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 圣王传询(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见花青瞳担忧的眼神,姬泓夜轻轻叫了一声,“瞳瞳!”

花青瞳走到姬泓夜身边,眼中仍然带着担忧。秋殿其他人也都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苏七香,苏七香被众人看的有些焦躁,“哎我说你们都别看我啊,哎,不跟你们在这儿闲坐了,我睡觉去了,兴许这次能记住都梦到了什么呢。”

苏七香优雅的又打了个哈欠,身姿摇曳的走了。

一个男人,爱美成这样,也的确令女人感到无语。

“他这么风骚自恋,我们早该想到的啊!还有,他那只镜子……哎,这家伙真是一个绝世大骗子,居然隐藏的这么深!”

比天魔君摸着下巴,笑的一脸猥琐。

花青瞳立即看向月弯弯,目光里带着询问。

“我们也是刚才发现,他居然……”比天正要说,姬泓夜就拉着花青瞳走到苏七香坐过的椅子上坐下来,“瞳瞳,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

“可是,我坐不住啊。”她的眼神追着月弯弯,还等他接着说呢。

秋殿众人也都看着比天,比天接着道:“那家伙,你们秋殿老十,是骗天那家伙!”

哗!

此言一出,众人瞠目结知。

金城云深瞪大了眼睛,“我十哥……骗、骗天魔君?”

秋殿众人也都脸色古怪,就老十那自恋又臭美的家伙,是骗天魔君?

不怪他们太吃惊,那家伙真是太自恋太风骚了,难道魔祖本性里有这臭美自恋这一种?

“噗,哈哈哈~”东月千辰没忍住笑了,“难道骗天魔君就是老十那得性?骗天魔君居然长的那么美,哈哈哈~”

“是很美,不过不是长十哥哥那样。”花青瞳接道。

东月千辰的笑声戛然一止,好奇的看向了花青瞳。

花青瞳想到了他在镜子看到的那张陌生容颜,她直觉,那个才应该是十哥哥的真正模样,于是她道:“是一张和十哥哥长的不一样,但是却一样美丽的脸……”而且那家伙还对她笑,邪气又风骚。

众人静默一瞬。

“噗!”

“噗!”

东月千辰和金城云深两个家伙都喷笑出来。

“一样……美丽……哈哈哈!”

姬泓夜也笑了,“也不怪你们如此惊讶,骗天之所以被称作骗天,那就是连天都能骗得过,除了他手中那把镜子,无人能窥得他真颜,如果没有意外,他那只小镜子,应该是他出生时就有了吧?”

秋殿几人一愣,略一思索,凌墨寒道:“还真是,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老十把那镜子弄丢了,当时他就生了一场病,高烧不止,后来我们几个把镜子找了回去,他才渐渐好转了,后来听殿主说,那镜子是镶在他心口上一起出生的,从来不曾分离过。”

“没错。”摩九胤也接道,“不过至从那次后,殿主就把他的镜子给包了起来,变成了如今的模样,看起来和普通的小镜子没有差别,我记得,那镜子原本应该是通体玉白,偶尔散发七彩神光,偶尔又有混沌浓雾环绕,变幻无穷。而且,老十小时候从来不照那镜子。”

“不管怎么说,十哥哥没事就好。”花青瞳放下了心。

虽然如此说,但她心中还是十分的震惊。

“看来,老六也快要觉醒了,等他觉醒后,我们十魔君……”戮天正要说十魔君就聚齐了,可是突然想到血天,又闭上了嘴。

花青瞳和姬泓夜对视一眼,两人都沉默。

“老八没死。”吞天道,他感觉得到血天还没有死。

“那救了老八的人,到底是何人?他为什么要救老八?”众魔君不禁说起了这个他们质疑以久的问题。

“不知为何,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偷天喃喃道。

花青瞳在花城待了几日,见盘银之的伤渐渐好转,十哥哥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想必是快要觉醒了,花青瞳没有多少担忧,而后唤来了姜凡和古桑。

“陛下,您叫我?”二人到来,恭敬行礼,眼底隐含着更深的崇敬。

花青瞳看了二人一眼,对姜凡道:“姜凡,花城从前就是你的,如今,我还打算将这座城交由你来打理,如何?”

姜凡一怔,略一思索,便应了下来。

花青瞳点了点头,看向古桑,“古桑,花城事务繁多,以后,花城一切事情,都交由你和姜凡一起商量处理。”

古桑忙应是。

如今花青瞳是帝王,是大陆之主,整片大陆都是她的,一座花城,她自然不可能亲力亲为,交由他们是最合适不过。

想起来,他们不由就有些激动,想当初他们从桃源村出来,无处安身落脚,还是陛下亲自拿下了这座毒城,从而才有了花城。

想到过往,二人眼眶不禁都有些湿润。

花青瞳看了二人一眼,道:“这些年我一直不曾为花城操过心,一直都是你们在管理,现在花城繁荣昌盛,是你们的功劳,把花城交给你们,我再放心不过。”

“谢陛下信任。”二人连道。

花青瞳抿唇笑了一下,“我要走了。”

是的,她要离开了,回皇宫去,穿上帝袍,做她该做的事。

二人虽有不舍,却更多的流露出欣喜,“是,陛下如今身份不同以往,自然有许多事情要做。”

花青瞳和姬泓夜回中洲皇宫,其他魔君则是留在了花城等骗天觉醒,蜜儿和阴龙阳龙,以及金阳和紫月这次也都跟着她一起走了。

踏天还留在花城,他要跟摩九胤讨论炼器之术,这二人一呆在一起,便是好几天不见人影。

“娘亲瞳瞳,皇宫好玩吗?”紫月抱着花青瞳的手臂撒娇。

姬泓夜一把将人拎起来扔到一边,“紫月,你都多大了,还在你娘亲怀里撒娇,成何体统?”

