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 大结局下(附完结感言)/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元大陆。

夭之满月不久,他们的娘亲便离开了天元大陆,为了救回十魔君去往了陌生的宇宙,去寻找破解神童源代码的方法。

金阳和紫月知道娘亲瞳瞳这一去,必然是凶险万分,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突然那么一天,他们和娘亲瞳瞳的联系,彻底的断了。

那个时候,他们正在逗弄小妹妹夭之。

妹妹可爱极了,也聪明极了。他们不敢在夭之的面前乱说什么,只是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可置信和巨大的悲伤。

将夭之交给别人照顾后,他们近乎崩溃的来找君踏天。

从小到大,大哥虽然威严,他们没少被大哥揍过,可是关键时候,大哥就如同父亲一样,是他们最可靠的大山。

君踏天看着两个弟弟面无血色,神色惊惶的闯了进来,他抬头,心中突然就弥漫上了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

“大、大哥,我们和娘亲瞳瞳的感应,断了。”开口的是金阳,他不知他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只是整个人的声音都在颤抖,带着哭腔,脸上,似有湿热的液体在流淌。

金阳和紫月永远无法忘记大哥当时的脸色,那种天崩地裂一般的绝望。

“什么叫……断了?”君踏天整个人僵直着,死死盯着两个弟弟。

“我们是娘亲瞳瞳的两轮星辰,之前不论娘亲瞳瞳在哪里,我们都能感觉与她之间的联系,可就在刚才,那种感应,断了,没了,大哥,娘亲瞳瞳她……”紫月瑟瑟发抖,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

“不,不可能的。娘亲遭遇了那么多的苦难都过来了,怎么会……”君踏天没有落泪,他双眼赤红,双拳紧握,鲜血至掌心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这一刻,他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跟着娘亲一起走,无尽的悔恨和痛苦使得他一颗心宛如在毒火上翻烤,痛不欲生。

想着小时候和娘亲经历过的那段最艰苦的生活,君踏天失神的朝外走去。

失去娘亲,是他这辈子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为什么,当时他没有跟着她一起走呢?为什么?

只要他哀求,坚持,娘亲一定会答应带上他的吧?可他为什么没有坚持呢?

那一次的分别,难道就成了永别?

不!

他双眼赤红的一步一步朝外走去。

他的样子将金阳和紫月吓坏了,他们忙道:“大哥,宇宙那么大,一定有许多神秘的地方,也许,娘亲是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将她的气息与我们阻隔也不是不可能,也许,等她从那个神秘的地方出来,我们又能感应到她了呢。”

君踏天绝望的背影颤了颤,然后加快了朝外走的步伐。

他来到了圣山。

“殿主爷爷。”看到盘垣,君踏天砰地一声跪了下去。

卡雷吓了一跳,忙上前想要扶起君踏天,君踏天是在他身边长大的,他对他的爱护不压于对自己的亲骨肉,“天儿,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起来说话。”

他用力拉他起身。

可是君踏天却固执的跪着。

从小到大,君踏天都是懂事又稳重的,如这般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卡雷的心中不禁蔓延上了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殿主爷爷,金阳和紫月说,他们和娘亲瞳瞳之间的感应断了。”君踏天开口,声音嘶哑而绝望。

卡雷整个人都僵住了。

断了!

金阳和紫月是花青瞳的两颗小星星,他们和花青瞳的感应断了,那意味着什么?

“不,不会的,天儿,你娘亲多灾多难,经历那么多危险都完好的挺过来了,她不可能折在宇宙里。”

卡雷如此说道,是安慰君踏天,也是在安慰自己。

如果花青瞳遭遇了不测,那么与她一起同行的盘银之和墨老又如何了?他们一个是他的儿子,一个是他的父亲。

卡雷看着君踏天,君踏天也看着卡雷。

“天儿,你想说什么?”卡雷经历了无数大苦大难,曾经在黑岩星上他经历了无数绝望和屈辱的日子,这样的噩耗纵然使他绝望,但却不会令他崩溃。

纵然心中痛不欲生,也能保持最基本的理智。

“殿主爷爷,您跟我说说宇宙中的事情,我们一起想想去往宇宙中的办法,如果娘亲瞳瞳不回来,我这辈子没有什么别的追求了,我要去找她,哪怕是只能找到她的一丝痕迹,也要找到她。”

