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 国之传承2(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漓儿!”

大帝开口,温和的看着她的眼睛。

花青瞳眼睛一亮,“父皇,你能看到我?”

她明亮的目光看着大帝,大帝依旧微笑着看着她,“不要吃惊,父皇看不到你,却能感觉到你的到来。多久了,你终于来了!”

花青瞳眼眶一湿,他看不到她,但是却能感受到她。

花青瞳忙问:“父皇,那哥哥姐姐们呢?他们怎么感觉不到我?”

大帝看着她的方向沉默了一会儿,“你是不是想问,你哥哥姐姐们为什么感觉不到你?那是因为,他们的修为终究没到父皇这样的境界啊。”

花青瞳连连点头,原来父皇连她的声音也听不到,却能猜到她在说什么。

花青瞳忍不住伸手,触摸他的衣袖,企图离他更近一些。

大帝微笑着,低头看向自己的衣袖,他感觉得到,这个孩子离他很近,很近,她是自己血脉的延续。

大殿内正在议论的群臣们渐渐安静了下来,他们惊讶的望向大帝所在的方向,他们发现,大帝在笑,甚至,是在跟某个人说话。

“诸位爱卿,你们所言,都很有道理,但是,说白了,我们天元大陆的实力,对抗域外入侵者,太过勉强了。

此次,是一场恶战,我们所能做的,不是胜利,而是保住天元大陆上的人族继续繁衍,人族不灭,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胜利。”

“陛下!”曲水月站了出来,“那怎么可以?我们本就应该将域外敌人打出天元啊,只有这样,我们的大陆,才能真正安宁。”

“曲相一片爱民之心,可是,我们终究实力有限啊。”

“父皇,我们就算拼得了同归于尽,也不能让域外贼子好过。”大皇女走了出来,赞成曲相的话。

“父皇,大皇姐言之有理。”二皇女,三皇女,均都走了出来。

此时的君湘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女,她眨眨眼睛,见姐姐们都说话,也站了出来,脆声声地说:“对,父皇,大皇姐说的有道理。”

“哼,你们懂什么?连父皇都不敢说能完全的战胜域外贼子,我们这些人说的再对,也都只是空话。”君泱站了出来。

“哼,二皇兄是胆小鬼。”君湘气呼呼地道。

“那你还不如说父皇是胆小鬼呢。”君泱恶狠狠道。

“二皇兄,四皇妹,你们别吵了,我们听父皇的就是了,咱们不是不自信,而是敌人的确强大,不过我们都不怕,我们可以为了保护我们的大陆而献出生命。”

这时,一名皇子开口劝说,他目光明亮,唇角含笑,翘起的唇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父皇,他是谁?是哪个哥哥?”花青瞳好奇的看着那个青年,那个青年,看样子也很年轻,气质很文静,但是并不柔弱。

大帝侧耳,沉吟了一下,他说:“漓儿是不是在问父皇,那是你哪个哥哥?”

花青瞳连连点头,“对对对,父皇你真厉害。”

大帝似乎又感受了花青瞳的心声,愉悦一笑,“他叫君浪,是你五皇兄,他是东后所出,你大皇姐叫君深,你二皇姐叫君洛,她们和你五皇兄一样,都是东后所生。”

大帝说时,指向大公主和二公主。

然后又指向三公主,“她叫君沅,是你三皇姐,还有那个……”

大帝又指向另一位皇子,“那个是你三皇兄,叫君渊,他们和你太子皇兄,还有四皇姐君湘,都是北后所出。”

花青瞳一一看过去,大帝又指向另一位皇子,“他叫君澈,你四皇兄,和你二皇兄一样,都是南后所出。”

大帝共十个孩子,五个儿子,五个女儿了,按先后出生顺序,君泽是长子,君泽下面是大公主君深,二公主君洛,三公主君沅,二皇子君泱,三皇子君渊,四皇子君澈,五皇子君浪,四公主君湘,五公主君漓。

君漓就是花青瞳。

花青瞳数来数去,最后发现,没有西后的孩子。

“漓儿是不是惊讶西后没有子嗣?”大帝说道,花青瞳猛点头。

大帝叹息,“西后终究是异族,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我与她,终究没有生得一儿半女。”

花青瞳了然。

“父皇,哥哥姐姐们后来死了六个,只有太子哥哥和二皇兄,四皇姐活了下来。”

