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 杀子(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春殿主的报信儿后,秋殿几个人再也不敢有一丝迟疑。

摩九胤,东月千辰,凌墨寒,苏七香,还有金城云深,五人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万象宫,而此刻,盘族众人还在和老宫主套话。

老宫主眉毛胡子一大把,笑眯眯的坐在主位上装糊涂,盘元忍不住了,不禁道,“老宫主,你就直说吧,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就不信你们万象宫会不知那孽子在哪里。”

“我们万象宫虽然掌管天下大事,平衡各方,可是也不是无所不知的啊?”老宫主一脸无辜。

盘元不禁脸色微变,探究地看向老宫主,“老宫主,你这般推脱,莫不是在维护那异族孽子吧?”

“啥?我维护那小子?”老宫主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老夫怎么可能会维护异族?我万象宫可不是那等维护异族的存在。盘族首领,你可别给老夫头上胡乱扣帽子。”

“咳,”盘族三长老轻咳一声,“宫主,不是我们说话不好听,实在是,我等觉得,这天元大陆上,不应该有你不知道的事啊。”

“唔,我是真不知道啊。”老宫主连连摇头,眉毛胡子乱颤。

“我看啊,你们就应该上圣山找找,万一人家是去圣山投奔族人了呢!”春殿主慢慢悠悠走了进来,又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盘元眯起眼睛看着春殿主,“敢问春殿主,之前为何离开?”

春殿主惊诧地瞪大了眼,“你们盘族的人咋这么有意思呢?本殿主去如个厕也要和你们报备?”

盘元不说话了,但他心里觉得不对劲儿极了,不禁起了重重疑窦。

就在这时,盘族二长老突然说道:“宫主,你这个人素来重情义,但我实在没有想到,你竟然连异族都要维护。”

此言一出,盘族众人不禁都纷纷变了脸色。难不成,真的是这位老宫主在维护那异族孽子?

盘族二长老说罢,便双眼锐利的盯着老宫主,老宫主翻了个白眼,“胡说八道,老夫是重情义不假,可老夫也是分得清孰轻孰重的啊。”

“既然如此,那宫主为何不肯说出那孽子的下落?”盘族二长老说罢,不待老宫主说话,便又道:“宫主,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话你觉得我们会信吗?”

老宫主胡子翘了翘,不乐意了,“哼,爱信不信!”

“宫主!”盘族二长老眉头皱起,语重心长,“宫主,我知道,那孽子在万象宫长大,盘垣又一直是你万象宫秋殿主,你与他们有情义在,可是人家不见得就对你有情义啊你说是不是?这种时候,你可别犯糊涂啊!”

“哼哼。”老宫主哼哼,就是不说话。

春殿主,夏殿主,冬殿主,都闭嘴不发一言,默默看着。

“宫主,你能瞒到何时?我们总能找到他的。我这又是何必?你护得了一时,护得了一世吗?”盘族三长老也说道。

“你们呀……”老宫主开口了,“你们俩个老的,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还看不透吗?”

“什么?”盘族二长老和三长老一愣。

老宫主道:“那盘垣是个好的啊!”

盘族二长老和三长老脸色一变,“宫主,你糊涂了!那盘垣是三眼族大王子卡雷,他再好,那也是异族,他为了他的族群,是不会和你讲情义的。哎呀,我说宫主,你怎么能如此糊涂?”

“盘垣绝不会做有害我人族之事,这点信心我老人家还是有的,盘垣是个好的,他儿子也是个好的。你们不能杀他们。

我万象宫能够屹立在天元大陆万世不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够护短,嘿嘿,不信你们等着瞧,你们杀不了他们,老夫不管,也自有人会管!”老宫主眯眼笑了起来。

盘族二位长老的脸色都变的十分难看,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这万象宫就是有意在护着那一对父子啊。

盘元盘清盘允三人的脸色更是难看无比,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议,他们想不通,堂堂万象宫的宫主,居然如此维护两个异族。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盘族二长老沉声说道,然后对身旁几人道:“我们走!”

