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大团圆/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庞雪然出生在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工薪阶层,一家三口住在四十平米的老旧公寓里,她大学毕业后,因为成绩一般,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经人介绍来到这家高级商场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已经是父母加起来的总和。

为此,她的父母很是骄傲满足。

但是,她自己并不满足。

她自诩自己年轻漂亮,又是大学生,虽然是二流大学,但她出色的外表,却比那些出身优渥的富家千金丝毫不逊。

凭什么她就只能当个售货员?

她的梦想,是出人头地,成为那种光鲜亮丽的豪门太太。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庞雪然眼中无法掩饰的野望,她终于明白,神童为什么选中她为棋子了,这个女人心比天高,野心勃勃,不选她选谁?

而可笑的是,自己曾经就被这个女人偷走了身份。

她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庞雪然,最后不禁无言的摇了摇头,没有神童的驱使,就这样的女人,怎么有资格和自己相提并论。

“先生,您的手表。”庞雪然热情的笑着,素手拎着精美的包装,递向禹楠。

“哎,你这个女人,看到男人就眼冒精光,买东西的人明明是我和瞳瞳,你花痴啊!”卫澄小姑娘不高兴地噘起了小嘴,护犊子一般将禹楠护在了身后。

庞雪然脸上的笑容一僵。

瞳瞳?

庞雪然下意识地看向花青瞳。

不知为何,她竟然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但是无论她怎么想,却使终无法想起。

只是,她有种直觉,这个名字,让她很在意,似乎在她的生命中,这个名字有着超乎寻常的重量。

“嗤!”姬泓夜不屑的嗤笑一声,“瞳瞳,我们走吧,没有必要在意这样的女人。”

姬泓夜宠溺的低头,在花青瞳紧绷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柔声劝慰。

花青瞳点了点头。

不错,庞雪然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如此这样平凡的活着,对于野心大于天的庞雪然来说,真的比死亡更痛苦。

庞雪然被她杀死后,应当是灵魂又回到了这个世界,让她回归成为真正的庞雪然,但出于某种原因,她失去了在天元大陆的那段记忆。

她的确是没有必要在意这样的庞雪然。

一行人离开了商场,循着感应找到了夭之所在的地方。

别墅里,欧阳焱熙一脸崩溃的被夭之压在身下,上身不着寸缕,他双手死死揪着裤腰,生怕身上的外星小魔女将自己给扒光。

夭之鄙夷的看着身下的老男人,怒斥道:“难得朕心情好想要宠幸你,你却如此不识抬举,等来日朕有了别的爱宠,你想让朕对你好都不可能了。”

欧阳焱熙顿时浑身一僵,双眼喷火的咆哮,“谁要你宠幸了,你小小年纪,如此不知羞耻,外星人都是你这样的吗?”

这几天的相处,他已经搞清楚了,这死丫头真的是一个外星人,他天天用什么‘走进科学探秘宇宙’忽悠他的那帮学生们,却从来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外星小魔女欺负。

真是报应不爽啊!

风骚的欧阳教授现在是一点风骚的心情都木有了,他一心只想着如何摆脱这个小魔女的迫害。

他堂堂欧阳大少,可不想给一个自称女皇的小丫头当妃子,要命啊简直!

“算了,你年纪一大把了,面对朕害羞自卑也是情理之中,朕给你留几分面子,等朕的人找来了,带你回去见识一番朕的天下,朕的大陆,你就会明白朕有多么的威武霸气,到时候,你一定会主动求着朕宠幸你。”

夭之翻身下来,放过了身下可怜兮兮的男人。

欧阳焱熙一愣,没想到小魔女如此轻易的放过了自己,身上猛地一轻,失了那温暖柔软,他怔了怔,心中莫明一阵失落。

可转念,他就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天呐,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心情,难不成是被这小魔女气昏头了吗?