花青瞳接着说道。

“那都是他们的命,父皇也无力改变什么。”大帝叹息,目光扫过自己诸多儿女,落在那将会死去的几个孩子身上,目光十分幽深。

“父皇,哥哥姐姐们都看不到我,他们要是看到我了,会不会喜欢我?”花青瞳不禁又问。

大帝微笑,抬手一挥,一股气浪将花青瞳包裹,霎时间,花青瞳觉得自己的意识来到了另一片时空,她看见几位皇子皇女们都流露出惊讶的表情。

“父皇,她是?”君湘年纪最小,忍不住问道。

其他皇子皇女们也不禁流露出好奇之色。

“她是漓儿,你们最小的妹妹。”大帝笑道。

“父皇骗人,她看起来比湘儿大多了!”君湘噘嘴,不乐意了。

花青瞳抿唇发笑,四皇姐十五六岁的时候居然是这副模样。

“她来自万年以后,是父皇殒落后,一身精血所化的孩子,是未来的女帝,一些父皇做不完的事情,就由她来做。”

大帝说道。

花青瞳走向几位哥哥姐姐们,抱拳行礼,“漓儿见过诸位皇兄皇姐。”

众皇子皇女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花青瞳,父皇说,她来自万年后,而且,还是父皇殒落后精血所化的孩子?那岂不是说,父皇会……殒落?

众皇子皇女心头莫明涌上悲伤的情绪,他们无所不能的父皇,居然也会殒落吗?

花青瞳似乎能感觉到他们心中的难过,不禁安慰道:“你们不要难过,父皇一定会死而复生的。”

“那我们呢?连父皇都会死,那我们会死吗?”问话的是五皇子君浪。

花青瞳看向他,沉默。

君浪见状也沉默了,他明白了,他也会死。

花青瞳也很难过,不知该如何安慰,君浪却已笑了,“死就死了,我跟父皇一起死,没什么好怕的。”

“小丫头,你给我说说,万年后的天元大陆是什么样的?”这时,三皇子君渊开口了,他兴致勃勃的看着花青瞳。

三皇子君渊也是北后所出,他和君泽长的很像,性格也颇为开朗。

花青瞳便走到了他身边,笑眯眯地说:“万年后,天元五分,分成了中央大陆,东西南北四大陆,以及个别上古秘境。元脉之气分散,大多集中在了上古秘境中,五块大陆,只能依靠的天之力修炼。”

“啊?”君渊震惊,其他听到此言的皇子皇女们也都惊呆了。

“小丫头,那你说,我死了没?”君渊吃惊过后,又问。

花青瞳笑容一僵,沉默,面瘫脸。

君渊一愣,而后会意,片刻的沉默后,他突然眯眼一笑,瞅了君泽一眼,凑到花青瞳耳边低声道:“三哥问你,你可得实话实说,君泽死了没?”

“没,大哥活的可好了。”花青道。

君渊顿时流露出失望之色,咬牙切齿,“祸害果然是祸害啊。”

他和君泽虽然都是北后所出,但两人自小合不来,打架的时候居多。

君渊不甘心,又问,“你二皇兄呢?”

“二皇兄也好好的。”花青瞳说。

君渊眼睛亮了,“那就好,君泽那家伙,除了我,也就你二皇兄能对付他了,哈哈,有你二皇兄活着给他添堵,我心甚慰。”

花青瞳无奈的看着他,三皇兄怎么这样呀,大哥的人缘真是太差了。

“小丫头,最后一个问题。”君渊突然严肃了神色,道:“小丫头,我们现在都怀疑我们这里面出了内奸,你给三皇兄说说,万年后那家伙露出了狐狸尾巴没?他是谁?”

花青瞳眨眨眼,瞅了大帝一眼,见他微笑着看着他们,并未阻拦的意思,便也严肃地点点头,说道,“知道。曲水月就是!”

君渊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竟然是他!”

花青瞳拧眉,“可是,我觉得这些大臣们中,除了曲水月,四大亲王也很坏,因为他们万年后都活着,而且,四大将军也活着,西后崔氏也还存在,南后,北后,东后,这些家族都存在,只是东后家族最弱,因为他们最后没有了皇子皇女支撑。”

大公主君深和二公主君洛都是东后所出,她们听到了花青瞳的话,对视了一眼,也就是说,她们后来都死了。

“可是,不可能啊小丫头……”

君渊喃喃,“四亲王和四将军都是最忠心的人,父皇都死了,我们也死了,他们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花青瞳摇头,愤愤道:“也许他们怕死,关键时候躲起来了,反正,他们都活着呢。”

君渊想不通,其他皇子皇女们也奇怪的看了四亲王和四将军一眼,不明所以。

“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们。”花青瞳说道,然后,她将宇宙离魂诀凝成了六根七彩丝线,她将这六根七彩丝线,分别送给了死去的那六人。

花青瞳依次将丝线系在了六人的手腕上,六人目光复杂,虽然不知这丝线是什么东西,但是他们却格外爱惜,看向花青瞳的目光也格外温和。

“为什么他们都有,我没有?”君湘噘起了嘴,不满地说。

花青瞳眨眨眼睛,眼睛一转,在君湘的圆脸上掐了一把。

君湘大叫,“小丫头,你敢对皇姐不敬?”