几人脸色阴沉的看了老宫主一眼,转身便走,老宫主伸手喊人,“唉,那个小子他娘——”

盘清脸色一黑,眼中升起一丝阴霾。

老宫主道:“孩子是无辜的,孩子也是你的血脉,你真的忍心杀死自己的孩子吗?纵然他是一个异族,但他也是你十月怀胎所生,体内也流淌着你的血液,你真的忍心杀了他?”

盘清眼中全是厌恶和屈辱,“老宫主此话真是好笑!”

说完,她加快了脚步,快速离开。

“唉,银之小子真可怜。”冬殿主叹了一声。

“别感叹了,你们几个,快去给这几个家伙使点绊子,别让他们察觉到银之去了花城,先拖上一拖。”

老宫主催促。

春殿主,夏殿主,以及冬殿主对视一眼,三人纷纷起身往外走了。

盘族一行人走了许多弯路,遇到了许多障碍,盘族一行人久未在中央大陆行走,这乍一被人使绊子,还真是着了道儿,浪费了许多时间。

而半天之后,摩九胤等人终于到了花城。

如今要说中央大陆属哪个洲最为太平,那就要数东洲和南洲了。

南洲是因为有万象宫坐镇,而东洲,则是因为花城的存在。

前不久,花青瞳以铁血手段,镇杀了无数三眼族,使得三眼族血流成河,被杀怕了的三眼族纷纷退出了东洲。

因此,摩九胤等五人可谓是十分顺利快速的来到了花城。

花城中一片热闹景象,但是花城高层们也依旧处于备战状态中,他们知道,公主再过不久就要称帝,等待他们的,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不论有多少人到时出手阻止,他们都将是公主最坚定的拥趸。

盘银之三眼族的身份,在花城来说,没有任何特别,在花城,别说他是三眼族,就是他突然又长出了第四只眼睛,都没有人会以异样的眼光看他。

因为,花城最初,本就是花青瞳为了一群三眼矿奴所建。

盘银之在花城这几日不断琢磨着他父亲的打算,渐渐的,他的心头弥漫上一丝浓浓的不安。

终于,在他得知自己的父亲去了圣山,并且生死不明后,他终究还是坐不住了,他打算到圣山去。

就在他即将去往圣山时,摩九胤等人到了。

“老五,你们几个怎么都来了?”

盘银之错愕的看着几人,招来几人阴测测的眼神。

盘银之一愣,这才想起,自己的三眼族身份已经暴露了,难道这几个家伙是来找他算帐的?

盘银之从来没有想过兄弟们会不接受自己的身份,这也正是他这些年坦然隐瞒的原因,可是现在,他不禁有些心里发虚。

“看来二哥在花城过的颇舒坦啊!”东月千辰笑眯眯的道。

“二哥这是打算出门?看样子还挺急?”苏七香也道,看盘银之的样子,正是一副要出去的样子。

盘银之越发觉得不对劲了,这几个家伙,怎么都阴阳怪气的?难道是真的生了自己的气?

可是十二明明都没生气啊。

盘银之学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几个兄弟。

“二哥,到屋里来,我们有话跟你说。”摩九胤开口道。

盘银之点头,乖乖转身将几人领进了屋里。

几人座下后,盘银之开口,“这几年是我一直隐瞒你们,是我不对。”盘银之道歉道 。

“诶,我们先不说这个。”金城云深怜惜的看着盘银之。

盘银之被他那诡异的眼神看的心中一寒,不禁脸色更僵,“出了什么事?”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突然十分不安。

“是这样……”摩九胤道,“盘族来人了,找上了万象宫,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花城来。”

盘银之一愣,然后脸色微凝,“盘族素来排斥三眼族,这次估计是不会放过我的。”

“不止如此。”凌墨寒道,眼神有些担忧,“二哥,是这样的,这次盘族来了两位长老,一位首领,一位战神,还有一位……是你娘。”

“我娘?”盘银之猛地抬起头看向凌墨寒,“老九,你说谁?我娘?”