卡雷看着他决然的眼神,他知道,这个孩子的心意已决,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可是,想要去往宇宙,是多么的艰难,去了宇宙,又将是九死一生。

卡雷却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将宇宙中的种种凶险说给他听。

几天之后,卡雷将三眼族曾经来往天元大陆的那艘低等飞行器拿了出来,巨大而笨拙的机身,只是看外形,便知道完全不能跟银翼帝国的银色巨舰相较,云泥之别,不过如此。

可是,这却成了君踏天追逐娘亲的唯一希望。

“只可惜,它没有能量了。”卡雷叹息。

“需要什么样的能量,天元大陆一定会有的,我们可以想办法。”君踏天说。

卡雷看着这个孩子,明明知道了宇宙中凶险无比,明明知道他到了宇宙中十死无生,而他依旧这么执着而决然。

这性子,跟他娘亲真是太像了。

“有,元脉矿石也是一种能量,只要我们将元脉矿石的能量炼化提纯,长年累月下来,或许可以积累够去往宇宙的能量,不过,能量需要十分庞大,也许,要十分漫长的时间,我们才能积累够足够的能源。”

卡雷道。

君踏天坚定的点头,“不论多久,只要有希望就好。殿主爷爷,我不会放弃的。”

卡雷沉沉的叹息。

接下来的日子,君踏天彻底的忙碌下来,他天天忙于采矿,又忙于炼化,不眠不休。

又过了几天,金阳和紫月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再后来,君泽等人,秋殿等人,纷纷加入了进来。

整座圣山,都因为他们的动静而陷入一种异常忙碌的状态之中。

而就在他们忙碌的时候,他们不知道,遥远的高空之上,一支碧绿色的星舰舰队正飞快朝着这里接近着。

“大人,那就是那片大陆。”一个男人笑的十分轻蔑。

他们的星舰影像中,出现了一片悬浮着的大陆,那为首的男人笑道:“也还算可以,比得上一颗中型星球了。”

“哈哈,大人说的是。”

绿色星舰快速朝着天元大陆而去。

那天本来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在君踏天和摩九胤的联手炼化之下,第一颗能源晶石被提取了出来。

数量庞大的天脉矿石,也就提炼出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的能源晶石,虽然太少,还不够那艘飞行器启动,但是,他们终归是看到希望了。

看着那颗能源晶石,君踏天眼中的绝望,终于被点亮了。

“那是什么?”

突然,一名三眼族惊恐的尖叫。

众人都循声看去,只见好几艘绿色的星舰冲破虚空,来到了天元大陆的上空。

君踏天还在炼化能源,等他终于听到天空之上异样的轰响抬头看去时,就见一艘艘无比巨大的星舰缓缓落了下来,他死死的瞪着那些星舰,双眼射出无比渴望炽热的光芒。

就在这时,那为首的一艘星舰仓门打开,几名模样奇怪的人从飞舰延伸出来的阶梯上走了下来。

为首的人,是一名头生双角,背生双翼的高大男子,他的皮肤呈暗紫色,一双眼睛锐利宛如刀子,身上更是穿着黑色的鳞甲。

他的身后,跟着六七名其他模样的怪异男女。

一双双满是恶意的目光朝着圣山方向射来。

“天呐,大人,这些土鳖在做什么?他们是在用那些垃圾石头提炼能源吗?”一个蓝皮肤,脸上布满纹路的小个子男人夸张的惊呼道。

他此言一出,另几名男女都发出嗤嗤的冷笑。

“是最低等的能源,应是用于……噢,天呐,那是什么?已经废品回收的最低等飞行器吧?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真是太滑稽了,他们是想启动那艘废品吗?”