夭之霸气的躺在他的身边,脑海中盘算着娘亲瞳瞳什么时候能找到自己。

得知自己和翡遇到星暴,娘亲瞳瞳和父皇他们一定担心坏了吧?都怪那该死的翡,对了,她记得自己坠落向地球的时候,翡也追了过来,翡那家伙应该也在地球上,只是不知在哪个角落旮旯里。

想起翡,她只气的磨牙,那个愚蠢的星盗,真的以为绑架了自己,娘亲瞳瞳就会收了他吗?

“哎,小熙子,你好像在这里挺有权势的,明天帮朕找个人。”她伸手,在欧阳焱熙下巴上掐了一把。

“你明天允许我出门了?”欧阳焱熙大喜。

“嗯,朕跟你一起出门。”夭之道。

欧阳焱熙心中的喜悦顿时消散无形,但转念一想,好啊,这里是他的地盘,只要他出了门,想要逃走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花青瞳等人在别墅对在的酒店里住下,这家酒店也是盘龙卫名下的产业。

花青瞳和姬泓夜站在酒店的窗户边,注视着对面的别墅,放开神识,轻易的看到了别墅里的情形,花青瞳表情纠结,苦恼极了。

“酒窝,按理说夭之也不小了,是到了纳夫的年龄了,可是,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心怎么就这么憋闷呢?”

姬泓夜好笑的看着他的爱人,“瞳瞳,你忘了吗?你十六的时候,就已经把我扑倒了,夭之才都快十八岁了,哦,加上梦天境里的经历,她可不止是十八岁了,的确是到了纳夫的时候了。

况且,夭之是女皇,只有她纳夫的可能,可不是出嫁,所以,你不用有嫁女儿这般的惆怅感,我看那小子被咱们夭之欺负的挺惨的,该惆怅的是那小子的家人才对。”

花青瞳嘴角一抽,想起自己曾经和姬泓夜的相处,她心中忽地一酸,“是啊,现在想起来,夭之的确比我厉害多了,我以前被你欺负的多惨,看看我的夭之多霸气,嘤嘤嘤,夭之好样的,比我强~嘤嘤嘤,我好可怜,以前被你欺负的那么惨~”

姬泓夜傻眼了。

他只是在安慰瞳瞳,提了一下瞳瞳十六岁的时候,咋就把人惹哭了?

“瞳瞳,嘤嘤嘤~你是嫌弃酒窝了吗~”

司玄见这两人的房门虚掩着,便没敲门进来了,一进来,就见看见两个人都在哭。

他愣了一下,目光落在眼睛红红的花青瞳身上,“姬泓夜欺负你了?”他的眼神儿里蹭蹭的往外冒寒气。

姬泓夜抬起头,“我让瞳瞳不高兴了,司玄你快揍我一顿给瞳瞳出气。”

姬泓夜朝着司玄蹭了过去。

花青瞳一呆,忙将姬泓夜捞了回来,回头对司玄说,“没有,你可别揍酒窝。”

司玄愣了愣,无奈的看了二人一眼,转身走了出去,将门轻轻带上。

花青瞳和姬泓夜对视一眼,都沉默。

司玄面无表情,缓缓将眼底的爱意和失落压下,只余无尽包容和宠溺。

她过的如此幸福,他应当高兴。

“司玄先生,要不要一起来喝一杯?”亚当靠站在房门口,看着司玄。

司玄微笑了一笑,“好啊。”

……

“小熙子,你们这儿的空气真是太差了,你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真是怪可怜的,难怪皮肤和体质那么差,这样的可不行,等朕将你带回宫去,给你好生调养调养,不然体力不好伺候不尽兴朕,可是容易失宠的。”

夭之看着灰蒙蒙的空气,不满的叹气。

欧阳焱熙的表情瞬间狰狞,他的皮肤好的连女人都嫉妒,她居然敢说他皮肤差?