姬紫月脸色一黑,鄙视的看着他父王,世上怎么会有这种连儿子醋都吃的亲爹?

金阳也鄙视的看了姬泓夜一眼,小心翼翼的凑到花青瞳另一边,“娘亲瞳瞳,你肚子里真的有小娃娃了?”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目光温柔,“嗯。”

“是弟弟还是妹妹?”紫月也凑了上来。

花青瞳一怔,“这个还不知道呢,等出生了才知道。”

“哦。”

“是妹妹吧,妹妹好,娘亲瞳瞳喜欢女娃娃,我们也喜欢妹妹。”金阳道。

紫月也连连点头,“嗯嗯,妹妹好,娘亲怀我的时候,一直以为我们是女娃娃呢。”

金阳顿时怒瞪了紫月一眼,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就因为娘亲以为他们是女娃娃,他们出生后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女娃娃,到他们三岁以后才发现,原来他们根本就不是女娃娃,而是男娃娃……

当初,不知有多少人看了他们的笑话,一看就是三年。

紫月顿时也想到了这一茬儿,顿时万般幽怨的看了花青瞳一眼。

花青瞳露出浓浓的笑意,宠溺又疼爱的看了两个孩子一眼,“不管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娘亲都喜欢。”

花青瞳回到皇宫后,正式开始帝王生涯,天元大陆,合并后的四方大陆,诸城城主,四位守护者,南后及东后,西后家族,万象宫使者,圣山使者,纷纷前来朝见。

她身穿帝袍,端座高位之位,俯瞰众人。

每每如此,她腹中就隐隐发热,肚子里的小娃娃似乎十分激动,也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花青瞳抚着肚子,不禁想,难道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很喜欢当皇帝不成?

不由得,她就想到了夭之,夭之对帝位似乎从小就十分的热衷,想到这里,她心中一跳,不可遏制的生出浓浓期盼,可是这种期盼刚一生出,就被她打消,不行的,万一不是夭之呢?

她自己失望难过不说,对肚子里的小宝宝将是多么的不公平?

花青瞳压下心头万般复杂苦涩,拈了一块桃花糕慢慢咀嚼。

时间一转眼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小家伙已经显怀,偶尔动动小手小脚,可是花青瞳从来不敢窥探这个孩子是男是女。

正在这个时候,她丹田躁动,花青瞳不由一怔,下一刻,红雪高大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她面前。

“红雪,怎么了?”红雪一直在她的体内世界里修炼,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红雪双眸之中血色涌动,有些骇人,他抑制着暴走的情绪,道:“我也不知为何,十分的不安,心里突然很难受。”

花青瞳脸色变了,红雪不会无原无故的生出这种情绪,难道是在他身上真有事要发生?

见花青瞳担忧的脸色,红雪解释道:“应该是关系到我的母树。”

“母树?”花青瞳惊讶。

“我是圣对之花孕育而生,我隐隐有感觉,母树似乎出事了……”

“难道是圣王寺出事了?”花青瞳讶然道,李昌锦打从觉醒后,她就一直不曾见过他,这阵子所有人前来朝拜,圣王寺始终没有动静。

她正想着,突然,一道玉光自天际而来,那玉光直入皇宫,轻轻落在了她面前的桌案上。

“是圣王令。”红雪眼神一变。

花青瞳拿起那玉令,顿时一道意念传入她脑海,“祖地有危,十里求救。”

花青瞳沉默,将话复述一遍,红雪听罢,只道,“难怪!”

红雪道:“主人也知道,圣王寺的前身,本是上古一小部落,那个部落名叫野圣部落,而这个部落很小,人很少,总共有十里之大。部落的首领,就是圣王迦伊水。”

花青瞳点头,这个她知道,红雪接着道:“后来大陆分裂,圣树消亡,圣王带着圣树的种子创建了圣王寺,那圣树,就是野圣部落的天礼,后来圣王将圣树重新种出,哪怕与祖地分离万年,但若祖地出事,圣树依旧能有所感应,而我是圣树所生,受圣树影响,也难怪心绪不宁……”

“如此说来,是野圣部落的祖地出了问题。”花青瞳道。

红雪目光一闪,道:“野圣部落距盘族不远,当年大陆分裂时,我们的祖地,似乎也在那片上古秘境里……”

花青瞳一怔,“盘族所在的那块上古秘境里?”

红雪点头。

花青瞳眼眸一闪,唇角缓缓露出一丝冷笑,“我知道了。”

红雪不解的看着她。

花青瞳道:“红雪,我们去一趟圣王寺吧。”

红雪犹豫,“可是,您还在怀着身孕。”

花青瞳摸摸肚子,目光温柔,“没事的,小家伙皮实的很。”

“瞳瞳!”正在这时,姬泓夜从外面走了来,他无奈的看着花青瞳,“你又要出去?”

花青瞳心虚。

“的确是盘族出事了,临近那块上古秘境的地方,已经感觉到了不同一般的气息波动,盘族,恐怕是自作自受了。”姬泓夜说道。

------题外话------

二更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