为首的男人双眼中光芒一闪,手掌一翻,一把精致的能量枪支出现在手中,他对着那艘黑色的飞行器扣动了扳机,霎那间,一圈白色的能量光团飞出,那艘被君踏天视为希望的黑色飞行器,瞬间被白色的能量包裹,轰然一声巨响,化成了飞灰。

君踏天的脸色瞬间扭曲。

可是很快的,他的脸色就平静了下来,他的双眼,灼热而凶狠的盯着那些人身后的碧绿色星舰。

有了那些星舰,他完全不用黑色飞行器了。

前提是,他要如何弄到手。

这些域外来人显然不怀好意,他们的眼神戏谑而轻蔑,看着他们的眼神,就仿佛看着什么不堪的生物。

可是,君踏天的眼底同样充满了算计和恶意。

他心里很明白,对方很强大,也许,天元大陆会因为这些人的到来而陷入又一次巨大的灾难中,可是,哪怕是毁灭,他也要拼,不惜一切的拼。

“你们是什么人?”开口的是君泽,看着这些闯入者,他们似乎又看到了万年前发生的一幕一幕。

“大人,他问我们是什么人。”

蓝皮肤笑道。

为首的男子眼中射出冰冷的光,他口中的宇宙通用语言在瞬间转换成了天元大陆的语言,“我们来自宇宙最高系统,宇宙联盟。”

他的语气无比傲然,充斥着高高在上的神色。

“我们授命于联盟首领,来抓捕你们这些低等土鳖,哈哈,谁让你们的人不识相,得罪了宇宙联盟呢。”

男人冷笑道。

君踏天死寂的心,突然跳了一下,“你说什么?我们的人得罪了宇宙联盟?我们怎么不知道?你能说出那人是什么样子?”

他的心怦怦直跳,是娘亲吗?她活着,是这样吗?君踏天的眼睛都亮了。

君泽看了君踏天一眼,眼底也不禁燃起了一丝期盼。

“大人,不要与这些土鳖废话,抓住他们,速战速决。”蓝皮肤又道。

为首的男子一挥手,顿时,那几个人都动了,同时,一艘艘碧绿色的星舰中延伸出无比狰狞的炮口,尽皆对准了圣山上的众人。

“你们是自己乖乖头降还是要我们动手?这样吧,我们先毁你们一座城来开个头。”

他的声音落下,其中一艘星舰突然对着远处的方向开炮,几乎是眨眼间,离圣山最近的城池,火光冲天,那巨大的火焰光柱,直冲天际,比卡诺曾经造成的更要恐怖万分。

就这样,一座城池没了。

所有人的脸色恐怖至极。

那男子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怎么样,是不是很美?”

他看向了君泽等人,“所以,你们可以选择是主动投降,还是被迫投降了。”

君泽双眼死死瞪着对方,他咬牙切齿的开口,“诸位,强敌来犯,我们即便是投降,对方也一定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天元大陆历经无数灾劫,宁可站着生,也绝不跪着死,哪怕是毁灭,我们也要反抗!”

“太子舅舅说的没错,我们绝不会像这样的入侵者低头。”君踏天也道。

一声声反抗的呼声响起,天元人,以及三眼族,一个个的拿起了武器,朝着这些恐怖的入侵者攻去。

“呵。”为首的男子笑了,他的双眼定格在君泽和君踏天的身上,“你们就是这个大陆的高层吧?”

声落,他朝着君踏天和君泽举起了枪口。

两团无声能量光团从枪口扫出,分别击在了君泽和君踏天的腿部,二人的一条腿,各自被瞬间轰掉,化作虚无,鲜血疯狂汹涌。

君泽和君踏天的身影轰然倒地。

天呐!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双眼赤红。

“舅舅,大哥!”金阳和紫月疯了一般朝着这边冲来,那为首的男人再次笑了起来,他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枪。

“金阳,紫月。”

秋殿主瞳孔一缩,飞身将两个孩子扑倒在地,飞过的能量擦着秋殿主的下半身飞过,纵然如此,秋殿主的双腿顿时血流如注,虽没有化作虚无,但也残破不堪。

“哼,既然你们不识相,那就不防给你们一些教训。”