花青瞳笑眯眯道:“可是现在,四皇姐你的确没有我大啊。”

“小丫头,你别忿开话题,你说,为什么不给我那样的丝线?”君湘瞪着花青瞳。

花青瞳道,“因为,万年后,我会把宇宙离魂诀传给四皇姐啊,所以,现在不用给四皇姐了。”

“漓儿。”大帝开口了。

花青瞳看过去,“父皇。”

“你跟他们说说话就好,来,你到父皇身边来。”花青瞳应声,走向大帝。

随着她转身走开,她明显的发现,自己似乎又从另一个时空,回到了国之传承的宫殿中。

她回头看向一众皇子皇女们,发现他们依旧站在那儿,但是他们手腕上,她刚系上去的七彩丝线,都不见了。

花青瞳不禁愣住了。

“漓儿,之前一切,都是幻象。”大帝温声安慰。

花青瞳难过极了,“我还以为,是真的,我把宇宙离魂诀系在他们的手腕,是想让他们死后得到一线生机,可原来,都是假的吗?”

“漓儿别难过,你跟父皇走。”

大帝起身,带着花青瞳饶过龙椅,从后门离开,然后穿过一座宫墙,来到了御书房。

御书房,是帝王处理政务的地方。

‘吱呀’一声,御书房的门被推开,大帝和花青瞳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漓儿你看,这是传国玉玺。”大帝拿起御案上放着的那枚成人手掌般大小的金黄色玉玺。

花青瞳好奇的去看,难道,这玉玺就是国之传承所在?

“没错,得玉玺,便是得到了国之传承。”大帝道。

花青瞳心道果然。

“你别小看了这枚玉玺。它不单单是国运传承的象征,而且,它里面,蕴含了一个大陆的力量,你看这玉玺上面的图象,山川草木,一丝一毫,都是天元大陆的意志所化。”

花青瞳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大帝接着道:“这玉玺,是父皇当初一统天元后,天元大陆的意志催发产生,它蕴含有大力量,凝聚了整个天元的浩瀚之力,是天元大陆浓缩的结晶,它和昙花,都是天元大陆上的灵物。”

“昙花?”

“对啊,昙花,昙花是天元大陆的世界之花,相当于天元大类的天礼,我们人类修炼有自己的天礼,这片大陆,同样也有自己的天礼,那就是昙花。

同时拥有昙花和玉玺,就等于你可以完全的掌控天元大陆,毁灭,分离,合并,都在你一念之间。”

大帝说道。

花青瞳心虚,“我当初把昙花送给哥哥了,嗯,就是吞天魔君。”

“无事,吞天魔君不会和你争这个。”大帝慈爱的摸摸她的头,他郑重的将玉玺交给花青瞳。

“漓儿,拿好,以后,它就是属于你的。它不仅仅是玉玺,父皇早已将你几位哥哥姐姐们的魂丝放进了里面,时隔万年岁月,哪怕有玉玺保护,他们的魂丝也或许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能不能还有一线生机,就看他们的命了。”

大帝说道。

花青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父皇,哥哥姐姐们的魂丝在玉玺里?”她一下子抱紧了怀里的玉玺,小心翼翼的珍而重之。

“嗯,没错。”

“有玉玺保护,一定没事的,他们一定能活过来的。”花青瞳默默念着,一颗心忐忑极了。

大帝慈爱摸摸她的头,“好了,你进来很久了,父皇再带你去见一个人。”

花青瞳好奇,见一个人?见谁?

“你见过四亲王,四大将军,丞相曲水月,却不知,还有一位元帅!”大帝微笑着说道。

“元帅?”花青瞳很吃惊,“那位元帅,有一个响亮的称号,名‘弑神’。”

“弑神?”花青瞳一惊,她下意识的想起了西门家的弑神卫。

“没错,弑神卫就是弑神元帅创建。不过,他不是父皇的朋友,而是敌人。”

花青瞳拧起了眉,不解的看着大帝,她有些迷惑了。

大帝便道:“弑神是个天纵奇才,他的才华不在父皇之下,当初一统天元,他是父皇最大的敌人,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希望我死,可是,他败了。”

“他竟然如此厉害?能与您一战?”花青瞳不可思议道。

“这位弑神,是魔祖的伴生生灵,不过,他终究是被父皇打败了,父皇杀死了他,将他的残魂镇压在了皇宫的地底。”