盘银之觉得自己心中的不安在听到‘他娘’这两个字的时候,更加的不安了。

“父亲说过,我娘生下我之后就死了,我没有娘。”盘银之眉头紧锁。

从前,他也想过,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的父亲,在他的印象中,他的娘亲应该是一个温柔的女子,慈爱的母亲。

他的娘亲,只活在他的幻想中,他小时候也问过父亲,娘亲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可是,父亲从来都不说。每一次,父亲都是沉默的看着他。后来长大了,他就不会问了。

只是偶尔会在心中想象母亲的样子。

再大一些,他就不会刻意想起娘亲了。

可是如今,他听到了什么?他的娘亲,找来了?

盘银之的脸色白了白,他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道,“有什么话,你们就一次跟我说完吧,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可以深受。”

“二哥,她是来杀你的。关键是,她的身份……她是殿主同父异母的妹妹,辈份上来说,不仅是你的母亲,还是你的姑姑。”

盘银之愣住了。

整张脸彻底的和花青瞳一样了,面瘫的没有一丝表情。

原来是这样,难怪父亲从来不提母亲的事,每一次他问起,父亲都是一副诲莫如深的模样,还骗他说,母亲早就死了……

“是……盘清?”盘银之想了想,他父亲只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就是盘元和盘清。

他没有回过盘族,也从来没有见过那二人,但是这么多年,他也隐隐对父亲的兄弟姐妹有些了解,对盘族里的一些事,也有些了解。

“嗯,是盘清。”

气氛沉默。

“盘族人都很厌恶三眼族,更何况我还是那种情况下出生的,她不接受我,也是情理之中的。”

盘银之喃喃着,声音里有些苦涩。

“我们来,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一切,让你早做准备,二哥,我们去中洲吧,现在,只有十二可以保护你。”

金城云深道。

“为什么要逃避?”盘银之怔怔道,“不管她来意如何,她都是我的母亲,我从小幻想过无数次母亲的样子,我总得看她一眼才甘心。”

“二哥!”

金城云深不禁叫道,“你有父亲,有兄弟,有妹妹,有许多亲人,和在意你的人,你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在乎你的人而让自己陷入危险。”

“我不会让自己丢了性命,我只是想见见她。”盘银之固执道。

摩九胤等人对视一眼,无声叹气,盘银之的决定令他们意外,可似乎又并不意外。

那毕竟是生身之母,他想见,也是情理之中。

“这件事要告诉十二吗?”东月千辰犹豫道。

盘银之道:“不能告诉十二,她快要称帝了,不要拿这些小事去影响她。”

“小事?这怎么能是小事?在十二心中,哪个是大事,哪个是小事,二哥你心里不明白吗?”

金城云深怒道。

盘银之目光幽深,“正因知道,我才不想影响她。”

几人前来,劝说无果,心急如焚。

“算了,兄弟们几个也就只能陪着你了,要死一起死!”

苏七香叹气,然后格外优雅的掏出了自己的小镜子,左照照,右照照,无比的独芳自赏,“啧啧,简直要被自己美哭!”

东月千辰嫌弃的离他远了些。

盘银之却是心绪难平,母亲,母亲,他就要见到她了么……

当天夜里,花城外突然响起了喊杀声,碧云通过他的毒花一看,对盘银之等人说,“是外来者,陌生人。”

“问问他们是何人,是不是盘族人。”盘银之道。

碧云依言问了,得到了回复后,他看向盘银之,“对方说了,是盘族人,要来找盘公子你的。”

当然,对方的原话是:让那三眼孽子出来。

“我出去见他们。”盘银之抬脚,朝外走去。

摩九胤等人跟在了后面,君踏天也跟了上去,面色严肃。

他从小在万象宫长大,又是殿主一手带大,和舅舅们也关系亲密,此时,他怎么能视而不见?

月光洒下银辉,脸色阴沉的盘族几人站在花城城门外,正在设法破城,可是过了半天,他们发现,他们依旧无法奈何那些毒花。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缓缓从城中走了出来。

------题外话------

二更到,还有三更。三更应该九点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