绝望是什么?绝望就是当你想要拼死反抗,却连死的力气都没有。

那些碧绿色的星舰飞出无数藤蔓,尖锐的毒刺蔓延进所有人的体内,透彻心扉的麻痹使得所有人都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君踏天和君泽却没有被捆绑,他们撑着一条腿,拼命的想要站起,刚刚站起,又向前扑倒,那男人走上前来,抬起一只脚,踏在了君踏天的背上。

君泽和君踏天眦目欲裂。

但是君踏天更多的却是一种开心的情绪。

他受再多的苦难都无所谓。这些恶人的到来,虽然带来了灾难,却也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从他们的反应来看,娘亲她还活着,真好,只要她平安无事,一切,他都可以放下。

君泽的背后出现域外星辰,浩瀚的力量朝着男人涌去,男人的脸色一变,飞快后退,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狼狈,想不到这些土鳖还是有些本事的。

他的母星是一颗五星星球,所依靠的大多是武器,个人修为只是一般,若非依仗武器,光凭个人实力的话,他也不敢硬拼。

他退后的同时,两根藤蔓也将君泽和君踏天捆绑麻痹。

“行了,和这些土鳖玩,也真是无聊的可以,乌图,接通宇宙联盟的通讯器,将这里的画面发送出去,相信很快联盟那边就会传来消息。”

男子吩咐道。

“大人,无法接通。”突然,那蓝皮肤男子脸色变了变。

嗯?那男子眉头一皱,看向了蓝皮肤,“再接。”

蓝皮肤再次偿试,依旧还是无法接通。

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智能。”

碧绿色星舰里,一个穿着皮甲的智能小人儿走了出来,它的双眼闪烁机械的光芒,机械道:“主系统毁灭,无法联系。”

主、主系统毁灭?

怎么可能?

“也许,也许是临时出现了什么故障,我们等等吧。”男子蹙眉道。

等待的过程是无聊的,突然,那为首的男子眼睛亮了亮,他看向了人群,一个女子的身影闯入他的视线。

是塗一竺。

塗一竺满脸泪水,她死死的盯着君踏天的身影,她的天儿哥哥,那么好的天儿哥哥,他的腿……

“真是梨花带雨啊……”

男子伸出腥红的舌头舔了舔唇,眼中射出饶有兴趣的光芒,“乌图,把她给我带过来。”

从来没有玩过这么娇嫩柔弱的女子,一定别有一番滋味。

所有人都被麻痹了行动,可是他们的脑海是清明的,一双双充血的眼睛看着塗一竺被抓了过去,那人也不遮掩,伸手就要撕去塗一竺身上的衣服,当场行乐。

可是,塗一竺也不是个善茬儿啊,在那男子的手伸出来的时候,她就猛地张口,‘啊呜’一口,凶猛的咬了下去。

塗一竺的牙口那当真是堪比一把凶兵利器了,顿时间,那男子就惨叫出声,手掌上骨骼断裂的声音顿时响起。

呸!

塗一竺一口吐掉男子的一块血肉和碎骨,再次张口咬了下去,她的眼中全是狠辣,这个男人毁了她天儿哥哥一条腿,她就咬掉他一只手。

可是男子并不给她机会,他剧痛之下,双眼射出狠毒的杀意,抬脚狠很一踹,便将塗一竺踹了出去。

“给我摁住她,扒光她,弄死她。”男人恶毒的咆哮。

几名男子瞬间双眼冒出兴奋的火苗,齐齐朝着塗一竺走去。

塗一竺双眼泛着狠光,牙齿磨的咯咯作响,大有来多少咬多少的意味。

可是,她被禁锢了手脚,全身麻痹,岂是几名男子的对手,身上的衣服被撒拉一声扯掉,露出半边肩头,那些男子明显更加兴奋了。

正在他们企图施以暴行的时候,突然,一片璀璨的银光冲破虚空,朝着这边飞来。

“天呐,有个小姑娘要被坏人玷污了。”至尊看着下方的画面,双眼光芒闪烁,“快,我要去英雄救美。”

莫里的脸色也无比凝重,但愿天元大陆还没有遭受到任何损失,不然……

那为首的男子愣住了,他捂着被塗一竺咬伤的手,震惊的看着那支无比庞大的银色巨舰舰队。

雷斯做事谨慎,他派出的这支舰队,足以毁灭一个星系了,近百艘九星星舰飞在空中,只有为首的一艘降落下来。

“银翼帝国的星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正想要对塗一竺施暴的几个男子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们惊慌不定的走到了那为首的男子身边。

几个人的脸色都惊疑不定。

圣山上,天元人和三眼族也震惊的看着那些银色巨舰。

这样的银色巨舰他们再熟悉不过了,这是银翼帝国的人!

