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 秋殿聚首,新任殿主(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这个时候,盘族人才体会到了绝望和后悔。

他们脚下的土地,是天元的。可是他们,已经被抛弃。

“他们要驱逐我们,盘元首领,我们要去哪里?”族人们一双双无助又茫然的眼睛望过来,盘元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

“我们盘族,成为了弃民,他们夺了我们的土地,让我们无处立足,这片土地,本来就是我们盘族的土地啊。”有人怨气滔天。

“可是,这片土地也是天元大陆的,我们盘族,本就是天元大陆的子民,是我们非要独立,天元大帝不惩治我们才奇怪。”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我们不能真的去流浪啊。”

“我们就呆在这儿不走了,有本事,就让他们杀了我们。”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

盘族人七嘴八舌,到了最后,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是啊,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他们想要安宁,强大。可是现在,他们连最基本的落脚之地都没有了。更遑论独立?

“要不……我们去臣服吧。老首领不是说过,只要天元大帝救了我们,我们成为奴隶都是可以的吗?现在我们去臣服,去求饶,或许,天元大帝会放过我们呢!”

若是平时,有人说出这种话,一定会被族人怒斥嘲讽,可是现在,所有盘族人却都沉默了。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远处飞快而来,待那人影近了,他们发现,来人是盘远。

盘远回到族群,看着头顶的圣旨,“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盘族要被驱逐了吗?”

众人沉默的看着盘远。

盘远痛苦不堪,“我都说了,只要天元大帝愿意出手,我们盘族甘愿成为奴隶,可是现在,她为什么还要驱逐我们?让我们成为没有归宿的弃民?”

族人们沉默。

是他们,是他们侥幸的想要继续独立,是他们不想回归天元,才惹怒天元大帝。

可是现在,他们的确不用回归天元了,他们,将去往哪里?

死一般的沉默在整个盘族蔓延,这一劫,他们死了那么多人,许多人家破人亡,许多孩子成了孤儿,许多老人无人照料,到了现在,连落脚之地都没了,反抗又不是对手,天元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们啊。

就在这时,老首领悠悠转醒,他虚弱的开口,“去臣服,成为天元的奴隶,只求陛下能给我们一处落脚之地。”

中洲皇宫。

“陛下,盘族几人在外面跪着,已经三天了。”

毒魂来报。

花青瞳看了毒魂一眼,见毒魂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她对面的蜜儿。

蜜儿看到毒魂,此刻竟是有些微微的紧张。

花青瞳疑惑地眨了眨眼,不答反问,“毒魂首领,蜜儿,你们俩个吵架了?”

“啊?”

蜜儿呆了,不知姑姑何出此言。

毒魂也一头雾水。

“哦,没事,就是感觉你们俩个怪怪的。”花青瞳说。

站在外面的毒鹰毒蚁等人闻言,险些一头栽倒在地。陛下啊,我们是要说你敏锐呢,还是糊涂呢?

反倒是蜜儿和毒魂,因她这一问,不禁更加奇怪起来。

“陛下,盘族……”

“盘族……”花青瞳沉吟,“不必理会。”

皇宫外,老首领为首的十余位盘族高层跪在外面,说是来臣服,于是一直跪地不起。

毒猫笑道:“盘族人真有意思,臣服就拿出诚意来啊,以为跪上几天就可以了吗?看来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臣服为奴的真义啊。”

毒鹰等人点头,“确实,臣服为奴,就该有奴隶该有的作派嘛。”

几人边走边说,声音随风飘远,传入盘族等人耳中。

盘族人不禁双拳紧握,敢怒不敢言。

“我去,求他。”就在这时,盘清起身,转身便走。

盘族众人看向她,几人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盘清去求谁,他们知道,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却谁也硬气不起来。

盘清来到了花城,短短几日,她容颜憔悴,形容狼狈,再无当日风采。

“你是何人?”见一陌生女子来到了漓府外,守卫的三眼族高手冷冷喝道。

“我叫盘清,是来找盘银之的,我要见他。”盘清说道。

三眼族高手皱起了眉,和同伴对视一眼,一人立即进府去禀报。

听到禀报,盘银之沉默了。

秋殿众人都担忧的看着他。

众人都不说话,气氛一片死寂。

过了片刻,盘银之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他淡淡道:“出去告诉那人,我帮不了她,也不会帮。让她以后不必再来。”

秋殿众人闻言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二哥还有理智。

十二称帝不久,若是纵容了盘族,说不定就有别的族群效仿,人人都要独立,到时,天元大陆岂不是乱了?

所以,盘族敢唱反调,就一定要让他们痛,痛彻心扉,也要让别人看到他们有多痛,只有这样,十二才能更好的统治天元。

盘银之也是出于这样的考量。是,他很在意母亲,可是,在那日母亲将两剑刺入他同一个伤口里时,那份母子亲缘,就已经断了。

为了一个无情无义的母亲,让在意自己的妹妹为难,孰轻孰重,他岂能不明白?

那三眼族勇士将盘银之的话传达于盘清,盘清听罢,呆立当场。

她本来就没有报多大希望。

可是当真正听到那句‘以后不必再来’时,她的脸上,瞬息间满是泪水。

他让她以后不必再来,她知道,对方是不再认自己这个母亲了。

当然,她也没有承认过他,可是此刻,她却为何如此难过?就像是心中的一块,被人生生挖去?