而且,他的体力跑五千米都不带喘气的,这死丫头居然敢说他不顶用。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应该让她尝尝自己的厉害。

两人刚出别墅,欧阳焱熙正打算去驱车逃跑,一抬头,就见几名形容出色的男女站在他前方。

几人都是眼神古怪的盯着自己。

欧阳焱熙莫明有种心惊胆颤,双腿发软的感觉。

司玄皱眉,忧虑道:“夭之眼光不太好,这小子太弱了。”

“弱了可以变强嘛,咱们好生调教就是了。”姬泓夜却是挺满意的。

花青瞳一言不发,只是不太高兴的看着对方,从此,又多一个人抢她的夭之了。

“几位,是什么人?”欧阳焱熙听到这几人古怪的语言,以及他们手腕上和那小魔女一样的个人终端,瞬间搞明白了他们的身份,估计,这几个也是外星人啊外星人!

欧阳焱熙简直快哭了。

“小熙子,你居然敢甩开朕逃跑,你不想活了,看朕今天不好好教训你!”正在这时,夭之气势汹汹的追了过来,她早就知道这男人不老实,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这才不紧不慢的追过来。

欧阳焱熙脸色一白。

“夭之!”自家女儿如此行径,让花青瞳一阵无奈,她不禁轻唤出声,夭之一回头,顿时看到了花青瞳等人。

“啊,娘亲瞳瞳,父皇,父王,你们来了!”夭之大喜,欢呼着朝着花青瞳扑去。

欧阳焱熙神色微微惊慌的后退一步,看着面前几人。

花青瞳温柔的抱住夭之,慈爱的摸摸她的头,“有没有伤受?”

“没有,娘亲瞳瞳,让你担心了,都怪那个可恶的星盗。”夭之在花青瞳怀里蹭蹭,撒娇。

“嗯,娘亲不会放过他的。”说起翡,花青瞳也是脸色发寒。

抬头,看到不远处脸色有些发白的人,花青瞳低头看向夭之,“夭之,你真的看上这个小子了?”

夭之脸一红,随即点点头,“看上去挺顺眼的。”

“夭之,你是认真的?那你以后还要纳别的夫君吗?”花青瞳忧虑的问,夭之的想法和她有些不同,自己有酒窝一人已经足够应付,她完全没有接受旁人的心力。

可是夭之前世就想着纳后纳妃,生冷不忌,这让她有些头疼。作为母亲,她更希望夭之有一个真正爱的人,而不是有一堆只有情爱,不能知心的人。

夭之回头看了欧阳焱熙一眼,噘嘴轻哼道,“哼,这就要看这男人能不能抓住我的心了。”

“好,娘亲明白了。”

揉揉夭之的头,花青瞳面瘫着脸抬头,看向了欧阳焱熙,她的目光前所未有的锐利。

既然夭之看上了他,那么,他们就不介意将这男子带回去。

“这小子根本配不上我们夭之。”司玄冷冷道。

“可以调教嘛。”姬泓夜笑眯眯的。

欧阳焱熙听不懂花青瞳他们在说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心头发慌。

“天元大陆不能没有女皇,澄澄,我们先带夭之回去了,你们要留在地球一段时间吗?”

花青瞳问卫澄小姑娘。

卫澄点了点头,有些不乐意,“那好吧,你们先回去吧,你要在天元大陆等我,我还木有去过那里呢。”

“好。”花青瞳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卫澄小姑娘圆圆的小脸儿。

卫澄小姑娘顿时双眼喷火,“瞳瞳你太过份啦。”她说着就伸手捏向了花青瞳。

花青瞳无奈的看着卫澄小姑娘,“好啦好啦,澄澄,翡就交给你帮我收拾啦。”

卫澄顿时猫瞳打转,用力点头,“你放心瞳瞳,窝一定帮你收拾他。”

欧阳焱熙被带上了星舰,一脸绝望,他真的被外星人抓走了,甚至没来得及和家人告别。

夭之笑眯眯的坐在他对面,看着这个男人一脸的得意,“小熙子,别这种表情嘛,好像是我欺负了你似的。”