为首的银色巨舰降落后,仓门打开,当先走出来的却不是银翼帝国的人,而是一个锈迹斑斑的小铁人。

“大胆鼠辈,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欺凌小姑娘,小姑娘你别怕,我来救你了,我的名字,叫至尊——”

至尊先是飞过去,伸出金属手掌将那几名男子揍飞,然后又飞到塗一竺身边,将她身上的藤蔓解开。

塗一竺惊讶看着这个小铁人,看着对方锈迹斑斑的模样,估计还经不住她一口咬呢。

就在这时,莫里飞快的从星舰上走了下来,看到熟悉的人,圣山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君泽睁开眼,看着莫里的身影,眼中陡然射出精芒,“莫里——”

莫里看向君泽方向,顿时看到了他和君踏天少了的一条腿,他的脸色骇然变色,天呐!

晴天霹雳!

若是花青瞳知道了这种事情,还不得疯啊?

惊慌之下,莫里甚至顾不上理会宇宙联盟那些人,便朝着君泽和君踏天飞奔而去,“医药师!”

他一声大吼,顿时,数名银翼族男女飞快从星舰上走下。

“伤口还很新鲜,很好治。”

一名女子说道。

但是她发出的声音却是机械音。

这并非真人,而是机器人。

“好,快治。”

莫里觉得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

奇迹的一幕发生,君泽和君踏天被轰掉的那条腿,在机械医药师的治疗下,竟是重新缓缓生长出来,血肉,骨骼,一点点的生长。

这一幕,令得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狂喜之色。

“还有殿主爷爷,他也受伤了。”金阳和紫月的声音也传了来。

莫里忙又着人去为卡雷治疗。

“还有谁受伤?”他问。

众人摇头,莫里放心了,没受伤就好,医药师上前,将他们身上的藤蔓给拿掉,又为他们解了毒。

莫里转身,看向宇宙联盟的几人,对方同样看着莫里,“银翼帝国这是什么意思?要阻碍宇宙联盟办事吗?”

莫里脸上流露出嘲讽的笑意,“宇宙联盟?恐怕这个时候已经不存在了吧?”

什么?宇宙联盟几人一愣,他们想到了之前无法联系上联盟内部,心中突然升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两个九星帝国和极古传承者,以及排名第一和第二的星盗联手毁灭宇宙联盟,你们觉得成功率有多大?”莫里冷笑。

宇宙联盟几人脸上的血色缓缓褪去。

“动手,杀了他们。”莫里下令。

天空中没有降落的那些星舰瞬间动了。

宇宙联盟众人面无血色,惊恐绝望,“你们敢!银翼帝国真的要与宇宙联盟为敌吗?”

“闭嘴!”至尊飞了过来,金属手掌一巴掌拍在说话之人的脸上,顿时间,对方的头颅便炸飞了出去。

太暴力了,其他几人吓懵了,再也不敢吭声。

“哼,敢对古神的家乡动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莫里小子,你说是吧?”至尊飞到了莫里身边。

莫里连连点头。

接下来的形势完全的一边倒,获救的天元人和三眼族虽然欢喜,可内心深处更有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被人保护,并不值得高兴,这一刻,每一个人的心底,都燃烧着想要变强的火焰。

他们神色复杂的看着莫里,万年多前,这人出现与入侵者无异,而万年后,他却是以拯救者的姿态再次登临天元大陆。

长出完好双腿的君泽和君踏天,走到了莫里身边,君踏天道:“莫里,你能来,是不是与我娘亲有关,她很好,对不对?”

