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幕后黑手/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干什么?”后一步赶过来的谭果眉头一皱,自己再嫌弃藏藏这条笨狗,但是看到它被人用枪指着头,谭果这个当主人也当场冷了俏脸。

相对于谭果的怒火,秦豫声音清冷的响起,嘲讽的目光看白痴一般看向问话的谭果,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呜呜低吠的藏藏,“正当防卫。”

这个男人果真不好相处!谭果近距离打量着表情冰冷而漠然的秦豫,拍了拍藏藏的头,示意它冷静下来。

“呜呜……”藏藏发出不甘心的低呜声,大脑袋委屈的蹭了蹭谭果的腿,又对着一旁的顾大佑低吠了两声,似乎在传达什么信息。

谭果微微一怔,看了看藏藏,又看了看顾大佑,恍然大悟的指着不远处地上的三具人形物体,“那三个人是你们丢到我家大门口的。”

藏藏再次对着顾大佑发出嗷呜嗷呜的叫声,之前拖三个人形物体时,他们身上明显就有这个人的气息,乱丢垃圾,害得自己被主人批评了。

顾大佑和罗非鱼都是一愣,没有想到这藏獒竟然这么聪明,都赶上训练有素的警犬了。

察觉到两人投射过来的敬佩目光,藏藏立马得瑟起来,蹲坐在谭果的腿边,高昂着大脑袋,一副求表情求夸奖的呆蠢模样。

“你自己想死可别拉上我们。”声音冰冷的响起,秦豫嘲讽的看着目瞪口呆的谭果,真是蠢的可以,难怪会被唐家算计。

一个大男人嘴巴这么毒!枉费自己昨晚上还认为隔壁邻居很友善,谭果鄙视的看了一眼秦豫,冷哼一声,拍了拍藏藏的大脑袋,一扭头,回家!

在就谭果转身时,秦豫双手环胸,不依不饶的刺了一句,“一声感谢都没有?你的教养呢?”

“这位邻居先生,你将这三个人打的人事不知的丢到我家大门口,警察会怀疑是我纵狗行凶,损坏了我的名誉,我可以找你索要精神赔偿吗?”受不了的哼了一声,谭果牙尖嘴利的反刺了回去。

“还有……”谭果话音顿了顿,挑剔的目光上上下下的将秦豫打量了一遍,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讥讽:“身为男人,你这么尖酸刻薄,斤斤计较,你还是男人吗?”

“你可以试试看我是不是男人!”秦豫薄唇勾起冷笑,眼神却陡然狠戾了几分。

似乎察觉到秦豫身上的敌意,藏藏再次警戒的低呜起来,谭果火大的看着耍流氓的秦豫,自己何必和一个神经病浪费时间!“藏藏,回家!”

小保姆脾气还真不小,罗非鱼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傲娇十足带着藏獒离开的谭果,不过更让罗非鱼诧异的是先生竟然会和小保姆说话,虽然语气刻薄尖酸,但以先生的性子,根本不屑和一般人说话。

“你很好奇?”冰冷的声音危险的响起,罗非鱼猛地回过神来,对上秦豫似笑非笑的深幽眼神,只感觉后背一寒。

“先生,时间差不多了。”罗非鱼赶忙转移话题,他可没这个胆子去揣测先生的内心世界,不过罗非鱼却是看出来了,先生对隔壁这个小保姆的确非同一般,只是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站在台阶上的秦豫冷眼看着谭果带着那条蠢狗进了院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铁门,脾气还真不小!薄唇勾起一抹诡谲阴森的浅笑,秦豫大步向着停在一旁的汽车走了过去。

回到屋子里,被王家人这么一折腾,谭果瞌睡都跑光了,打开冰箱门瞅了瞅,差不多要弹尽粮绝了,不过虽然碰到一个神经病的邻居,但是谭果从不会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该吃的还是要吃。

“好了,好了,藏藏不要叫了,还剩下两份牛肉炒饭,你一份我一份,今晚上我出去觅食,一定给你带好吃的。”

将两份真空包装的牛肉炒饭拿了起来倒进了碟子里,微波炉加热之后,一人一狗嗷呜嗷呜的吃了起来。

“这饭真难吃。”谭果不满的嘀咕着,越来越怀念家里头那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只可惜她是宁可懒死也愿意去学做饭。

“汪汪……”藏藏头也不抬的附和两声。

“可惜藏藏你不会做饭,唉。”又塞了一口饭到嘴巴里,谭果无比惋惜的感慨一声。

“呜呜……”被指控不会做饭的藏藏很委屈的吃着那玉米粒大小的牛肉丁,蚊子再小也是肉!好想吃大块大块的酱排骨。

“算了,今晚上去玉锦阁,史前说玉锦阁的大厨祖上是御厨,做出来的菜味道一绝,藏藏,好好看家,晚上就给你带好吃的加餐。”

“汪汪……”藏藏兴奋的嗷了两嗓子,有些嫌弃的看着碟子里一点都不好吃的牛肉炒饭,但是为了不饿死自己,藏藏又低头吃了起来,不过脑海里已经幻想着晚上色香味俱全的大餐。

几乎是同一时间,南川市东边的富豪区的某幢别墅。

“你说什么?盛家三兄弟被打的半死不活扔巷子里了?”此刻,装饰奢华的书房里,中年男人猛地站起身来,眉头紧皱,接着追问道:“查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

“昨晚上盛家三兄弟是凌晨开始行动的,北巷那边人少,到了夜里一两点,根本没有人走动,按理说盛家三兄弟是不会失手的。”回话的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有些的瘦,眉骨上有一道贯穿的伤疤,眼神锐利含着戾气,额头两边太阳穴高高的鼓起,看得出是个练家子。

“防止被秦豫察觉到,所以我们的人一直没有去北巷,直到今天早上王家和蒋家的人上门闹事,从他们口中得知盛家三兄弟被打的人事不知,谭果养了一条藏獒,可是怪就怪在他们三个身上都没有狗咬的伤口。”

中年男人缓缓坐了下来,蹙起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精明的双眼里闪烁着算计的寒光,“是谭果那个女人动的手?”

“不清楚,王雪离开北巷之后就报了警,派出所的警察将人事不知的盛家三兄弟送到了医院去抢救,除了皮肉伤之外,一切生命特征都很正常,但是人却一直没有清醒,医院那边暂时也查不出来原因。”男人再次回道。

“爸,是不是解决谭果那个贱人了?”高跟鞋踩在木制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声,推开书房门走进来的是个年轻而时尚的女人,披散的波浪长发,精致的妆容,戴着卡地亚最新款的翡翠首饰,靓丽里又多了一份雍容华贵。

“小姐。”站在办公桌前回话的刀疤男人恭敬的颔首,隐匿住眼底深处一闪而过的暗恋之色。

几分钟之后,了解事情的经过之后,年轻女人不高兴的冷了脸,“爸爸,是不是秦豫暗中做的手脚?”

唐毓婷可不认为谭果有本事收拾了盛家三兄弟,不过是个孤儿院长大的孤儿,无父无母的,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考上了京城大学。

不过谭果那个贱人从上学开始就是个好吃懒做的死宅,平日里其他女生对唐毓婷这个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要学识有学识,要家世有家世的校花绝对是言听计从,巴结又讨好。

偏偏谭果那个贱人却自命清高,除了吃就是睡,过着猪一般的生活,每学期成绩也堪堪六十分低空通过,所以即使是京城大学毕业,但是最终也只能去当保姆,只是唐毓婷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还有本事哄到了王明喜的那处古民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