欧阳焱熙一脸生无可恋的沉默,他的心中,丝毫没有去往宇宙中的新奇,只有未知的惶恐。

“哼,就这种德性,怎么配得上我们夭之?”司玄发出第无数次不满的声音。

“人家也挺不容易的,理解万岁嘛。”姬泓夜笑眯眯的。

“感情的事情我法勉强,夭之,你自己要想好。”花青瞳担忧地道。

星舰在天元大陆上降落,一行人回到了皇宫,看着完好无损归来的夭之女皇,所有人都一阵激动。

欧阳焱熙站在人群中,看着陌生的一切,听着他完全听不懂的主语言,脸色铁青一片。

他堂堂欧阳大少,竟然真的被外星人抓走了。

而他该庆幸的却是,这些外星人和地球人的外貌并无差别,不然,他真的会疯。

夭之回头,看着了欧阳焱熙一眼,然后将他拉到了大帝面前,“皇祖父,你看看他给当爱妃怎么样?”

大帝失笑的看了夭之一眼,又看向了欧阳焱熙,他无奈的摇摇头,“夭之,你把人抢来的?人家可有点不情愿啊。”

夭之噘嘴,“皇祖父,你就说他怎么样吧,他现在不情愿,等以后会情愿的。”

“是个好孩子。”大帝道。

夭之抿唇一笑,“就是嘛,我看上的人哪有父皇说的那么差。还是皇祖父眼光和我一样好。”

大帝无奈摇头,看着欧阳焱熙眼中的茫然,他忽地抬手,指尖在欧阳焱熙眉心一点。

欧阳焱熙身体剧震。

他缓缓消化的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信息,关于天元大陆的一些信息,以及天元语言。

瞬时间,他对于天元的一切不再完全茫然陌生,而是有了初步的了解。

“感情的事无法勉强,夭之虽为女皇,但毕竟年龄还小,你且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若是实在勉强,我便送你离开,以后再不让夭之打扰你。”

大帝微笑着的看着欧阳焱熙。

欧阳焱熙脸色微微一变,送他离开,再不让夭之打扰?那岂不是说他再也不能见到夭之?

大帝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微笑着转身离开了。

……

因着天元大陆如今的变化,天元大陆上的元脉之气更浓郁,紫焰山底,那缕生出独立灵智,正在修炼宇宙离魂诀的大帝残魂终于有了一丝动静。

大帝便朝着紫焰山而去。

紫焰山上空瑞气惊空,大帝的身影凌空而立,静默的俯视下方。

突然,一道身影从紫焰山下一跃而出,他跃至半空,与大帝一模一样的容颜,他扫视了眼周围,察觉到如今天元的变化,不禁有些意外。

“我们漓儿就是了不得,如今的天元可非同以往啊,本尊,你说是不是?”大帝残魂凝聚的人笑着说道。

大帝沉默片刻,“你还是操心怎么让孩子们接受突然间多出来一个父皇的事实吧。”

大帝残魂摸了摸鼻子,“其他崽子们如何想不知道,反正漓儿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了,她跟我可亲近了。”

大帝无语地看着自己这缕生出自己灵智的残魂,这家伙的性格和自己完全不一样。

就在这时,大帝和大帝残魂都朝一个方向望去,只见花青瞳踏空而来,飞快逼近。

花青瞳在大帝之后感受到了紫焰山中修炼宇宙离魂诀的大帝苏醒,这才匆匆赶来。

哪知,她到的时候,正见有两个父皇在不远处凌空而立。

花青瞳虽然早就知道会有两个父皇,但是此刻真的见面了,她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看着小丫头为难的面瘫了脸,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大帝瞪了大帝残魂一眼,就朝着花青瞳走来。

哪知,大帝残魂竟是提前一步来到了花青瞳身边。

“漓儿可想父皇?”他笑眯眯的问。

花青瞳认真点点头。

大帝残魂笑容更加明媚,“漓儿真乖,漓儿将天元大陆治理的真是不错,父皇的漓儿果然没有让父皇失望。”