大帝说的这些,简直就是秘闻,魔诅竟然还有一位伴生生灵,叫做弑神,而西门家的弑神卫,就是来自于这位弑神之手。

而弑神,明明是父皇的敌人,却又成了元帅。

“他愿赌服输,被父皇镇压后,就被迫成了我们天元皇朝的大元帅,他的残魂,万年过后,也不知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兵之传承就在他的手中,漓儿,你要得到国之传承很容易,可是兵之传承,却是要过弑神元帅那一关了。”

共青瞳不禁脸色凝重起来,看来,兵之传承不好拿啊。

大帝带着花青瞳,走出御书房,来到了一处古墓地。

说是古墓地,还不如说是一座巨大山体的地下世界。

他们走了一段距离,遇到了一扇石门,石门紧合,上面阴风阵阵,鬼气森森,十分可怖。

大帝每靠近一步,那上面的阴森鬼气就强上一分,到了最后,大帝和花青瞳都停下了脚步。

“漓儿,父皇只能带你到这一步,接下来如何拿到兵之传承,就要靠你自己了。弑神对父皇恨之甚深,父皇必须要离开了。”

“父皇,你是幻象,还是残魂?”花青瞳看着他。

“是幻象,除了你怀中的玉玺是真的,其他一切,都是幻象,包括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都是幻象,你想真正的见到弑神之魂,拿到兵之传承,只能先回去,让天元皇宫重新没土而出,你才能找到这弑神墓,拿到兵之传承。”

大帝温和的说。

花青瞳委屈,眼中含了泪。

大帝严肃道:“漓儿,你是肩负大使命的人,不能哭。”

花青瞳又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

“还好我还有大哥,二哥,还有四皇姐,还有酒窝。”花青瞳呢喃道。

大帝哭笑不得,身影缓缓散去。

花青瞳还来不及抓住他的身影,他就消失不见了。

眼前的场景一片虚幻扭曲,等花青瞳回过神来后,她发现自己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帝位上没有大帝的身影,大殿中央也没有群臣的身影,她抱着玉玺,站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凝望着空荡荡的龙椅一阵沉默。

莫明就觉得凄凉,她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停留一刻,忙不跌转身朝外走去。

正如父皇说的那般,除了怀中的玉玺,其他一切,都是幻象,抱括和哥哥姐姐们的会面,也都只是幻象。

走过丹陛,花青瞳看到了出口,金光从上空洒落,花青瞳的身形一跃而上。

姬泓夜,君泽,君泱,君湘四人依旧还站在虚空中,他们看着那合拢的地下入口再次打开,花青瞳的身影从里面飞出。

当他们的目光落在花青瞳怀中的金色玉玺上时,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惊喜的神色。

君泽等人更是将眼神凝在那玉玺上面,眼底浮起丝丝缕缕的回念之色。

花青瞳一头扎进了姬泓夜怀里。

姬泓夜一惊,“瞳瞳,你怎么了?”瞳瞳得到了国之传承,可是她的样子,似乎很难过。

君泽等三人也担忧的看着她,君湘到底是女子,她的感情更细腻一些,她说,“也许,小丫头只是看见了一些什么,或者见到了一些什么人,有些伤感罢了。”

君泽和君泱闻言,双双沉默。

随着玉玺的出世,沉没在山峦下方的皇宫也即将出世,物是人非,到时,看到那熟悉的皇宫,恐怕伤感的不仅仅是漓儿。

姬泓夜拍拍花青瞳的后背,轻声安慰,“瞳瞳,过去的已经过去,不要为已经死去了万年的人伤悲,你的身边还有很多亲人。”

花青瞳调整了情绪,将伤感压下,她走到了君泽三人身边,将玉玺递过去,道:“父皇说,里面有你们的魂丝,你们看看,可否能感应到。”

君泽三人脸上均流露出诧异之色,“我们的魂丝?”

三人一脸莫明,十分意外。

君泱颤抖着双手接过玉玺,细一查探,眼眶一下湿润了,“没错,是,是有我们的魂丝,只是,万年多了,太弱了,消耗的差不多了。”

君泽幽黑的眸怔怔的盯着玉玺,他从来不知,万年前,父皇曾将他们的魂丝放进了玉玺中。

君湘也喃喃道,“一定是大战前,父皇怕我们遇到不测,所以将我们的魂丝都放进了玉玺 中,给我们留下了一线生机。结果,我们三人都侥幸活了下来,可是其他六位皇兄皇姐们却殒落了。”

“还有救 吗?”花青瞳小心翼翼的问。

君泽三人摇头,“太弱了,几乎等于无。”

花青瞳接过玉玺,轻声说:“试试吧。万一能救活他们呢。”

------题外话------

还有第三更,差不多要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