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皇都白家/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仇,自然是要报的。”秦娆轻声道,“不过,秦家与我因果已断,虽然我心中有恨,但他们只是欠了秦娆的,而并非我的。”

盛嫣然杏眼一眯,“因果已断?”

秦娆用狭长的凤眼瞅她,点头,“嗯,因果已断,确切的来说,我变成鬼后遇到了一些特殊的奇遇,我好像,脱离了鬼的范畴,当然,也不是人……”

盛嫣然眼睛一亮,“妖怪?”

秦娆小脸一下黑了。

这丫头怕鬼,但是,对妖怪魔魅之类,十分感兴趣。

“咳。”见秦娆难得黑了脸,盛嫣然尴尬扭转了话题,“我就说这次见你好像与以往不同,这次见面你居然给我学会了装可怜,你以前可不是这样,想想以前那老实本分的样子,啧啧。”

秦娆眨了眨眼睛,抿唇微笑,的确,她以前少言寡语,不爱说话,人也实在,只是心里喜欢吐槽,但由于性格原因,心里的话从来说不出口。

“这年头,老实人总是容易被人欺负啊!死过一场,我再也不想让自己受一丝委屈了,从今往后,姐要好好的宠自己,把自己宠成小仙女。”

见她仰起了秀气的小下巴,说的霸气凛然。

盛嫣然满脸欣慰,“可以啊秦小娆,大彻大悟了!放心,以后有姐,姐支持你!”秦娆睨了她一眼,“咱俩同岁,而且你比我小三天。”

盛嫣然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伸出青葱玉指指向秦娆,“好啊秦小娆,你果然不一样了?居然连姐也敢反驳?”

秦娆凤眼轻眨,抿唇浅笑,“我现在可厉害了,嫣然你打不过我,要不要来比比?”

盛嫣然瞪大美眸,眼中闪耀熠熠光芒,“比?好啊!比!”说罢,她整个人都朝秦娆扑来,将人摁在沙发上,一阵挠痒。

秦娆是老实人,以为她真要比,刚要酿大招呢,结果就这样被扑倒了。

“啊啊啊,咯咯咯,呜呜呜,嫣然,饶命……”

“叫姐!”

“……”

小团子瞪大眼睛,湿漉漉的眼睛钦佩万分的看着盛嫣然,她她她,居然敢欺负鬼!

小团子认为,那是因为她不知道这鬼有多凶恶!

就在二人笑闹之际,整个炎黄帝国都被那漫天的鬼气所震惊。

皇都,白家。

白家是炎黄帝国传承千年的驱魔世家,白家老爷子白鼎城今年七十八岁,眼看就要迈入八十,因为多年修气养神如今看起来与六十无异,满面红光,精气神极佳。

书房内,白鼎城老爷子看着小儿子和大孙子,“君华,子灿,我此次派你二人前往鹏城,那里鬼气漫天,戾气滔滔,显然是有一只比厉鬼王更加恐怖的厉鬼出世,子灿刚刚突破我族驱魔功第六层,是不世天才,他也该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鬼仆了。

此番如此凶恶厉鬼出世,正是子灿出去历炼的好机会。君华,此次就由你和书生一起给子灿护道,助他得此鬼仆。”

书生,是一只千年厉鬼,多年前被白君炎收为鬼仆。

白鼎城自信,这二人一鬼去降服那只凶戾大鬼,定能成功。

白家是驱魔家族,但也不是一味的打杀鬼怪,能降服的,他们便收其为仆,修炼功德,尤其是白鼎城老爷子的鬼仆,据说如今已经修炼小有所成,脱离了鬼的范畴。

白君炎四十有余,风姿儒雅,他身旁鬼仆更是文弱,但是,这一人一鬼,不知降服了多少凶恶厉鬼,实力惊人。

而一旁的年轻人,桃花眼,一头黄澄澄的头发,还冒着尖儿,霸气的堆在头顶上,他唇角含笑,气势凛人,十足傲气,他以二十五岁的年龄,便修炼到驱魔功到六层,可谓是白家前所未有的天才。

“爷爷,您放心,那只厉鬼,是我的了!”青年朝气飞扬,笑容灿烂。

“年轻气盛,别骄傲,须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白鼎城老爷子板起了脸训斥,眼底却尽是骄傲的笑意,这个孙子,的确是优秀,比他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优秀。

与此同时,各地道观,寺庙,古武世家,异能者,纷纷派人出动,前往鹏城。

鹏城最近很热闹,事实上,许多势力的暗线和高手,早已暗中到了鹏城,据说是,有一个帝国的重要人物被害,就逃到了鹏城,如今各方势力都在找他,目的不明。

鬼气漫延之际,所有人都明里暗里前往鬼气源头所去。

秦家,不知因何原因,鬼气汇聚在秦宅上空,戾气翻涌,后来又不知因何原因,因果被断,鬼气无所依托,四处漫延。

但所有人还是都盯住了秦家,此事,与秦家脱不了关系。

而没有人知道,因果,是不灭魂自己斩断,鬼气漫延,也是因为不灭魂散尽鬼气,生命进化,脱离了鬼的范畴所至。

半夜十二点。

两个少女站在单元门外,一个颤抖的声音响起:“真、真真真不用我跟你去?”

秦娆翻了个白眼,“你这么怕鬼,还没去就哆嗦成这样了,我还怎么让你跟我去?去了不是拖后腿吗?”

“那那那那,那好,我就不去了……万、万一那儿有别的鬼怎么办……”

秦娆嘴角抽搐,“放心,然然你快回去睡吧,我的实力对付区区秦家大材小用,更何况,我也不打算把人一下就玩死,秦家与我因果已断,此次我只是去出口恶气,并不会要他们的命,依他们的为人,迟早还会招惹于我,留着以后慢慢玩也是好的……”

“那那那,那就好,随便你怎么玩,怎么解恨怎么玩,玩的他们生不如死哭爹喊娘最好。”

盛嫣然也觉得自己这熊样有点丢人,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啊。

秦娆上前拍拍她的背,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很快回来的,你去安心睡。对了,我的家人给我照顾好了!”

盛嫣然只觉一股清凉气息顺着秦娆拍抚,从后背涌入全身,她身上一阵舒服,心里也平静了下来,不再哆嗦不止。

“我走了。”秦娆说了一声,转身朝小区外走去,走着走着,她的身影就扭曲消失。

秦家别墅。

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停在秦家对面的马路上,白君华,白子灿,以及一古衣书生从车上走下来。

------题外话------

娃这几天很忙,连睡觉时间都要挤,确实是忙的想怨天滔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