花青瞳面色微红。

大帝本尊沉默的站在一旁,那家伙,真是够了。

花青瞳将两个父皇都带回了宫。

第二个父皇都复活了,也不知哥哥姐姐们什么时候会醒。

花青瞳默默的想道。

她的识海中,宇宙离魂诀孕养了了六个灵魂的种子,他们已经从虚弱变的强盛,也不知何时会醒。

而他们醒来后,面临着大变了模样的天元大陆,又不知会有何感想。

时间匆匆,一转眼便是一年过去。

寝宫中,两个身影交替缠绵,一夜激情。

第二天,夭之睁开眼,看着身边的男人,小脸冰寒一片。

这个死男人,都一年了,对她的宠幸一再拒绝,昨晚上没忍住,她把人强了。

欧阳焱熙闭着眼睛不愿睁开。

夭之磨牙,冷笑道:“怎么,朕就让你如此难以接受?既然如此,朕今天就让人送你离开。”

欧阳焱熙‘刷’地一下睁开眼,同样冷笑,“怎么,女皇陛下吃干抹净了,尽兴了就要将我送走?”

夭之简直气笑,“怎么,你要耍赖不成?朕是想对你负责来着,可是你不是不情愿吗?”

欧阳焱熙脸色更加难看,“我怎么敢跟女皇陛下耍赖,更不敢让女皇陛下负责,毕竟,女皇陛下您一个不高兴,我就会失宠,您就去宠幸别的男人了。”

“朕现在不是只有你一个吗?哪里还有别的男宠?”夭之也很生气。

“这么说你以后还会有别的男人?而且,本少爷可不是男宠,在你心中,就把我当男宠了是不是?”

欧阳焱熙大吼,大清早的,这男人的吼声将皇宫外面的鸟儿吓飞一片,侍卫们更是嘴角抽搐。

女皇陛下的爱妃,又傲娇了呀。

“小熙子,朕咋听着你这话怪怪的?”夭之若有所思的摸下巴。

欧阳焱熙一张脸涨的通红。

“噗!”

外面的侍卫默默喷笑。

“哎,那个地球男子真是别扭,明明也喜欢夭之,还不肯好好配合。”

蜜儿无奈叹气,还有些哭笑不得。

这一年来,任是谁都看得出来,那男子也喜欢夭之,只是性格太别扭了。

“许是身份差别。那男子也是个傲气的,但是陛下却比他强太多,不论是国力还是个人实力,那男子都有些拉不下脸面,再则陛下身为女皇,那男子生怕陛下再有了别的男子,到时候他将无法自处,所以才一再拒绝陛下,可却又因爱而不舍离去吧。”

毒魂低声说道。

“身份差别?”蜜儿转头,看向毒魂,无奈苦笑,“毒魂首领也是因为在意身份差别,所以才对我若即若离的吗?”

这么多年过去,蜜儿日渐成熟,她已经成为了一名极古学院的老师,教导学生修炼,多年历炼,她早已不是当初的青涩天真,如今的她柔婉灵俏,更不失成熟风韵和师者威严。

极古学院中,追求蜜儿的优秀人才何其多。

可是这么多年来,她心中早已认定了一人。

毒魂微微一愣,默默别开脸,可是看到她眼中的一丝黯然,又不忍。

“公主是帝脉,身份贵重……”

“蜜儿只知,小时候若非毒魂首领,蜜儿早已尸骨无存,帝脉又如何?还不是没有父母疼爱,长大后更是爱而不得,有何贵重可言?”

毒魂身体微震,眸底滑过一丝心疼。

蜜儿不再多言,转身走开。

毒魂脸色一变,想要去追,可想到什么,终是停在了原地,眼底溢满痛苦,黯然转身。

“如果喜欢,何不去追?”低沉的声音蓦然传来,毒魂一惊,猛然抬头,就见君泽的身影不知几时出现在此。

“殿下!”