君踏天小心翼翼的看着莫里的脸色,虽然他已经知道,娘亲一定好好的,不然莫里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但他还是想要听到确切的答案。

“天呐,你是古神的孩子?古神居然有孩子了!”

不待莫里说话,至尊就惊呼了一声,它伸出金属手掌,在君踏天的脸上捏了一把。

君踏天顿时黑了脸。

“放心,你娘亲没事,不仅没事,反而好的不得了,你们放心,我想,她处理完一些事情,就会很快回来。”

莫里说道。

君踏天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狂喜之色,他和君泽对视一眼,激动非常。

就在这时,至尊突然接到了花青瞳的联系,没打招呼,它眼中的光芒明灭闪烁了几下,然后彻底黯淡。

莫里接住至尊的铁疙瘩,十分无语。

清理完宇宙联盟几人的尸体,将他们的碧绿色星舰收缴,莫里将花青瞳的情况和众人详细讲来。

天元大陆接下来的日子是充满期待和喜悦的。

就在他们耐心的等待中,至尊回来了,同时回来的,还有——大帝。

莫里神色复杂的看着大帝。

“银翼帝国出手相助天元,多谢。”君临开口。

“大帝客气了。”莫里忙道。

“父皇!”

君泽满眼震惊,他看着这熟悉的男人,头一次失了镇定,像个孩子一样扑了过来。

刚刚到来的君泱和君湘也惊呆了,然后便是疯了一般的朝着君临跑了过来。

三人噗通噗通跪了下来,齐齐抬头看着大帝的出现。

他们隐约知道,他们的父皇并没有真正的魂飞魄散,但是他们完全没有奢望过他还能再次出现。

“都起来。”君临弯腰,将几个孩子扶起,脸上的神色慈爱温和。

“外公。”

“外公。”

君踏天,金阳,紫月,纷纷也跪了下来,他们好奇的看着大帝,这就是娘亲瞳瞳的父皇,原来他比也们想象中更加的不凡。

三个孩子都好奇的看着大帝,大帝含笑的目光扫过三个孩子,最后落在君踏天和他极为相似的脸上,他不禁笑出了声,“好,好,好,都起来,起来。”

大帝上前将三个孩子扶起,心满意足,“都是好孩子,漓儿的孩子果然很好!”

君泱哼了哼,“父皇果然是最偏心那臭丫头,连带她的孩子都另眼相看!”

君临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

君泱顿时噤声。

“二皇兄,你跟小辈争宠,真有二皇子殿下的风范啊。”君湘取笑。

温馨欢乐的气氛在蔓延,大帝缓缓将这万年时光的经历说于众人听。

几天之后,一艘玉白色的星舰从虚空中冲出,朝着中央皇宫的方向而来。

“至尊与我联系过了,宇宙联盟果然派人来过了天元大陆。”花青瞳脸色冷沉。

“十二,都解决了,没事了。”盘银之道。

“嗯,幸好雷斯派了人来,不然我简直不敢想象后果,可纵然如此,听说太子皇兄和天儿依旧受了苦难。”

花青瞳道。

“瞳瞳,天元大陆的一切苦难都过去了,你之前提过的那个想法很不错,极古传承丰富浩瀚,不论是修炼传承还是科技文明,都是人们学之不尽的东西,开创学院,将这些知识传承下去,一则可以使得极古帝国的一切传承下去,二则可以强大我们己身。”

姬泓夜道。

花青瞳点点头,思索道,“学院的名字,不如就直接叫做极古学院吧,你们觉得如何?”

姬泓夜,盘银之,沃少冲,红雪等人纷纷点头,他们没有意见,而且,叫极古学院,再合适不过。

转眼玉白色的星舰到了皇宫,君临之前就收到了花青瞳的传询,因而,当花青瞳等人从星舰上走下来的时候,便看到君临等人正在宫门处等待。

“父皇!”

看到君临的身影,花青瞳顿时露出笑容,她飞快的扑了过去,一头扎进君临怀中。

“漓儿,乖。”君临慈爱的摸摸花青瞳的头,笑着打趣,“你看,有孩子们看着呢,你这样跟父皇撒娇,就不怕天儿他们笑话你?”

