可厉害了,我们昨天还杀了不少三眼异族呢。”

看着撒娇的少年,花青瞳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手感真好,难怪哥哥们都喜欢摸她头呢。

花青瞳目光温柔,又在少年头上揉了揉,“有没有受过伤?”

“怎么可能?我们都是很厉害的,三眼族被我们杀的落花流水。”紫月挺起了胸膛道。

“是吗,我儿子果然厉害,到父皇怀里来。”姬泓夜一把将少年从花青瞳怀里揪出来,拥进了自己怀里。

“嘶!父王饶命!”紫月抽了一口气,姬泓夜捏着的地方,正是他昨日被三眼族砍了一下的大胳膊啊。

花青瞳一见,顿时急了,金阳凑了过来,亲昵的在她怀里蹭了蹭,“没事没事,娘亲瞳瞳,紫月只是一点皮外伤。”

“金阳,你呢,你有没有受伤?”

“我真没有。”金阳连连眨动璀璨的眼睛。

“父王你太过份了,哪有你这样的对待亲儿子的!”

“我记得有人说过,要认遮天伯伯当亲爹?”姬泓夜似笑非笑。

紫月垮了脸,“我们倒是想啊,可是遮天伯伯嫌弃我们啊……”自从看穿了他们调皮闯祸的本性,遮天伯伯就十分的嫌弃他们。

这时,阴龙从紫月怀中爬了出来,它无声的飞进花青瞳怀中,花青瞳接住他的身体,对上它思念的目光,她的目光不由无比温柔,“大阴,这些年守着他们,辛苦了。”

“不辛苦,保护小主人是我应该做的。”阴龙亲昵的蹭蹭花青瞳的掌心,然后自然而然的蹿进了她的领口里。

姬泓夜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又来,瞳瞳身边这些家伙们,真是没一个省心的,就不能照顾一下他的感受吗?

一行人说说笑笑进了城,刚到漓府,便见许多熟人涌了上来,众天兽,姜凡,古桑,碧云,当先一名青年,却最是出挑。

花青瞳一眼看到了人群最前方的青年,他长身玉立,姿容与大帝有六七分相似,身上散发锐利无匹的气势,虽有收敛,但花青瞳还是一眼就感觉到了。

花青瞳不由呆住了,她不敢相信,当初的小宝宝,已经长成了如今的优秀青年。

看着他温柔的目光,花青瞳喉咙哽咽,眼中泪花一闪,唇角却是绽出一抹温柔微笑,“天儿竟是长成这般出色的模样,真好!”

“娘亲,你是夸我出色呢,还是夸大帝出色?”君踏天走上前来,笑的调侃,展开双臂,将花青瞳拥进他宽阔的怀抱,温柔道:“娘亲,我已长大,可以保护你了。”

身后,姬泓夜,金阳,还有紫月,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子二人,三人的表情如出一辙。

“什么嘛,娘亲居然在对哥哥笑!”

“都没有对我们笑!”

“你们俩个小子,连你们哥哥的醋都吃。”姬泓夜轻敲了两只一记。

两个抱头缩脖,依旧酸溜溜的看着花青瞳和君踏天。

“好,好,好。”花青瞳连连说好,拥着她的第一个孩子,满心感动,“踏天,娘亲的踏天终于长大了。”

母子俩个相拥良久,这才平静了情绪,君踏天也掩去了眼底泪意,认真道:“恭喜娘亲瞳瞳成为星海大能。”

花青瞳笑了,“谢谢天儿。”

“瞳瞳美人儿,猜猜我是谁?”一娇俏可人的少女声音传来,花青瞳一抬头,就见一身穿粉色小袄,白色长裙的可爱少女凑上前来,她脸儿圆圆,眼睛也圆圆,笑的时候,下巴低下还带着胖乎乎的婴儿肥,让人恨不得伸手掐上一把,实在是可爱的紧。

一听这语气,花青瞳就知道这丫头是谁,不过她惊讶的看着少女,“竺儿,你居然只是微有圆润,并不太胖?”

依着塗一竺爱吃的性子,没有变成月月月那般,真是不可思议。

塗一竺顿时不乐意了,“什么嘛,许久不见,这一见面就笑话人家!”

花青瞳眼底掠过笑意,“哪里是笑话你,分明就是夸奖啊,竺儿真可爱。”她没忍住,伸手掐了少女的脸蛋一把,啧,手感真好,难怪哥哥们总是掐她脸。

以后她可以经常掐竺儿的脸。

就在这时,一个十六七岁的文静少年,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冰冷少女也闯入视线,二人恭敬的行礼,“见过姑姑!”

文静少年,是大哥哥塗兮羽的儿子塗一修,和金阳紫月同岁,只比他们小一个月,也是十六岁了。

冰冷少女,则是花紫宸的女儿,第一个魔女花风暖。

二人都叫花青瞳姑姨。

看样子,这两人处的来,又都是安静的性子。

“乖,好孩子。”花青瞳温柔的看着两个孩子。

他们说话之际,不远处,一个腰间挂着草房子的蓝衣女子神色冰冷的望着这边,看着那些家伙们将花青瞳包围起来说这说那,她的神色越发阴郁起来。

“哼,一伙缠人的家伙。”她轻哼一声,骂道,然后视线一转,落在花青瞳脸上,她的眼中闪过炽热之色,那是她的姑姑,她一个人的姑姑!