她什么都没了,如今,连她鄙弃的那个人,也离她远去,这茫茫世界,她竟无处可去。

盘清失魂落魄,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回来了,盘族众人眼中还来不及点燃的希望迅速黯淡。

终于,老首领长长的叹了口气。

“一切,都是我们咎由自取,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们还有所保留,就这样,哪怕我们跪到天荒地老,对方也不会原谅我们。”

“老首领?”盘族人脸色纷纷变了,他们都惶恐的看着老首领。

“臣服,为奴,不是跪跪就可以的。”老首领踉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缓缓褪下手上的戒指,又将一团金色火焰从体内抽出。

“之前都是我盘族不知好歹,这是我们的族火和所有宝物,都在此,还望天元大帝饶恕我们,接纳我们,让我们继续在这片大陆上生存下去。”

老首领大声说道,声音回荡,向着皇宫内传递。

“哼,这还差不多。”姬泓夜冷哼一声,温柔的抚摸着花青瞳的肚子。

花青瞳一招手,顿时一团火焰和戒指飘飞而来,姬泓夜看着那团族火,道:“是盘族的族火,有了这族火,盘族将世世代代,永世为奴。”

“不值得同情。”花青瞳淡淡道。

将东西收起,她又书写一圣旨,抛了出去。

盘族老首领看着手上的族火和戒指被取走,接着又来一物,接过打开一看,身躯一颤,跌落在地。

盘族众人也都纷纷接过一看,一个个面色灰败,却都沉默不言。

“北洲极北,天元大陆上最寒冷贫瘠之地,她竟然将我们发配到那种流放罪人的地方万年,万年后,方可回归祖地……”

“谢恩吧,我们本就是罪人……”

盘族将族火献出,又被发配到北洲极北之地流放万年,这一惩罚,不可谓不重。

一时间,整个天元,对于新帝不禁又多了一股深深的畏惧。

这位陛下,不能得罪啊!

姬泓夜双眼痴迷的看着花青瞳,眼中都是温柔闪耀的光芒,那骄傲又得意的样子,令花青瞳终于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折子,面红耳赤地道:“酒窝,你别看了,要不就帮忙,要不就去陪金阳和紫月修炼。”

姬泓夜连连摇头,“唔,不要。”陪那两个臭小子?开什么玩笑,他们哪儿有瞳瞳可爱?姬泓夜流露出一丝嫌弃之色,然后继续看花青瞳。

“瞳瞳,你好厉害。”他喃喃着,眼中的痴迷更甚。

花青瞳炸毛了。

酒窝真是太过份了。

就在二人腻歪之际,花青瞳感觉到自己储物空间里久久没有动静的秋殿金令动了,花青瞳疑惑地轻咦一声,将金令拿了出来,一查看,露出恍然之色。

“怎么了瞳瞳?”姬泓夜问。

“是宫老发来召唤令,他要请我们回去秋殿,选出新的秋殿殿主。”花青瞳道。

姬泓夜一听,沉吟道:“秋殿十二使,你们每一个人都有成为新殿主的可能,不过,不论是你们中谁成为殿主,其他十一人,都将升为长老,而十二使者,就要由新殿主重新选择。

但如果是调一位长老去任秋殿殿主,那你们的位置则不变,依旧还是秋使。”

“更新换代是一个势力长久不衰的重要原因,依我看,必定是要从我们中选一位出来了。”

花青瞳道。

“如果是这样,那瞳瞳你们很快就要升为长老了。”姬泓夜笑道,“不过我好奇,你们中谁来当殿主?”

“这还用说,大的在前,长幼有序,肯定是大哥哥了。”花青瞳想也不想地道。

……

“这还用说,当然是老大上任,长幼有序嘛。”金城云深笑道。

同一时间,花城中秋殿众人也都说出同样的话。

万象宫。

花青瞳到来时,发现几位哥哥们都已经回来了。盘银之身上有伤,但已经恢复的差不多。

三哥哥银白月和七哥哥八哥哥赵云舒和赵云景也到了,这还是第一次他们秋殿十二人齐聚。

此刻万象宫汇聚在中央殿,四殿到齐,其他长老等人也纷纷到场,四殿中,唯有秋殿少了一位殿主。

看到人都齐了,老宫主便发话了,“经过老夫和诸位长老商量,一致决定秋殿新任殿主从现任十二位秋使中选出,秋殿十二使,你们可有异议?”

秋殿十二使纷纷摇头,齐道:“没有。”

这十二人摇头,说话的动作声音不偏不差,整齐划一,就像早就商量好了似的。

老宫主和众长老嘴角一抽。

若是放在别处,这样的情况,定然是要迟疑考虑的吧?这十二人倒好,连眼神交流都省了,动作一致宛如一人。

“好,既然你们都没有异议,那么,你们十二人皆是优秀之辈,都达到了胜任秋殿殿主的资格,你们谁来当?可有人选?”

老宫主又发话了。

众人都看向秋殿十二人。

正常来说,这种情况下,必有一番龙争虎斗。因为他们都是这样过来的。

可是——

除了塗兮羽外,秋殿其他十一人,纷纷都看向了老大塗兮羽。

那动作,那眼神,一致的就像训练了无数遍。

塗兮羽面不改色,瞟了一眼弟弟妹妹们,主动站了出来,“回宫主,人选就是我。”

老宫主看着他,眼角一抽。

其他长老们也都齐齐无语。

“秋一使自荐,其他秋使可有异议?”老宫主又问。

十一人摇头,齐道:“没有。”

所有人大翻白眼,面部抽搐,有史以来,这大概是新殿主继任最轻松最诡异,最让人心塞的一次了。

尤其是春夏冬三殿殿主他们此刻早就无力言语了,想想他们当初继任之时的竞争场面,在看看眼前的,他们突然有些想哭。

塗兮羽其实也是无语的。

从小的说,十二最小,最好欺负,可她已经是大帝了,再任殿主之位,显然有点强人所难,他们这些当哥哥的,不可能让最小的妹妹为难。

而往大的说,最大的可不就是他么?所以,总要有一个人当新任殿主,他就他吧,谁让他是老大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