花青瞳抬头,果见君踏天,金阳紫月正眼巴巴的看着她。

想到他们之前以为娘亲瞳瞳遭了不幸,现在想想都揪心,不禁眼眶一红,颇感委屈。

“娘亲没事,你们别哭。”

花青瞳愧疚的看着几个孩子。

君踏天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娘亲没事就好,我们都很开心。”

花青瞳看着他,心中揪疼,“对不起,娘亲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们难过,再也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

姬泓夜不禁伸手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膀。

而同时,大帝也伸出手……

两人不禁同时对望,大帝眼睛微微眯起,看着姬泓夜。

姬泓夜眨了眨眼睛,神色骤然一肃,一撩衣摆,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父皇,请受泓夜三拜。”

看着恭敬磕头的男子,大帝唇角微微掀起一丝笑弧。

花青瞳归来,终于又见到了夭之。

一转眼,夭之已经快一周了,小姑娘虽然早产,但是并不比梦天境中差,小身子壮实的很。

“十魔君都平安无事了,他好好的,等过段时间,他一定会来见你。”花青瞳抱着夭之,温柔的对她说道。

夭之双臂环着花青瞳的脖子,“娘亲瞳瞳,我很想父皇。”

“乖。”

“娘亲,酒窝会不会吃醋啊?”夭之不禁有些担心,毕竟,这一世,姬泓夜才是她的亲生父亲。

“不会的。”花青瞳柔声安抚。

“只要不是你娘亲想那个人,就你?你觉得我会为你一个小丫头吃醋吗?”

姬泓夜走了进来,笑容恶劣的捏捏夭之的脸蛋。

夭之顿时怒目而视,“酒窝,你太过份了,你怎么可以捏我脸。”

“叫父王!”姬泓夜面露凶光,伸手威胁地就要再捏她的脸。

夭之愤愤,可还是忙叫道:“别捏了,父王,我不叫你酒窝还不行吗?”

“哼,这还差不多,酒窝那是只有你娘亲才能叫的。”姬泓夜又捏小姑娘的脸。

夭之气的小脸红扑扑。

姬泓夜一脸占了上风的得意表情。

夭之满脸鄙视,“天呐,娘亲瞳瞳,你怎么能找这个男人当夫君,快换了他吧,他太幼稚了。”

“什么?”姬泓夜怒起而攻之,抱着小丫头一阵捏脸。

夭之被欺负的毫无还手之力,不禁惨叫,“父王饶命,我错了呜呜呜——”这可恶的男人,父皇可不会像他这样可恶的。

花青瞳抿唇浅笑,酒窝和夭之的相处模式堪称相爱相杀,但这何偿不是父女之情呢?想想梦天境,司玄更多的是慈父和严师的结合,而姬泓夜则更多了与女儿的欢声笑语。

不管怎么说,夭之是他和她的孩子。

夭之放不下司玄,那是人之常情,但这与她已经无关。

……

半年后,一座巍峨壮观的学院在中央大陆皇城建立,整座学院坐落在皇城最中央,宛如一头新生的巨兽,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

各个年龄段的年轻男女纷涌而来。

极古学院,正式在天元大陆成立了。

极古学院分为三个学区。

五岁之上,十二岁以下的为内学区。

十二岁以上,十八岁以下为中学区。

十八岁以上,三十岁以下为外学区。

每一个学区教授的东西都不一样,而所教授的内容和方式,都是至尊经过经心的分析计划出来的,可以使得天元人更好的接受那些对于他们来说陌生的知识。

不论是从科技文明,还是个人修炼,都能得到最好的效果。

除此之外,各地还设置了极古分院。

花青瞳看着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心情前所未有的激荡。

“我能想象,不需要很久,只要十年,天元大陆将是另一番盛景。”她胸中颇有豪气。

姬泓夜也满脸笑容,“不错,一切都不同了,瞳瞳,你是天元大陆的福星!”