只是,她终究已经不是小孩子,她擅于将情绪掩藏,不悦的瞪了也唤花青瞳为姑姑的塗一修和花风暖一眼,心想,让你们叫一声又怎么样?姑姑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谁让她和姑姑都有着浓郁的大帝血脉呢,她和姑姑才是血脉相连的。

林君甜儿傲然的仰了仰头,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细算起来,应该也二十有八了,这些年,除了练武,就是帮忙管理花城琐事,倒是练出了一身利落果断的气质,只是大多时候,她不爱说话。

“甜儿!”花青瞳何等敏锐,很快就发现了林君甜儿,林君甜儿见花青瞳看过来,目光不禁亮了亮,她露出一抹绝色动人的笑容,迈步朝花青瞳走来。

“甜儿见过姑姑。”她上前行礼,花青瞳扶起她,“甜儿,这些年在花城过的可好?可有婚配?”

林君甜儿懵了一下,没想到姑姑一上来就问她这个问题,想到某个傻子,她垂下了头,耳朵红了红。

花青瞳瞄了她微红的耳朵一眼,眨了眨眼,“看来,甜儿是有心上人了,这事不急,回头跟姑姑说说,姑姑帮你看看。”

林君甜儿笑着应了,“好,这事就由姑姑说了算。”

花青瞳心中不禁好奇起来,甜儿的心上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花青瞳犹豫了一下,看着甜儿,不禁想到蜜儿,又不禁想到君泽,许是当了长辈的原故,她发现自己变的爱操心,便试探的问道:“甜儿,可有见过蜜儿?”

甜儿唇角的笑容微敛,“见过一面,蜜儿很好。”只是,那个人,不好。

花青瞳见她这样,便不好再问她和君泽相处的如何了,她扫过另几人,见哞哞长高了一些个子,还是顶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两只小白鹿也长成了英俊青年。

突然,花青瞳的目光落在一个五六岁,长着蓝色眼睛,墨色犄角的小男孩身上。

小男孩酷酷的,美丽的蓝色眼睛里充满了野性和杀戮,“哼!”

小男孩傲娇的扬了扬下巴。

“厄佐,礼貌!”阿蓝轻喝一声,微笑着看向了花青瞳,“主人,她是我和厄珞的孩子,今年六岁了。”

阿蓝有些不好意思,花青瞳看了一眼,发现厄珞不在,终于,花青瞳想起,这伙小家伙们中,少了三只小猫。

“厄珞和三只小家伙呢?”

“他们去西大陆了,听说是西大陆的远古巨林里发生了一些事。”阿蓝道。

花青瞳点点头,目光再次落在小厄佐身上。

小男孩正在偷看她,见她看过去,再次一扬下巴,轻哼一声,美丽的蓝眼睛里满是高傲之色。

“小厄佐是吧?叫姨姨,叫姨姨的话,有礼物。”花青瞳认真的板起了脸,想当年她是面瘫的时候,可是很唬人的。

小厄佐一看花青瞳比他还要高冷,当下就要傲娇的别开脸,阿蓝一把拧住小家伙的耳朵,“厄佐,这就是瞳瞳姨姨,阿娘跟你说过的。”

厄佐小脸一下涨红了,用力的摇摆脑袋,结果用力过猛了,‘噗’地一声,一对毛茸茸的黑色耳朵从头顶冒了出来,小家伙立时僵住了。

花青瞳看着那对黑色耳朵,毛茸茸的,无法分辨是狼耳还是猫耳,只是觉得可爱的很,不由的柔和了眸光,她走上前,将一些丹药递给小家伙,道:“可当糖豆吃哦。”

小家伙用小手捏住了药瓶,头顶毛茸茸的耳朵轻轻颤了颤,脸蛋有些发红,然后傲娇的仰起头,几不可闻道:“谢谢姨姨。”

说完,毛茸茸的耳朵又害羞的颤了颤。

花青瞳起身,看着阿蓝,眼底全是笑意,“阿蓝,你儿子这是遗传了谁?”性格这么别扭。

阿蓝也满是无奈,一旁小聂打趣道:“自然是她和厄珞的结合。”

阿蓝别扭的瞪了小聂一眼。

花青瞳眼中漾起浓浓笑意,这么多年过去,他们还是一如既往,这一刻,她好开心,看着老友,看着一个个已经长大的孩子们,她想,如果再加上一个夭之的话,就更美好了……

心脏狠狠揪痛了一下,她想念夭之,很想很想,想的撕心裂肺。

可是,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的想法,不能让任何人为她担忧。

------题外话------

看到你们的留言,猜到的剧情吓了我一跳,你们咋滴这么聪明呐?叫我说什么好,捂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