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登门蹭饭/密爱原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客厅里,罗非鱼正在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龙虎豹保全公司在南川市才成立没多久,杂七杂八的事务很多,秦豫又是个甩手掌柜,所以罗非鱼说是秘书,其实等于全权接手了保全公司的所有事务。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的罗非鱼诧异的看了看谭果和藏藏,余光扫过跟在后面,捧着仙人掌小盆栽的顾大佑,虽然心里头疑惑却还是礼貌十足的站起身来待客,“谭小姐,你好,你这是?”

“敦亲睦邻,礼尚往来。”笑着回了一句的谭果打量着秦豫的房子,暖气开的足足的,比起自家的空调舒服多了,桌子上还有水果,色泽诱人,果香扑鼻,这让十点多起床到现在还没有吃的谭果顿时感到饥肠辘辘。

同样也饿着肚子的藏藏从一进门就双眼冒着绿光的盯着餐桌上的进口水果,自家主人太懒,每一次水果和零食都是网购快递,快递到的时候,谭果和藏藏就大快朵颐,吃的快撑死了。

可等到存粮吃完了,饿肚子了,一人一狗这才会想起来没有储备粮了,所以基本上谭果和藏藏每个月都会有饿肚子的时间断层,前一个快递的水果零食吃光了,后一个快递还在路上,这两三天只能饿着。

“谭小姐不介意的话,请吃点水果,我去泡……茶……”话音未落,罗非鱼感觉眼前人影如风一般一闪而过,饶是他一贯精明,此刻笑容也僵硬在脸上。

餐桌边,谭果已经开吃了,一旁藏藏蹲坐在地上,嗷嗷叫的摇着尾巴,明显是提醒谭果不要忘记它也饿着呢。

“放心,饿不死你的,在别人家做客不能这么没礼貌,饿死鬼投胎一般,吃相太难看。”一边啃着香梨,一边切着橙子,谭果还不忘教育藏藏两句,然后将一半橙子放在了地上。

藏藏嗷呜嗷呜的啃着橙子,水分足、口感甜,比起主人买的橙子好吃多了,让藏藏兴奋的嗷了两嗓子。

“你这个笨蛋,这是进口的橙子,二三十一斤,我那点工资还要养你这个吃货,有六块钱一斤的橙子吃就不错了。”谭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藏藏,赶明是要找史前涨点工资了。

可惜特调七局也太穷了,关键是七局一点权力都没有,所以谭果这个赶鸭子上架的局长也就是个吉祥物、摆设品,连个送礼的人都没有。

想到此,谭果不由想起自己貌似被结婚好几年了,要不是因为这破事,她老爹也不会一怒之下冻结了自己的银行卡,还将自己扫地出门门,让谭果只能靠着七局的死工资过日子。

秦豫从楼上下来时就看见谭果和藏藏把水果当正餐在啃着,虽然吃的急,但是明显可以看出谭果身上良好的家教涵养,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子优雅,这种雅致并不是依靠衣装首饰或者伪装就能表现出来的,真正的优雅是刻在骨子里的风韵,那些暴发户再会装也只是东施效颦而已。

在暖气十足的客厅里吃着进口水果绝对是人生一大享受,尤其是谭果这样整天宅在空调房里的人,嘴唇都上火的干裂了,这会谭果心情极好的对着下楼的秦豫打着招呼,“秦先生,你好。”

“汪汪。”藏藏也抬起头对着秦豫欢快的摇着尾巴,早就忘记之前秦豫可是用枪指着它的狗头。

嫌弃的看着这一人一狗那献媚的蠢样,秦豫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态度高傲的抬了抬下巴,“水果餐后吃,过来厨房帮忙。”

一人一狗已经吃完了三个橙子,四个香梨、外加两支香蕉,肚子饱饱的谭果放下手里头的香蕉,看了一眼秦豫,“帮忙?”

“难道你还想白吃白喝?”冷声回了一句,秦豫将衬衫袖子卷到了手肘处,他虽然气息清冷,可是架不住五官英俊,此刻寒着眼神,板着俊脸,挑着眉梢嫌弃的看着谭果,这优雅又冷傲的姿态,欠扁到了极点,但也帅气到了极致。

坐在椅子上的谭果纹丝未动,老神在在的瞅了一眼秦豫,“你让我过来吃饭,还想让我动手?哪有这门子的待客之道?”

“我欠你的?”秦豫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睨着一脸理所当然等着白吃白喝的谭果,这女人到底有多懒,脸皮有多厚?

谭果蹭一下站起身来,对着秦豫咧嘴一笑,欠扁的摆摆小胖手,“那我先回去了。”反正已经吃水果吃饱了。

蹲坐在地上的藏藏疑惑的扭过大脑袋看着迈步要离开的谭果,不是要吃大餐?对于无肉不欢的藏藏而言,水果诚可贵,肉肉价更高。

“藏藏。”谭果没好气的看着傻了吧唧的藏藏,这个蠢狗,它难道就不怕秦豫会毒死它吗?大冬天的说不定正好吃一顿狗肉火锅。

在谭果的余威之下,藏藏心不甘情不愿的抖了抖毛,站起身来之后,突然前爪趴到了桌沿上,嗷呜一声将餐桌上的一个香梨核咬在了嘴巴里,戒备的瞅了一眼秦豫,屁颠屁颠的蹭到了谭果身边。

“你还连吃带拿了。”谭果挫败的拍了一眼藏藏的脑袋,觊觎的瞄了一眼桌上还剩下的水果,早知道自己也拿两个塞口袋里啊,不过对上秦豫那阴森恐怖的凤眸,谭果立刻打消了这念头。

秦豫被这一人一狗都给气乐了,见过懒的,没见过这么懒的,看着打算开溜的一人一狗,秦豫慢条斯理的向着厨房走了过去,清冷的声音在客厅里清晰的响起,“大佑,去将隔壁的电闸断掉。”

一脚刚跨到了门口,谭果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般,身体僵硬的杵在门口。

“汪汪。”因为嘴巴里含着香梨,藏藏含混不清的汪了两声,不明白谭果怎么不走了。

“秦先生。”转身过来的谭果努力的将恼火压下,笑眯眯着咧着嘴角,露出一口小白牙,“秦先生,如果我会做饭,我还需要来这里蹭饭吃吗?”

秦豫将冰箱里的蔬菜拿了出来放到了流理台上,头也不抬的开口:“择菜会吧?”

择菜是什么东西?谭果睁大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丢出两个字:“不会。”

“汪汪。”藏藏汪了一声,努力证明主人说的是大实话。

“洗菜?”秦豫也笑了起来,只是怎么看那笑容都有些的危险和诡异。

“抱歉,也不会。”谭果抱歉的一耸肩膀,直接开口:“择菜、洗菜、切菜我都不会,包括洗碗我也不会。”

“那你会什么?”

“我会吃。”

谭果这边刚一说完,听到“吃”字的藏藏也跟着兴奋的嗷嗷两嗓子,对着秦豫用力的甩着尾巴,藏藏也会吃,剩菜剩饭可以包圆。

------题外话------

对于谭果这种脸皮忒厚、无节操无原则的死宅来说,就配秦豫这种男人来治,典型的一物降一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