花青瞳抿唇浅笑,梨涡醉人。

极古学院全民普及,不论是天眷者还是普通人,贵族或者平民,纷纷入学,不得存在天眷者歧视普通人的情况,因为在将来,天眷者的修炼系统,已经不占绝对优势。

虽然至尊说天眷者的修炼方式十分有可取之处,并且进行了改进,但随着极古学院的建立,天眷者的修炼,已经不是独一份。

花青瞳和盘银之手中还有许多极古帝国强者的心脏碎片,那些心脏碎片需要寻找合适的传承者。

而有趣的是,食神尊者的传承,不是心脏碎片,而是一只黑锅,这只黑锅,招来了塗一竺和凌墨寒的争抢。

凌墨寒见这胖丫头跟自己争抢,不禁道,“丫头,这锅适合九叔叔做药膳,你一个只会吃的拿去了岂不是暴遣天物?”

塗一竺也十分有理,“我爱吃,我用它来烧饭,九叔叔,你跟小辈抢东西,好意思么?”

花青瞳哭笑不得,“你们俩别抢,这锅有灵性,它选谁就是谁。”

结果,大锅毫不犹豫的飞向了凌墨寒的怀抱。

塗一竺气哭 ,“瞳瞳美人,求安慰 。”

“别哭,姑姑还是别的传承,看看哪个适合你。”

最终,一颗星罗系主的心脏碎片传承被塗一竺得去。

“瞳瞳,你有没有想过,极古传承如此强大,你完全可以将他的分院在宇宙中分布建立 。”

盘银之说道。

“二哥哥说的有道理,到时,门生无数,极古传承无限绵延,也不枉我们得此奇遇一回,更不负极古二神和这些心脏碎片的期望。”

花青瞳颇为赞同。

而就在花青瞳忙着办学院的时候,澄澄小姑娘终于生气了,通询刚一接通,小姑娘气呼呼的小脸便出现眼前,“二首领,你太不负责任了,宇宙联盟刚建立,你就把所有哒任务都交给大首领,而且你这么久都对我不闻不问,你还有木有联盟二首领的自觉?你真是太过份啦!”

看着小姑娘气呼呼的小脸,花青瞳十分好笑,“大首领你别生气,我只是太过信任大首领你的能力,才会这么久都不联系你的,你等着,我很快就去找你。”

“哼哼,这还差不多。”小姑娘这才满意地切断了通询。

花青瞳无奈的揉了揉眉心,“看来,我又有的忙了。”

“哈哈。”盘银之失笑。

“虽然很忙,但是我很开心。”花青瞳道,她给天元大陆留下许多九星和十星的武器,又留下至尊,这才和姬泓夜飞往宇宙,这次,他们带上了君踏天和夭之,金阳和紫月则是去极古学院学习去了。

“不论是极古学院,还是宇宙联盟,都是你的心血,瞳瞳,将来会越来越好。”姬泓夜温柔的拥着怀的人儿,回想他与她过往的种种,一切都化作了无尽的甜蜜回忆,苦的,也变成了甜的。

“嗯,会越来越好的。”花青瞳眼睛明亮。

夭之默默的看着他们,眼中的光芒有些黯然,终究,是没有父皇的份了。到并不是她不喜欢酒窝,而是,事情难两全。

想到司玄的深情与悲伤,夭之也忍不住为他痛心和惋惜。

但她知道,父皇只要守望着娘亲,就是最大的满足,爱,不一定非要得到,错过的,终究是错过了。

谁说守望又不是另一种得到呢?也许,父皇甘之如饴呢?

一切都很好了,她很满足,至少,她没有忘记父皇。

------题外话------

完结感言:

正文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所有语言在这里只有感谢二字。

感谢一路支持娇妃走下来的亲们,谢谢你们包容娇妃的不足之处,支持它从新文走到结尾,真的不容

易。

一年时间转眼就过,连载的时光至今共有389天,超出一年了呀,一年多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感

谢你们的陪伴,也骄傲娇妃能陪你们走过一年多的时间,新文娃会更加努力,争取进步。

娇妃或许有一些番外,但是要看你们是否想看,你们想看,我就写。

最后,娃推荐娃的新文《顶级BOSS:鬼妻萌萌哒》以及完结旧文《金主在上》,金主在上的女主角就

是澄澄小姑娘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