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充当好人/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经理,难怪之前我看到有人影从你的办公室前一闪而过,我还以为自己是眼花了,没有想到是小偷!”别的本事没有,见风使舵的功夫小林比谁都强,说完之后得意的看向谭果,这个贱人敢踢自己害自己摔跤丢脸,就该让她十倍偿还回来。

“小林去叫保安过来,将人送去派出所。”根本不给谭果辩白的机会,马经理直接下了命令随后谄媚的看了一眼刀哥,见他脸上露出惯有的慈善笑容,立刻明白自己的处理方式让刀哥很满意。

想到此,马经理愈加得意起来,之前自己想拿一百万入股刀哥手底下的那条线路,可惜刀哥一直没松口,今天办好了这事,想必事情肯定就能成了。

马经理一想到即将到手的大把钱财,再想到黄楠一旦丢了工作,她那个有心脏病的儿子肯定没钱去医院了,再者得罪了刀哥,黄楠就甭指望能在南川市找到工作,到时候黄楠还不得不哭着喊着求自己。

看着笑呵呵的刀哥和高高在上的王雪,再看着眼神淫邪的马经理,谭果冷笑一声,南川市的神经病果真很多啊,出门一趟吃个晚饭就能碰到三四个!以后还是躲家里吧。

早就在暗中目睹了这一出闹剧的唐豫婷,此刻跟着唐父走了出来,一脸诧异的看到堵在走廊里的刀哥几人,笑着招呼一声道:“马经理这是怎么了?”

见到贵客了,马经理赶忙从意淫里拉回思绪,向着两人走了过去,“唐先生、唐小姐,实在很抱歉,玉锦阁来了个小偷,好在人已经抓住了,只丢了我办公室抽屉里的三千块钱,惊扰到各位贵客实在很抱歉。”

“小偷?”状似很诧异,唐毓婷看着在场唯一像小偷的谭果,谁让黄楠还穿着玉锦阁的服务生制服,打量了几眼,唐毓婷忽然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一脸的惊喜的指着谭果,“你是大学时候住隔壁寝室的谭果?”

不管是瞪大的双眼,还是肢体动作,唐毓婷都装的挺像那么一回事,好似真是突然认出了谭果,只可惜不管是谭家人还是住柳叶胡同那些叔伯阿姨的,九成九的都是高级特工,伪装起来那才叫以假乱真。

不过谭果也懒得拆穿唐毓婷这点伪装,装的比唐毓婷还要入木三分,嘴巴微张,圆眼瞪大,歪着头,满脸的好奇和吃惊,“你是谁?我怎么不记得?”

你记得才有鬼!大学四年时间里谭果根本就在寝室里宅了四年,可是身为曾经京城大学的校花,却被谭果这般忽视了,唐毓婷心里头依旧很不悦。

不管心里头怎么想,唐毓婷脸上却扬起热情的笑容,亲密的一把抓住谭果的手臂,好似关系极好的闺蜜一般,笑声连连的打趣,“你不记得我一点都不奇怪,大学时候你整天待寝室里,课堂上都见不到你的人影,当时他们还都在说你运气极好,即使天天不去上课,期末考试的时候依旧六十分低空通过,每一次都这么幸运,谭果,再次介绍一下我姓唐,唐朝的唐,唐毓婷。”

“抱歉,我真不记得了。”谭果咧嘴一笑,余光看了一眼亲昵抓着自己胳膊的唐毓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没事没事,既然你也在南川,以后我们多聚聚,还怕你记不住我名字嘛。”唐毓婷对着谭果姐妹好般的眨了眨眼,表情很是欣喜,似乎真的很高兴遇到了老同学,只可惜眼底依旧残留着几分嫌弃和鄙夷之色。

面对如此热情又熟络的唐毓婷,谭果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无比期待的看向唐毓婷“既然是老同学,毓婷你就替我说说,反正包厢里的剩菜倒了也是倒了,太浪费了,不如就让我打包带回去吃吧,要不明天毓婷你就来我家吃个便饭?”

笑容一僵,唐毓婷被谭果成功恶心到了,剩菜剩饭那都是给猪吃的,即使是玉锦阁的剩菜剩饭,但是谁知道是哪些人吃剩下的,口水唾沫的都沾在里面,谭果竟然还想吃,还打算让自己吃,唐毓婷想想都要吐了。

不过为了之后的计划,唐毓婷忍住了恶心,笑着对谭果点了点头,“马经理,我这个同学家境不好,是个孤儿,你看这些饭菜倒掉也是浪费,不如就让我同学打包带回去吃吧,”

“既然唐小姐开口了,那肯定没问题。”马经理干脆的回道,倒没有想到谭果和唐家大小姐认识,想到谭果和王雪刚刚的冲突,马经理不由将目光转向刀哥,不管是唐父还是刀哥,都是马经理得罪不起的。

“原来是贤侄女的同学,既然如此,那之前的事就算了吧。”刀哥笑眯眯的主动开口,只是不知道唐家有什么目的,竟然会主动帮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保姆?

在刀哥看来谭果身上唯一值得人图谋的只有那一幢古民居,但是以大唐集团的财力,根本看不上这几百万的房产,所以唐家图谋的只怕更大。

想到此,刀哥不由想起王雪今晚上说的事,早上王家人上古民居撒泼大闹时,藏藏从院子里拖出了三个人,王雪一行人狼狈离开之后就报了警,如今那三人还躺在医院里人事不知,虽然是皮外伤,但人就是昏迷着。

王雪想要借着刀哥的关系用这件事将谭果钉死,给她安上个谋杀未遂的罪名,反正王家那么多人都亲眼看见是藏藏将三个人从院子里拖出来的,而且三人还在医院里昏迷着,只要刀哥愿意出手,王雪绝对能弄死谭果。

只可惜刀哥也好女色,但是和马经理这种管不住自己老二的色胚子不同,当知道这三人的情况后,刀哥就推断这事有蹊跷,自然不肯轻易出手,此时看到唐家父女,刀哥有七成把握医院里躺着的三个人说不定就是唐家派出去的,至于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是误会解开就好,改日我请刀哥你喝酒。”唐父慈爱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后笑着和刀哥又寒暄了几句,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替谭果周旋,让刀哥大人不计小人过,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要和谭果一个小辈计较。

“刀哥的事由我爸出面就没事了,谭果,这是我的名片。”唐毓婷亲昵的和谭果低声说着话,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南川市的水深的很,随便碰到个人不是有权就是有钱,谭果你无依无靠的,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有些人又喜欢仗势欺人,以后碰到这些不长眼的,谭果你就报出我名字,我们可是老同学,有我在,南川市没人敢欺负你。”

“好的。”谭果笑着点了点头,一脸乖巧听话的模样,“以后有事我一定会麻烦你的。”有唐毓婷出面去对付王家人,看来自己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不用再担心大早上被王家人的撒泼吵闹声吵醒。

唐毓婷这模样在外人看来她是在关心照顾同学,可若是深思一下,不难发现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贬低谭果的身份,显摆自己在南川市的地位,可惜谭果像是根本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深意来,乖乖巧巧的接下话,让唐毓婷只感觉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憋屈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