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割小JJ/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修长微凉的大手握住谭果的手,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暖和,手感极好之下,秦豫握着谭果的手不曾松开,眼中的笑意愈加的诡秘阴森,手都这么舒适,软软的,不知道整个人抱起来是什么感觉。

赫然有种小白兔被大野狼给盯上的危机感,谭果皱了皱眉头,用力的抽了抽手,可惜秦豫握的紧,谭果挣扎了半晌,没好气的看向秦豫,“松手!”手冷的跟僵尸一样,不都说男人的掌心温暖像是火炉吗?这话是哪个傻子说出来忽悠人的!

心情不错的秦豫松开手,看着蹭一下后退了两三步的谭果,瞄了一眼她抱在怀里的食盒,不由一笑,态度愈加和善,“身为邻居,你可以来我这边吃饭。”至于剩菜剩饭,她也不嫌脏。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谭果脑海里刷的一下浮现出各种凶杀案的情形,该不会自己一进门,立刻就被打晕,然后秦豫就暴露出恐怖的真面目将自己杀人分尸?剁手跺脚?把自己心脏当生鱼片切成薄片蘸酱吃?

“敢不来你试试看!”秦豫笑容忽然一冷,他发现自己难得如此好心,眼前这个小笨蛋竟然还敢不买账。

“来就来,我还怕你毒死我啊!”输人不输阵的哼了一声,谭果态度高傲的一扭头,向着自己家走了过去。

这边院门刚一打开,已经等了一晚上的藏藏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无比兴奋的向着谭果扑了过来。

“好了,不许扑,藏藏,你这个笨蛋,不必要舔我一手的口水!”

“嗷呜……嗷呜……”

“你的酱排骨一块都没有少,吃吧吃吧,毛大厨亲手烧的酱排骨,便宜你这条笨狗了。”

听着院子里一人一狗欢快的声音,夜色下,秦豫原本看似清冷的俊脸似乎柔软了几分,转过身向着自家大门走了过去。

不远处,将谭果车子开回来的顾大佑和罗非鱼见鬼般的对视着,他们没有眼花吧?之前接到先生的命令,让他们去停车场破坏小保姆的车子已经很诡异了,刚刚他们看到什么了?他们有洁癖,最不喜和人有肢体接触的先生竟然主动的握住了小保姆的手。

“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罗非鱼率先开口,反正先生在想什么也不是他们这些当属下的能揣测的。

“我知道。”顾大佑又不是真的大傻个,将车子停到了墙外侧之后,一脸舍不得的摸着方向盘,“你说这个小保姆到底是什么身份?这车子别说是个保姆了,就算是南川那些富豪也弄不到。”

没有相当的技术根本改不了这车,尤其是车身的很多材料那也是有钱都买不到的,顾大佑也是个改车高手,所以他更清楚谭果这车的价值,以顾大佑的手艺根本改不了这车,估计也就是打个下手而已。

“不管是什么身份,目前来看是友非敌,唐家算是踢到铁板了。”罗非鱼不厚道的一笑,原本没看到这车,他还打算用点不入流的手段将谭果的房子买下来。

现在算是认清事实了,不过看先生的态度,罗非鱼微微一愣,忽然明白过来,之前先生说要将房子弄到手,绝对不单纯是为了房子,只怕是为了人了,自己这个傻愣子,还以为先生真的是要低价买房子。

——

“藏藏,我们今天去隔壁吃大餐。”中午时分,睡的饱饱的谭果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对上藏藏黑亮亮的大眼睛,笑的愈加的奸猾,“等会去了之后,藏藏,你先吃一点,若是秦豫那大变态没有下毒,我们就开吃,他要是敢下毒,藏藏就咬死他。”

“嗷呜……”原本以为有大餐可以吃的藏藏不满的嗷呜一声,原本兴奋的大脑袋也有气无力的耷拉下来,委屈的瞅着谭果这个不厚道的主人。

“小样,你还委屈上了。”谭果没好气的拍了拍藏藏的大脑袋,嫌弃的直摇头,“你可是受过特训的藏獒,这点本事都没有,养你也是白养了,藏藏,宫廷电视剧你看过吧,那里面就有专门给皇帝皇后试毒的太监,知道什么是太监不?就是把你的小JJ割掉……”

藏藏硕大的身躯猛地僵住,蹲坐在地上的两条后腿下意识的并拢起来,惊恐万分的瞅着床上笑的异常变态的谭果,在被毒死和被割小JJ的两种选择里,藏藏有气无力的对着谭果“汪汪……”

“放心吧,说不定饭菜里没毒,吃不死你的。”达成交易之后,谭果放下心来了,赞赏的拍了拍藏藏的头。

中午十一点,院子口。

穿戴整齐准备去隔壁觅食的谭果没好气的看着趴在地上,拖都拖不走的藏藏,“藏藏,你是打死饿死在家里头吗?”

昨晚上的酱排骨这个笨狗十分钟就给吃光了,骨头都给咬碎了吞了,冰箱里已经是弹尽粮绝,再不出去觅食,谭果和藏藏都得饿死了。

“嗷呜。”藏藏身体如同拖把布一般的趴在地上,在被饿死和被毒死的选择里,藏藏可怜兮兮的对着谭果嗷了一嗓子,没有酱排骨还可以吃外卖啊,已经和外卖小哥混了个熟脸的藏藏无比怀念外卖小哥偶尔带过来的火腿肠,至少是没毒的。

“藏藏,你想被割……”谭果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听到“割”字的藏藏闪电一般从地上一跃而起,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下威风凛凛的抖动着,迈着矫健的步伐视死如归的向着隔壁走了过去。

“谭小姐?”开门的顾大佑错愕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一人一狗,莫名的有点心虚,虽然已经将谭果的车子原封不动的送回来了,但在玉锦阁的停车场毕竟是他偷偷做了手脚导致谭果的车发动不起来。

“你好,秦先生见我和藏藏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吃了上顿就没下顿,所以好心的邀请我和藏藏过来这边吃饭。”谭果笑眯眯的开口,将手里头的仙人掌小盆栽递了过去,“这是初次拜访的礼物,我和藏藏打扰了。”

傻愣愣的接过仙人掌盆栽,顾大佑看着进门的一人一狗,先生会有这么好心?曾经亲眼见过秦豫在任务里对敌人下手时的狠辣和无情,顾大佑可以举右手发誓,就算真有人饿死在秦豫脚边,他都不会同情的施舍一眼,只会抬脚从对方的尸体上跨过去。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花,太激动了,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