毒魂脸色一变,单膝跪地。

君泽看了他一眼,没有应声,转身离开,只是留下一句话,“如果喜欢,就不要放弃。”

毒魂僵在原地。

愣了半天,他猛然起身,朝着蜜儿离开的方向追去。

极古学院五十年,天元大陆更加是一副日新月异的繁荣景象,真可谓是今非昔比。

花青瞳从宇宙中回到天元,近日她总是多梦,梦中不断出现曾经的天元大陆惨烈战争的画面,和三眼族的,和神童的。

梦中,银翼帝国巨舰那种不可抵抗的强大和压迫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梦中,一道道身影在血海中殒落,大帝的,她的皇兄皇姐们,还有许许多多的天元人的。

天元大陆是那么的无力,那么的惨烈。

绝望的压抑将她包裹。

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花青瞳脸色惨白。

“瞳瞳,又作噩梦了?”姬泓夜忧心忡忡,“瞳瞳,按理说,你不该做这样的梦啊。”

“也许,那些都不是梦。”

花青瞳有些痛苦的轻声说道,梦中一切,如同身临其境,“也许,是哥哥姐姐们的灵魂正在苏醒,我梦见的那些,都是他们的记忆。”

“如果是这样,那是好事。”姬泓夜安慰。

花青瞳将梦中场景讲于大帝听,大帝沉默片刻,慈爱的揉揉花青瞳的头发,“你的猜测没有错,应当是他们快要醒了。”

花青瞳日日被脑海中六个逐渐苏醒的灵魂记忆骚扰,随着时间流逝,她逐渐感应到脑海中的六个灵魂越发强盛。

“我在哪?”

“我们在哪?”

突然,一个又一个的声音回响,一道接一道的灵光从花青瞳的脑海中飞出。

六个身影站在床边,看着睡的正熟的花青瞳。

“咦,我记得这小丫头!”五皇子君浪惊咦一声道。

“对,我也记得,那好像是在我们出战前,这个小丫头出现过,父皇说,她是我们未来的小皇妹。”三皇子君渊道。

“没错,而且,我们之所以能够恢复意识,就是因为她将我们都放在了她的识海中以宇宙离魂诀滋养。”

大皇女君深道。

六个人一起沉默,死而复生,他们的心情复杂万分,君浪皇子伸手在花青瞳熟睡的圆脸上掐了一把,脸上的表情笑眯眯的。

“一朝复活,也不知如今的天元是何等情形。”二皇女君洛道。

“还能如何,不过是物是人非。”三皇女君沅道。

“不,我却觉得十分的有趣,我曾不小心在圆脸小丫头的识海中看到过一些域外的情形,他们管那里叫做宇宙,宇宙无穷大,新奇的事物也无穷无尽,我想,到宇宙中去走一遭。”四皇子君澈目光明亮。

“我想,我们应该先见见老大老二还有四皇妹他们。”三皇子君渊道。

“你们都没注意到吗?圆脸小丫头的记忆中,我曾经看到了父皇复活的情形,而且,好像是有两个父皇。”四皇子君澈说道。

六个人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新奇的看向花青瞳。

“圆脸小丫头可真本事。”

“你们为什么叫她圆脸小丫头,不是应该叫小皇妹吗?”大皇女君沅道。

众人都看向君沅的脸。

君沅恼羞成怒,“你们看我脸干什么?”

“没什么,我们就是觉得圆脸小丫头的脸,和大皇姐您很像。”

------题外话------

到这里,娇妃的番外就完全结束了,谢谢支持且喜欢本文的亲们,真正不再写瞳瞳,娃心里淡淡的失落是闹哪样?我想,我再也写不出第二个瞳瞳了,一生就这一个瞳瞳,一个酒窝,一个司玄,一个夭之,还有一个大帝。

娃爱你们,谢谢陪伴娃走到今天的你们,抱抱,爱你们,鞠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